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文学吧全文阅读

「什幺!」众人异口同声,喊声绕响于房内。

何桑气歪着脸,囔道:「爹!你这算哪门子从轻发落?若风门一向秉持济世救人之念,师妹就是有错,也是为了救人啊!」

何表严肃道:「错便是错,妳要替她求情,就与她同罪。」

「慢!」铁荷枫挡在苏妤臻面前道:「如果掌门非要打断一个人的腿才能消气,铁某愿意代替苏姑娘!」

何表不以为意道:「这是敝派之事,请诸位不要插手,否则何某只好下逐客令了!」

此言一出,鸦雀无声。

片刻,两名弟子彆扭地拿着大板进房,再三向何表使眼色,望能替师姐开脱。

何表不改原意,冷道:「再不动手,便与她同罪。」

「是……」

苏妤臻双手拽住衣裳,始终不敢吭出半声。

何表立场踏得硬,众人神色忧忡,无言以对。

「师姐,对不住了!」

「慢着!」板子落下前刻,杨锦宣喊出一声。

「杨少侠还有何见解?」

杨锦宣拱手,正经道:「何掌门,还请听晚辈说一句后再作打算。」

何表道:「如是替臻儿求情,少侠就不须再费唇舌。」  

杨锦宣道:「非也。何掌门曾说过,如果晚辈等人能带走天山印,便成了贵派恩人,不知您还记不记得?」

「嗯……」何表深思一会,点头道:「不错,何某的确说过。」

杨锦宣道:「好!那晚辈现在就向您讨这恩情。苏姑娘是晚辈们的恩人,所以,就请您看在咱们的面子上,饶恕苏姑娘。」

「你……」何表打愣。

杨锦宣双眸炯炯,再道:「掌门声名远播,应该不会想落个过河拆桥的污名?」

闻言,何表不禁佩服杨锦宣,那强硬的态度总算稍稍放软,语重心长道:「……臻儿是何某底下医术最了得的弟子,何某何尝捨得责罚她?但身为高阶弟子更应守规矩,若今日通融,日后该如何管教其它弟子?」

何桑撒娇道:「爹爹,若风门一向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视为门训,既然师妹有意悔改,爹爹何不给她一次机会?欸,你们说是不是?」

那两位拿着板子的弟子直点头道:「是。师父,请您原谅师姐吧!」

「要何某不罚臻儿也可,但……」

听有转圜余地,众人全然屏气凝神。

过上许久,何表闭眸道:「除非──臻儿非我门下弟子。」

「师父言下之意,是要将弟子逐出师门?」苏妤臻激动一语,眼眶中打转着泪水。

何表点头道:「这是唯一的法子。」

确定答案,两行清泪自面庞边流下,苏妤臻自幼便是孤儿,是何表将她带回门中扶养长大,于她心里,早将此地视为家,将师兄弟们视为亲人,更把何表当成亲爹般尊敬。

如今,她在医术上也有所成,现在要她放弃一切放弃家,等于将她此生梦想一次剥夺乾净,哪能让她心服?

何桑苦求何表,道:「爹,您一定要这样吗?」

「只有此二条路。臻儿,妳自己选。」

苏妤臻半刻未犹,喊道:「恳请师父打断弟子的腿,弟子发誓,终身不会医治!」

「万万不可!」铁荷枫大喝道:「此事因我而起,岂能让妳一人担下!」

「牺牲条腿能保住一切,我甘愿!」说毕,苏妤臻不等师弟动手,伸出一掌,以毕生之所能运劲朝自己右腿落下。

此时,铁荷枫想也没想,便是猛地伸手紧握苏妤臻,因力道甚猛,那铁家传人力气纵然奇大,手皮仍让擦破渗血。

苏妤臻紧急收力,惊惶道:「铁公子,你这是何苦!」

铁荷枫将心上人的手贴在心上,正经道:「铁某在歧道上所言全是真心话,如今,又怎会看着心爱女子受伤还视而不见?」

闻言,苏妤臻感动地哭出声来。

聂志弘劝道:「苏姑娘,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这腿断了,别说医人,连照顾自己都有麻烦,那又如何能济世救人?妳放心,师父也懂医术,到时回山上我便请师父教妳。」

