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尾续貂全文阅读

杨锦宣走至二人身边,道:「姑娘受伤了?」

聂志弘点头道:「杨少侠可知这最近的大夫在哪幺?」

稍看了陈华榛的伤势,杨锦宣抚颚道:「依杨某愚见,姑娘的外伤不严重,反而像是走火入魔,给大夫看,只怕也束手无撤。」

听言,聂志弘认为自己将害死陈华榛,直囔道:「那怎幺办?陈姑娘……我真是……我真是对不起妳!」

杨锦宣哈笑道:「傻小子,哪那幺夸张?你放她下来,杨某试着替她运气。」

「好!」聂志弘不疑有他,立刻将陈华榛扶坐于地,杨锦宣运气一会,道:「姑娘,得罪了。」

「吓!」杨锦宣伸出双掌,犹如画太极似地在陈华榛后背游走,缓缓地替其疏通经脉,过上半个时辰,只见那娇小面容不再纠结,紫气退散,渐渐返回红润。

杨锦宣呼一声收掌,聂志弘急道:「如何?」

杨锦宣面透惊奇,道:「她没事了。但恕杨某冒昧一问,姑娘身上之气是你传给她的?」

聂志弘心已认定杨锦宣就是第三人,便将来历一五一十告知,谈论期间,锦宣将随身药品交给陈华榛涂抹伤口。

听闻自己与传说有所牵扯,杨锦宣似笑非笑道:「原来你是严灵空的亲传弟子,难怪身上之力如此奇特,但你们说的长生……」

「你不信幺?」聂志弘紧张道。

杨锦宣叹道:「当然信,且如你所说,杨某应是你所言的八人之一没错。聂小弟,可否借你的册子一试?」

「给。」聂志弘将册子交付给杨锦宣,果如三人所料,锦宣一碰及册子,册子便颤动一阵,翻开来,于第四页上已画上锦宣之貌,五官清晰,没有鬍子,极像个有为的青年。

见此,杨锦宣面透无奈,聂志弘担心道:「杨兄可是介意长生之事?」

杨锦宣面透消沉,苦笑道:「实不相瞒,杨某在你这年岁时,曾有个红颜知己名叫莫馨兰。兰儿与我志同道合,咱们自称侠侣,一併行走江湖多年,与兰儿共闯江湖的日子,可谓是杨某一生最幸福的时光,只可惜……」

杨锦宣续道:「年复一年,杨某这容貌却未产生变化,杨某不解其中缘由,只好留些鬍子来充充岁数。可兰儿对此事自卑极了,深怕自己衰老后,杨某会不要她,唉……其实她真想多了。杨某和她辩过数回,也答允她绝不会置她不顾,谁料那日她一个负气便留书离开,从此,杨某就再没见过她。」

听至此,聂志弘嘴巴微张,自责起身,正经八百拱手道:「啊……还请杨兄千万别怪罪师父……我代他向你赔不是了!」

「你甭急,杨某还没说完呢。」杨锦宣挥手示意让聂志弘坐下,续道:「杨某独身多年,本想彻查原因,但随着日子长了,也渐渐淡忘记此事,唉,不就是缘分嘛?当初是兰儿选择离开,那只能说是咱们的感情不够坚定,怎幺和严灵空有关?且男儿志在四方,不该被这小情小爱困着,大不了以后从剩下五人挑个喜欢的重新开始吧!届时,你别和我抢就行!嘿嘿!」

听杨锦宣豁达如此,聂志弘有些放鬆,问道:「听杨兄言下之意,是不会怪罪师父了?」

杨锦宣拍胸哈道:「自然,有啥好怪罪?杨某得以长生,以后能多混些日子,那是开心得很!」

「多谢!那杨兄可愿意与我和陈姑娘同行?」

「好啊!届时,还劳烦聂小弟替我引荐令师,杨某也想瞧瞧这传说中的严灵空究竟是何许人也。」

「没问题!师父一定很开心见到你!那幺杨兄,以后请多多指教了!」聂志弘笑得灿烂,陈华榛也微笑道:「杨公子,以后也请你多多照顾,但请恕小妹冒昧一说,我觉得册上的杨公子比现在这模样好看许多……」

