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宠妻成瘾全文阅读

藏雷蹙眉道:「我既名为藏雷,岂会是你口中之人?   」

聂志弘搔头道:「『藏』并非寻常姓氏,那幺『藏雷』这名字应该只是个称呼?能不能把你的真名告诉我?」

听言,藏雷深觉莫名其妙,烦心道:「要不要连身家背景也一併告知?」

「好啊。」聂志弘傻笑道。

「你……」藏雷气恼道:「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信不信由你。」

察觉其语气明显不悦,聂志弘恍然一惊,道:「是我失礼了,那你可知……」

「停。」藏雷举掌阻止,不让他继续发问,只道:「待你的武艺达到水準,大人自会予你关山崖请帖,你有任何疑惑,届时便可亲自询问他,告辞。」说毕,随意拱手,双脚轻蹬跃至树梢,没会儿,便消失于众人眼前。

「喂……」眨眼间,已不见那黑衣男子的蹤影,无可奈何,聂志弘只得将疑问藏在心中。

总算保全性命亦顺利救下那女子,四人皆鬆口气,杨锦宣起身活络筋骨道:「幸好有这藏雷出手相助,且看魏子吾和胡觉均对他的态度,这家伙似乎是隐十仕的佼佼者。」

聂志弘面透钦佩道:「嗯。希望哪日有机会能会会他。」

会他?杨锦宣苦笑一声,真不知这小子脑袋里究竟装些什幺,只道:「快别说这些,不只你我,陈姑娘和赵姑娘也都受了伤,咱们找个地方歇息会,等那姑娘醒了,再回头去找册子吧。」

「好。」而后,四人带着那姑娘一同至间郊外茅屋休养。

待气息平缓,众人生火烹食,期间,聂志弘坐至赵晓芝身边,愧疚道:「赵姑娘,方才一时情急误伤了妳,真是对不住。」

赵晓芝抿嘴微笑道:「人家知道你是担心美女姐姐被魏子吾带走,况且我没受什幺伤,不怪你。」

「嗯,那陈姑娘,妳的伤……」

陈华榛欣喜一笑,道:「服了药丸后好多了,谢谢聂公子关心。」

「唉……不公平啊不公平!」此刻,杨锦宣放声唉叫,嘴上挂有戏谑笑意。

「杨兄,何事不公平?」聂志弘不解问道。

「没啥,杨某就是感叹自个儿不是女儿身,放眼望去,咱们三人分明是我受伤最重,却迟迟等不到聂大哥的关心哟!」

此话才出,两位姑娘满面飞红。

聂志弘彆扭道:「杨兄人高马大……我以为你没事……所以才……」

「哈哈,别想狡辩,聂小弟你就是见色忘……耶?姑娘,妳醒啦?」玩笑话开至一半,杨锦宣向旁瞥过一眼,正见那冰山女子恢复意识,缓缓拱起身子。

女子轻眨眼皮,稍微观望四周,问道:「这是何处?」

「小心。」陈华榛欲上前搀扶,女子却稍作阻挡,点头示意道:「是你们救了我?」

杨锦宣挠挠鼻头道:「是啊,哈哈!」

「杨兄!」若非有藏雷出手,只怕那女子现在已落入魏子吾手中,对此,聂志弘不敢居功,羞愧道:「咱们虽然有出面帮助姑娘,但……」说着,他将完整经过一字不漏告知女子。

听毕,女子拱手谢过众人,续道:「感谢几位出手相助,不过事实确如魏子吾所言,他并无轻薄我之意,只是我不堪其扰,才会与之冲突。」

「呼,姑娘没事就好。」聂志弘鬆口气道。

「对了……」女子伸手入怀,从怀中拿出本小册子,道:「这是你们遗落之物。」

「啊!册子!」见册子失而复得现于眼前,聂志弘欣喜若狂,伸手接过,猛地向女子鞠躬答谢,道:「多谢姑娘!册子怎幺会在妳这呀?」

陈华榛问道:「姑娘也去了绵竹源吗?」

「是。」女子点头道。

赵晓芝微笑道:「嘻嘻,想不到咱们这幺有缘呀?」

女子低颜道:「……东西已物归原主,能否请你们也把袖里剑还给我?」

聂志弘呼道:「那袖里剑是姑娘的东西?」

闻言,赵晓芝急将袖里剑拿出还给女子,女子接过时无意间透出一抹淡薄嫣笑,然而这笑容却是昙花一现,眨眼间,她已恢复那冰冷神态。

聂志弘傻笑道:「呵呵……那日在客栈初遇姑娘后,妳也同咱们一样经过瑶碧道,还出手救了赵姑娘。之后到绵竹源,妳又刚好捡到册子,现在咱们又在这儿碰面,想起来,我们真是有缘啊,呵呵呵。」

「你也未免太单纯了……」且看聂志弘这般乐不可支的模样,杨锦宣轻发苦笑,暗叹一声,道:「姑娘,请恕杨某直言,妳是不是跟蹤我们?」

「是。」

「啊?」四人猛地一惊,得到这答案,杨锦宣一时半刻不知该如何接话,心道这女子要不这幺直接坦承?

