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美色全文阅读

见魏子吾步步逼近聂志弘,杨锦宣急喝道:「卑鄙小人!别想趁人之危!」

发现聂志弘确实失去意识,魏子吾兴致缺缺,哼道:「魏某从来胜得磊落,岂会做这种小人之事!魏某只是不明白,祭炎大人为何要留这等后患?」

看魏子吾停下动作,陈华榛匍匐上前,扑倒在聂志弘身上,呜咽道:「求你别伤害聂公子……求求你。」

娇弱女子有如蜉蝣撼树,对此,魏子吾虽不苟同,倒也没再动手,只默默将长剑拾起,并收起精钢长棍,沉声道:「这回就当是魏某给你们的警告,告诉聂志弘,下次他要再出言不逊,休怪魏某棍下无情!姓杨的,你也一样!」说毕,子吾大挥衣袖,转身潇洒离去。

「得……得救了……呜……」陈华榛颤抖双唇,脑袋早已一片空白,得知保住小命,不禁抱着聂志弘大哭出声。

片刻后,她奋力扛起聂志弘,和杨锦宣一同倚靠着大树休息,没多久,因体力不支,也累得倒在志弘身上,呼呼睡去。

翌日,不知过了多久,聂志弘才终于清醒过来,见陈华榛倒在自己身上,他轻摇那瘦弱的身躯,担心道:「陈姑娘!妳还好幺?」  

杨锦宣在旁活动着筋骨,嘿嘿笑道:「甭担心,她只是累坏了。」

「杨兄。」聂志弘睁眸问道:「你呢?可有哪里不适?」

「你伤得比我重都没事了,杨某这硬骨头哪会有事?方才杨某已经把那对夫妻下葬,唉,其实他们也怪可怜的。」说着,杨锦宣面透感伤。

「是啊。」聂志弘沮丧道:「可恶!只要想起魏子吾那张嘴脸,实在是……我一定要加紧练武,下回绝不会败给他,绝不!」

杨锦宣鼓励道:「江湖本来就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今日魏子吾胜你,不代表下回还是他胜。聂小弟,你的剑术很强,倒是内功……若你使用那火焰法术能再自如些,哈哈,打遍天下无敌手不成问题!」

「嗯!」聂志弘握紧双拳,道:「杨兄修习过心法,能不能教我些?」

杨锦宣呵道:「承蒙你不嫌弃,杨某定当倾囊相授,不过杨某的内功普普通通,只能助你打好基本功,要想精进些,还是得靠令师才行。」

聊了会后儿,陈华榛缓缓醒了过来,眼下已是日落西山,夕阳余晖。

杨锦宣叹道:「糟了,整日没回去,莲儿肯定担心极了,聂小弟、陈姑娘,咱们回去时顺道去客栈买点吃的,莲儿总爱吃那儿的菜。」

回到雪梅村,三人进客栈向小二点了几道佳餚。

待餐时,一旁忽有汉子提到:「嘿,这几日,咱们村里来了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呢!」

「我怎幺就没瞧见!」

「那是你没福气!那姑娘生得有够漂亮,比村里任何姑娘都还漂亮百倍!」

闻言,杨锦宣挑眉,打趣道:「哈哈,兄台口中的美人儿说不定是由狐妖幻化的,当心色字头上一把刀,还没一亲芳泽,就让她给掏了心啦!」

「呿!刀就刀呗,要是那美人肯对我笑一笑,我三魂七魄送她都甘愿!」

「真有这幺漂亮?」聂志弘认识的女人不多,漂亮的更少,印象中最漂亮的正是师父房里的那位画上姑娘,再来便是程燕音了;可惜燕音生了张绝美脸蛋,心肠却恶毒得很,且她打扮得过于豔丽,言语娇嗔妖娆,并非志弘所好。

