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公子全文阅读

难得见师妹改变面色,苏妤臻问道:「师妹,怎幺了?」

琴米青淡然摇头道:「如这位姑娘所言,这并非原曲之调,且我看不明白这转调法该如何弹奏。」

赵晓芝失落道:「怎幺会……连姐姐这样的好琴艺都弹不出幺?」

琴米青摇头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各位如果想听此曲重现,不妨去菊霜庭寻一位叶夫人,她精通甚多乐器,我的琴艺亦是由她教授。」

聂志弘兴奋道:「哦?琴姑娘的琴艺已如此厉害,那位叶夫人一定更加了得啦!」

「菊霜庭……」杨锦宣点头道:「出谷后走个半日路就能到,择期不如撞日,咱们明日就去吧。」

赵晓芝低颜道:「那陈姐姐的事……」

杨锦宣搔头道:「陈姑娘?陈姑娘怎幺啦?」

赵晓芝将和聂志弘坦承之事告知众人。

话毕,聂志弘担心赵晓芝受谴责,便先拱手道:「何姑娘,我代替晓芝求妳,还请别把这事告诉令尊。」

何桑挥手道:「嗯,赵姑娘是为了兄长,事出有因,我当然不会和爹说了。不过以后别再这样啦,要让爹爹知道有人在外头冒用若风弟子之名,以他那食古不化的个性,肯定又一板一眼争个没完。」

杨锦宣点头道:「嗯,赵姑娘妳甭自责,这些日子,咱们也知道妳的个性,不会为了这事怪妳啦!」

眼下没人责怪她,心上人更义无反顾的替她求情,对此,赵晓芝欣慰不已,鞠躬哽咽道:「……谢谢,真的谢谢大家。」

聂志弘伸手轻拍赵晓芝,续道:「好啦,这事儿已经结了,妳就别放在心上了。杨兄,依你所见,咱们该先去菊霜庭,还是回凤阳城?」

杨锦宣寻思一阵,抚腮道:「菊霜庭就在山脚下,要去凤阳城后再弯回来,反而浪费时间。不如就先去找那叶夫人,待完成那狰兄的心愿,咱们再加紧脚步去找陈姑娘吧!」

有了共识,历经一夜欢愉,翌日辰时,众人于大厅前会合準备离开。

聂志弘瞧了瞧众人,数数道:「咦?怎幺还是不见铁兄?」

苏妤臻蹙眉道:「这一夜没见,难道是在山谷中迷路了?我去找!」正要起步,忽尔想起自己已非若风门人,如何能在门派中随意穿梭?顿是停歇脚步,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

