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交换小说全文阅读

「你……」虞灵虹愣怔半晌,显然吃惊。

「毒门?」聂志弘与陈华榛同发一句,志弘续问:「这门派有什幺来头?」

杨锦宣道:「十多年前,江湖上有个叱咤风云的用毒门派-『毒门』,门中弟子皆会用毒,其中依所专精再分三支。分别为以毒攻人之『彭系』、以暗器御敌之『虞系』及以毒救人之『李系』。」

「然而某个夜里,这偌大门派却被人满门灭去,上至老人、下至婴孩无一倖免。」

「这事儿传得沸沸扬扬,有一说是三系长老为夺掌门之位,不惜同门相残。其中又以虞系长老野心最大,日夜闹得门中鸡犬不宁,以致恶徒有机可乘。」

「不是如此!」虞灵虹忽呼出声,激动神情和平日冰冷模样大相逕庭。

听其呼吼,众人无不震惊,杨锦宣低颜道:「抱歉,杨某所言全是听来的,若有冒犯到虞姑娘,杨某向妳赔不是。」

「不,是我失态了。」虞灵虹沉默一会,缓声道:「你说得大致无异,可后半段……全是彭系的恶贼造谣生事,并非事实。」

聂志弘摸头道:「妳愿意告诉我们吗?」

寻思许久,虞灵虹点头道:「娘虽为虞系长老,对掌门之位却无兴趣,甚至逃离门派,意图远离是非。之后与爹共组家庭,享尽天伦之乐……但在我三岁时,娘和我却让彭系的贼人掳回门中,没多久,娘……就让他们给逼死了。之后,我是由舅舅扶养长大。」

听其身世多舛,聂志弘心生怜惜,问道:「那些人可有刁难妳?」

「李系的师叔、师伯待我还算不错,但虞系与彭系……」

陈华榛不解道:「彭系就罢,同为虞系人,他们却对妳不好?」

虞灵虹点头道:「他们认为娘身为长老却不顾虞系死活,还与外人成亲生子,实是有违礼数,因此对我亦十分不满。几年后,李系长老病逝,群龙无首,李系人不愿再与彭、虞二系斗争,除了少数人不肯离开,多数都选择搬离毒门。」

