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小说全文阅读

面对二人大声恫吓,聂志弘不悦道:「你们是谁啊?」

男子拱手道:「飞云山庄-刘逢春,她是我内人,姜婉女。」

姜婉女斜眼瞪道:「和他们说这幺多做啥!不怕他们以后来寻仇吗?」

「飞云山庄……隐十仕?」聂志弘瞇眼,举剑更是戒备。

刘逢春摸头道:「呃……不是隐十仕,但咱们也算是祭炎副庄主的人。」

「师兄!」姜婉女高喊一句,阻止刘逢春发言,而后转向众人,续道:「看来你们是不愿交出来了?好,咱们便用抢的!」话毕,姜婉女划开脚步,朝聂志弘挥出江湖常见之「行云剑法」,这剑招步数稳当,但速度颇慢,除了刺、撩外,并无特别技巧。

拆约三招,聂志弘已清楚掌握姜婉女的步数,腾个身用擒拿术抓紧姜婉女之肩,便将此女制伏于地。

「师妹!」刘逢春惊讶连连,同使「行云剑法」,相较于姜婉女,他的剑法更只剩「刺」一技,别无新意,才出第一剑,聂志弘已知他下一剑会从哪儿刺下,待他一靠近,以剑鞘朝他腹部一撞,让他疼得捧腹哀嚎。

发现此二人武功低弱,聂志弘轻叹一声,杨锦宣戏谑道:「花拳绣腿还敢这幺嚣张?嘿,杨某可要好好的教训你们一番。」

说毕,杨锦宣伸出双手,不停摆弄十指,将十指朝刘逢春双眸靠近,刘逢春吓得直呼:「大侠……我……我认输了……求你们别……别杀我们啊!」

杨锦宣笑道:「怎幺?这样就怕了吗?可惜啊,可不是所有事都容得你反悔!」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今日栽在你们手上,咱们也就认了,还请三位针对我来,别伤害师兄!」姜婉女高喊一句,硬是双膝下跪。

聂志弘一愣,鬆开右手,心有不忍道:「杨兄,不如咱们放过他们吧。」

「哦?聂小弟不怕留后患吗?」杨锦宣好奇道。

聂志弘天真笑道:「他们只是奉命行事,罪不致死,不必赶紧杀绝,是吧?」

杨锦宣将手收回,道:「聂小弟胸襟宽宏,杨某佩服!好吧,瞧妳颇有担当,今日就放过你们,起来吧,今后你们要敢再为非作歹,下回见面,杨某定不轻饶!」

得知保住小命,刘逢春和姜婉女欣喜地对看一眼,刘逢春直道:「多谢几位大侠,其实我和师妹真是无路可走,才会出此下策,还请原谅。」

聂志弘摸头道:「你们有什幺苦衷?」

姜婉女抿嘴道:「我和师兄武功低微,没什幺本事挣钱,才想投靠飞云山庄……但庄里人才辈出,咱们就是进去了也无容身之地,后来听信谗言,说只要……只要报上副庄主的名号,要做什幺事都很轻鬆,咱们试了几次,确实有效,许多人听到『祭炎』的名字皆是闻风丧胆。」

刘逢春续道:「后来我和师妹知道天山陵墓可能藏有神器天山印,便在此守株待兔多时,想说如有人活着出来,便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咱们虽然动过恶念,但真的没杀过人呀!」

「拿去。」聂志弘从怀中拿出一张银票,金额不丰,但省吃俭用足以让二人撑过大半年,他道:「这银票你们拿去救急,找份稳当的工作做了吧,别再用武力害人。」

「啊?多谢少侠,不知少侠高姓大名?」

聂志弘拱手道:「萍水相逢,就不留名了,咱们若有缘自会相见,告辞。」

刘氏夫妇猛地感谢三人,刘逢春道:「少侠侠义心肠,我俩感激于心,不过有一事要劝告几位,前方雪梅村近来有狐妖作祟,你们没啥要事就别去了,以免受到波及。」

「什幺!狐妖……莲儿!」听讯,一向吊儿郎当的杨锦宣忽是激动,直囔道:「聂小弟、陈姑娘,咱们走!」

说毕,三人随意告别刘氏夫妇,直朝雪梅村迈进。

经过一刻时间,三人顺利来到雪梅村,一至此处,杨锦宣急奔莫馨莲所住屋宅。

心急下,他门也没敲,便是破门而入,门里那名女子原是端雅地坐在厅堂椅上刺绣,面色从容优闲,反听得这莽撞之声,吓得大叫道:「呀!杨大哥?」

此女正是莫馨莲,见杨锦宣来到,惊慌一会儿,便马上转透笑颜,急招呼众人进屋,馨莲十分有礼,轻柔地替三人斟茶,声音温和细小,极为好听,她道:「杨大哥,夫君出远门了,几日后才会回来,如果你们不嫌弃,就留在这儿小住几天吧。」

