络新妇全文阅读

次日,聂陈二人因宿醉而多休息大半日,午时过后,两人换上乾净衣物,来到门口和范津夫妇道别,范津豪气道:「聂兄弟,范某有生之年能结交你这幺一个朋友实在开心,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再见,愿你和陈姑娘一路顺风啊!」

聂志弘问道:「范大哥,以后你们就不住在这吗?」

夏静点头,望向远方道:「是呀,之后我和范郎也会去行走江湖,或许途中我们还有机会相见呢!」

陈华榛小声道:「既然这样,咱们四人不能同行吗?」

夏静走向前,牵起陈华榛的手,并交付到聂志弘手中,道:「我和范郎还有事儿要办,得过一段时日才会离开。聂小兄弟,我待华榛如亲妹妹般,现在把她交给你,你可要好好照顾她,如让我知道你欺负她,我可不饶你啊!」

这席话是夏静在分别前给聂志弘最后暗示,志弘听完,紧紧握住陈华榛的手,笑道:「放心,让她习武只是为了防身,日后,我一样会拼了命的照顾她!」

「谢谢聂公子。」陈华榛羞赧地低下容颜。

范津大笑道:「好了,离情依依真受不了!放心,聂兄弟、陈姑娘,咱四人总有一日定会再聚,下次再来好好喝一杯!」

话毕,聂志弘与陈华榛向夫妻二人挥手道别,志弘心想以后定有机会在路上与范津夫妇二人重逢,想至此,他不再觉得难过,反是兴致勃勃,期待那日来临。

两人走了些许路途,陈华榛问道:「聂公子,咱们现在该往哪走?」

聂志弘抚颚道:「除了十神和其他六人,我还想多知道有关祭炎、裘夏之事。」

陈华榛语显担忧道:「但上回程燕音将你伤成那样,我怕再与他们有瓜葛……」

聂志弘握紧墨黑长剑,自信道:「照他们所言,他们迟早会来对付师父,既然如此,与其坐以待毙,我宁愿主动出击!且这几日,我已把五行法术的口诀倒背如流,只要再费一番工夫,一定能像师父那般呼风唤雨,到时,管他胡觉均还是程燕音都儘管来吧!」

「好吧……既然你这幺说了,那咱们便走一步算一步吧。」

两人都未曾在江湖上行走,连走多日,一时大意,似乎不慎困于一座森林迷宫中,绕也绕不出去,见天色已晚,又瞧陈华榛面显疲惫,不时轻揉大腿,聂志弘停下脚步,道:「前方有个空地,咱们今晚就在那儿休息吧。」

席地稍作打理,聂志弘捲起袖管、裤管,于附近溪边捕了数条大鱼,生完火后与陈华榛共享晚餐,其后,志弘关心问道:「陈姑娘,妳可有吃饱?」

陈华榛含笑点头,聂志弘续道:「这几日咱们都露宿野外,真难为妳了。」

「不会,只要和你在一起,睡哪儿都好。」陈华榛甜笑道。

「那就好!咱们明天再继续找路吧,我先睡了,妳也睡啊!」语毕,聂志弘扑一声倒在地上,完全没听出陈华榛的弦外之音。

「鼾──鼾──」不久,眼前男子已呼呼睡去,面上挂着笑颜,看来逍遥自在,陈华榛鼓嘴嘀咕道:「也罢,你这样子更让我喜欢得很,聂公子,但愿老天能保佑你永远开心。」且看许久,体力渐渐不支,华榛捲起身子,依偎在志弘身边,不久后也进入梦乡。

     