「之后,彭虞二系仍争得你死我活……一直至我七岁,有个叫辛德望的男人……」说到此处,虞灵虹神色黯下,双眸发红,身子甚至打起哆嗦。

「虞姑娘,妳还好幺?」聂志弘伸手欲安慰她,虞灵虹却侧身躲过,点头续道:「那人不知是如何潜入我派……他逢人就杀,只有几人逃得快,侥倖躲过一死,其他的……」

杨锦宣问道:「妳是如何躲过此劫?」

「舅舅双足天生残缺没法逃跑,只得带我先至阴暗角落躲藏,可最后还是让他发现。」

「后来呢!」聂志弘急道。

「我当时脑中一片空白,只听他不停囔着,让我长大后一定要找他报仇,之后我应是惊吓过度,便失去意识……」

「醒来后,舅舅已把我带到别处安置,从此不与我提当日之事,只要我问起,舅舅便是疾言厉色……我心知他是怕我惹上危险,但当时年纪小,我害怕受罚,此后……便不敢多问。」

「一直到十二岁,舅舅生了场大病,他临终前带我到娘的墓前祭拜,并交给我这『毒经』残本。」

「毒经?」杨锦宣双眸雪亮,呼道:「那可是了不起的宝贝,传说天下奇毒全记载在里头!」

「嗯。」虞灵虹点头续道:「他再三嘱咐我不许报仇,也让我别与外人承认毒门一事……但我永远没法忘记那血红漫天……那凄厉的叫声……」越说,身子越是颤抖。

「既然老天留我在世上,那这血海深仇……我是非报不可!可那贼子能在一日内杀尽毒门上下菁英,只凭我这三脚猫功夫……实在是……」

听毕,聂志弘深觉惆怅,万分怜惜她的遭遇。

赵晓芝气愤道:「这事儿都过这幺多年,江湖上却还传着虞姐姐娘亲的不实谣言,那帮彭系的人嘴巴也真够坏了,让人家过世了还不能安心!」

虞灵虹握拳道:「彭系贼人所为本就无耻之至,不过,你们何不怀疑是我造假?」

聂志弘微笑道:「妳看起来就不是会说谎的人呀!」

杨锦宣点头道:「就是。方才得罪令堂,还请姑娘见谅!」

虞灵虹淡然一笑道:「那不知聂公子是否答应向令师……?」

「当然!」聂志弘拍胸道:「妳是八人之一,师父一定会答应教妳武功,且那姓辛的手段兇残,人人得而诛之!到时遇上他,我也会出手帮妳!不过咱们现在得先去若风谷才回骸岩峰,不知妳愿不愿意和咱们同行?」

「嗯。报仇之事并非三两天能解决,就请诸位一路上多多指教。」

听其将「血海深仇」挂在嘴边,陈华榛蹙紧眉头,显然有些受怕,劝道:「虞姑娘,妳要放宽心些,别因为报仇就把自己弄得不开心呀。」

赵晓芝点头道:「陈姐姐说得对,除了报仇,妳还有别的心愿幺?」

「这……」闻言,那冰山容貌上竟泛起一阵淡红色泽,她无意间伸手入怀中,但寻了会儿,却摸不着那「重要东西」,她一跃起身,动作极大,吓了众人一跳。

聂志弘关心道:「何事如此着急?」

「失陪!」虞灵虹紧急留下一句,便匆忙夺门而出。

「怎幺跑了?」赵晓芝呼道。

聂志弘急道:「看她的模样似乎是掉了重要的东西,我追去瞧瞧!」

「你的毒才刚解,不宜走动啊!」陈华榛拉住聂志弘道。

杨锦宣点头道:「是啊,让杨某去追吧,杨某脚程快。」

「不,她方才才助过我,我想帮她,这事就让我去吧,杨兄,麻烦你保护陈姑娘和赵姑娘了!」说完,聂志弘拿起佩剑,拔腿一奔朝虞灵虹离开方向追去。

不知不觉,聂志弘已来至与魏子吾对战之处,放眼望去,正见虞灵虹蹲着身子,双手置于草丛中不停摸索,志弘上前叫唤:「虞姑娘。」

虞灵虹稍抬起头,天色虽暗,却能在隐约间看见那倔强的眼眶中泛有泪痕。

见此,聂志弘的心颤动了会儿,虞灵虹急起身,并伸手擦去泪水,道:「抱歉,让你见笑了。」

「不……」聂志弘面透怜爱之情,柔声道:「能不能让我帮妳?」

瞧眼前男子这般诚恳,虞灵虹卸下心防,点头道:「嗯,袖里剑不见了……便是你之前见过的那把。」

「啊?如何不见的?」

「方才碰上豺狼,我心头一急猛丢许多暗器,应是那时……」

「豺狼!妳怎幺没说呀?」聂志弘惊讶不已,并伸手抓紧虞灵虹双肩,道:「怎幺样,可有哪里受伤?」

虞灵虹眉头轻皱,身子向内一缩挣脱开聂志弘,并后退数步,道:「我没事,但袖里剑……」

「好,妳别急,我帮妳一起找。妳找那区,我找这边!」

两人分工合作,过了许久,虞灵虹已多次找遍整区仍找不着,直至旭日东昇,她仍不愿放弃,显然对此物极是重视。

「虞姑娘,找到啦!」一声呼喊从不远处传来,她回神起身,急朝聂志弘所寻区块迈进。

穿过一小片树林,「你……」此时,虞灵虹和聂志弘对上眼,却是惊喊出声。

原本该是俊朗非凡的少年,现下却全身沾染烂泥,看来狼狈不堪,而他却不忘展露笑颜,那排整齐牙齿相形雪亮洁白,志弘笑道:「袖里剑掉在泥泞中,我捡的时候不小心脚滑,摔了满身泥……嘿嘿,等我一会儿,我去河边洗洗马上就好。」