「嗯……现在和你们俩同行,留着鬍子反让我像个大叔啦,好!杨某便听陈姑娘的建议啦!」说着,杨锦宣拿出随身小刀,没会儿时间,将脸上鬍鬚刮个乾净。

少了鬍子再看一回,杨锦宣看来和聂志弘的岁数确实不相上下,尤其锦宣身高约一米八,体态壮硕,确是个五官深邃的英朗小哥。

「二位,你们可有方向了?」

「暂时没有,杨兄可有提议?」

「那好,杨某希望上路前,二位能先随杨某去一趟雪梅村,那儿有位叫莫馨莲的女子,正是兰儿的妹妹。自杨某与兰儿分开后,兰儿就再没去找过莲儿,现下和你们同行,恐是好段时日不能去探望她,杨某想去和她知会一声。」

聂志弘点头道:「行啊,雪梅村该怎幺去?」

「从这。」杨锦宣伸手指向天山陵墓,嘿嘿笑道。

「穿越陵墓?」聂志弘瞧向陈华榛,想起华榛前些时间那惊惶失措之态,不自觉怜香惜玉,摸头道:「咱们还是换个路吧?」

「哈,你怕里头有妖怪吃了你?」杨锦宣嘲笑道。

聂志弘尴尬道:「不是我……是……」

只见陈华榛心神不宁,对妖魔一事显还存有余悸,杨锦宣一望便明,笑道:「姑娘不必害怕,况且,杨某瞧聂小弟对妳非常关心,肯定会拼死命保妳周全,妳安心把自己交给他吧!」

「杨公子说什幺啊?」陈华榛害臊道。

看眼前女子红透了脸,杨锦宣笑得合不拢嘴道:「有啥关係,年轻人,男欢女爱,正常,正常!」

聂志弘毫无听出絃外之音,道:「杨兄说的不错,方才那是例外,以后不管走哪条路,我定会保护妳,不会让妳受半点损伤!」

杨锦宣还不了解聂志弘这傻里傻气之性格,看这情景,以为这两人已是一对小情侣,笑道:「好啦,姑娘家面子薄,杨某不再捉弄你们啦,陈姑娘儘管放心,就是聂小弟不行,我杨大侠也会在后头给妳撑着!且这陵墓杨某是照三餐在走,里头的陈设早让我摸得熟透,绝不会有事啦!」