「聂公子,怎幺……你也有兴趣幺?」陈华榛蹙眉道。

聂志弘搔头道:「他们说得有如仙女下凡,我当然也想瞧瞧。」

杨锦宣发出啧啧之声,摇手指道:「聂小弟此言差矣,女人是世上最可怕的动物,越漂亮的尤其可怕,最好敬而远之,千万别惹上,否则后患无穷啊!依我瞧,陈姑娘这种中规中矩的最好,你专心看她便行!」

「杨……杨公子。」陈华榛害臊道。

「欸,这位兄弟所说极是。」一名落拓汉子附和道:「俺和你们说,俺见过你们说的那女人,她漂亮归漂亮,但脾气拗的很,昨日大爷上前给她搭话,她连正眼都不瞧,这幺不解风情,唉,可惜一张绝世脸蛋呀!」

「嗳!大家瞧,是不是就是那女人?」众人七嘴八舌之际,正有一名女子走进客栈,并挑了个偏僻位置坐下,沉声道:「小二,两个馒头。」

所有男人包含小二都让她吸引,小二愣了半晌,才道:「好……好咧!」

同为女人,陈华榛忍不住好奇心,心想究竟是怎样的女人才能这样吸引众人目光?若是靠装扮的……那她也要学学!

陈华榛将眼神瞥去,不禁大讚一声:「好……好美啊!」

那姑娘如块尚未雕琢的璞玉,身着一套素色衣袍,一头乌黑亮髮扎起马尾,很是俐落。观赏她的穿戴,身上唯一的首饰仅有一只木簪子,如此素雅简朴,仍难掩她那窈窕曼妙的好身材。

杨锦宣抚颚笑道:「呦,这女子穿得简单,脂粉未施,却还散发出一阵风采,确实是个美人儿没错。」

瞧着眼前女子,聂志弘愣怔许久,脑海中浮起伊人身影,不自觉吟起《洛神赋》道:「远而望之,皎若太阳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襛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

儿时读洛神赋时,聂志弘心中时常浮现那名穿着薄雾丝绸,身上散着幽兰清香的美丽女子,她轻盈舞动身躯于山边遨游嬉戏,那是何等佳景?

然而,唸到此处,聂志弘却停下吟诵,他轻摇头看着眼前女子,容貌虽与文中前段不谋而合,无奈后续所吟之柔情绰态、奇服旷世却不再适合她。

陈华榛羡慕道:「原来是天生丽质,真好。」

杨锦宣笑道:「陈姑娘不必妄自菲薄,她纵然有天姿绝色,却像个冰山笑也不笑,这种女人难惹,聂小弟说她是那风姿绰约的洛神,倒还差了些。」

陈华榛抿嘴道:「是幺?但你瞧聂公子……他看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朝聂志弘望去,只见他失神地重覆吟诵《洛神赋》,杨锦宣摸鼻道:「呃……这叫欣赏,正常男人见了美女都会想欣赏,但不一定要上心,不同,不同!」

「美人呀,要不要来和大爷同桌?大爷请客!」

此时,一名大汉站上前,伸出那肥厚手臂意图轻薄,女子斜眼一瞪,以剑鞘打开那骯髒的手,只字未语,便起身要离开客栈。

「慢!」大汉双臂大开,硬生挡在她面前,猥琐道:「干嘛急着走?陪大爷喝两杯不?」

「让开。」女子冷沉说了二字,举剑示意。

而此大汉既敢上前搭讪,亦是有所準备,「啪!」一声令下,客栈中忽有数多人士同时起身,频频围绕在女子身边。

「仗着人多欺负个女人,羞不羞耻?」见状,聂志弘燃起一股怒气,还没知会同伴,已挺身站至女子面前,作了护花使者。

大汉呸声道:「臭小子!可知本大爷是谁,敢惹我?」

杨锦宣走上前,戏谑道:「哦?倒是说来听听?」

大汉拍胸自豪道:「本官乃六品官爷孙大人!近日奉命来这破村调查妖怪吃人一事,哼!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娃儿能让大爷我看上,是妳几生修来的福气,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呵,孙大人吗?」杨锦宣轻笑一声,显然没放在眼里。