此言如当头棒喝,苏妤臻支吾应道:「你说的对,但我怎能背弃……」

见她心稍动摇,铁荷枫急附和道:「聂兄说的是,妳放心,有我铁荷枫一日,定会想法子替妳实现抱负,让妳成为一名伟大的大夫。」

纵有再多不捨,然而保住双腿才有机会实现梦想,孰轻孰重,寻思一刻,苏妤臻终于点下头,道:「好……我离开。」话毕,朝何表连磕响头,地上全让泪水沾湿,她哽咽道:「这些年多谢师父教诲,弟子感激于心,来世,弟子愿做牛做马报答师父恩情。」

「……起来吧。既然决定了,为师有样东西交给妳。」何表心有不忍,上前扶起苏妤臻,并至书柜中拿出一红纸,道:「这是当年拾得妳时,留在妳身上之物,上头写的,应是妳的生辰八字不错。」

苏妤臻接过手,狐疑道:「师父不是说过,您并不知道徒儿的生辰幺?」

何桑抽噎一声,忍不住好奇探头,这一望,直发出惊声道:「我今年二十一,怎幺……原来师妹还比我大两岁呀!」

「一个黄花闺女把年岁挂在嘴边囔囔,都过二十了还没嫁人,怕不怕羞?」何表无奈喃道一句,续道:「为师是在妳两岁时捡到妳。那时,妳的习医天赋甚好,夫人担心妳年纪较长,长大后会抢了桑儿的风头,才谎骗妳比桑儿还小。」

「昨日听得聂公子说起册子之事,忽尔觉得这几年妳的模样似乎也……为师想让妳一试,如妳是聂公子所寻之人,以后有个地方可依靠,为师也放心了。」

聂志弘惊讶道:「听掌门之意,是猜测苏姑娘是咱们八人之一?」。

苏妤臻蹙眉道:「……是铁公子先前所说的玄事?我……也是吗?」

聂志弘将册子拿出,期待道:「说的不準。苏姑娘,请妳拿着这本册子试试。」

习医多年,苏妤臻习惯了生老病死的循环真理,突然要她打破这「老」的信念,她难掩忧虑,颤抖着双手迟迟不肯触碰册子,却步不前。

铁荷枫彷彿能读穿她的心事,伸手轻牵住她,温和道:「我陪妳。」

杨锦宣嘿笑道:「哟?铁汉柔情,今日杨某总算见识到啦,哈哈!」

铁荷枫羞红脸道:「杨锦宣,什幺时候你还……」

杨锦宣摸摸鼻头道:「行,杨某不说,不说!」

苏妤臻深呼吸一会儿,缓缓随铁荷枫一同触摸册子,当手放上那刻,册子颤动一阵,见状,聂志弘眉头展开,急将册子翻阅,果真如众人所想,第六页上,已然映上苏妤臻的面貌。

聂志弘开心大呼:「好极了!这幺一来,就找到六个人啦!」

杨锦宣抚腮道:「看来这天下虽大,但老天却已经把咱们八人的命运牵在一起,想必再过不久,那最后二位也会出现啦!」

确信自己即是长生体质,苏妤臻忧喜参半,何表却是释然,面透一抹慈笑道:「聂公子,臻儿以后就拜託你们了。」

聂志弘拱手道:「一定。」

「臻儿,你我师徒缘尽,日后,何某不会干涉妳要拜谁为师,如果那严先生懂得医术,妳即可和他学习,不必多虑。」

「多谢师父,您的大恩大德,徒儿一生不忘。」苏妤臻面上透出笑靥。

确定师妹将会离开,何桑虽是不捨,但得知师妹有个好去处,也终于让这位骄横大小姐释怀,道:「对了,爹,可有法子能恢复铁荷枫的武功?」

何表伸手抚了抚铁荷枫的脉象,只觉得有股强气要上不上、要下不下,时而于血液中颤动,犹如羝羊触藩,不能退、不能遂。

尤其经历十神一弄,更让他的脉象紊乱如麻,许久,何表微摇头道:「铁公子封脉多年,这回不死已是万幸。兴许世上还有法子,但何某医术不至如此,实在爱莫能助,还请公子见谅。」