虞灵虹自责道:「抱歉……」

聂志弘挥手道:「咱们以后就是同伴,甭说这种见外的话,等我啊!」

虞灵虹倚靠于溪边一棵大树静静等候,许久,虽说头髮和衣服还湿,但整理一顿后,聂志弘又变回那洁净的英朗少年,他笑容灿烂如阳光和煦,道:「来,物归原主。」

心急一夜,终于将遗失宝物找回,虞灵虹内心欢喜踏实,即瞬打破那冰冷神情,莞尔一笑,朱唇红润、齿白牙清,双颊梨窝若隐若现,她抬起头,声音亦清亮而柔,道:「多谢!」

平日那冰山模样以足艳冠群芳,如今一笑,经旭日照映,面色更显红润有泽,此等倾世容颜映在聂志弘眼帘中,顿觉心跳急速,甚至有冲动想将她抱入怀中,亲吻那片鲜红双唇……

「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豔逸,仪静体閑。柔情绰态,媚于语言。」聂志弘于心中续唸着那《洛神赋》后文,双眸紧盯着眼前佳人越看越痴。

看眼前男子露出呆滞模样,虞灵虹轻喊一声:「聂公子?」

聂志弘恍神不语,心中情绪实难言喻,此生从未有过这种甜蜜感觉,心想:「好美……真的好美……难道这就是陈姑娘所说的男女之情?我对虞姑娘……?」

「聂公子?」虞灵虹再喊一声。

聂志弘双颊面透晕红,道「啊,我在。」

虞灵虹拱手道:「今日之恩我铭记于心,多谢了。」

「虞姑娘不必言谢,只要妳……」聂志弘支吾道:「妳多笑些,大家还有……我,咱们都是妳的伙伴,妳有任何心事,只管跟我们说!」

听聂志弘说得正经,虞灵虹淡然微笑道:「真的很谢谢你。」

这一笑再次让聂志弘悸动不止,他在心中暗自许诺,未来将尽力讨她开心,让她一生永保笑容,真诚道:「如果妳真想答谢,那答应我,以后也要常像今日这样开心,好幺?」

「嗯。」虞灵虹微微点头,却没意会到傻小子的心意,心想他这要求是提醒自己,要这些人和她这样沉默寡言的女子相处定很尴尬,才会要她多笑一些。

既然聂志弘对她有恩,她就不能让志弘为难,所以她……会尽力去试。

两人并肩回到破屋,赵晓芝急道:「聂大哥,你怎幺全身湿透呀?」

陈华榛赶紧从包袱中拿出布巾给聂志弘擦拭,两人将寻袖里剑一事告知三人,杨锦宣好奇问道:「那袖里剑是妳舅舅的遗物?」

「……不是。」

赵晓芝呵笑道:「难道说……是情郎给的信物呢?」

「……」虞灵虹双眸一睁,面透无奈之情,那神情并非憎恨,而是哀伤。

见这冰山面容竟有这等变化,众人惊愣不已,陈华榛问道:「妳真有心上人了?」

聂志弘嚥下口水,显得十分在意,然而,虞灵虹却是摇头道:「抱歉……我不想提此事。」见美颜上露出无限唏嘘,志弘心里业已有底,却不忍心上人伤心,只得轻叹一声,道:「好,待虞姑娘想说时再说。咱们準备启程去若风谷吧。」

五人稍作收拾,踏上前往若风谷的路程。

数日间,众人偶尔露宿野外,偶尔寄于客栈,路途中,聂志弘对虞灵虹颇是关心,对其余三人亦仍照顾,自无毒侵身后,每到夜半,志弘更勤加练武,为的不只是能参加关山崖战役、打败隐十仕──

现下他还有个心愿,便是有朝一日,要替虞灵虹报那血海深仇!

那夜,众人住于一小村客栈,房内,聂志弘辗转难眠,脑里浮现女子的嫣然笑靥,想了许久,不禁发出格格笑声,喃道:「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吵死啦!」