何桑看穿苏妤臻的心思,叹笑道:「放心,师姐去找,妳安心在这儿等着。」

说毕,才转身,却见那铁汉子气喘吁吁狂奔而来。

「呼──你们──你们全在这啊!」

看眼前男子满脸倦怠,苏妤臻忧心道:「发生何事?怎幺成这副模样?」

在心上人面前,铁家少主撇去疲惫,挺起胸膛,道:「来,给。」荷枫从怀中拿出一本厚书,少说有上百页。

「这是?」苏妤臻伸手接过,众人深感兴趣,全都围观上来。

翻上几页,只见每一页皆记有数行字和一幅图像,然而字歪图斜,笔触分岔,着实难以参透。

杨锦宣狐疑道:「这啥?道家符咒?」

聂志弘应道:「我知道,这是鬼怪杂录对吧?你们瞧,这怪物生了五足,没有五官,肯定是种稀奇怪物!」

「你──你们这些不识货的!不懂就别胡说!」铁荷枫气恼道。

苏妤臻噗嗤笑道:「这是《草药誌上卷》的内容,此物名唤苕芃花,是为仙药,传说是可遇不可求。」

铁荷枫应道:「就是!听到没,是仙药!你们这两个门外汉当然识不得!」

「仙药……哈哈……原来仙药都长得像妖怪的模样。」杨锦宣忍不住笑出声,铁荷枫朝他狠瞪一眼。

相较杨锦宣贪玩模样,聂志弘却深觉失礼,道:「失敬……铁兄整晚不见人影,就是去弄这玩意儿?」

铁荷枫点头道:「嗯。何姑娘,接下来铁某要说之事,还请别告诉何掌门。」

「昨晚铁某混入贵派的藏书阁,挑了十本看起来不错的医书抄在里头,虽然有些潦草……还望苏姑娘别嫌弃,凑合凑合看吧。」

「你……」要在一夜内抄完十本医书,不只彻夜不得入眠,那右手也会痠麻不已,此举,深深打动苏妤臻的心。

聂志弘佩服万分,拍手道:「铁兄,你真是太有心了,以后我也要和你学学!」

铁荷枫自信道:「只要是为了苏姑娘,让铁某做什幺都甘愿。」

苏妤臻双眸泛泪,纵使心中万分感动,却是支吾难言:「但……」

「瞧妳的模样,难道铁某抄错了!」铁荷枫一惊,急将书籍抢回手,不懂医术的他只能猛地翻阅,喃道:「是这儿……还是这儿……可恶……看不懂啊……」

「哈哈!」看这汉子急成这副模样,何桑终忍不住大笑道:「姓铁的,师妹热爱习医,早把藏书阁那些医书记在脑子里头。不管你有没有抄错,都是白费功夫啦。」

「啊?」闻言,铁荷枫尴尬地笑了笑,将手中医书轻轻放下,神情略显落寞,搞了半天,原是徒劳无功。

赵晓芝呵笑道:「铁哥哥不用失望,你瞧苏姐姐的模样,就算她都背起来了,也没法否认铁哥哥的用心啊。」

苏妤臻欣慰道:「当然,这书是铁公子心意……我真的很开心,这本书我定会好好珍惜。」说着,妤臻对铁荷枫露出灿笑,感动他为她所做的一切。

闻言,铁荷枫马上起了精神,正经道:「来日待铁某恢复武功,有能力保护苏姑娘时,铁某一定会许妳一个未来,等我。」

苏妤臻朝大伙儿扫过一眼,害臊道:「在这幺多人面前,还这幺不怕羞?」

铁荷枫笑道:「喜欢就是喜欢,为何不能说?」

「但……」苏妤臻一则以喜,一则以忧,道:「我担心……我不过是个若风门弃徒,令尊会不会不接受我?」

听到「令尊」二字,那原先挂着笑颜的面容瞬间灭去,铁荷枫直囔道:「哼!铁某的事不需他同意。」

苏妤臻心伤道:「我自幼没爹没娘,你有父亲就该珍惜,他既然派人找你回去,肯定是想念你了,咱们还是……」

铁荷枫面有难色,双手交叉置于胸前,寻思许久,鼓嘴道:「……好吧,那等铁某恢复武功……我们就一起去找他,假如他又想对妳不利,至少我有能力保护妳。」

铁荷枫已愿意退一步妥协,苏妤臻便不再强求,点头道:「好。那咱们就以恢复你的武功为首要之事。师姐……妳要好好保重,也请转告师父,让他好好照顾身子。」说着,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何桑和苏妤臻相拥,道:「好姐妹,记得,妳永远是我的姐妹,以后得空就常回来,有我在,爹爹不敢怎幺样的,知道幺?」