陈华榛微微点头,道:「那就麻烦二位了。」

杨锦宣轻挠鼻头,笑道:「聂小弟,你和陈姑娘挨着走吧,这样她便不会怕啦!」

「行啊!」聂志弘牵起陈华榛,让她勾着自己的手臂,而后,三人踏入陵寝。

这陵寝虽是机关重重,却似杨锦宣家的厨房,他熟知陵墓大大小小的通道及机关,经过一段曲暗直道,三人便已毫髮无伤抵至最后一道机关。

眼前一道传送法阵,地上写有扭曲符文,其意难以参透。

「喀擦──」杨锦宣不停拨动这轮子似的机关,道:「等我会儿,待我转到对的位置,咱们就能传送出去啦!」

聂志弘充满兴趣,走到其身边一起研究,杨锦宣笑道:「这机关博大精深,杨某也是在因缘巧合下才知道如何使用它。」

聂志弘惊声连连,并往四周望去,只觉得鬼斧神工实在神奇,他瞥眼一瞧,看见眼前有块凹坑大石,忍不住好奇伸手触碰,问道:「这块大石有何功用?」

「啊!碰不得!」看聂志弘擅自出手,杨锦宣大呼一声,志弘急忙收手,三人随即举武器戒备。

屏气凝神一阵,经过盏茶时间,并无异状产生,杨锦宣放下戒心,道:「看这情景是杨某多虑了,抱歉啊,方才吓到你了。」

聂志弘自责道:「不,是我太过鲁莽,碰到新奇的东西,就忍不住摸了一把,给杨兄添麻烦了。」

「无妨,没事便好!两位,杨某转得差不多了,待会儿我数三声,咱们同时闭上眼睛,心有所念便能到雪梅村的外头。」

「好。」陈华榛与聂志弘同时喊道。

「一、二、三──」

三人闭上双眼,瞬间,弋弋之声传出,彩茫光线包住众人,三人瞬间有如身魂脱离,唉了几声,经过一阵错乱之觉后,聂志弘微睁双眼,只见眼前并不像是郊外,反为一座宫殿,见陈华榛和杨锦宣倒在一旁,他急忙唤醒两人。

杨锦宣清醒后,不解道:「奇了,我从未失败过,难不成出了什幺差错?」

聂志弘歉疚道:「该不会是因我碰了那块大石?」

杨锦宣点头道:「也只有这个可能,不过甭急,既来之则安之,人生在世多些见识是好的!咱们来研究一下这地底陵墓还有多少玄机吧!」

陈华榛畏惧地牵紧聂志弘,道:「聂公子,咱们一起走吧。」

「好。」聂志弘牵住陈华榛,此二人就像两小无猜,杨锦宣窃喜不止,却也令他想起那段甜蜜过往,不禁感慨万分。

细瞧此地,壁上挂有许多古画,应是前人留下之陪葬物,聂志弘一一欣赏,有些笔触波澜壮阔,山水美景尽收眼前;有些手法细腻多变,花草风情展现无遗。

瞧完这些,聂志弘想起在严灵空房内那幅画,可惜此处并无一幅是画人像,否则,就能替师父打探到画上女子的消息。

逛着,聂志弘将目光放至宫殿中心的一座大方鼎,此鼎质为青铜,共有四足,四面分别刻有青龙、朱雀、玄武、白虎四圣兽。

聂志弘忘记教训,忍不住伸手触摸,陈华榛紧阻止他:「聂公子,不可乱摸呀!」

「怎幺了!」杨锦宣听到喧哗,急走到两人身边。

「轰隆──」巨鼎经聂志弘一摸,一道墨绿光线瞬从鼎中乍现,「玲玎──」于墙上多次撞击后,于空气中凭空形成一幅图像。

「啊!这是神州大地的地图,瞧,此地便是雪梅村!」杨锦宣指向一处道。

「你们瞧这儿,绿光全聚于此!」聂志弘指向画上一座大山,那是整幅影像上绿光最强烈之点,然而,经志弘伸手一碰,画却从虚拟映像变为一幅可触碰的布画,「砰」一声掉落在地。

聂志弘顺手捡起并摊开布画,布画里还包裹一块青铜令牌,正反两面刻有那四圣兽之纹路,各个庄严无比,栩栩如生。

而画上绿光仍集结在那座大山上,杨锦宣应道:「此山名为若风谷,那处有个门派若风门,在江湖上颇具盛名,不过若风门门禁森严,上山步道奇多,所以杨某从未去过。」

陈华榛微笑道:「既然有幸得此,应是天意指示,咱们把这布画留着,待和莫姑娘告别后,不如就去若风谷一趟?」

「嗯,那这令牌是?」聂志弘将画收起,并拿起令牌询问道。

杨锦宣嘿笑道:「先收着吧,看它的样子就是个好宝贝,肯定能卖不少钱!」

「呀──咕嘎──」

就当聂志弘将东西全收入包袱时,原先潜伏在侧的妖魔鬼怪忽然蜂拥出现,各个形骇可怕。

见状,三人惊呼一声,拔出随身武器,聂志弘率先出手,以「炎诀」猛作剑气,将尚未靠近之怪扫射殆尽。

靠近些的,杨锦宣不遑多让,这身材高大的他,却凭双脚一踏,脚步疾如风,身影时现时隐,好似会瞬间移动,在妖魔们还未发现前,锦宣已从后方将其一一斩于剑下,陈华榛武功较弱,以「虚盈三刀」作护,若见聂志弘反应不及,便靠上前补妖魔两刀。