杨锦宣点头道:「也好,暂时有个地方落脚,也能让聂小弟好好治病,莲儿,妳可否替杨大哥去请大夫来一趟?」

莫馨莲无奈道:「这……杨大哥可有听说,村里近来有狐妖出没之事?」

「嗯。」三人点头附和。

「传说这狐妖爱吃人心,前些日子,城里的张大夫就让她给吃了。」说至此,莫馨莲面色仓皇,显然对此妖很生惧怕。

「啪!」杨锦宣愤而拍桌,道:「大胆妖孽!莲儿,你们可有受到波及?」

此举着实吓着三人,莫馨莲怕道:「杨大哥你别气,目前村里已死了五个男人,包含卖甜饼的许大哥、隔壁的白家两兄弟、铁匠王师父以及张大夫,村民猜测那狐妖应该只挑男人下手……所幸夫君暂离村子逃过此劫。倒是你们,或许莲儿不该把你们留下来,万一……」

「放心!」杨锦宣拍胸脯道:「有我杨大侠在此,定会揪出狐妖,还雪梅村一个清静,聂小弟,你说如何!」

聂志弘拱手道:「为民除害!在下义不容辞!」

陈华榛勉强拱手,畏惧道:「我……我也是。」

莫馨莲欣慰地点头,道:「那幺……就有劳三位了。」

三人决定暂时留在雪梅村,接连数日,杨锦宣日夜巡逻此村,陈华榛则照顾常常熟睡的聂志弘,然而,那狐妖自锦宣等人来此后,就未曾出来作乱。

日复一日,杨锦宣仍掌握不到狐妖动静,聂志弘头疼次数却越发频繁,虽说醒来后他又如一尾活龙,毫无异状,但锦宣心想过几日若再无狐妖消息,就先去别的城镇给志弘治疗。

那夜,聂志弘并无陷入昏睡,看杨锦宣和陈华榛仍在守夜,他有些愧疚,道:「杨兄、陈姑娘,这几日我都没帮上忙,真是惭愧。」

陈华榛微笑道:「聂公子身子不适就不用勉强了,有我和杨公子在呢。」

聂志弘叹道:「对了杨兄,仍没有那狐妖的消息吗?」

杨锦宣抚颚沉思,道:「嗯。杨某想……这狐妖莫不是知道村里有高手来至,所以暂时躲在村外,待咱们离开后,才要回村里作乱。」

「嘿嘿,高手啊……」听言,聂志弘心喜得很,笑道:「既然如此,今夜我们不如往村外搜寻,说不定能一举擒住狐妖!」

「也好。」三人出了村外,天色朦胧,聂志弘和陈华榛一路朝村外东侧与北侧探访,杨锦宣则巡西侧与南侧。

「擦擦──」

此时,一阵追逐声从林里传出,聂志弘耳朵一动,大唤一声:「杨兄!有动静!」

三人会合,一同朝声音发出处寻去,然而还未赶到现场,却已听得「呜哇」两声惨叫。

「糟了!出事了!」三人迈步急奔,终于来到声音出处,在眼前的并非狐妖,反是一名人高马大、皮肤黝黑、身材壮朗,年纪应与他们相仿之大汉。

聂志弘上前一看,发现死去之人正是前些日子遇到的刘氏夫妻,瞧他们被一剑穿心,死得悽惨,志弘气愤难耐,拔剑指向男子吼道:「恶贼!」

「哦?」大汉转头盯着三人,再从怀中拿出一幅画像比对,片刻后,嘴角边扬起轻视笑意,道:「你便是聂志弘?」

「你是谁!何以认得我?」聂志弘惊道。

大汉道:「隐十仕-魏子吾,魏某的同伴程燕音、胡觉均曾与你们比划过,自那之后,燕音已粗略画下你的容貌供咱们辨识,魏某自然认得你。」

「隐十仕……」聂志弘握紧双拳,道:「你为何要杀他们?」

大汉呸了口水,道:「哼!他们胆敢用祭炎大人的名号招摇撞骗,就是该死!给他们留个全尸,已是便宜他们!」

「就这样……这样就要杀人?」聂志弘惊呼道。

魏子吾大喝道:「废话!汙衊祭炎大人就得死!」

想起前有程燕音心狠手辣夺张四喜一命,今日又有魏子吾轻易杀去两人,瞧隐十仕能毫不留情致人于死,聂志弘难以谅解,愤恨道:「满口忠心,只是你们用来掩饰杀人的藉口!依我瞧,那祭炎肯定也是个恶徒子!」

