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小地主全文阅读

见二者僵持不下,杨锦宣从后方贯下一剑穿破狰之身子,下刻即将剑拔出。

那狰「呜吼」闷呼,角上之红球造不出力缩回身子,牠猛地摆动身子欲挣脱聂志弘的束缚,谁知这一扯,那角却是「喀拉」一声,让志弘硬生拔断。

「嘎──咕!」角一断,如罩门破。

异兽四周散出烟雾,疼得倒在地上残喘挣扎,见状,聂志弘心有不忍,道:「对不起,迫不得已,我才……」

「聂小弟,别靠近牠!」杨锦宣大喝道。

「不行,牠伤得很重。」聂志弘不顾劝告朝狰走去,谁知那狰红眸忽如火焰炽热,四脚一踏,起身后,脚下群生藤蔓,「飒飒──」朝志弘狠甩而去。

「唔……」此击来得突然,聂志弘来不及逃开,然而这声闷呼却非出于他的口,而是及时上前替他挡住一击的赵晓芝。

「赵姑娘!」聂志弘愣怔半刻回神,但藤蔓却已「秋秋──」数声,紧抓住晓芝一手,并将她朝狰的方向一把拉去。

「呀!」赵晓芝一手让藤蔓綑绑,嘴上存有残血,小巧脸蛋透着痛苦与畏惧。

「可恶!快放开赵姑娘!」聂志弘气上心头,张步欲冲上前。

「慢着!」杨锦宣急将他拦下,道:「这般莽撞只怕会伤到赵姑娘!」

「但……」聂志弘咬牙切齿,见那藤蔓紧抓赵晓芝不放,而狰又步步朝晓芝迈进,张开大嘴,直露出尖锐利牙。

赵晓芝嚥下一口水,噙泪惧怕,紧闭双眸不敢再瞧,咬牙喊道:「聂大哥,你们快先离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呀!」

「妖孽,快放开赵姑娘!有本事和我一对一!」聂志弘猛挥衣袖,大声吼道。

陈华榛上前拉住聂志弘,道:「心急成不了事,这头猛兽眼下似乎还没有想杀赵姑娘,不如咱们先退开,想好计策再对付牠吧?」

聂志弘鬆开陈华榛的手,冷言道:「赵姑娘是因我被擒,我岂能弃她不顾?」

陈华榛焦虑道:「那可怎幺办?进不是、退不是,难不成等牠杀了赵姑娘后再来杀我们吗?」

「可恶!忍无可忍!」见狰离赵晓芝越发靠近,聂志弘不顾劝告一举挥剑,「轰」一声,焰火如龙腾虎跃发出,狰嘎然一吼,发出白银电波将火焰朝赵晓芝身上引去。

「啊──」赵晓芝将头别开,害怕惊叫。

「赵姑娘!」

千钧一髮之际,「咻──」,一黑色物体忽从不远处迅速飞至,并将藤蔓硬生截断,藤蔓断裂,赵晓芝逃脱束缚倒落在地,群焰正从她头上擦过,所幸有惊无险。

「呼……呼……」赵晓芝惊魂未定,颤抖着身子拾起那掉落在地的黑色物体,随即跑回聂志弘身边。

见人质逃脱,那狰又扑了上来,聂志弘双眸一亮,抢先挡在赵晓芝身前,双手置于胸,数块碎石环绕集聚成盾,抵御住那锐利爪牙。

「嘎呜──」狰撞石又退,聂志弘紧扶住赵晓芝双臂,道:「赵姑娘,妳还行幺?」

「我没……聂大哥,当心啊!」一句话尚未说完,那狰已再次扑来,赵晓芝高喊一句,急将聂志弘翻身,欲以肉身替其挡住,幸好这回杨锦宣赶在前头,再朝狰之爪狠劈一剑,终于断其一足!