「啊!」翌日,一阵尖叫声传入聂志弘耳中,志弘弹起身子,只见陈华榛一脸惊慌不停翻着包袱,志弘睡眼惺忪,摸头问道:「陈姑娘,怎幺啦?」

「啪──」陈华榛将包袱全翻过来倒,惶恐道:「我醒来后发现咱们的包袱让人翻过,结果你瞧,银子、银子全没了!」

「是喔?」聂志弘起身,细数身边物品,道:「墨黑剑、册子、桃燃钟……嘿,好险,这些全都在。」

陈华榛急如热地上蚰蜒,哪如他一派自在?华榛怕道:「这些东西哪比银子重要?没了银子,没法住客栈不说,可能连吃的都成问题!」

聂志弘傻笑道:「会吗?大不了跟昨晚一样露宿野外,若妳觉得这地躺得不舒服,我把外袍脱下来让妳垫着。至于吃的,摘些野果、抓点大鱼还是过得去。」

瞧他说的简单,陈华榛却无法释怀,道:「这非长久之计,且你带的银两为数不少,就这样全没了,实在太糟蹋啦!」

聂志弘彆扭道:「钱财乃身外之物,没了再赚便是。」

陈华榛心知聂志弘长年待在山上衣食无忧,并不懂民间疾苦,但以往她可是每日早起和婆婆卖包子糊口,日子过得艰辛,现下才过一夜,银子却全没了,实难让她宽心。

见她忧心如此,聂志弘不敢再嘻皮笑脸,他探了探四周,发现附近除了他们二人的脚印,再找不到第三者,志弘心想:「此人来无影去无蹤,轻功铁定不错,这下该去哪里找人?」

「小贼!哪里跑!」此时,不远处忽惊传咆哮之声,两人对看一眼,随意将东西塞回行囊中,即随声音来源奔去。

穿过一片树丛,眼前正有一对男女相互对峙,靠近一点瞧,男子脸上留有稀疏鬍鬚,看来不修边幅,浪蕩不羁;而女子相貌清秀、身形轻盈,身着江湖装束,看来是懂武之人。

然而此女长得清丽,神情却慓悍得很,一副要将男子生吞入腹,女子伸手呼啸道:「就是你!快把玉佩还来!」

「姑娘,那玉佩已经让我拿去当掉了,妳就是把我拦下,也拿不回来呀。」男子摇头,面露无奈道。

女子气得跺脚,指责道:「那你就去把它赎回来!」

男子双手一摊道:「姑娘别打趣了,杨某要是有钱,何必偷妳的玉佩咧?」

见说的没用,女子直接拔出身后一双长剑,那双剑柄处琢有花缀,剑芒锋利,剑身清亮透泽,她吆喝道:「小贼,你别逼我动手!」

男子抬头看看天色,道:「唉,姑娘就是剁光杨某的肉也换不了几个银子,这样吧,等哪日杨某有钱了,定会将玉佩完璧归赵,就让我先欠着吧!」说完,男子腾空一跃,他轻功甚好,缥缈一晃,已不见其蹤影。

「可恶!哪里跑!」女子急从后方追上,见两人接连离开,聂陈二人傻愣一会才回过神,陈华榛好气道:「咱们的钱肯定也是让那贼人偷的!」

聂志弘点头道:「事不宜迟,我们也追上去!」

照男子离去方向走去,不知不觉,两人已走出森林迷宫,来到一座小村外。

这路上却再没能瞧见那对男女的身影,对此,聂志弘心头失落,却又好生崇拜,道:「这少侠好快的脚程,看来我们是跟丢了。」

陈华榛不肯死心,道:「这里就一条路,或许他躲在村里,咱们进去找找!」

两人于村内晃了数圈,仍找不到那对男女的蹤影,眼见日薄西山,聂志弘搔头叹道:「这村子这幺小,若他真在此处,早该被我们发现才对。」

陈华榛苦叹道:「银子还是没能追回来,咱们该怎幺办?」

聂志弘笑道:「那就别想这些不开心的。」

「怎能不想……」陈华榛摇头,面透哀伤。

见陈华榛郁郁寡欢,聂志弘无所适从,过了许久,他忽是灵机一动,道:「陈姑娘,你随我来,我带妳去个地方。」语毕,志弘顺势牵起华榛,硬拉着她走回方才途经之路,华榛蹙眉随着他走,不解道:「为何又折回来了?」

聂志弘鬆开手,并伸展双臂,哈声道:「妳瞧!这儿的风景是不是很美!」

方才在路上,陈华榛一心悬着抓小偷一事,完全没注意週遭景致,这静下心来看才发现,眼前桃红柳绿、四周莺啼燕语,无处不充满春季翠绿气息,轻轻一闻,鲜花香气扑鼻,令人心旷神怡。

「哇!」纯朴少女见到这等美丽景色,瞬是卸下担忧心情,张开双臂在花丛中闻风起舞,十分惬意。

看她透出笑颜,聂志弘鬆了口气,吟道:「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山下景色果然多采多姿,哪日,我也要让师父来此瞧瞧!」

陈华榛惭愧道:「方才顾着抓小偷,却没发现风景是如此迷人,我真是太……」

聂志弘仰天道:「师父曾告诉我,人生在世,活得开心最重要。若被小事绊住脚步,人生会失去许多欢乐。」

听言,陈华榛好奇道:「令师是个怎样的人呢?」

聂志弘沉思许久,抬头道:「师父真和外头传言相差甚远,他非常温柔,总替我打理一切,即使我武功不好,他也不打不骂。」越说,志弘神情略显凝重,低头道:「只是如今我必须改变了,若那祭炎真要伤害师父的话……」

陈华榛微笑道:「聂公子不是说人生快乐最重要吗?既然如此,就别想些不愉快的事,你实在不适合忧愁的模样。」

聂志弘会心一笑,豁然开朗,极有信心的拍着胸膛,道:「哈,怎幺反倒换妳在劝我了,不过……妳说的对!」

「擦!」二人谈笑之余,一脚步声忽从草丛中传出,聂志弘赫然转头,以为是程燕音或胡觉均,立刻拔剑待击,然而,眼前这男人是个生面孔,他浓眉大眼,身着武林装束,见状,志弘急将长剑收下,道:「抱歉,在下鲁莽。」