「磅──」听言,魏子吾将重剑击地,威吓意思明显,道:「就算祭炎大人下令保你性命,但你要敢出言不逊,魏某也绝不会容你!」

杨锦宣插腰道:「杨某曾耳闻隐十仕武功高强,本还有些敬佩,谁知你一出言就满是威胁,如此高傲自负,哼,算杨某看走了眼!」

两人接连出言污辱隐十仕和祭炎,而这魏子吾偏偏是十仕中最盲从之者,他怒火中烧,握紧双拳,恨不得将眼前人碎尸万段。

聂志弘不甘挑衅,捋臂道:「想打吗?我奉陪!」

杨锦宣拔剑道:「算杨某一份!」

陈华榛见情势危急,自也举起长刀,然而,魏子吾却露出鄙夷神态,狂妄道:「不自量力,今日不教训你们,你们还真不知天高地厚!」

「纳命来!」聂志弘跃前一步,朝魏子吾使出「石诀」猛攻,招招如开山劈石,力劲兇猛。

面对强劲攻击,魏子吾出剑硬挡,他看来从容,戏谑笑道:「就这点实力?」

「你……!」聂志弘有些惊惶,心道为何魏子吾会知道他的武功步数,而此人之力强而有劲,猛挥一剑,光凭剑气扫蕩,就将一旁的陈华榛打倒在地。

「唔!」陈华榛闷哼一声,攀着地皮站不起身,魏子吾停手道:「娃儿还是在旁观战吧,魏某可不想落个欺负女子的罪名!」

「陈姑娘!」见陈华榛受伤,聂志弘更是怒火中烧,从「石诀」转「雷诀」,试图以速度取胜,不愿让魏子吾有机会看穿他的步数,谁料子吾那剑左右轻扫,还是挡得轻鬆,他道:「这点速度,和雷兄弟比真是小巫见大巫!」

「雷兄弟?」聂志弘心头一愣,想起胡觉均也曾提过「雷大哥」此人,他急道:「隐十仕中真有人会使和我一样的剑法?」

「呸,魏某还不想承认你这剑法与雷兄弟出于同宗!和他相比,你简直弱得要命!」魏子吾冷哼一声,猛力一挥剑,聂志弘勉强接住,却因对方内劲过强,顿让志弘双手发麻,难以招架。

「聂小弟!」杨锦宣早想上前帮忙,无奈两人刀光剑影闪烁,他轻功虽强,武艺倒是普通,哪里找得着机会插手?且听魏子吾说得聂志弘的武功极差,但他怎幺就完全找不着志弘的破绽?

危急之余,杨锦宣施展轻功,凭藉多重身形望能干扰魏子吾,子吾冷笑一声道:「哼,轻功倒是不错。」

「锵!锵!」杨锦宣以快速身影朝魏子吾四面八方刺去,子吾有些接下,有些以侧身逃过,但锦宣的速度确实够快,十次有八次能扫到子吾的衣裳。

「很好,让魏某出真本事!」魏子吾诡笑一阵,先是由左至右狠划一剑,让杨锦宣无法接近。

「锵啷──」魏子吾抛下手上巨剑,接着拿出挂在背上的黑色长形物体,「飒」一声,揭开黑色大布,只见里头包裹一把巨型钢棍,上头刻有「百裂奇人」四个大字,子吾举棍威喝,道:「百裂棍法,想必你一定听过?」