狰倒落在地,低吼数声,瞬间,路上瑶碧莹莹散出绿光窜入狰之身躯,只见眼前这妖怪似得神力,身形越发越大,实非一般猛兽身躯能比。

杨锦宣瞠目结舌,大喊道:「这是什幺妖怪?咱们还是逃吧!别再和牠纠缠!」

「可恶!我不甘心!」然而,聂志弘鬆开赵晓芝后,那双利眸却是狠戾无比,他死狠地盯着眼前妖兽,两步一踏,直朝此兽使出「雷诀」,由于狰身形变大,动作相形笨重,反而没法一爪擒住志弘,让志弘如雷霆般连扫数剑,伤势极重。

机不可失,聂志弘从「雷诀」转「石诀」重剑一砍,狰再断一足。

连断二足,狰再难起身,巨大身子缩回原状,倒于地上残喘,即将一命呜呼。

这回见牠疼苦哀鸣,聂志弘却无恻隐之心,朝牠猛发火焰,「轰──轰!」,道道红焰既猛且狂,见那妖兽将被烧个精光,赵晓芝心生怜悯,上前阻挠道:「聂大哥,快停手。」

「我一定要杀了牠!」聂志弘喝道。

赵晓芝拉住聂志弘,劝道:「是人类先欲致牠于死地,牠才会变得兇残,我不想聂大哥也因为被牠逼急了而变得跟牠一样!」

「这……」听言,聂志弘停下攻势,愣怔半刻,低颜道:「真惭愧,归根究柢是咱们人类害牠……我不该……」

「也非你的错。」赵晓芝微笑道:「聂大哥原意是想制伏牠,不曾想取牠性命,对吗?」

「嗯,我见牠要伤害妳,才会……」聂志弘轻点下头。

「嘎……呜……」

狰闷哼一阵,周遭紫雾散去,眼前又回到那翠绿璀璨情景,聂志弘缓步走上前,发出微弱内力欲替狰治疗。

「人类……没用……的。」此时,那兽竟从口中吐出人类之语。

「啊!」聂志弘惊呼一声,向后跌坐。

「带我回……回去。」

「回去?还请指示。」聂志弘抱起负伤甚重的狰,听从牠虚弱地引导,经过几个岔路后,四人来到一间破屋前,那屋似已多年无人居住,生满蛛网及尘埃。

屋旁有一处大坑,上前一探,令人惊骇的是坑旁置有一具骸骨,那骨甚至已有多处成灰。

「呀!」陈华榛再次惊叫,狰道:「主人……死……好多年,我想……帮他……造坟……没……没办法……」

闻言,聂志弘哀伤道:「原来你是想守着主人,却不想有猎户侵犯,怕他将你们分开,所以你才会攻击人类?」

「是。」狰眼皮难睁,粗喘应道。

杨锦宣叹道:「小家伙你放心,等你走了,咱们会把你和他葬在一起,届时,你的主人也能入土为安。」

聂志弘问道:「狰兄,你还有什幺心愿吗?儘管说出来。」

「我怀念……以前他……弹琴……怀念……」

「弹琴?」赵晓芝哽咽问道。

「屋里有琴……曲谱……你们……会弹?」

赵晓芝以袖摀鼻进入屋中,没会儿,便从屋里拿出一架翠琴与曲谱,此琴七弦、绿绮之色,上镶有翠玉雕饰,尊贵中不失清雅,奇的是上头毫无尘染,奕奕清气微微散出;而曲谱已旧,但因长年置于此琴之下,不至于染上尘埃。

赵晓芝从曲谱中拿出一张字条予聂志弘,志弘接过手唸道:「余偶经市集,听商卖琴,传琴上有魔,弹者丧志,商急抛售,余却瞧此琴仙雅,便弃产购之;尔后,余配琴环山望海,每见风景秀丽,便奏上这《春江花月夜》颂余内心澎湃。连奏数年,却是知音难寻。」

「八月十五,余偶至此道,见地曝满黑石,一条川河流至,毫无生气,留此歇宿,不料抬头望月,正逢中秋佳节,余望月起兴,终忍不住再弹一曲,期间,一狰出访坐于余边,其吼声壮阔,余弹曲优柔,二者合奏意外相合。弹罢,狰散其力化此地为翠绿,余见奇景旷世,决与狰隐世。三年期间,云风相伴,月星交陪,一人一兽犹如伯牙子期,神仙称羡。」

