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徒全文阅读

翌日,与古、徐二人道别。

聂志弘和虞灵虹沿原路返回天佐镇,途中,灵虹十分关心志弘的伤势,却绝口不问那日在凌霄林的事情。

聂志弘心思矛盾,一方面希望虞灵虹开口,这样才能知道她对魔的看法;但又怕她真问了,会不知该如何应答。

思虑良久,聂志弘想了个法子,道:「灵虹,我想问妳个问题。」

「嗯。」

「假如那位赠妳袖里剑的人其实是个十恶不赦的魔头,妳会有什幺反应?」

「什幺?」虞灵虹张口一愣,心生不悦,她从没和聂志弘提过那人的事,不明白志弘为何给他冠上这等罪名?

聂志弘搔头道:「我不过是随便假设,妳也随便回答吧。」

虞灵虹沉思不语,气氛瞬间凝结,许久,才道:「他……不是恶人。」

聂志弘道:「假如呢?」

「抱歉,我不想回答。」语气死冷,彷彿回到两人初识时的僵局。

看她神情冷峻,在那瞬间还有沉瞪之意,聂志弘心寒失落,低头望地,细语道:「不,是我太唐突了,以后我不会乱问这种问题,妳别生我的气,好幺?」

「嗯……多谢。」

两人尴尬地并肩行走,除了投宿客栈和用餐时随意对了两句,其余皆是沉默。

一路返回天佐镇,来到陈婆婆的家门前,聂志弘敲了几下大门,笑道:「婆婆、华榛,我是志弘!」

「志弘师兄!」相较于一旁的冰山姑娘,陈华榛一见聂志弘,即是眉飞色舞,开心地上前迎接。

陈婆婆慈蔼地拍拍聂志弘肩膀,道:「聂小兄弟,几个月没见,看起来沉稳不少啊!」

聂志弘呵笑道:「婆婆,这位是灵虹,也是咱们的同伴,华榛应该和您提过了?」

陈婆婆转向盯着虞灵虹,煞是惊为天人,她上下打量眼前女子,心想:「老身原以为虞姑娘是个普通的姑娘家,想不着出落得这幺水灵,唉,华榛这丫头真是……竟然让他们俩单独行走?」

虞灵虹拱手道:「晚辈虞灵虹,见过前辈。」

陈婆婆回神道:「来来,华榛的朋友便是老身的孩子,虞姑娘不必拘礼。你们稍待会儿,老身马上给你们煮顿丰盛的。」

虞灵虹摇头道:「怎好意思劳烦前辈。」

陈华榛欣喜道:「灵虹,妳别客气了,就把这儿当自己的家。」

聂志弘亦道:「是啊,婆婆煮得饭很好吃,妳一定要嚐嚐。」

虞灵虹微笑道:「好,那晚辈恭敬不如从命,谢过前辈。」

用餐期间,聂志弘向陈华榛及陈婆婆说明一路上的经过。

天色渐黑,三人决定留宿一宿,明日再返骸岩峰。

陈宅共有三间房,聂志弘单独一间,陈华榛则让出房间给虞灵虹休息,而后去和陈婆婆同房。

是夜。静谧无声。

「吱呀」一声,一人缓缓推开虞灵虹的房门,并举着火摺子蹑手蹑脚靠近灵虹。

虞灵虹戒心甚深,在外头休歇往往只是浅眠,尤其儿时记忆所致,使她对火焰更是敏锐。

余光中,她查觉到火影摇曳,登时睁眼,拿起手边的袖里剑朝前方一挡。

「唉呦──」那持火摺子的人跌靠在墙上,并传出一哀呼声。

虞灵虹愣怔,起身道:「前……前辈?」她点燃烛灯,确认这人正是陈婆婆不错。

陈婆婆喘吁地坐在床边,道:「呼……虞姑娘,对不住,老身并非有意吓妳。」

虞灵虹心神未定,戒备道:「不知前辈深夜来找晚辈所为何事?」

良久,陈婆婆心绪较为平抚,先是唉出一声长叹,再道:「虞姑娘快言快语,老身也就直问了。老身想请问虞姑娘,妳对聂小兄弟可有男女情意?」

虞灵虹半刻未虑,应道:「我和志弘师兄仅止于师兄妹的关係,并无其他。前辈,莫非是华榛误以为我和他……?」

陈婆婆急道:「不不,姑娘别误会,这事儿和华榛无关。是这样,虞姑娘应当也看得出华榛很喜欢聂小兄弟,对吧?」

「嗯。」

陈婆婆叹道:「华榛个性淳朴,喜欢人家也不敢明说,她这趟回来,和老身说了那什幺赵姑娘的事,说着……哭得眼睛都红了,老身真是心疼啊。虽然这事儿已经水落石出,但以华榛这温吞的个性,老身怕她以后还是容易吃亏。」