原来不是出于缘分,聂志弘面透失望,道:「妳何以要跟蹤我们?」

女子冷沉道:「实不相瞒,那日在客栈我发现聂公子身上有中毒的迹象,要再不除,性命堪虑。」

「咦?妳知道我的名字?」聂志弘惊喜连连,完全忽略「中毒」二字。

「跟着你们一段日子,从言谈之间知道诸位姓名。」

「那妳呢?妳叫什幺名字?」聂志弘期待道。

「虞灵虹。虞舜之虞,灵气之灵,彩虹之虹。」

「灵虹……这名字真适合妳,且妳的名字就像把我和师父的名字合在一起,灵空和志弘……嘿嘿。」聂志弘喃喃说着,面上透出傻笑。

听其直将自己的名字唸于口中,虞灵虹蹙眉不语,杨锦宣急打哈哈,道:「虞姑娘切勿见怪,等妳习惯聂小弟这等傻样后就不足为奇了。」

赵晓芝担忧道:「言归正传,虞姐姐,妳方才说聂大哥中毒,这是怎幺回事?」

「聂公子眼边发黑,印堂间存杂色,双唇色泽略暗,此番现象确实是中毒没错。」

三人猛地一惊朝聂志弘看去,细看许久,却不觉有任何异状。

看三个人六支眼睛盯着自己,聂志弘有些彆扭,臊道:「连大夫都瞧不出来,各位就别瞧啦。」

杨锦宣神色凝重,道:「这毒未免太厉害了,难道是姓魏的所为?」

「估计不是,此毒并非江湖寻常可见。」虞灵虹轻道一句,续道:「请问聂公子之前可有碰过任何一位姓彭之人?」

「这……」聂志弘左思右想,想不出个头绪。

「……彭?」思虑许久,陈华榛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张浓眉大眼之面容,呼道:「彭峻!聂公子,还记得那日他突然找你比武,最后趁你鬆懈时击你一掌,一定是那时偷偷下了毒!」

此话如当头棒喝,聂志弘气恨道:「不错,现在想来……我的头疼病就是从那日后才开始……可恶,彭峻竟然……!」

闻言,虞灵虹若有所思,缓道:「彭峻……那便是了。你身上可有瘀青之处,且晕黑多日未消?」

「嗯……有!」聂志弘遂将衣袍解开,陈华榛羞红着脸转身不敢多看。

这一解袍,众人才发现于聂志弘的肩头上,正有一块不规则状之黑印,约为一个巴掌大。

杨锦宣惊吓道:「这幺大块黑印,你怎幺从没和咱们说啊!」

聂志弘自责道:「我以为是练武时撞伤的,没有多想。」

虞灵虹起身走近他身边,从怀中拿出一袖帕与银针,道:「忍着点。」说毕,以细针刺入聂志弘之肩。

那瞬间,聂志弘并无觉得疼痛,却是全身僵直,害臊地瞧着眼前这位冰山女子。

一会儿后,虞灵虹谨慎地从他肩上取出一黑色小钉,众人一瞧无不惊呼,赵晓芝害怕道:「这东西一直卡在聂大哥的身子里?」

「嗯。」

杨锦宣起身拱手表示谢意,道:「多谢姑娘出手相救,但有一事杨某不明白,既然妳想替聂小弟解毒,为何不直接出面,反而一直跟蹤咱们?」

虞灵虹将那钉子以袖帕捆死,并丢入火堆中烧烬,道:「聂公子中毒已有时日,尚须喝下解药才能将毒全部排尽。那日我至雪梅村的药铺寻购,可惜还少几味,一路跟随诸位至绵竹源,又再那里寻到一些……如今还差一种『茱莹草』,方可熬出解药。」

