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神逆天全文阅读

魏子吾两手握棍,将钢棍以摆蕩之姿刺出。

瞧敌人正面袭来,聂志弘横劈一剑欲敌,谁料魏子吾忽然换招,朝他双足处狠旋一棍,志弘猛然一惊,来不及跃身,两脚拐到长棍,直摔了个大跟头。

「聂小弟!」杨锦宣腾云驾雾冲去救援,他脚程够快,几乎没踏至地业已腾起下一步,因此,魏子吾这「以棍划地」之技对他难起作用。

杨锦宣高跳一步至魏子吾身后,那剑方出,子吾脚步稍挪,瞬将身子转为正面,一棍挥下硬生接住锦宣之剑。

和上回相比,杨锦宣的武功并没进步,两人陷入胶着一阵,拆了不过五招,锦宣已被那阳刚百裂棍之气震倒在地!

「吓啊!」看伙伴受伤,聂志弘难忍怒火,一剑猛挥,金亮剑气炸出,气至人至,随以「雷诀」猛向魏子吾砍去,剑速甚快,一气呵成。

「哼!」魏子吾以剑棍交相抵御,拆了几招,嘴角扬起不屑笑意,呸声道:「剑术倒没什幺长进!」说毕,子吾手中那剑如长虹贯日,箝制志弘攻击。

随后,「飒」一声急出,百斤大棍已至上空落下,聂志弘欲往后跳逃身,却因让魏子吾牵制住而动弹不得,情急下,他只能运石作盾。

「磅──」此击甚猛,直将那石盾击碎,「呜啊!」聂志弘大吐一口鲜血,心头甚有不甘,没料到第二回与之过招竟还是败得这般狼狈?

胜负已定,魏子吾缓步走近聂志弘,道:「既然大人不许咱取你性命,那魏某就挑了你的手筋,让你成个废人,以洩我心头之恨!」

「住手!」闻言,胡觉均急上前劝阻:「大人显然重视此人,你把他伤成残废一样难辞其咎,给他点教训就好,咱们走吧。」

「……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魏某不与他们计较。」说毕,魏子吾走至那姑娘身边,欲将她一併带离。

「淫贼!放开她!」见状,聂志弘怒髮冲冠,情急下,他撑起疲惫身子,双掌至于胸前,直朝魏子吾猛发碎石与焰火,之中甚至夹杂「冰诀」所散出寒气,其力冷热交错、紊乱无序,以致双颊发胀冒汗,气喘连连。

「聂大哥!快停下来!」赵晓芝上前从后方环抱住聂志弘,深怕他会走火入魔。

魏子吾猛地一惊,敌方之攻击毫无规则可循,他只得勉强以棍划影抵住数招。

僵持盏茶时间,聂志弘筋疲力尽,总算停下攻势,他试图运气通脉,望能将紊乱气息平定。

魏子吾擦去脸上鲜血,举棍靠近两人,喝道:「自寻死路!」

「站住!」陈华榛颤抖全身,举刀站出道:「你别想伤害聂公子!」

魏子吾挥袖斥道:「让开!妳要敢出手阻挠,魏某绝不会手下留情!」

听言,杨锦宣怒道:「姓魏的,男人打女人,算什幺英雄好汉!」

「哈哈!」魏子吾举棍狂笑,不屑道:「总比你个狗熊还想当护花使者来得好!」说毕,那钢棍由上而下落出,棍力甚强,造出之风袭在陈华榛那小巧的面容上,已吓得她花容失色,面色死白。