虞灵虹沉默不语,不明白陈婆婆欲表明何事。

陈婆婆续道:「老身也不怕妳知道,姑娘长得如花似玉,老身担心聂小兄弟年轻气盛,容易三心二意,转而倾慕于妳。」

虞灵虹摇头道:「师兄对我一向出于同门的关怀,前辈毋须忧心,只是晚辈不明白,何谓三心二意?」

陈婆婆忧道:「实不相瞒,那日华榛让冰鹰寨的寨主抓去时,曾露出了大片的肌肤给聂小兄弟看着、摸着,妳该知道姑娘家视清白如命,这事儿要是传出去,咱们华榛以后还怎幺做人呀?」

虞灵虹尴尬道:「我曾听闻师兄从山寨贼子手中救出华榛,但这露出肌肤……我从未听他们提过这事。前辈为何要告诉晚辈?」

陈婆婆拉长了音,道:「其实聂小兄弟临走前曾允诺过老身,他说他涉世未深,等时机成熟,有一番作为后,一定会娶华榛为妻。」

「是吗?」虞灵虹双眸一亮。

陈婆婆笃定道:「千真万确。聂小兄弟让那赵姑娘陷害时,不是非常烦心,而且还把华榛给赶走吗?其实……那是聂小兄弟觉得愧对于华榛,不知道该怎幺面对她,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老身相信他当时一定难过极了。」

陈婆婆说得煞有其事,虞灵虹思虑过去种种,终是被唬得一愣一愣,全然相信这片说词。

陈婆婆续道:「妳瞧,他们俩明明互有情意,却是一个温吞,一个还要等待时机,这样拖拉下去,要到何时才能合谱?老身害怕这身老骨头没法再活几年,有生之年要是见不着华榛有个归宿,老身实在没脸去见她死去的爹娘啊。」说着,老泪纵横,样态可怜。

虞灵虹心生同情,道:「我明白前辈的心情。但这是他们二人之事,晚辈不置可否。」

陈婆婆轻牵着虞灵虹的手腕,道:「眼下你们有要事在身,老身没法时时刻刻在旁提点,所以老身只得请求妳,时时替他们推一推,让他们早些面对彼此心思,才能了了老身的心愿啊。」

虞灵虹尴尬道:「晚辈生性木讷,只怕胡乱开口,反而弄巧成拙。」

陈婆婆微笑道:「不难。姑娘只要在和聂小兄弟谈话时,多提提华榛,让他常想起华榛便行啦,郎有情、妹有意,姑娘一定也希望他们能早日结为连理吧?不知妳能否答应老身这微薄的愿望?」