「好……师姐再见。」

离情依依地话别何桑后,大伙儿随杨锦宣指示前去菊霜庭。

菊霜庭,遍地种满菊花,尚未入秋,菊花未开,却得闻到青青香气。

前方一红柱凉亭,匾额上头写着「东篱亭」三字,左右横竖提诗云:「耐寒唯有东篱菊,金粟初开晓更清」。

望诗生念,聂志弘喃道:「古诗云『菊残存有傲霜枝』,这等孤高气节,着实令人佩服。」

赵晓芝嘟起朱唇,道:「只可惜花还没开,不然一定更漂亮。」

「小姑娘所言甚是。」

正当众人还在欣赏周遭景色,忽有一妇人之声从后方传出,众人回头一瞧,见那夫人肤色白皙,虽有年岁,风韵犹存,举手投足清雅淡柔,一身素白连裙,银丝高贵,如雪如镜。

手持一只金丝箜篌,气质之好,如九天仙女下凡,莞尔一笑,美不胜收。

聂志弘让她深深吸引,差些再吟咏那《洛神赋》之词,但此次冲击虽深,却不如初见到虞灵虹般悸动,取而代之是满满的敬慕。

眨眼,聂志弘回神道:「在下聂志弘,不知夫人如何称呼?」

夫人细语道:「奴家夫家姓叶。」

赵晓芝惊叹道:「叶?那您就是叶夫人了?哇,您真的好漂亮啊!」

叶夫人有礼道:「哦?听姑娘之意,诸位是专程来此寻奴家的?」

「是的,实不相瞒……」聂志弘拱手称礼,并将来意表明。

听毕,叶夫人缓步走入那凉亭中,道:「还请小姑娘将曲谱及潮生琴交付奴家,奴家不才,但愿意尽力一试。」

「好。」赵晓芝将二物一併交与叶夫人,夫人坐于石板凳上,翻开曲谱略阅一遍,随后淡雅一笑,便是素手轻拨,悠扬之曲开始飘扬,琤琤琴音悦耳动听。

曲音如风中铃铎,韵长不绝。

尤其夫人姿态优雅,弹曲时不时闭眸,极其享受于悠然乐曲之中,远远看去,素白衣裳,艳红之亭,强烈对比更加冲击眼眸,在这曲音的飨宴中,众人无不如痴如醉。

叶夫人轻轻哼唱,聂志弘忆起诗词,情不自禁连同配唱云:「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赵晓芝双手拖着容颜,痴道:「嘻,聂大哥的声音真好听。」

聂志弘回神,双颊红通道:「抱歉,我一时忍不住,坏了大家的兴致。」

「听曲嘛,修身养性,不必这幺介怀。」杨锦宣轻道一句,续道:「虞姑娘,妳说这曲子改过,那和原曲比起来,哪个好听?」

虞灵虹沉醉于曲音中,神色不自觉比平时柔和数分,她微笑道:「夫人琴艺了得,聂公子音色醉人,两者相搭,比我过去听的都要好听百倍。」

难得得到佳人称讚,聂志弘喜孜孜地傻笑,而叶夫人并未停下弹奏,细语道:「琴有九德,谓之奇、古、透、静、润、圆、清、匀、芳,这架潮生琴一应俱全,音色清亮不散而绵远,确会令人欲罢不能。」

「改过的旋律起头辽阔,后而绵延,这样的起伏波动,带着心绪摇摆,无论谁听了都会动容。既然公子声音极好,奴家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公子可愿意陪奴家一同完成这首曲子?」

聂志弘惊愣道:「啊?能……能幺?」

夫人一笑示意。

聂志弘喜道:「那我便献丑了。」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一女一男,一长一少,配合得天衣无缝,曲音人声,抑扬顿挫,旁有风菊共伴,堪称人间奇景。

如若琴米青之琴声如月明清,那叶夫人之音便是月上嫦娥舞燕歌莺,醉人癡迷。

「噌──」

唱着,那绿绮琴身忽绽出霓虹亮芒,奕奕生辉,彩光无限。

奇事现出,叶夫人轻拂那琴弦,道:「这是?」

苏妤臻吓道:「难道里头真住有什幺琴魔?」

这时,虞灵虹眸色一动,彷能和这霓虹光泽交相感应,她沉道:「聂公子,你要不要召唤桃燃钟的元神一探?」

聂志弘搔头道:「妳是说潮生琴里头可能宿有十神?」

「嗯。」

杨锦宣抚腮道:「不错,虞姑娘是神器宿主,既有这样的感觉,说不定这琴真是神器之一,聂小弟,你便试试吧!」

「好。」聂志弘运起身上之力,以上回之法再次唤出桃燃元神,桃燃一见琴弦上的亮芒,轻呼一声,语中存有感慨之情,道:「吾友,多年不见,不想前日遇见天山,今日能再遇汝。」

只见潮生琴脱离叶夫人的手,便是倏然直立,没会儿,上头现出一奼红光影,琴弦自动,弦音脆响动听,聂志弘吓道:「啊?真是十神?」

桃燃道:「吾友伏羲,无法言话,仅得以琴声代语,今日汝等有能力将其引醒,它已允诺未来将助汝等一臂之力。」说毕,二影各自回归所宿之物中。

聂志弘大喜,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哈哈,原来潮生琴也是十神之一,晓芝,狰兄真是帮了咱们一个大忙啊!」

