黑童话全文阅读

接连数日,五人继续赶路,终于来至地图上指示唯一的大城-「凤阳城」。

城内满是摊商林立,游客来往甚巨,车马络绎不绝,好是热闹。

聂志弘和陈华榛首次踏入这等辉煌城镇,两人难掩兴奋之情,不停蹦跳奔走,其他三人跟于后方,直至华榛停于一贩卖女性饰品的摊贩前。

陈华榛伸手拾起一只玉镯,虽不比夏静手上的那只漂亮,却也作工精细、色泽通亮,她拿起把玩一阵,聂志弘走上前道:「妳喜欢?」

「是啊。」陈华榛点头,语带渴望道。

商人道:「呦,小兄弟真有福气,带个水灵的小媳妇出来玩,看她这幺喜欢,你就买一个送给她吧,小的我便宜卖你!」

「多少?」

「打完折,十两银。」

「十两银!」陈华榛惊讶大呼,立即把镯子放回桌上,道:「我卖百个包子才有一百文,更别说十两银子了!聂公子,我不要了,咱们走吧。」

聂志弘心知陈华榛节省,但想起这一路上,华榛多次与自己同生共死,他却从未送过她些东西表示谢意,志弘心有愧疚,直从怀里拿出一锭白花银子,道:「无妨,重点是妳喜欢。来,成交!」

得到玉镯后,陈华榛虽收得彆扭,喜悦神情却全写在脸上,看着,赵晓芝也不免心动,走上前轻摸几个首饰,聂志弘傻笑道:「赵姑娘也喜欢?」

「嗯……」赵晓芝轻点头,将手至于一翡翠佩环上,道:「家里穷,很少买这些东西……」

聂志弘爽快道:「好,老闆,麻烦这个也包了。」

「谢谢聂大哥!」赵晓芝欣喜接过手,露出如花般的笑靥。

一旁,杨锦宣翻着白眼,心想:「聂小弟这蠢蛋,怎幺把这最重要的搁在一旁?罢了,杨某就帮你一把。」想毕,锦宣开口道:「虞姑娘,聂小弟出手阔绰,妳要不也上前挑些,甭跟他客气。」

闻言,聂志弘才心领神会,喜道:「杨兄说得对,这儿很多配饰都适合虞姑娘,妳戴起来一定很好看,来挑吧。」

「多谢二位好意,我不需要。」

陈华榛不解道:「人要衣装,妳长这幺漂亮,只戴支木簪子实在可惜了。」

赵晓芝道:「是呀,虞姐姐,妳就挑些吧,那蝶花簪就很适合妳呢!」

「真的不必。」虞灵虹点头示意,众人劝不动她,只得打消念头。

见气氛又趋于凝重,虞灵虹心生自责,左右张望一回,轻声道:「我……前面馆子热闹,走了许久也饿了……这一餐,便让聂公子请。」

杨锦宣挑牙缝道:「嘿,这话我爱听!咱们好久没大鱼大肉啦!」

聂志弘欢欣笑道:「没问题!走吧!」

来至餐馆,点了一桌道地美食,杨锦宣各夹了块鱼肉给陈华榛与赵晓芝,并道:「来,二位姑娘多吃些。聂小弟,你离虞姑娘近,你帮她夹。」

「虞姑娘,这狮子头好香,妳吃一点。」聂志弘动作细腻,轻夹一块至于虞灵虹面前,见状,灵虹却是缩碗,点头道:「多谢,我自己来。」

遭其拒绝,聂志弘有些受挫,默默将筷子缩回,赵晓芝问道:「虞姐姐专挑清淡的食物吃,是不是吃不惯这儿的口味?」

虞灵虹摇头道:「不。只是我平日惯吃包子馒头,一时间看到这幺多菜色,不知该吃什幺好。」

聂志弘欣喜道:「原来妳喜欢吃包子馒头啊?行,我帮妳点!小二哥!」

「聂小弟你……」杨锦宣心道:「这小子根本是蠢猪,怎幺把客气话当真了?唉,依杨某看,聂小弟这融化冰山之路……哼哼,漫漫无期啰!」

「呵。」然而,见眼前男子这般傻样,虞灵虹却不禁噗哧一笑,那一笑,聂志弘不由得又看得痴。

「臭叫化子!找死!」

气氛难得欢愉,却让外头这声囔囔打断,众人起身欲探,小二却赶紧阻拦,劝道:「欸欸,几位大爷、姑娘,请听小的奉劝,千万别管闲事啦,以免受无妄之灾。」

聂志弘问道:「外头究竟发生何事?」

小二叹道:「也不算啥了不得的大事,就是凤阳城外一座大宅里,住了五个自称是『血剑五魂』的恶霸,不时会来城里作威作恶,居民们早就见怪不怪啦!」

「啪!」杨锦宣愤而拍桌,气道:「这还算小事?城里的官吏都去哪摸鱼了!」

「五魂武功极高,每次有官爷出面,都让他们引回宅里,最后全是有去无回,人间蒸发啦……久而久之,大家害怕,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咧。」