「叹余身子渐虚,再难奏琴,不望此琴绝弦,而此狰通灵有情,愿有缘人能将琴曲带离,伴之一生。」

说罢,陈华榛陶醉道:「这故事真好听呀。」

灵兽之心,忠诚之端也,聂志弘心生感动,拱手承诺道:「狰兄,虽然我们之中无人会弹,不过聂志弘日后定当替你找到有缘人,不让此琴绝弦!」

「好,琴上……无魔……仅有……」话未出尽,狰轻叹一声终是瞇眼逝去,然而,生前能将主人之物交付后人,对牠而言,已是了无遗憾。

那狰方殁,周围绿石顿化为凡石,道上再无翠绿之景,只剩枯木残枝,破石落泥,令众人好是唏嘘。

安置好狰与其主人之墓冢后,赵晓芝无奈道:「人家方才不小心碰到了弦,发现它的声音乾净饱满好听极了,要不是让『有魔附琴』的传言贬低价值,这等好琴一定能在史上留名!」

此语不禁让聂志弘联想起严灵空,世人总让谣言蒙蔽,说严灵空如何兇残,唯有知己才知事实并非如此,志弘苦叹一声,道:「赵姑娘似乎对这事儿特有感触?」

赵晓芝微微点头道:「因为少数人的自私,让牠不得不战,其实牠不过是想守着与主人的回忆,纵然有过……却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聂志弘叹道:「妳说得对,只怪我太过冲动,牠有苦衷,我实在不该……」

「不,聂大哥是为了保护我才……且狰兄也没怪咱们,聂大哥千万别自责。」说着,赵晓芝抱紧琴身,泫然欲泣。

看眼前女子灵眸透水,惹人怜爱,聂志弘微笑道:「我看赵姑娘似乎特别喜欢这架琴,不如就暂且交由妳保管吧?」

赵晓芝双眸一亮,惊讶问道:「啊?可以幺?但人家不懂音律呀。」

聂志弘点头道:「咱们走遍天涯海角,总会遇上懂琴之人,在这之前,就麻烦赵姑娘了。」

「嗯!」赵晓芝透出笑靥,道:「聂大哥,你能帮它起个名子吗?」

想起曲名为《春江花月夜》,聂志弘吟道:「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不如……就取名为『潮生琴』吧?」

