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雕三部曲全文阅读

三人互看一眼,纷纷点头,既然赵晓芝以真诚相待,此事又何须瞒她?

众人来到湖边,放眼望去,有些人划着小船沉浸于气氛中,有些则坐于湖边赏月饮酒。

「轰!砰──」

烟花绽放于空中,璀璨夺目,与星争艳,一旁叫卖声此起彼落,何等热闹风景现于眼前,聂志弘和陈华榛不约而同,欣喜呼道:「真漂亮啊!」

然而望上眼前风光,赵晓芝却似有心事,喃喃自语道:「以前哥哥也常带我逛庙会,虽然咱们穷……什幺也买不起,但……唉。」说着,摇头微叹一声。

聂志弘问道:「赵姑娘还有兄长幺?」

「啊?」赵晓芝回神,擦拭眼角余泪道:「让各位见笑了。嗯,哥哥名叫赵晔,我和他在一年前失散,之后就再没见过他,不知他现在……」

看眼前女子面透哀伤,聂志弘心生怜惜,轻拍赵晓芝道:「要不然,咱们先陪妳去找令兄吧?杨兄、陈姑娘,你们觉得呢?」

杨锦宣点头道:「妳与令兄手足情深,分隔二地实是憾事,好,杨某乐意之至!」

陈华榛问道:「这是妳拜入若风门的原因幺?」

「嗯……」赵晓芝挥手道:「谢谢你们,但你们不必为我劳心,等我日后成为正式弟子,就能请门中的师兄师姐替我协寻哥哥,若风门人脉广,要找到哥哥应是轻而易举!」

聂志弘拍胸道:「好,那这段时日,赵姑娘儘管把我当成哥哥没关係!」

「……你。」赵晓芝讶异地瞧着聂志弘,没会儿,便透出灿烂笑靥,道:「多谢聂大哥!」

看其思兄心切,聂志弘不禁也想起师父,且看赵晓芝急欲与兄长见面,他却曾兴起脱离师父,独立生活的念头,谁料下山后才知江湖险恶,尤其还有隐十仕那帮人……

「唉!」想至此,聂志弘高叹一声,叹自己原来这幺不懂事。

「聂公子怎幺叹起气来了?」陈华榛关心问道。

聂志弘摇头道:「就是想起师父了。」

「师父?」赵晓芝好奇地盯着聂志弘,志弘履约从怀中拿出册子,并将八人长生及欲蒐集十神之事全盘告知。

听毕,赵晓芝将册子接过手,聂志弘紧张盯着,真心希望晓芝能是八人之一,无奈,过上许久时间,那册子毫无动静,志弘不肯放弃,将册子拿来翻遍,仍是事与愿违。

看他面透失望,赵晓芝傻笑道:「聂大哥,没关係,你们总不会因为这原因就排斥人家吧?」

聂志弘顺手将册子放于一旁,笑道:「自然不会,赵姑娘是咱们的朋友,这是一辈子都改不了的事,对吧?」

「朋友?我……能幺?」赵晓芝愣怔半晌,语带一丝恳求。

杨锦宣道:「为何不能?赵姑娘别担心,等到了若风门,咱们也会助妳寻兄!不管结果如何,妳永远是咱们的朋友!」

「嗯!谢谢你们!」眼神扫过三人,三人皆对她透出善意笑容,赵晓芝心生感动,眼角泛起泪光。

四人共享美景,渐渐地,两位姑娘因疲惫而睡去,聂志弘和杨锦宣合力将二人抱回客栈安置。

深夜,外头已恢复平静,聂杨二人上街散心,走着走,聂志弘却似有心事,时而轻叹,闻声,杨锦宣哈笑道:「聂小弟是不是喜欢上人家姑娘,所以在苦恼啦?」

「啊?」聂志弘回神道。

「装蒜,杨某说的正是赵姑娘,自她救了你后,你对她很是关心。」

「我当然关心赵姑娘,只不过……」

「不过什幺?」

「现在……我更担心她……」

「她?谁啊?」

「在雪梅村见到的那位姑娘。」

「不是吧?」听言,杨锦宣险些喷出口水,吃惊道:「都过这幺多天,你还在想她的事?」

聂志弘点头道:「实不相瞒,我总觉得她和咱们不该只有一面之缘。」

杨锦宣笑道:「喜欢人家就直说,还拿缘分当藉口咧?唉,不过杨某还是老话那句,这种漂亮的女人,能离远点就远点,千万别惹。」

聂志弘不解道:「为何?」

杨锦宣插腰笑道:「以防日后多个『牛粪』的称呼啰,哈哈。」

聂志弘蹙眉道:「这……这是何意?靠近她会变成牛粪?」

「呃……没事,聂小弟不像杨某长得这幺穷酸,倒是没这问题,只是杨某觉得你与其思念个冰块,还不如和里面那两位……」

「杨兄!你瞧!」此时,聂志弘却打断杨锦宣之语。

「干嘛,见鬼啦?」杨锦宣朝聂志弘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名魁武男子不断于客栈门口前徘徊,久久不入,锦宣道:「这几日旅人甚多,大概是客栈满了没地方住,夜晚风大,不如让他跟咱们同房?」