「可恶!分明是被他们杀了!」聂志弘举剑道:「杨兄,咱们上!」

小二急喊道:「别!你们瞧,他们教训的不过是个臭叫化子,那叫化子成天闷在咱馆子外头,不知带来多少晦气,现在让五魂教训教训也好!你们就别插手啦!」

「乞丐也是人。」虞灵虹冷道一句,不再理会小二话语,率先走出客栈,聂志弘等人后脚跟上。

眼前,除了那乞儿被四名恶徒围殴,另名恶霸擒住一位妙龄姑娘,那女子受到惊吓,啼啼哭哭模样很是可怜。

「嘶──」虞灵虹即瞬射出一蒺藜刺入恶霸手中。

「格老子的!」恶霸咒骂一声,急将怀中女子放开,猛地擦拭伤口。

女子倏地跑至众人身后,哭喊道:「呜呜,求你们救救他,他是为了帮我,但他不会武功……」

杨锦宣钦佩道:「虽然不会武功,倒是很有骨气,好小子,杨某欣赏你!姑娘,妳先离开,这儿交给咱们就行!」说毕,锦宣方要举剑,「咻」一声,天外却率先飞来一精钢长棍,不偏不倚再中其中一恶霸腹部。

没多久,一身材魁武、肤色黝黑之大汉站出,众人一见那熟悉大棍,已猜到此人正是隐十仕-魏子吾。

杨锦宣双手插腰,戏谑笑道:「咱们和魏兄真是冤家路窄,到哪儿都碰上。」

魏子吾狠瞪众人一眼,五魂见此人力强刚猛似不好惹,直囔道:「哼,给老子们记着,走!」说罢,他们扶起受伤之者,拔腿离去。

魏子吾上前扶起乞丐道:「还好吗?」

乞丐对眼魏子吾,没会儿便将他拨开,嘴里还发哼声,对他甚是不屑。

见状,赵晓芝上前指责道:「耶?虽然咱们讨厌魏子吾,但他到底救了你,你怎幺用这种态度?」

「住口!」魏子吾甩袖道:「休得对少主无礼!」

「什幺……少主!」众人无不吃惊,陈华榛道:「他是飞云山庄的人?」

「哼,魏某有必要回答妳……呃……」话到一半,魏子吾意外瞥见虞灵虹的身影,顿是面容一羞,再不见那狂傲之态。

杨锦宣托着下颚,喃喃唸道:「除了祭炎,你还认铁眺作师父……杨某记得铁老前辈有个独子叫『铁荷枫』,你称他叫少主……啊,难道这乞儿正是铁公子?」

「……」乞丐与魏子吾皆是沉默。

且看二人神情迥异,杨锦宣确信自己猜测不错,直道:「好端端铁家传人不做,反而在这里当乞丐?脑袋坏掉了是不?」

见心上人在此,那大块头极想找机会表现,直道:「少主确是恩师铁眺之子,并非飞云山庄之人。」说毕,他走向虞灵虹,灵虹面透尴尬,显然对魏子吾上回之举心有余悸,随即退后数步。

俗语说有了情人忘了娘,魏子吾直将少主丢在一旁,傻笑道:「在下魏子吾,上回不小心误伤姑娘,在下向妳赔罪,望虞姑娘能原谅魏某。」

「喂!你离远些!」见状,聂志弘硬是挡在魏子吾与虞灵虹之间,灵虹不想志弘与之起纷争,直道:「过去之事便罢。这位公子伤势如何?」

「无碍。」乞丐留下一句欲离去。

「少主请留步!」见少主要走,魏子吾恍然回神,喝道:「魏某找了这幺多年才总算找到你,师父已有年岁,他很思念少主,望少主能放下过去恩仇,回去见他一面吧。」

「哼!等他死了再和我说!」

闻言,聂志弘深觉不悦,道:「你怎能这样咒你爹?」

「爹?呵,他配吗?」

聂志弘心生怒火,斥道:「有爹还不好好珍惜,你才不配当人家儿子!」

「混小子,你懂啥!可知铁某为何会沦落如此?什幺万棍齐下、什幺武林最强棍术,我呸!你若想要有爹,儘管把铁眺那老贼拿去作爹,但要我再认他,两个字──休想!」铁荷枫破口大骂,语中尽是怨恨,说起那武林中颇具声名、众人景仰的铁眺,却像在形容个十恶不赦之罪人。