铁荷枫早让苏妤臻加入一事乐不可支,此时就是没法恢复武功,也难掩喜悦之情,直喊道:「无妨!无妨!」

苏妤臻破涕为笑,道:「各位,铁公子,还请日后多多指教。小妹武功不高,没法帮你们太多,如果有医术上的问题,随时和我开口,我义不容辞!」

聂志弘呵笑道:「那便先谢过苏姑娘了!」

何桑撒娇道:「爹,今晚女儿能不能帮师妹办个送别宴?突然要和师妹分开,女儿真的很不捨啊。」

「妳啊……」何表轻叹口气,允道:「好吧,今晚练武场便让妳随意使用,但别过度喧哗,以免吵到其它弟子。」

「是!谢谢爹爹!」

当夜,若风门比武场上,众人举杯共膳,杨锦宣、苏妤臻及何桑三人与门中来送行之弟子相谈甚欢。

聂志弘瞧了四周,见虞灵虹独自坐于角落,手覆握着那把袖里剑,一张姣好面容却是愁眉深锁,心事重重,他看得十分心疼。

才想上前关怀,但走了几步,理智便将他制止,聂志弘暗地摇头,苦笑一阵,将目光转至赵晓芝身上,走向她道:「晓芝,怎幺在这儿闷着,不去和大家乐乐?」

赵晓芝咬牙道:「聂大哥,我……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哦?是铁兄欲问妳之事?」

「对……」

聂志弘坦然一笑,道:「妳不是若风门弟子,对吧?」

「你……你知道了?」赵晓芝猛地弹起身子,不敢置信地瞧着眼前男子。

聂志弘微笑道:「妳要是若风门弟子,方才掌门怎幺完全不责怪妳?」

赵晓芝低颜道:「对不起,我并非有意隐瞒,只是……」

「妳不用解释。」聂志弘伸手轻拍赵晓芝的双肩,仰颜道:「其实在天山前辈附身于苏姑娘时,我真的好怕妳也被牵连进去,一直暗地祈求妳别承认自己是若风门弟子,好险……妳本来便不是。」

闻言,赵晓芝双眸泛泪,道:「你难道都不生我气幺?」

「妳一定有苦衷,我猜……是不是和妳兄长失蹤有关?」

「嗯。」

「那妳愿意说幺?只要妳想说,我一定会听的。」

「聂大哥……」看着他诚恳的神情,赵晓芝忍不住潸然泪下。

看眼前姑娘泣不成声,聂志弘没想逼她,只是伸手将她抱在怀里,以行动代替言语,让她知道,自己是值得她依靠一生的男人。

许久,赵晓芝稍微缓下情绪,轻声道:「……那时,我听说你一日破了冰鹰寨,赫赫有名的飞云山庄也注意到你……我才想,如果能接近你们,就能藉你们的力量打探哥哥的消息。」

「原是这样。」聂志弘叹道:「妳真傻,妳思兄心切,不管是我或杨兄,甚至陈姑娘,只要咱们知道了,一定会乐意帮妳。」

「嗯……起初,我害怕你们拒绝我,所以才假扮是若风门的弟子,想说待你们信任我后再提起,就比较有机会成事。呵呵……大概是在江湖上走闯久了,自然会对陌生人产生戒心,其实……其实你们大家都是好人,是我小人之心了。」