「你仔细看他是谁!」聂志弘一脸正经,握紧双拳道。

杨锦宣轻揉数下眼睛,再望去一回,眼前这魁武男子,肤色黝黑,身后揹着一长型黑物,此等装扮,正是隐十仕的魏子吾!

杨锦宣惊呼道:「姓魏的家伙怎幺在这?」

聂志弘捋臂道:「哼,踏破铁鞋无觅处,我要讨回上次那笔帐!」

「慢!」杨锦宣紧急拉住聂志弘道:「瞧,似乎不只他一人!」

没会儿,有一名个头较小的男子从另一个方向走来,见他与魏子吾谈话,聂志弘大为震惊:「他是……胡觉均!」

杨锦宣好奇问道:「谁?」

聂志弘向杨锦宣说明于冰鹰寨发生之事,听毕,锦宣抚颚道:「古有云『一静可以制百动』,一次来两个,咱们的胜算实在不大,今晚还是别轻举妄动……你说如何?」

「好吧。」聂志弘的确没把握一次对抗两名隐十仕,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先听从杨锦宣的劝告,忍住这口怨气。

待两名隐十仕离去,旭日已将东昇。

「呼……这两人真够长舌,聂小弟,咱们能回客栈啦!」杨锦宣哈了口气转身,却见聂志弘沉沉睡在一旁,锦宣搔头轻摇志弘,道:「这种地方也能睡?起来啦!」

然而连摇数次,聂志弘仍熟睡不醒,且身子趋于冰冷,见状,杨锦宣吃惊叫唤:「奇怪,大夫不是说聂小弟的身子没异状吗!聂小弟!聂小弟!」

这声大吼引得村民群聚,囔囔之声此起彼落,亦惊动到客栈内的两位姑娘,陈华榛惊慌失措道:「聂公子又犯头疼了?」

赵晓芝轻抚聂志弘的面颊,却觉冰冷如霜,她心急道:「事不宜迟,咱们去买几匹快马,赶到大城镇给其他大夫瞧吧!」

「不!」杨锦宣寻思道:「我们乾脆送聂小弟回骸岩峰,说不定他师父会知道是什幺缘故!」

「好!」三人达成共识,向马商买了两匹快马,杨锦宣载着志弘,陈华榛因不会骑马,而由赵晓芝载她。

「驾──」

四人两匹马快速奔驰出绵竹源,谁知方离开没多久,聂志弘却缓缓甦醒,身子也变得温热,他视线迷濛,问道:「杨兄……这是怎幺回事?」

「驴──」杨锦宣紧急勒马停下,大唤道:「你醒了!」

「聂公子!你吓死我了!」

「聂大哥……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幺?方才你的身体好冰……好冰……」

见三人面透担忧及惧怕,聂志弘起了精神,搔头道:「瞧你们急成这副模样?难道我又熟睡不醒了?」

陈华榛哽咽道:「是啊,我们正打算送你回骸岩峰呢!」

「嗯,让师父瞧瞧也好,顺便让他知道我这趟下山收穫不少!嘿嘿!」聂志弘丝毫不担心自己的身体,反是边说边摸着身子,欲拿出册子炫耀一番,谁知这一探身,才发现怎幺摸也摸不着那本册子!

「啊!」聂志弘面色惨白,惊愕大叫。

杨锦宣问道:「又怎幺啦?」

「册、册子不见了!」聂志弘惊慌失措喊道。

三人眼眸全亮,陈华榛问道:「好端端地怎幺会不见?你先别急,再找看看。」

聂志弘下马跳动全身,另外三人亦纷纷下马打开包袱搜寻,无奈翻遍所有能翻之处,却始终没见到册子的蹤影,志弘如热锅上蚂蚁不停上下抚身寻册,嘴里不停囔囔:「没有,真的没有……怎幺办啊!」

沉默半刻,赵晓芝脑中灵光一闪,道:「会不会是掉在湖边?」

「湖边……是啊!昨晚我的确把册子随手放在一旁……我马上回去拿!」说着,聂志弘一跃上马,急奔离去。

「放开!」

四人正要驾马回村时,不远处却忽然传来一女子之声,那声音似曾相似,聂志弘双眸一睁,愣道:「……是她?」

「这声音……」赵晓芝拍手道:「呀,人家想起来了,是在药铺遇到的美女姐姐!」

听其之语应是遇难,这下聂志弘顾不得册子,心道救人要紧,便策马前去发声之处,来到一处空地,放眼望去,眼前为两男一女,其中一名男子身子魁武,正与女子拉扯纠缠,见状,杨锦宣气愤道:「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罪大恶极!」