听得这鄙夷笑声,孙大人暴怒挥袖,道:「去你的!你笑什幺?」

没会儿,杨锦宣从怀中拿出一面金黄令牌,一副志在必得,道:「孙大人肯定见过这东西?」

那令牌光鲜闪耀,做工精细,上头还刻有龙纹,此物乃不凡之物,唯皇室所有,孙大人细瞧一眼,瞬是惊惶失措,道:「这……这是……!」

杨锦宣把玩着手中令牌,呵笑道:「孙大人倒是说说,究竟是区区六品官人重要,还是圣上的亲戚厉害些?」

孙大人双膝落地,猛地磕头道:「下官有眼不识泰山,下官该死……还请大人饶命!」

「今日本王心情好,饶你条狗命,你此生永不得踏入雪梅村半步,再让我瞧见你作威作福,本王就奏明皇上,让你满门抄斩!滚!」那「滚」字说得犀利,杨锦宣一语震慑众人。

「走!全都走!」孙大人一声令下,众手下连滚带爬地逃离客栈。

待风平浪静后,聂志弘钦佩不已,傻道:「杨兄,原来你是朝廷中人?」

杨锦宣小声道:「傻小子,杨某若是皇亲国戚,还需要偷你们的银两幺?杨某长年走访陵墓,当然搜刮不少宝贝,这东西,不过是其中一样啰!」

「呵呵,杨公子急智,小妹佩服!」陈华榛拱手讚道。

「别夸我,杨某也就这点呼弄人的本事,哈哈。」说着,杨锦宣走至女子身边,问道:「姑娘独身行走江湖,为怕日后又碰上这种家伙,来,这令牌送妳吧。」

「多谢好意,我不需要。」片刻后,女子冷发一句,与三人各看一眼,看至聂志弘时,志弘却觉全身一颤,愣怔不发一语。

看聂志弘露出这等痴呆神情,杨锦宣取笑道:「姑娘别见怪,我这兄弟就是见到姑娘漂亮,才会看得入神。」

「告辞。」

「嗳!等等!」见她转身欲走,聂志弘才回过神,开口唤住女子。

女子回眸一望,那双明眸如秋水柔媚,面容如轻纱细柔,一分一寸都让聂志弘看得入神,无奈她的神情冰冷,冷香过后似风雪,让人一望而寒。

看聂志弘迟迟不语,女子点头示意,便转身离开客栈,待志弘想再叫住她,女子却不再回头。

「怎幺走了?」看聂志弘盯着那余影哀叹,杨锦宣忍不住逗弄道:「人都走了还瞧,当心陈姑娘要吃味啦。」

「啊?吃味?陈姑娘饿了幺?」聂志弘回神道。

陈华榛双颊一红,将杨锦宣拉至一旁,轻声道:「杨公子,你误会了,我和聂公子并非那种关係。」

杨锦宣挥手笑道:「杨某也曾年轻过,甭害羞,甭害羞。」

「嘘──」陈华榛伸手摀住杨锦宣的嘴,道:「我说真的。我曾问过他,世上有没有个人会让他心跳加速,你可知……他回答的是严先生。」

「噗──哈哈!」闻言,杨锦宣捧腹大笑,这确实很像聂志弘会说的答案,笑了会儿,锦宣续道:「放心,杨某瞧你们俩般配的很,找时间杨某会好好开导他,妳可别放弃啊!」

陈华榛自卑道:「但聂公子直到现在还……」

两人朝聂志弘望去,只见傻小子仍望着那余影久未回神,魂魄如被那女子给勾了去,杨锦宣摸头道:「那女子不过是个萍水相逢的过客,何况聂小弟也不像是好色之徒,过几日,就把她忘得一乾二净啦!」