魏子吾叹道:「少主和师父之事魏某略有所闻,但他到底还是你爹,何必为了个女人而……」

「哼!」听言,铁荷枫更是暴怒。

杨锦宣臆测道:「难不成是铁老前辈反对铁兄与哪家姑娘成亲,所以你才这幺怨恨你爹?」

「哼!若他只是把绣儿赶走也就罢了,他……是在我面前亲手杀了她!」铁荷枫双眸发红,怒道:「我就是沦做乞丐,也不甘去做那虚伪的少主!」

「杀……杀了她?」赵晓芝惊讶一叫,皱眉道:「那姑娘是犯了什幺滔天大罪?令尊竟夺她一命?」

铁荷枫撇开头道:「说了你们也不信!」

聂志弘拱手道:「方才是在下失言,若铁公子愿意相告,无论过程有多曲折,我皆相信铁公子所言。」

「哼!也好,弄臭他的名声,我心里爽快!」铁荷枫与众人回至客栈歇坐,由于有聂志弘这群大爷护着,小二也不再排斥这叫化子入内,还招呼得有模有样。

多日未食,铁荷枫先是大快朵颐,饱餐一顿后,才道:「那姑娘叫绣儿,和铁某是邻居,自幼咱们一起长大,也互相喜欢,待成年后,我向铁眺提想娶绣儿过门一事,谁知他听完竟是勃然大怒,和我说『堂堂铁家传人,怎能娶个毫无身家背景、且不会武功的女子入门』。」

陈华榛害怕道:「就因如此,就杀了绣儿姑娘?」

「他那人极重名声,要杀人,自然得安排的漂漂亮亮。而我偏偏不知染上什幺怪病,让铁眺找到机会治绣儿的罪……」说着,铁荷枫面透惆怅。

「病?」

「说来你们定不相信,铁某今年已是三十好几,但相貌却自二十岁后再无变化,铁眺以此认定绣儿是妖物,是她对铁某施法才会致此,于是便用这理由杀了绣儿!简直荒唐!」

「什幺?」此言,众人无不惊讶,心里均已有底,尤其聂志弘深觉惭愧。

铁荷枫越说越激动,喝道:「哼!说到底,还不是因为绣儿身家普通,假若她是名门千金,就算是妖魔鬼怪化身,铁眺也会让我娶她进门!他这家伙就是爱慕虚名,为了这些虚假名声,甘愿牺牲铁某一生幸福,你说,要这种父亲有何用!」

聂志弘惭愧道:「恕在下多嘴一句,铁兄可知道自己是如何染上这病?」

「不知。」铁荷枫暗恨道:「绣儿死后,我的样貌仍无改变。铁眺把我困了好长段时间,不让我离开家门半步,整日找帮牛鼻子给我收惊驱魂,哼,铁某明明清醒的很,他却向众人宣称我是让冤魂附体,才会对他这般忤逆。」

「后来,他收魏子吾作弟子,私下以此要胁,若我再忤逆他,便要把铁家棍法传给魏子吾!哼,你若喜欢儘管学去,铁某早已自废武功,当今世上,铁家传人仅有你一人!」

「自废武功……难怪少主方才打不过那帮贼寇。」魏子吾长叹一声,续道:「少主实在冲动,那些不过是师父的气话,他虽教魏某百裂棍法,但始终留有一手,且他也不曾传百裂棍法予和你一同长大的铁获承,可见他老人家仍希望你回去继承衣钵。」

赵晓芝问道:「铁获承又是谁?」

魏子吾道:「是师父早年收回之义子,咱们称他为大铁,不过大铁资质较钝,不成气侯。」

「说起大铁……当年他悄悄把我放走,我才有机会逃出生天,不知他后来……?」

魏子吾闭眸道:「自然是让师父狠狠教训一顿,半年后才能离开床榻。」

「这倒是我对不住大铁,你回去后替我和他说声抱歉。」

「少主还是执意不见师父?」

「绝不!」铁荷枫斩钉截铁一喝,周围一片寂静。

沉默许久,铁荷枫不悦地瞧着魏子吾,忽是灵光一现,道:「对了,铁某记得你也有些年岁,但这几年你也没变老啊……你是绣儿死后才入我铁家庄,依我瞧,铁眺自己才是老妖物!谁碰上都没好事!」

「什幺!」聂志弘惊吓道:「魏子吾也没变,该不会你是八人之一?」

闻言,魏子吾亦是愣怔,直呼:「你如何知道此事?难道册子不只一本?」

聂志弘更是惊慌失色道「你知道册子,你也有?」

魏子吾摇头道:「是雷兄弟。还记得当年雷兄弟拿了本册子来找魏某,说是有记载八人长生不老……不过八人早已蒐齐,并无少主的份。」

杨锦宣问道:「隐十仕共有十人,册上仅有八人,还有两个是?」

「是得大人欣赏而多收之弟子,有何难猜?」

听言,聂志弘面透忧愁,心里更是确信祭炎、藏雷等人定和师父的胞弟有所联繫。

然而纵然有再多疑惑,此刻,哪容得了聂志弘沉思?

他们一人一句之际,那乞儿少主早已面红耳赤,他克制不住火气,一手紧擒聂志弘之衣襟,狂呼道:「混蛋!什幺册子,什幺长生?你给铁某说清楚!」

  • 名称:黑童话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4: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