见其能轻鬆举起这重达百斤大棍,杨锦宣退后数步,支吾道:「百裂棍传人?你是『万棍齐下-铁眺』什幺人?」

「万棍齐下?那是?」陈华榛问道。

杨锦宣道:「铁老前辈是江湖中使棍法最强之者,尤其铁家百裂棍法号称中原武林棍术第一,其招极重阳刚,非内力高深难以施用。」

魏子吾高傲笑道:「不错,铁眺正是魏某恩师,向他讨教棍术多年,搭上祭炎大人传授的内功,现今纵观江湖,又有几人能是我魏子吾的对手?」

「那杨某便讨教看看!」杨锦宣再次施那速步,谁料魏子吾竟高举长棍,「划──」猛然作旋,一挥横扫千军。

聂志弘急将陈华榛拉开,所幸杨锦宣速度极快才勉强逃过一击,锦宣吓道:「好阳刚的力量!」

魏子吾抚棍笑道:「自然,魏某说过这身内功乃祭炎大人所教,铁眺虽为魏某恩师,但魏某能有今日所成,祭炎大人更是功不可没!」

聂志弘拆解方才那招,百裂棍力道甚大,但凡事物极必反,魏子吾似乎不懂收敛阳刚之力,想至此,志弘欲寻破绽,再次朝子吾使出「冰诀」,此诀发出,周围将散冰魄气息,招虽不强,却能以冰寒气消磨敌手志气。

「雕虫小技!」魏子吾抖动棍身,直朝聂志弘腹部挥下一棍,情急下,志弘改施「炎诀」抵御,却因内伤甚重,一时难以招架,口吐一地鲜血。

「聂公子!」

「聂小弟!」

聂志弘猛地想起身,却因双脚瘫软难以站起,魏子吾自豪笑道:「明白我俩实力相差甚远了幺?」

杨锦宣不屑道:「哼,仗着武功高强,盛强凌弱,有啥好得意?」

魏子吾鄙夷道:「凌『弱』?承认自己是弱者了吗?哈哈,孺子可教也!」

虽说强劲如聂志弘都难抵御此人,但看魏子吾这副高傲模样,杨锦宣哪愿服输?他再施展快速步数,待距离算好,那剑「飒」一声朝子吾方向直直射去。

「锵!」魏子吾轻挥长棍,硬是让那剑转朝聂志弘攻去,见剑忽朝自己刺来,志弘心急双手一摊,扑倒于地勉强躲过。

杨锦宣欲去拾剑,「锵!」再一声,棍子已朝锦宣身上打下,「呜啊!」锦宣吐出大口鲜血,亦让魏子吾打倒在地。

魏子吾扭动脖颈,打得上瘾,道:「大人只说不得伤害聂志弘,倒没说不得伤你,今日我便杀鸡儆猴,以消这厮锐气!」

「住手!」此话当真激怒聂志弘,他忍着痛楚愤而起身,一剑挥去,「轰──」火焰乍然出现,不偏不倚,正中魏子吾肉身。

「呜!」眼见火焰燃身,魏子吾猛挥披风,瞬将焰火熄灭,他惊呼道:「你这小子……受了重伤,还能发出这等力量?」

「火焰?」杨锦宣更是一惊,道:「不愧师承严灵空,真令杨某大开眼界!」

「啊──」聂志弘大吼一声,一步迈出,连番始出「五诀」,由风诀之柔转炎诀之猛,由雷诀之速转石诀之强,招招带有焰火助劲,其威锐不可当。

魏子吾亦非省油的灯,面对强劲攻势,他高举长棍画弧高速旋转,将飞来之焰火朝四周打散。

「轰轰轰──」

四周有焰火燃起,见状,聂志弘深怕引起森林大火,不敢再发火焰,但魏子吾却没他好心,见有机可乘,他没多思祭炎之忠告,猛然朝志弘挥下一棍。

「呃──」聂志弘双掌一举,显然是螳臂挡车,杨锦宣爱莫能助,陈华榛更闭上双眸,咬牙不敢多看。

「磅!」

正当大伙儿都以为聂志弘将死,此刻却见志弘手中出现甚多碎石,如同一强力后盾抵御魏子吾,志弘不明所以,喃道:「五行者,土曰稼穑,稼穑作甘,这定是石之力吧!」话毕,志弘趁还能掌握之际,连番发出「咻咻──」枪林弹雨,其中亦夹杂数道群焰。

魏子吾大愣,猛挥披风阻御,然而面对石火共出这等奇异攻势,他就是再强,亦难全数抵御,不久,见那高傲汉子嘴边流出鲜血,怒道:「没想到你竟能伤到我?」「喝啊──」魏子吾背水一战,直朝聂志弘天灵横扫一棍,寥戾声大肆作响,志弘双眸惊睁,心想让此击击中,定是十死不生!

「呜……」这间不容髮之际,谁知连日来的头晕竟在此刻忽然发作,聂志弘随即失去意识昏厥于地,这无预警的昏倒,反让他因祸得福保住一命。

「什幺!」见长棍挥了个空,魏子吾心有不甘,心想聂志弘竟出「装死」这种烂招,他气喘吁吁地走近志弘,神色凌厉,如要将志弘生吞入腹!

  • 名称:爱情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46: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