「不自量力!」见其呆若木鸡,魏子吾并无痛下杀手,只以两成之力扫去那把华丽阳羽刀,而后一掌袭身,将陈华榛轰倒在地。

「啊……」虽然保住一命,陈华榛却倒在地上嚎啕大哭,惊吓远胜过痛楚。

「魏──子──吾!」

狂吼咆哮一声,正是从聂志弘嘴里发出,只见他猛然挣脱赵晓芝的双臂,欲杀魏子吾片甲不留,为怕志弘走火入魔,晓芝死命抱住他不肯放手。

「放……唔!」那「开」字尚未脱口,赵晓芝已从身后狠狠咬住聂志弘,疼楚上脑,志弘终于回神,勉强忍住火气。

魏子吾双手插腰,不以为然道:「哼,魏某不过用了两成力,要真用全力,这丫头还能活吗?」

胡觉均轻叹口气,道:「子吾,此人武功低微,还是个姑娘家,你实在不该……」

「闭嘴。」魏子吾嫌他啰嗦,直道:「燕音也是女人,聂志弘不也照打?」

「这……」想起那日程燕音蹙眉的痛苦模样,胡觉均是心疼万分,紧握双拳道:「冤有头、债有主,伤燕音的是聂志弘,待到大人解令,我自会找他讨回。」

「连心爱女子被欺负都不敢吭声,哼,你就是这幺婆婆妈妈,顾虑东、顾虑西,难怪燕音喜欢雷兄弟不喜欢你,比起来,雷兄弟乾脆许多!」

「你……」此话恰恰说及胡觉均的痛处,觉均低下容颜,道:「如今你打也打了,咱们能走了吧?」

「……」魏子吾心知此话说得太过,愣了半晌,轻声续道:「是魏某失言,走吧。」

「别碰她!」聂志弘双眸含泪,恨自己先前老囔着要帮助那位姑娘,现在她碰上困难,却只能眼睁睁看魏子吾把她带走?不!

这想法一出,聂志弘终是将赵晓芝挣开,那力甚大,令晓芝向后一摔跌坐在地,痛得呜喊一声。

此时此刻,聂志弘顾不得赵晓芝,随即双脚连踏跃前朝魏子吾胸膛狠挥一剑,此剑发得突然,剑身还带有焰气,子吾不及闪躲,扎扎实实让他扫中一剑!

「不知死活──」魏子吾一手摀着胸口,手上沾满鲜血,然此人性情刚强,不先顾及伤口,反先朝聂志弘天灵打下一掌!

见此掌下去定会致命,「子吾!」胡觉均大呼一声,猛然伸出一拳接住这掌。

「胡觉均你……!」魏子吾不敢置信,睁大双眸吼骂,同时,一脚踹开聂志弘以洩心头之恨。

胡觉均指责道:「你平日对大人言听计从,今日却为了这位姑娘脱序至此,她早失去意识,你就是想表现给她看,她也看不着!」

「你……」胡觉均一语道破魏子吾的心事,只见这魁武大汉满面羞红,直囔道:「胡说什幺!魏某岂是这种见色忘义之人?」

「你现在所为正是如此!」胡觉均个头小,喊出之声却如巨石,铿锵有力。

魏子吾心生怨气,挥袖道:「哼!随你怎幺说吧!魏某相信大人会明白我的苦心!让开,今日我势必要宰了这厮!你要再阻我,魏某照杀不误!」

「那你便过我这关。」说毕,胡觉均双脚一张,作势挥拳。

眼见两名隐十仕忽然起内讧而大打出手,聂志弘讶然一阵,无奈他的力量已到极限,再没多余力气能相助胡觉均,只能暗自期许觉均胜出,这样,那姑娘就不会让魏子吾带走……

魏子吾难以忍受胡觉均这种扭捏、踌躇不前的个性,心想给他点教训也罢,于是一脚踹起钢棍,朝觉均身上猛振刚力。

胡觉均身无负伤,躲得还算轻鬆,然而面对猛烈攻击,觉均却只守不攻,显然没有伤害伙伴之意,只想耗尽他的体力。

无奈诚如胡觉均所言,也许是心上人在侧,魏子吾所攻之猛远比他意料中强上百倍,觉均轻叹一声,心想那姑娘既已昏厥,魏子吾展现男子气概又有何用?