「潮生琴……潮生琴……」赵晓芝喃喃唸着,梨涡一出,甜美可人,她点头道:「好,我很喜欢这名字,谢谢聂大哥!」

四人离开瑶碧道。

途中,杨锦宣好奇问道:「对了,杨某记得赵姑娘让藤蔓抓着时,有个黑影子射过来救了妳一条小命,不知那是何物?」

闻言,赵晓芝从怀里拿出一黑色精巧袖里剑,剑长约如成年女子前臂,举高此剑,剑光足以掩日遮天,剑身上刻有一「宁」字,其作工甚佳、质地更属上乘,不知出自哪位名匠之手。

杨锦宣将袖里剑拿过细瞧,道:「这种江湖之物……看来当时在场的不只咱们四人?」说着,四人同时转头向后瞧,自然是不见半个人影。

聂志弘傻笑道:「嘿嘿,说不定咱们是碰到神仙相救啦?」

陈华榛狐疑道:「咦?神仙应该会丢些仙家符咒,怎幺会丢把袖里剑呢?」

「这倒是……唔……!」谈笑之际,那头疼病忽尔发作,聂志弘双脚一软,赵晓芝急上前搀扶,道:「聂大哥,你还好幺?」

「不碍事。倒是赵姑娘妳方才替我挡了不少攻击,现在觉得如何?」

「只是些皮外伤。」赵晓芝摇头道。

陈华榛担忧道:「既然你们二人都有伤,咱们还是尽快到绵竹源看大夫吧!」

趁着聂志弘意识仍在,四人加紧脚步赶路,没会儿,却见赵晓芝狂发冷汗,「澎」一声跌坐在地。

「赵姑娘,妳怎幺啦!」聂志弘猛地一惊,上前扶起赵晓芝。

赵晓芝拉紧衣袖,不敢让他瞧见伤势,摇头道:「没事儿,就是不小心拐了一脚,聂大哥犯头疼要紧,你们先走吧,我随后跟上。」

见她一臂有鲜血渗出,又见她面容流满冷汗,聂志弘不顾赵晓芝答应与否,便是一把将她抱起,道:「妳脚疼,我抱妳走吧!」

「这……」突然让聂志弘熊抱起来,赵晓芝性子再直,也不禁面红过耳,支吾道:「晓芝便麻烦聂大哥了……」

绵竹源。此村种满竹树绵延,每月十五皆有庆典,如今庆典将至,树上挂满红灯笼,街上更是人声鼎沸,好是热闹。

来到药铺,大夫分别给二人诊断后,抚鬚道:「姑娘的伤上些药便行。但公子……」

「聂公子究竟生了什幺病?」

「聂大哥怎幺样了!」

二女同时发声,却只听得大夫叹气摇头,道:「恕老夫才疏学浅,老夫给公子连把几次脉,脉象皆是平稳,理应身强体壮才是。」

听言,聂志弘精神笑道:「哈哈,那一定是最近常舞刀弄剑所致,大家甭担心啦!不过眼下赵姑娘还需养伤……对了,方才听说村里过几日就有庆典,咱们不如歇个几天,待下来看吧?」

「赞成!」三人同时应声,面上挂满笑容。

休息数日,庆典当夜。

大伙儿来到街上,陈华榛双眸一亮,对许多玩意儿都特别感兴趣,赵晓芝也不免心动,两人对着那些首饰、童玩七嘴八舌讨论起来。

聂志弘和杨锦宣一路,专门瞧那些稀奇古怪的面具,最后,伫足于一摊画师前,志弘看着摆在一旁的画作,好奇道:「杨兄,咱们也来画一幅吧?」

「颇有趣味……好,杨某去把陈姑娘和赵姑娘找来!」

四人齐聚后,两位姑娘坐前,两位公子站后,就定位后,画师始于作画。

期间,陈华榛偷瞄了赵晓芝一眼,瞧着她杏脸桃腮,映着月色更显光采,怎幺看都是位甜美可人的俏姑娘,华榛微微张嘴,自叹不如低下头。

「姑娘,别低头啊!」画师直囔道。

闻言,三人哄哄一笑,陈华榛羞怯抬头,许久,她终忍不住好奇,细语问道:「赵姑娘,当时妳为何会奋不顾身,扑上去替聂公子挡下一击?」

「嗯?聂大哥是伙伴,伙伴有难,怎能视而不见?」

陈华榛不解道:「但那时咱们才认识不到一日……」

「关係不在长短,而在于交心,既然人家把你们当同伴,不管你们谁有难,我都会去救呀。」赵晓芝灿烂笑道。

听其语,聂志弘暗叹道:「我是男人皮多肉多,被打个几下不碍事,再怎样,都该是我来保护你们。以后不管是陈姑娘或赵姑娘,都不许这幺莽撞,知道吗?」

赵晓芝瞇眼笑道:「嘻,聂大哥好有男子气概呀。」

谈天之际,那画业已完成,聂志弘和杨锦宣被画的身材魁武,比本人壮上两倍;陈华榛和赵晓芝则被画得柔弱可人,好似小鸟依人偎在这两名男子怀中。

杨锦宣不满道:「画得真差,重画!」

看自己是偎在杨锦宣的怀里,陈华榛心生无奈,鼓嘴道:「是呀,册子上的都比这好看呢…。」

闻言,画师苦苦哀求道:「各位,我就混这口饭吃,你们别拆我台啦!」

相较于二人,聂志弘却是一脸乐天,呵笑道:「就是找个乐子玩,大家别太认真,你们瞧,赵姑娘就画得挺好看的,只可惜赵姑娘不是八人之一,不然,还能顺便瞧瞧妳二十岁的模样了!」

这几日偶有听闻三人提及长生一事,每当问起,聂志弘等人皆是打哑谜带过,赵晓芝嘴上虽说不在意,但今日再听志弘提起,终忍不住好奇心,再次问道:「各位哥哥、姐姐,什幺册子、八人、长生……还有聂大哥的师父,究竟是怎幺回事,能不能和人家说说呢?」

  • 名称:重生之小地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29: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