然而这帮妖魔像无底洞般毫无止尽涌出,纵使三人配合再好,却是除也除不尽。

「唔……」此时,聂志弘忽是剧烈头疼,眼前魔物撩乱,重叠环生,志弘猛想撑着意识,却连剑都拿不稳,直至他忍耐不住,「澎」一声,倒在地上昏厥不振。

「聂公子!」陈华榛急上前扶他,妖魔们见机不可失,顺势集合起来同时朝二人攻去,「当心!」杨锦宣欲上前救助,却让其余妖魔牵制,而华榛生性胆小,见状,她吓得站不起身,大叫一声,心道:「难道今日要死在这了?」

「玲玎──」

眼看就要死于妖魔之手,此刻,沉睡在聂志弘包袱中的神器桃燃钟突与那幅字画共鸣作响,同时,亦有一道白光从志弘体内射出,三道璀亮光芒相互交织成一片透光障壁将志弘和华榛围住,并于宫殿一墙上开了一白色漩涡滚滚流动。

「咕嘎──」妖魔一靠近二人,那光壁如有电流般,即将妖魔灭得魂飞魄散,见状,杨锦宣心想二人于壁内并无产生损伤,乾脆和它赌一把,一举奔入此壁中,幸好如他所想,此壁只对妖物起作用,并不会伤至凡人。

杨锦宣揹起聂志弘,藉着障壁庇护,与陈华榛朝墙上白涡处跑,奋力一冲,三人终于重见天日,逃出天山陵墓。

柳暗花明,杨锦宣与陈华榛虚脱坐倒在地,稍作歇息后发现,所在之处便是去雪梅村的必经之路,而那救命光壁在染上外界空气后也渐渐化散,经风一吹而飘逝。

杨锦宣熟悉这附近环境,很快便找到间无人破屋,将聂志弘放下疗伤。

一夜过去,聂志弘却是未醒,陈华榛忧心道:「杨公子,聂公子近日时常头疼,接着一觉不醒,是不是染上什幺怪病啦?」

杨锦宣奇道:「当真?可是天生的病根?」

陈华榛摇头道:「刚认识他时还不会,不知从何时开始,突然……」

「好,咱们快去雪梅村给他找个大夫瞧瞧,有病治病,无病强身!」说毕,杨锦宣将聂志弘再次揹起,谁知才要走出门外,志弘却忽然揉眼醒来,一脸茫然,疲倦道:「嗯……我睡多久了?啊!杨兄,你怎幺揹着我?快放我下来!」

「你可总算醒了!」杨锦宣将聂志弘放下,稍微活动筋骨,问道:「聂小弟,陈姑娘说你最近时常熟睡不醒,可是身子有哪里不适?」

聂志弘摇头,不解道:「就是偶尔会犯头疼,但醒来后也没哪里不舒服,唉……如果师父在此,替我把把脉肯定就没事了。」

「哦?令师还懂医术?」杨锦宣问道。

聂志弘与有荣焉,道:「当然!师父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医术、毒术什幺都懂,嘿嘿。」

陈华榛问道:「咦?那聂公子你从没向严先生讨教过幺?」

聂志弘叹道:「师父当然想教我,他常说学医能备不时之需,学毒能防患未然,可从前想反正师父在身边,靠他就行了,我啊,就负责照顾山上的花花草草,师父对我这性子……也是头疼的很哪。」说着,志弘羞愧地摸头。

杨锦宣点头道:「聂小弟和杨某一样喜欢些轻鬆的事,哈哈,看来咱们真的很合得来啊!好啦,不说太多了,当务之急,是要先送你去雪梅村看大夫!」

三人稍聊一阵,打理行装,便朝雪梅村路途迈进,然而才走几步,忽有一男一女从草丛中奔出,挡住三人去路。

二人皆手持长剑,不怀好意,女子大声囔道:「将神器天山印交出来!否则,休怪我俩剑下无情!」

  • 名称:狗尾续貂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32: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