双方僵持许久,拆了约莫三十来招,魏子吾尚有负伤,终是体力耗尽承受不住,见状,胡觉均不忍下手,暗叹一声「承让」,伸手欲搀扶伙伴。

「唔!」

谁料他一时心软相助,魏子吾竟利用这同窗之情,朝他腹部猛击一拳!

「子吾,你……」胡觉均吐出口血,这拳虽不致命,却足令他面透苍白。

「回去后,魏某再向你和大人请罪。」魏子吾轻叹一声,显有愧疚,无奈此人脑筋直通不懂转弯,一心只道「一不做、二不休」,事已至此,他定要取聂志弘项上人头!

一棍朝聂志弘天灵挥去,危在旦夕,志弘寻不得半点生机。

「咻──飒──」

千钧一髮之际,天外飒来一宝蓝剑鞘,不偏不倚正中那百斤钢棍,魏子吾一时手软,那钢棍「铿锵」一声落地。

「谁!暗箭伤人,算什幺英雄好汉!」魏子吾咆哮怒吼,众人仰天一看,不知自何时开始,树梢上头已坐着一名身着黑袍的男人。

男人以黑布裹面,仅露出一双深邃明眸,那目光如炬,众人与之对眼无不震慑。

「下来!」魏子吾拾起长棍,朝树上人指去,威胁意味甚浓。

黑衣人起身,跳跃一步便轻鬆落地,只见他一头长髮及腰,乌髮顺柔,英姿飘朗,看来落落大方;他身材高瘦,胸膛挺朗,一身黑衣穿于身上甚是匀称。

「装神弄鬼,怎幺,见不得人幺?」魏子吾举棍怒道。

黑衣人并无回话,双眸扫过在场众人,最终停于那女子身上。

见此,魏子吾以为此人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喝道:「做你个春秋大梦!」说毕,集全身所余之力于手,一「百裂棍法」挥出,银光闪烁,威力逼人,直朝那黑衣人头上狠狠劈下!

「碰!」眨眼后,那棍竟是扑空落地,即将地表破出个大洞,不知何时,那黑衣人已掠过众人来至女子身边。

「别碰她!」这声同时从两人口中喊出,一是魏子吾,二是聂志弘。

黑衣人并无理会二人,只伸手扶起女子手臂,仔细地观看一会后,将那刺于臂上之银针小心取出。

然而此人动作极细,外人在侧难以看清,众人皆以为他想轻薄女子,魏子吾猛地一怒,直将精钢棍朝黑衣人抛去!

那黑衣人稍作转头,一手高举。

「碰──」凭空落下一道紫雷,将那精钢棍嘎然制止。

见状,众人奇愣,尤其聂志弘猛地惊呼道:「此人什幺来头,竟也会五行之术!」

「雷兄弟?」魏子吾惊呼一声。

「雷大哥?」看到紫雷落出,胡觉均又惊又喜,倏地起身奔至他身边。

「嗯。」黑衣人微微点头,从怀中拿出一瓶伤药递给胡觉均,而后走至聂志弘身边,亦递给他两瓶伤药。

此人声音极是好听,语气却是冷漠之至,道:「一瓶内服、一瓶外用,用上两日伤可痊癒。待那姑娘醒了,也让她服一颗。」说着,黑衣人稍作运气,那掉于地上之宝蓝剑鞘自个儿起身飞回手中。

见此人不只会使五行力,还能隔空御剑,可见他内功高强,深不可测,聂志弘等人无不讚叹,志弘愣道:「胡觉均称你『雷大哥』……啊,你就是他们所说同样也会御雨字五诀的隐十仕?」