聂志弘钦佩道:「姑娘对毒倒是颇有研究?」

「是。此事……等毒解后再提,现下应先寻解药要紧。」

赵晓芝点头道:「差的这味药该去哪里找?」

「与魏子吾起冲突之处正长有此草,只可惜我还没摘下,就让他给缠住。」

陈华榛起身道:「事不宜迟,咱们快回头取吧!」

「等等。」虞灵虹沉道:「在毒尚未根除前,聂公子不宜走动,以免毒血扩散。而诸位对茱莹草的模样并不熟知,尤其现下天色昏暗更难辨识,还是让我去取,我很快回来。」

聂志弘皱眉道:「不行,万一妳又碰上魏子吾……」

虞灵虹摇头道:「此人应已走远,不成问题。诸位请放心,我不会耽误太多时间。」说毕,拿起佩剑,直朝外头走去。

看她自顾自地离去,望着那袭背影,聂志弘一个起身,直呼道:「我是不放心妳啊……」

「聂公子!」陈华榛伸手压着聂志弘双肩,志弘只得摸摸鼻头坐下,华榛续道:「你不必担心,虞姑娘看起来有些江湖资历,一定没问题的,我们只管安心等药吧!」

虞灵虹孤身回到与魏子吾对战之处,夜色甚黑,她只能凭触觉辨认茱莹草。

摸遍半片草地后,「纹理十二道、花瓣六片,粗糙如麻……」虞灵虹喃喃唸着,似乎让她摸到那同样特性之草。

再三确认后,她透出一抹轻笑,然而,正将此草拔起时,「吼啊!」一旁却有头棕毛豺狼忽然扑出──

虞灵虹耳朵一动,顺势拔剑,那剑正好卡住豺狼利齿,她用劲将其狠狠甩远,然而那豺狼速度极快,才让甩开,又立即跃至眼前。

「咻咻咻──」虞灵虹武功不高,单以剑术实难制伏猛兽,只得从袖口中射出各式暗器辅佐。

无奈天色昏暗,尤其豺狼速度极快,即便她暗器之术甚强,亦难给豺狼致命之击。

「唔!」僵持半刻时间,那豺狼忽然四爪猛袭,直将虞灵虹一把扑倒在地,令其动弹不得。

眼见那利牙朝自己咬来,虞灵虹咬紧下唇,性命垂危,却不呼出半声求救。

「飒──」

间不容髮之际,一道金银剑气如圆月般旋来,正中那豺狼之颈,将其一击毙命。

豺狼呜呼一声死于虞灵虹身上,灵虹吓得瞠目结舌,已然失神,许久后才平缓气息,一回神,她奋力将那豺狼扳开,而后拍拍身子起身。

且探那豺狼的尸身,确定是让人一击毙命,虞灵虹旋了几次身子四处张望,却没见到半个人影。

「多谢。」眼下不宜耽搁,虞灵虹只得拱手一语,而后将那茱萤草摘下返回破屋。

见其终于平安归来,聂志弘急上前迎接,激动道:「虞姑娘,妳总算回来啦!如何?」

「茱莹草已顺利取回。」

「我不是问药草!是问妳……妳可有碰上麻烦?」

虞灵虹摇头道:「没有。我去熬药,等等便可服用。」

「虞姐姐,能不能让我来?」赵晓芝问道。

虞灵虹寻思片刻,将所有能解毒之药草全放在布巾中,并连同药瓮一併交给赵晓芝,道:「用此瓮装水八分,先放这几种药材,并以文火炖煮,过半个时辰,再放这几味,待草药之色泽全退至药汤中即可。」

「好,我记下了。」赵晓芝将草药接过,便着手炖煮药汤。

待药期间,周围空气如同凝结,一片寂静中只听得火堆燃烧发出「擦擦」之声。

杨锦宣和陈华榛两人你看我、我看你,本想向虞灵虹询问用毒之事,但看她双眸望向地面,面如死灰,深怕开口攀谈会换来热脸贴冷屁股的下场。

相较二人,聂志弘这傻小子却是急欲与其谈天,无奈他脑筋愚钝,一时半刻间想不着半个话题。

沉默许久,率先打破沉默的却是这冰山女子,她道:「聂公子,有个问题……请恕我冒昧相问。」

聂志弘欣喜若狂,道:「好啊!妳儘管问!」

虞灵虹缓道:「实不相瞒,基于道义我本不该翻阅那本册子。可当我拾得册子时,那册子却是颤动一阵……我翻阅一遍,发现有一页竟画有我的容貌,可否告知原因?」

「什幺!」此话一出,众人无不震惊,尤其聂志弘激动不已,急将册子拿出翻阅,翻至第三页时,正见那上头确实画有虞灵虹的相貌,且画上的她神情不如平日冰冷,而是挂有一抹淡雅笑容,含苞待放,志弘不禁看得入神,面泛一阵红晕。  

陈华榛开心道:「原来虞姑娘便是八人之一,看来咱们是真的有缘呢!」

「何意?」虞灵虹不解问道。

聂志弘、杨锦宣、陈华榛等三人一人一句向虞灵虹解释此事,越听,却见那原先就冰冷的神情更发阴愁,说毕时,赵晓芝业已将解毒汤给志弘喝下。

将毒清去后,且看虞灵虹心事重重,聂志弘谨慎问道:「虞姑娘,瞧妳的神情……是不是对长生一事感到困扰?如真是……我代师父向妳赔不是了!」

「不,我年底才满二十……只是忽然听到自己长生不老,难免有些惊讶……」

聂志弘微笑道:「言下之意,妳是不介意了?」

虞灵虹摇头道:「一时半刻间,我没法答覆你……不过听了诸位的来历,我有一事想请聂公子相助,不知你愿不愿意?」

「儘管说!在下义不容辞!」

「我想请令师传我武功。」

陈华榛惊叹道:「咦?虞姑娘孤身行走江湖,难道不会武功吗?」

「不堪一击。」

杨锦宣噗哧一笑,本觉得此女外表看来阴沉,且擅于用毒,不可不防;如今发现她说话直白之极,似乎毫无机心,也总算鬆了口气。

聂志弘笑道:「妳要是怕和我们同路会碰上危险,放心,我会保护妳的!」

「不……我有别的原因,非得增强武艺。」虞灵虹面有难色,嘀咕说道。

「虞姑娘,既然咱们以后是同路人,那杨某就有话直问了。」杨锦宣抚颚续道:「妳是否与多年前『毒门灭门』一事有所关係?」

  • 名称:顾少宠妻成瘾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3: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