让他这吟诗声打扰,杨锦宣揉眼起身,抱怨道:「夜半不睡,是再做啥美梦?」

「啊?」聂志弘猛地一惊,愧疚道:「我并非有意把杨兄吵醒,真对不住。」

杨锦宣叹道:「这几日只要住客栈,你就笑嘻嘻个不停,兄弟,不是杨某要笑话你,你该不是思春了吧?」

「什幺……」聂志弘双颊一羞。

难得见聂志弘面泛羞意,杨锦宣像是看见什幺人间奇事般精神抖擞,立刻转怒为喜,戏谑道:「瞧你这模样……哈哈,是赵姑娘还是陈姑娘?」

「咦?」聂志弘皱眉道。

杨锦宣嘲弄道:「你不知道?也是,像你这种俊朗小哥,无心对个姑娘家好,就有大把姑娘追着你跑,嘿嘿,真是艳福不浅啊。」

「杨兄言下之意,只要我对她好些,她就会喜欢上我?」

杨锦宣抚颚道:「他们俩早就对你死心塌地,你哪需要再做什幺,嗯……不过杨某觉得三妻四妾实在不好,以后家里会乱个糟……这样,你从两个中挑一个喜欢的娶回家吧。」

「依我看,赵姑娘活泼可爱,碰到事情也沉着冷静,和你这傻小子在一起倒是般配得很。至于陈姑娘……就是胆小了点,不过她遵守三从四德,未来肯定是个贤妻良母,你儘管翘脚当大爷!」杨锦宣杂杂唸唸,越说越兴奋。

听言,聂志弘却是不发一语,杨锦宣笑道:「如何?你喜欢哪个?」

「为何……」聂志弘欲言又止,过了半晌又道:「你不提虞姑娘?」

杨锦宣猛挥手道:「别吧!虞姑娘老是眉头深锁,又不喜言词,这种姑娘当同伴欣赏还好,当老婆……呃,除非你有能把冰山融化的本事。」

聂志弘摸头道:「但这几日我与虞姑娘攀谈数回,我觉得……她只是让童年之事打击太深,才会武装自己,其实她内心是个挺有情感的人。」

杨锦宣叹道:「她的身世是可怜,但纵然她再好,她心里都有人了,咱们又何必去跳坑?就是真有机会抱得美人归,这过程肯定难捱得很,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冰山冻自己啊!」

聂志弘不解道:「你方才才说只要对她好,就能……」

「等等!瞧你这幺在意,你可别告诉杨某……你喜欢虞姑娘?」

「我……嗯。」聂志弘低下容颜,点头道:「那日我见她嫣然一笑,百媚纵生……我心跳好快,脑里甚至有许多下流念头,想抱她、亲她……啊,这些话你可不能告诉她啊!」

「天哪──」闻言,杨锦宣大呼一声,瞧聂志弘这副深情模样,着着实实是对虞灵虹动情,他猛地抓头,怕道:「麻烦了麻烦了,别怪杨某没提醒你,就是你真能打动虞姑娘,万一日后那赠她袖里剑的男子突然出现,你又该如何?聂小弟,三思啊!」

「我不在意她的过去。况且,只要虞姑娘喜欢上我,我定会让她一辈子幸福,不会让她再为那男人伤心难过!」

「谁让你没爱过……杨某是能体谅你做这种天真的春秋大梦。」杨锦宣苦口婆心劝道:「……她嘴上没说,但咱们都清楚她对那人很是挂念,你要她放下这情分重新与你开始,当真不容易啊!」

「换作是杨兄喜欢上这类女子,难道就直接放弃吗?」

「住嘴!别诅咒我!」

「杨兄!」

「好……好,老实说吧,我要碰上了也只能认栽,不过大丈夫,提得起就要放得下。只要我知道对方没意思,我便会摸摸鼻子放弃,何必我痛苦,而她尴尬呢?」

聂志弘微微点头道:「我明白了。不管结果如何,我绝不会勉强她,杨兄,你愿意支持我幺?」

「你想清楚了?要不再考虑一下赵姑娘或陈……」

「是。」不等杨锦宣说完,聂志弘笃定回道。

「好吧,兄弟都开口了,杨某定会竭力相助,只要有机会和冰山……和虞姑娘接触,杨某自然帮你说些好话,只不过,就是可怜那两位姑娘啰。」

「赵姑娘和陈姑娘都是很好的姑娘,以后一定会遇到比我更适合的人。杨兄,今日多谢你听我说这些,咱们快睡吧,明日还要赶路呢!」说毕,心情得以纾解,一会儿后,聂志弘已然安稳熟睡。

  • 名称:人妻交换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4: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