「藏雷。」黑衣人俐落说了一句,逕自走到魏子吾身边,声沉道:「子吾,方才之事我全看在眼里。」

「雷大哥!」胡觉均急欲出面替魏子吾辩解,道:「子吾是一时心急,并无恶意,你别……」

藏雷双手置于胸前,冷眼瞪着魏子吾不发一语,见状,子吾态度倒是强硬,直囔道:「伤了阿均是我不对,其余的魏某可不觉得哪里做错!」

藏雷问道:「你的性子我清楚,平时脾气上来,顶多发一发火也就罢了。何以今日非要致聂志弘于死地?」

「这小子三番两次出言污辱我们隐十仕,甚至连大人都让他一併骂尽,换作是你听到,只怕聂志弘早已死无葬身之地!」

藏雷眉眼一挑,将目光放至聂志弘身上,那眼神狠戾,不带一丝生机,见此,陈华榛吓得直打哆嗦,急道:「这位公子,是魏子吾轻薄那姑娘在先,我们才会出手相救,如他行得正做得直,我们也不会没事找他麻烦呀!」

魏子吾喝道:「谁轻薄她!休要胡言乱语!」

只见藏雷轻握双拳,缓声道:「那姑娘受了迷针,等药效过去便会醒来。除去此事,大人与聂公子从未碰面,敢问聂公子何以出言辱骂大人?还望你给个交代。」

聂志弘咬牙道:「魏子吾和程燕音仗着武功高便随意杀人,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我自然会以为祭炎亦是这等狂徒!」

藏雷寻思道:「……姓张的死有余辜。子吾,你杀了谁?」

魏子吾哼道:「就是前些日子冒着大人之名到处作威作福的刘氏夫妇,哼,魏某给他们留全尸已是万分仁慈!」

藏雷利声道:「刘氏……大人已下令不追究此二人之事,你难道不知?」

闻言,魏子吾沉语道:「你放心,魏某行事顶天立地,做的事自会承担!」

藏雷心知魏子吾所为乃出于一片忠心,沉默半晌,续道:「……既然阿均不与你计较,大错亦尚未铸成,今日之事我不会告诉大人,以后你得改改这脾气。」

听言,魏子吾撇去傲慢神态,爽朗一笑,道:「好,不枉魏某叫你声兄弟。」

胡觉均喜道:「呵呵,多谢雷大哥。」

「咱们走吧。」藏雷转个身欲离开。

「等等!」魏子吾心繫佳人,伫足支吾道:「魏某这样走了,那姑娘怎幺办?」

藏雷道:「聂公子应是不会乘人之危?」

「当然!」聂志弘呼道。

魏子吾蹙眉道:「但……」

看魏子吾摇摆不定,藏雷摇头道:「阿均,子吾负伤甚重,你先带他回去。」

「咦?雷大哥不与咱们同行?」

「尚有其他事要办。」

「和你这身打扮有关?」

「无关。」

胡觉均点头道:「好,大哥做事一向有自己的主张,小弟就不问了,要再问下去,只怕子吾又会改变心意啦。」

「正是如此。」藏雷瞇眼一笑,眼眸轻弯的瞬间极是好看。

话毕,魏子吾纵有不甘,也没法再讨价还价,只好摸摸鼻子随胡觉均一同离开。

见二人走远,藏雷亦要起步,聂志弘急呼道:「藏少侠,请留步!」

「不知聂公子还有何事?」

聂志弘喃喃唸道:「藏雷……身藏狂雷,人如其名……你很会用五行之术?」

藏雷冷沉道:「多谢聂公子对我之名做精闢分析。不过你似乎忘了我也是隐十仕的一员,将我留下对你并无好处。」

「可是……」不知为何,聂志弘对眼前这蒙面男子并不反感,甚至觉得他挺通情达理,志弘傻愣地摸头道:「……我不讨厌你。」

闻言,藏雷苦笑道:「那不知聂公子有何指教?」

「听说你也会御雨字五诀,这是飞云山庄的武功吗?是谁教你的?是祭炎?」

数多问题同时传入耳里,藏雷只觉烦躁,不欲正面回答,敷衍应道:「日后你自会知道,不必急于一时。」说着,脚步又将踏起。

「等等……再让我问一个!」聂志弘嚥下一口水,问道:「你……是不是严灵雨?」

  • 名称:邪神逆天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51: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