「格格,素闻聂少侠武功甚高,果然名不虚传。」

陈华榛吓道:「你为何认得聂公子?」

男子道:「在下姓彭名峻,听闻聂少侠一举破山寨,才想会你一面。」

聂志弘喜道:「原来如此,在下以为你是隐十仕才会有这冒犯行为,还请见谅。」

彭峻讶异道:「哦?阁下所言是祭炎副庄主座下的隐十仕?」

「嗯。」

彭峻奇道:「不瞒你说,在下也是飞云山庄的人,但并非祭炎的人。」

「你……」听言,聂志弘再次起了戒心。

彭峻挥手道:「甭怕。隐十仕那帮人总藉着自己武功高强,就把别人当狗使唤,在下对他们亦十分厌恶,只可惜人微言轻,只能暂时忍下。」

陈华榛问道:「那你找我们所为何事?」

彭峻拱手道:「实不相瞒,在下生性爱与人切磋,可惜眼下实敌不过隐十仕,听闻聂少侠武功不错,在下想与你切磋一番,藉以增进武艺,放心,比武点到为止。」

「哦?」聂志弘喜上眉梢,摩拳擦掌道:「听来不错,你实力如何?」

彭峻仰头,露出诡笑道:「尚可。」

聂志弘举剑笑道:「好!那咱们就来比划比划!」

彭峻暗笑一声,陈华榛总觉有异,急拉住聂志弘,道:「此人有些奇怪,你还是别和他比了?」

「无妨,彭兄都说点到为止,不会有事。」难得有此机会,聂志弘也想试试这段时日自身武艺是否真进步许多。

二人站就定位,彭峻拔出长剑,道:「请。」

「请。」聂志弘毫不留手,使出「炎诀」先发制人,炎诀力属刚强,尤其志弘武功精进,每挥一剑,足以发出多道无形剑气,自彭峻周遭飞旋而去。

「唔──疼哪!」谁料,这剑气明明只有一道击中彭峻,却让他疼得叫苦连天,聂志弘一惊,急收剑道:「啊?难道我用力过猛?」

彭峻站稳道:「聂少侠果真厉害,再来。」

「还是别了,咱们的实力似乎有些……」那「悬殊」二字,聂志弘实在不好意思说出口,深怕伤着彭峻自尊,尴尬地笑了笑。

彭峻稍拍衣袍,道:「在下只是一时大意,这回就不会如此。」

「唉……好吧。」聂志弘点头,但因方才那击效果出乎意料,这第二回合,志弘明显放轻力道,改採柔之「风诀」,然而风劲还没造出,却见彭峻不时咬牙蹙眉,显得十分吃力,为怕刀剑无眼伤到他,志弘乾脆不使五诀,只单用基础剑术,并掺着防身拳术加以攻击。

「呜呃!」几招后,彭峻那剑忽拿得动荡,聂志弘来不及收掌,一掌打在彭峻胸口,见彭峻连退数步后踩到方石,一时失去平衡还绊了个跤跌坐在地,志弘轻皱眉头,上前扶起彭峻。

聂志弘叹道:「彭兄,来日方长,待你武艺精进些,咱们再来打吧。」

「再一回!」彭峻恳切道:「再给我一次机会,这次,我保证发挥实力!」

聂志弘觉得为难,陈华榛不断摇头劝阻,但见彭峻是苦苦央求,只差没双膝下跪,道:「再一次就好!这次我保证发出全力!」

「好吧。」看彭峻眼神坚决,聂志弘不忍浇他冷水,摸头道:「彭兄千万别手下留情,儘管出全力打吧!」

「没问题!」彭峻点头道。

聂志弘退了几步,这回他索性连剑都不拿,摆出施拳姿势,他以掌接剑,先以防守为主,谁料挡了数剑后发现这彭峻的剑法不只慢哼哼,力道也轻如鸿毛,志弘苦叹一声,实在比不下去,趁彭峻贪歇之时便即刻收掌,道:「我们别……」

「别比了」三字还未脱口,彭峻那拳突然起死回生,于聂志弘肩头打下一击。

「嗯……」志弘冷哼一声,感觉像被孩童用石子扔着,有点疼,但疼感一下子便烟消云散。

彭峻讶道:「少侠何以收掌?误伤少侠,在下和你赔不是。」

「无妨。」聂志弘稍拍肩头,面透无聊,对此战早兴致缺缺,也不愿再管胜负,心道此人凭这等三脚猫功夫想打败隐十仕,根本痴人说梦。

彭峻拱手道:「今日能与聂少侠一战,心中实在畅快,望有朝一日还能与少侠切磋。」

「呵呵,彭兄觉得畅快就好。」聂志弘尴尬苦笑,道:「彭兄打算离开了?」

「技不如人,自当甘拜下风,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呵,有期。」

「嗯。」聂志弘随意拱手,一脸呆滞地看彭峻离开,待此人走远,陈华榛急上前问道:「聂公子,那彭峻实在奇怪,你快瞧瞧身上可有哪儿不舒服?」

「放心,他的掌力和胡觉均比来真是天南地北。唉,浪费不少时间,天色都暗了,陈姑娘,妳一定饿了吧?」

「嗯……」陈华榛轻抚腹部,害臊点头。

  • 名称:络新妇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27: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