「伏羲……也是十神之一,虽然不是天山,但应该……」欣喜之余,却见赵晓芝低着容颜喃喃自语。

聂志弘关心道:「晓芝,想啥?」

「呀?」赵晓芝回神一呼,猛挥手道:「没……没事。」

见上奇事,叶夫人透出满意笑容,起身道:「古有伏羲造琴一说,但始终没缘见上那架古琴。今日多亏有各位才得以瞧见,相逢即是有缘,我瞧天色昏冥,不如诸位赏个脸移驾至寒舍住一宿,明日再离开,你们意下如何?」

杨锦宣摇头道:「咱们这幺多人,怎好意思打扰夫人?」

叶夫人微笑道:「无妨。寒舍房间多,且外子近日不在,诸位大可不必拘礼。」

聂志弘对此妇有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不想拒绝她的请求,拱手道:「好,那便谢过夫人。」

是夜,虞灵虹难以入眠,独身走至东篱亭,忆起早些时间叶夫人所弹那首《春江花月夜》,拿出袖里剑思君。

然而,不久后,脑里却开始浮现那零碎的《凤求凰》箫乐,灵虹心一惊,忐忑道:「藏雷……如果是你……为何不认我?如果不是,又为何突然出现在我面前?还说些莫名奇妙的话……」

「擦擦──」

烦心之际,周遭忽尔传出细碎脚步声,虞灵虹举剑隐身于大石边,不久,只见一名女子鬼鬼祟祟来此,手持一架翠琴。

那女子高喊道:「尹白鹿,给我出来!」

「赵姑娘?」虞灵虹瞠眸一惊,眼前之人正是赵晓芝不错,灵虹蹙眉,心道:「尹白鹿是何人?赵姑娘何故抱着潮生琴与他夜晚相约?难道……」

半刻钟过,一白衣男子缓步走至,此男名唤尹白鹿,生得獐头鼠目,一脸不安好心,他道:「哼,费了那幺久时间,总算得到天山印了?拿来。」

赵晓芝咬牙道:「不,禁地里没有天山印。」

尹白鹿喝道:「臭婆娘,妳耍我?不要赵晔的命了?」

「等等!」赵晓芝急道:「虽然没得到天山印……但今日我意外得到这架伏羲琴,它也是十神器之一,就算是抵了天山印吧!」

闻言,尹白鹿稍微息怒道:「哦?拿来给我瞧瞧。」

赵晓芝将潮生琴递给尹白鹿,戒慎道:「东西给你了,你快放了哥哥!」

尹白鹿呸声道:「哼,待我回去献给柳副庄主,鉴定后方能知道这是真是假。还有……你我之约并非此物,在天山印未得手前,恐怕赵兄要继续在寒舍作客了!」

赵晓芝瞠眸喝道:「你……!东西都让你拿走了,怎幺能出尔反尔!」

尹白鹿嘲弄道:「可惜呀可惜,赵晔这筹码在我手上,赌局自然由我开,规则随我订,岂有妳讨价还价的余地?」

说毕,尹白鹿转身欲离,赵晓芝快步奔上前抓住他的后衣领,道:「别走!至少……至少带我去看哥哥,让我确定他平安无事!」

尹白鹿左右移晃身子,轻巧地逃脱赵晓芝的束缚,他拉了拉衣袖,道:「哼,这地方离你们所住之处不远,妳这幺囔囔不怕吵到聂志弘吗?是了,我记得上回那事过后,你们之中好像少了个同伴吧?」

赵晓芝跺脚道:「那日要不是你跑来威胁我,正好让陈华榛撞见,不然……我也不想害她离开啊!」

尹白鹿诡谲笑道:「少来。那女人喜欢聂志弘,把她赶走正合妳意,妳该感谢我才对,何必在那儿装清高?」

赵晓芝握紧双拳道:「我没想过要害他们,要不是你抓了哥哥,我……」

尹白鹿不以为意,笑道:「是喔,实在是委屈妳了,那就请妳快点弄到天山印,否则哪日尹某耐心没了,妳就準备为妳的宝贝哥哥收、尸!」

  • 名称:极品公子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4: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