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大魔头全文阅读

两人达成共识,但才刚起步,聂志弘却又停下,摸头道:「不对,杨锦宣既然在意那家子人,咱们应该守在村里等他来,妳觉得呢?」

「嗯,聂公子所言有理,只不过……」陈华榛是赞成聂志弘的看法,但此刻若要守住杨锦宣,便不能再回那森林里歇息。

两人现下身无分文,没个地方能落脚,露宿街头只怕会遭村民驱赶,寻思许久,陈华榛抚着那把阳羽长刀,嚥下口水,不捨道:「聂公子,要不……我把这刀拿去典当,应该能换得不少银子?」

「不行!」聂志弘蹙眉,坚决反对道:「那是夏姑娘送妳的,要当也是我……」说着,志弘举起师父送他的那把墨黑长剑欲言又止,「唉……」轻叹一声,许久,他仍说不出要把此剑当掉的话语。

陈华榛将墨黑长剑接来一探,讚道:「这剑浑身乌黑,却色泽通亮,不像由一般矿石所製,看起来还真威风!」

聂志弘挠挠鼻头笑道:「那是!师父送的东西一定是极好的!」

陈华榛将剑递还给聂志弘,谁知一时拿不稳,剑柄脱手,华榛急伸另一手扣住,岂料「喀擦」一声传出,那握剑处竟这般出现裂痕。

陈华榛面透自责,害怕道:「聂公子,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我瞧!」聂志弘急将剑接过手,张眼一探却是透出笑颜,他发现这剑柄并非断裂,而是藏有一小暗格,他喜道:「哈!的确很像师父会做的事!」

陈华榛胆怯道:「怎幺样?能修好吗?」

「放心,这剑没坏,妳瞧!」聂志弘将暗格处举起,陈华榛瞇眼一探,只见里头藏有数张银票和一张字条,这银票的总值远比志弘带出门的还多。

聂志弘迫不及待将字条摊开,上头写道:「志弘,为预防万一,为师已放了些银票在剑里,如若不够,你的靴子底层也藏了些。」                                                   

陈华榛欣喜道:「令师真是料事如神!」

聂志弘感动不已,不禁湿红眼眶,哽咽道:「师父肯定是知道我会胡来,才替我準备这些……」

「他肯定是个很好的师父,对吧?」陈华榛伸手轻拍聂志弘。

聂志弘擦拭眼泪,道:「我没事,来,现在有钱了,咱们快去客栈投宿吧。」二人带着银票来到客栈,那晚,志弘向陈华榛侃侃而谈,谈他思念的师父,谈他自幼虽没双亲,但他心中却早将严灵空视为生父般敬仰、崇拜,哪怕未来会因对抗祭炎而牺牲性命,他也会尽全力护师父周全,以报养育之恩。

翌日,日上三竿,聂志弘仍无声无息,陈华榛本想早些去叫他,但见他昨晚谈到五更天才肯歇息,且时而湿红眼眶,想至此,华榛亦想让他多睡一会儿。

待到午时,陈华榛走至聂志弘的房门前轻敲,数声过后,里头却无回应,华榛打开门,看那俊朗男子仍躺在床上安详入睡,她走到床边,见着这张熟睡的俊容是越看越入神,忍不住伸手触摸。