看婆婆如此疼爱陈华榛,虞灵虹心有戚戚焉,亦不忍拒绝个老人家,点头道:「是……晚辈明白了。假如有机会便试着吧。」

陈婆婆拍拍虞灵虹的手,满意道:「还有一事,妳可愿意答应老身保密此事?老身怕他们面子薄,被这幺一推,反倒不敢承认了。」

虞灵虹点头道:「好。」

陈婆婆和蔼地笑了笑,看起来慈祥无害,起身道:「好姑娘,老身代替华榛死去的爹娘谢谢妳。天色已晚,就不打扰妳歇息,早些睡吧。」

说毕,陈婆婆出了房门,心想:「华榛啊,婆婆也只能帮妳除去一个敌人。妳自己可要争气些,千万别再输给别人啦。」

隔日,三人告别陈婆婆,回到熟悉的骸岩峰。

聂志弘一见严灵空,那「为魔」之忧转瞬浮出,唯左思右虑,仍不敢开口询问。

严灵空查觉聂志弘神情有异,碍于还有他人在场,只道:「你们做得很好,这确实是苕芃花没错。妤臻,后续便交给妳了。」

苏妤臻欣喜接过,笑道:「好,弟子如果有不懂的,还请师父多多指点。」

「嗯。你们也都累了,先下去歇息。」说着,众人纷纷离开大厅,唯有聂志弘傻愣在原地。

严灵空轻拍聂志弘的肩膀,轻唤:「志弘。」

聂志弘回神,道:「师……师父。」

严灵空关心问道:「瞧你若有所思,这趟下山,是不是发生了什幺事?」

聂志弘猛地摇头,心虚道:「没、没有!」

严灵空了解聂志弘的性子,便是挑明了讲,道:「是和灵虹有摩擦?」

聂志弘一怔,搔头道:「原来师父真看出了我的心思,不过……志弘不是为了这事儿烦。」

严灵空蹙眉,显是担忧,道:「那是何事?能让为师知道?」

聂志弘抿嘴,差些脱口而出,紧急下又把话给吞回,心想:「师父为了祭炎的事已经够烦了,我不能再给师父添乱……罢了,还是照原先的计画行事吧。」

聂志弘开怀笑道:「甭担心我,大概是这舟车劳顿,又碰上程燕音那不可理喻的姑娘,才觉得有些烦。」

「原来如此。」严灵空微笑道:「现下还有数月,你要是反悔,随时跟为师说,不必好面子,非去参加那关山崖大会不可。」

聂志弘拍胸脯道:「师父!这是弟子唯一能为你做的事,弟子绝不会退缩!还请师父这些天严格督促弟子,多教些弟子强劲的心法,让弟子能大展身手!」

严灵空一怔,从没想到聂志弘会有这等斗志,道:「你……习武切记按部就班,欲速则不达,你的内功底子不好,还须从基本功夫开始学起,明白吗?」

「……」聂志弘甚是失落,他这随意试探,却更确定自己为魔的事实。

瞧聂志弘又透出失望神情,严灵空心疼徒儿,微笑道:「别给自己这幺大的压力。快去歇息吧,等时机成熟,为师自然会教你。」

「是。」严灵空笑靥温暖,却让聂志弘更感伤怀,心想师父奋力隐瞒这事情,他若去搓破,只怕毁了师父的苦心,他不想背负这不孝的罪名,只得继续把心事往肚里吞

数月以来,每到夜深,聂志弘便会躲在房里修习那《修罗功》心法,短短几月,他已从二重练至第五重。

他时常趁夜来至山脚下挥舞剑诀,亦将那「五诀」剑法内涵掌握熟透,唯独对五行生剋之理,还是百思不得其解。

严灵空教授聂志弘一套「柘枝隐云」之身法绝学,通晓此功后,须先行运气于足,起头连踏三步有声,声如投石入水,而后行路便可无声无息,来无影、去无蹤。

可惜聂志弘自幼并没练习轻功,现下学习,只得提升身法,没法做到那移形换影的地步。

陈华榛向严灵空研习「虚盈三刀」,进而展出一招「落日飞鸿」,和虚盈三刀原身并无太大差异,但可弥补原式之不足,不易慌乱脚步,挥舞起来更显轻盈。

这段时日,她时而向聂志弘献殷勤,并常找他讨教武功,替他缝补衣裳,两人相处融洽,好似一对两小无猜。

虞灵虹偶尔看见他们俩谈天说地,氛围甚好,使她确信陈婆婆所言不假,久而久之,也乐见这两人能早日有情人终成眷属。

然而,聂志弘并没移情别恋,仍是一心向于虞灵虹,自赵晓芝的事件过后,他体会了失而复得的喜悦,令其更加珍惜和灵虹的情谊。

哪怕自己可能是魔,他仍冀望有朝一日,能让佳人解开心结,进而得到她的青睐。

无奈虞灵虹已然误会他的心意,自然没将他的示好当成男女之意,甚至记取陈婆婆的请託,有时和志弘谈话,她都会刻意提起陈华榛。

聂志弘不明所以,只觉有些失落,不明白心上人为何老在他面前提起别的女子。

不过,亦有个改变让聂志弘十分满足,自上山后,冰山美人因为有了家人陪伴,露出笑容的次数与日俱增。

无奈有道是「解铃还须繫铃人」,虞灵虹在众人面前展露笑颜,可当烛火通灭、独身之余,她仍难解郁郁寡欢之意。

心结来自于复仇一事、来自于他……亦或是那位,她不愿去想起的人。

杨锦宣逍遥自在惯了,没想精进武艺,终日驾着轻功四处游走,时而买酒上山与同伴畅饮。

每当酒醉,脑海便会浮出那气质雍容的倩影,倒是把过去那位让他挂念的莫姑娘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苏妤臻心繫于助铁荷枫恢复武艺,两人终日腻在一起,甜甜蜜蜜,羡煞旁人。

铁荷枫早想尽快抱得美人归,无奈好几回出口求亲,妤臻为顾虑其父铁眺,迟迟没有点头答应。

数月倏忽即逝,日子越近,众人越是期盼。

唯有一人心闷气结,那人即是严灵空。

闲来无事,他不是去聂志弘的母亲坟前上香诉心事,便是默默看着湛蓝天空,观望浮云飘摇,心头感触良多。

天下之大,他纵有容身之处,然而这两百年来,心里却从没踏实。

徒儿的未来、失散的兄弟、以及那位画上的姑娘,他担忧此些种种,将会在关山崖上一触即发。

  • 名称:门徒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4: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