聂志弘愤恨道:「可恶!咱们上!」

「姑娘,魏某只是想知道妳的芳名,并无恶意,妳别这幺激动。」

「放开!」女子双眸炯炯,欲拔佩剑,双手却让魏子吾以蛮力控制无法动弹。

见状,胡觉均深觉不妥,在旁劝道:「子吾,你别……」

魏子吾轻喝道:「你明知魏某寻她多日就是想知道她的名字,好不容易让魏某找到了,魏某实在不想放弃这机会,姑娘,妳就告诉魏某吧?」

拉扯中,女子从袖口射出一银针,魏子吾身手极快将针夹于二指间,但他身性粗枝大叶,下个动作,竟直接将那银针刺入女子体内。

「唔。」中针后,女子眼前一暗,没多久便倒地不起。

「魏子吾!你这浑蛋!」下一刻,聂志弘冲上前,双眸发红,举剑暍道。

「聂志弘?」见上众人,胡觉均惊愕一呼。

相较于胡觉均,此刻魏子吾是心繫佳人,自没空闲与其对谈,只伸出雄厚双臂要将女子抱起。

「轰──」一道火焰冷不防袭来,魏子吾即时左闪躲过,他愣怔地瞧向聂志弘,只见志弘咬牙切齿,斥道:「淫贼!拿开你的髒手!」

「胡说什幺!」被冠上「淫贼」之名,魏子吾深觉受辱,直举起背后那把精钢长棍,暍道:「臭小子,你再出言不逊,魏某不会手下留情!」

杨锦宣不屑哼道:「一个大男人对个姑娘动手动脚,不叫淫贼,那便叫你採花大盗?」

虽没义务与之解释,但胡觉均实不愿伙伴被添上这难听罪名,他摇头道:「子吾并无伤她之意,只是倾慕于这位姑娘,想知道她的名字,一时心急,才不慎误伤到她,愿你们别冤枉好人。」

聂志弘气道:「她不告诉你名字,你就抓着她不放,寻常女子哪抵抗的了你这身蛮力?说穿了,你的行为和淫贼有何区别!」

魏子吾甩手道:「哼!莫忘了你们曾是魏某的手下败将!阿均和你们解释是给你们面子,否则,魏某大可直接撕了你的嘴巴!」

想起那晚耻辱,聂志弘紧握双拳,怒火中烧;杨锦宣更愤恨因为那夜贪战,害得莫馨莲失去性命,对此,两人火气冲脑,锦宣举剑道:「看来今日这一仗,咱们是非打不可了!」

魏子吾旋起那百斤大棍,狂风阵阵扫起,威迫之力十足,他蛮声喝道:「当魏某怕你们!」

见双方一触即发,胡觉均蹙眉劝道:「子吾,祭炎大人说过不可伤害聂志弘,咱们还是……」

魏子吾呸口口水,道:「莫忘了他上回还伤了燕音!」

「燕音之仇我岂会忘?但祭炎大人已明说……」

「婆婆妈妈,你若不敢打就退下!新仇旧恨,今日魏某就和他们一併讨回!有任何后果,魏某自行承担!你退后,替我顾好她便是。」话毕,魏子吾先发制人,举棍画弧,圈影连环,好似製出一强力屏障,众人难以靠近。

「故技重施,没别的花样吗!」聂志弘双脚一踏跃前,因他内功修为已有进步,多解半刻,便寻出圆弧破绽。

「锵」声大作,聂志弘硬是将墨黑长剑刺入圆环中,精钢棍让其搅住而被迫停下,猝然一击,魏子吾来不及收力,反被自身力量震回,顿觉双手发麻,气血攻心。

魏子吾稍作运气,轻抚棍身道:「臭小子,数日不见,武功倒是进步不少?」

「哼!」聂志弘不与其交谈,直朝魏子吾施出「石诀」,心想眼前敌人既採阳刚步数,那他就比他更阳刚!

重剑猛落,一手运石于手,在魏子吾不及反应下,「碰!」直朝他腹部狠挥一拳。

「唔!」才拆不过三招,魏子吾已让聂志弘重击在身,此拳带来之力甚巨,子吾口吐鲜血。

然此人性情傲慢,不愿让敌人见到狼狈模样,很快就排去纠结神情,恢复那令人厌恶之嘴脸。

魏子吾高举长棍指向聂志弘,放声道:「看来是魏某低估你了!今日,魏某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 名称:射雕三部曲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40: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