「但……」陈华榛失落道。

「好吧,为让妳宽心,杨某去问问……妳等着。」说着,杨锦宣走至聂志弘身边,轻拍他的肩膀,道:「兄弟,人都走远了还瞧着不放?莫不是喜欢人家?」

「不。」聂志弘摇头,沮丧道:「我方才和她对上一眼,她那眼神和师父难过时的眼神一模一样……一样冰冷、孤单,好像有很沉重的心事,我想帮她……只是不知该怎幺开口,怕一时唐突会吓着她。」

听言,陈华榛喜上眉梢,瞬间鬆了口气,杨锦宣笑道:「以后若有缘份遇上,咱们再想办法帮她吧,你不必放在心上。」

聂志弘无奈道:「只能如此了。」

取好餐点,三人返回莫馨莲家,馨莲展开笑颜,伸手勾住杨锦宣,道:「你们可回来了,我等你们好久了!」

「莲儿,妳一定饿了吧?杨大哥买了些妳爱吃的菜,大家快趁热吃吧!」

莫馨莲摇头道:「我不饿,你们吃就好。锦宣,今晚……我有事和你说,你睡前记得来找我喔!」

杨锦宣好奇道:「哦?什幺事不能现在说?」

「秘、密!嘻嘻,各位,我先下去歇息了,你们请自便。」说毕,莫馨莲转个身,开心地跑回房里。

聂志弘搔头道:「杨兄,莫姑娘原先有这幺热情幺?」

杨锦宣插腰哈笑,道:「这丫头古灵精怪,肯定是气咱们一晚没回来,所以想了些点子想捉弄杨某,没事。」

夜深,陈华榛在床上左翻右滚,辗转难眠,想了许久,起身走至大厅。

厅内,却见聂志弘亦在此处沉思,陈华榛吃惊一会,上前关心道:「聂公子,怎幺还没睡?」

聂志弘摇头,似有心事,陈华榛问道:「是怕睡着了会醒不来幺?这样吧,假如还捉不到狐妖,咱们就离开雪梅村,先给你找大夫要紧!」

「我的身子并没异状,只是……」聂志弘双眸转暗,脑子里浮现的全是在客栈遇到的那位姑娘。

见聂志弘欲言又止,闷闷不乐,陈华榛提议道:「后院种了许多好看的花,不如咱们去看看吧?」

「也好。」聂志弘轻吐口气,点头答应。

来至后院,「好香啊!」前脚才踏至,一股异常香气却如排山倒海传来。

聂志弘摀鼻,皱眉道:「奇怪,这花原本有这幺香幺?」

陈华榛上前一探,再多闻一口就觉头晕目眩,一时站不稳脚步,见状,聂志弘上前扶住华榛,道:「陈姑娘,怎幺了!」

「好晕……这花的味道……好……」陈华榛轻揉太阳穴,想制住这晕眩感。

因身子更靠近后院,聂志弘也吸了不少花香入鼻,他猛然一惊,道:「这花味道不寻常,掩住口鼻,先离开这里!」

「呼……」两人回到大厅稍加运气,「叩叩──」聂志弘急敲杨锦宣的房门,喊道:「杨兄!狐妖出没了!你快出来啊!」

陈华榛亦敲着莫馨莲房门,道:「莫姑娘,快醒醒,狐妖可能出来了!」

「叩──叩叩──」两人连敲数声,两间房却都异常地无人回应,聂志弘心急如焚,「磅!」一脚踹开房门,见状,华榛暗喊一声「打扰了」,也推开莫馨莲的房门入内。

谁知往内一看,两人竟都不在房内,而房里还传出一股与后院相同之气,聂志弘急道:「恐怕杨兄是比咱们早发现狐妖,自己去调查了!」

「肯定是的!怎幺办啊?」

「澎通──」

正当二人担忧之际,后院传来一阵声响。

  • 名称:江山美色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57: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