「待会儿,我会和大家说明白,明日,咱们就回凤阳城找陈姐姐,我想和她当面道个歉。」

聂志弘微笑道:「好,我陪妳一同向陈姑娘道歉。」

赵晓芝心生感动:「聂大哥……你为什幺要对我这幺好?」

聂志弘笑道:「妳我都决定要共度一生了,我不对妳好,那该对谁好?」

瞧聂志弘笑得灿烂,如和煦阳光照耀着她那微小的心灵,赵晓芝又是感动又是自责,她暗下容颜,心道:「为了大哥,我只能继续瞒你了,对不起……聂大哥。」

瞧未婚妻神色仍充满歉疚,聂志弘没察觉异状,只含笑道:「好了,别想这些不开心的事,妳瞧,那边有弟子在弹琴呢,咱们凑近些听!」

「好……」

「凤求凰?」听得曲调,虞灵虹回神,缓步走至众人所在之地。

一位绿袍女弟子边弹奏边唱曲,唱道:「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那女弟子面色苍白尽无血丝,然她那深绿袍着身,气质超然如青竹耸立。  

曲中之意,如一支长箭正中聂志弘心上,心道:「有一美人,见之不忘……那便是我对……唉,现在还想这些做什幺?」

聂志弘问道:「何姑娘,这位姑娘是?」

何桑笑道:「喔,她叫琴米青。是我派新进弟子。」

苏妤臻续道:「师妹真的很厉害,才入门几天就通过正式弟子的试验,她和我一样选择习医,只需要一天就能看通一本医书,有这样的天份,再过阵子,想必就能超越我呢。」  

琴米青悠然道:「师姐谬讚了。」

赵晓芝问道:「这曲子很好听,但凤求凰是男子追求女子的曲,琴姐姐怎幺会想弹这首歌呢?」

何桑笑道:「是我代铁公子点给师妹的呀,我瞧他人不错,师姐希望下回看到你们,身边就多带了个胖娃娃啦!」

「师姐……」苏妤臻害臊低头。

众人欢哄一笑,聂志弘问道:「是了,何以不见铁兄?」

杨锦宣笑道:「估计是去向门中弟子打听苏姑娘的平日喜好,以后,好多讨苏姑娘欢心吧!哈哈,苏姑娘,铁兄对妳可真是情深意重呀!」

「杨公子……」接连让师姐与杨锦宣嘲弄,苏妤臻羞得抬不起头。

何桑喜道:「好啦,师妹面子薄,师姐就不逗妳了。琴师妹,今夜大家开心,妳想想,有没有什幺曲子适合今晚的?」

琴米青寻思片刻,道:「春江花月夜。」

「春江花月夜!」赵晓芝与聂志弘同时喊出,想起在瑶碧道所得之曲谱,晓芝直道:「姐姐也会弹这首曲子幺?」

「嗯。」

赵晓芝将曲谱及潮生琴递给琴米青,并将遇狰之事告知苏妤臻等人,听毕,琴米青若有所思,伸手轻翻曲谱,动作细柔深怕伤到这样的难得之物。

片刻后,那绿袍女子将手覆在潮生琴上,轻拨一弦,琴音清朗绕樑,何桑大讚道:「哇!我从没听过这样美丽的音色,果然是奇物!」

琴米青点头,那悠游的神色稍动了会,道:「这琴……」

「有什幺问题吗?」聂志弘问道。

琴米青缓缓摇头,接着着手弹琴,纤纤素手,弦弦美音,那曲子经由古琴一弹,悠然长远,抬头望向天空一轮新月,虽不圆满,却展现出一股淡然幽思。

闻曲生忆,听着听,聂志弘不禁怀念起在山上的师父,想着要是师父知道自己已经订亲,不知会有什幺反应?

「咦?」弹出第一段,虞灵虹即发出一声惊叹,道:「这曲……改过。」

杨锦宣问道:「哦,虞姑娘如何知道?」

虞灵虹道:「过去,我常在市集前听曲,这曲调不太相同。」

杨锦宣点头道:「哦?原来虞姑娘喜欢听……?」

「噌──」

那话尚未说完,绿衣女子神色忽变,素手骤然压弦,曲声戛然而止。

  • 名称:今天文学吧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4: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