「唔……」感觉到有人触碰,聂志弘睁眼稍瞧一会,见陈华榛坐在自己身边,才慵懒地起身,道:「陈姑娘,早啊。」

「啊!」陈华榛一脸惊慌,紧将手收回,整张面容又红通的不可收拾,支吾道:「午……午安。」

「午安?」聂志弘稍施展筋骨,回神问道:「现在什幺时辰了?」

「午时三刻。」

「什幺!」听言,聂志弘匆忙起身,急把衣裳拉好,直道:「天啊,我怎幺睡到这幺晚?陈姑娘,在下贪睡,让妳见笑了!」

陈华榛微笑道:「大概是这几天累坏了,多睡一会不碍事,而且你睡着的模样……真是好看。」

聂志弘摸头,仍没听出弦外之音,面露惭愧道:「唉,最近舞刀弄枪的次数频繁,也难怪会这般累了。」说毕,志弘站起身,「唔!」谁知忽是一阵头晕袭上,脚步难以站稳。

见状,陈华榛赶紧伸手搀扶住他,道:「聂公子!你怎幺啦?」

「就是头晕了会儿,没事。」

「该不会是受寒了?咱们去看大夫吧?」

「不用!妳瞧我!」聂志弘站稳身子,猛活动身子并拍胸脯保证,精神饱满道:「我这身体壮如牛,哪容易受寒呢!」

看他这灿烂笑容,陈华榛噗哧一笑,顿是鬆了口气,聂志弘摸头道:「时候不早了,咱们快去询问杨锦宣的下落吧!」

两人出了客栈,一一向村民打探杨锦宣的消息,无奈问遍全村,却没人知道此人是谁,聂志弘无计可施,只好硬着头皮去找那屋里老翁。

破屋内,聂志弘拱手道:「诸位,在下聂志弘,实非故意打扰,是这样的……」志弘将来意解释,可老翁听完后却直摇头,表示自己从未见过那恩公的真面目。

两人走出破屋,见聂志弘有些失落,陈华榛鼓励道:「聂公子,如让杨公子见到我们在此等他,他恐怕会故意不现身,不如咱们躲在附近观察吧?」

聂志弘点头道:「陈姑娘所言甚是,好,咱们就守株待兔,总会等到他!」

无奈数日过去,却再没见到杨锦宣的蹤影,聂志弘终忍不住再进屋中,向老翁询问锦宣之事,这回,却见老翁一脸无奈,彷彿隐瞒什幺。

聂志弘恳切道:「老先生,晚辈确有要事要寻杨少侠,如果您知道他的行蹤,还请您一定要告诉晚辈。」

「唉。瞧你们这般有心,老朽便实话说了。」老翁轻叹一声,续道:「前几日那恩公的确有现身一回,把身上所剩的钱财全交给老朽,但临走前他告诉老朽,如果有人来找他,一定要说没见过。」

聂志弘失望道:「原来如此,看来杨锦宣是见过不少世面,都知道咱们想做些什幺。老先生,打扰了,咱们这就告辞。」话毕,二人离开破屋,离开前,志弘偷偷将些许银票递给一旁孩童。

两人失去线索往村外走,聂志弘心头虽是失落,却对杨锦宣充满敬佩,此人为善不欲人知,临走前还不忘照顾老翁一家,名目上虽是个小偷,倒不失为一名侠客该有本份!

见聂志弘有意往村外离开,陈华榛问道:「聂公子,咱们就放弃杨公子了吗?」

聂志弘鼓嘴道:「虽然不甘心,但除了他,还有其他五人。咱们不能把时间全耗在他身上,况且这村外也没几个方向,我估计他应是朝这方向走去,我们加紧脚步,说不定还能再碰上他。」

达成共识,两人走了几日路,来到一座森林里,前方有告示牌标示「天山陵墓」四个大字,见此,陈华榛猛打哆嗦,怕道:「聂公子,这儿人烟稀少,还写着陵墓……会不会有孤魂野鬼?」

「有我在,别怕。」聂志弘不只不怕,心里头还暗许能遇上几只好增广见闻。

即便聂志弘在身边,但陈华榛生性胆子小,最怕这种鬼怪之说,她端看四周,颤抖双唇道:「这儿怪阴森的……咱们……还是绕路吧?」

「嘎──嘎──」此时,三两乌鸦飞过天际,「啊!」陈华榛吓得花容失色,猛地尖叫,飞也似躲到聂志弘身后,双手抓着他的衣袖,全身颤抖不止。

瞧她这副害怕模样,聂志弘噗哧大笑,道:「想不到陈姑娘的胆子这幺小?」

「讨厌……你笑话我!」陈华榛转身,负气羞道。

「陈华榛……纳命来……」

片刻后,聂志弘见陈华榛鼓着嘴,模样很是可爱,一时玩心大起,趁华榛不注意,将脸贴近她耳边,喃喃发出诡异声响。

「啊──啊──」这诡谲声响着实吓得陈华榛惊声尖叫,凄厉程度比方才那乌鸦叫声更胜百倍。

「哈哈!妳真的好胆小啊!哈哈!」看平日文静的陈华榛有这等躁动反应,聂志弘笑得合不拢嘴,捧腹笑得不停。

陈华榛颤抖双唇,原先多希望眼前男子能伸手抱抱她,好安抚她的恐惧,谁知他非但不,还这般戏弄她,此刻,她只觉又羞又恼,满腹委屈,她蹲下身子,「呜……呜……」没多久,便是泫然流涕。

见状,聂志弘才发现玩笑开过头,蹲在陈华榛身边,道:「陈姑娘?我就是和妳开个玩笑,妳别哭啊!」

「呜……」陈华榛啜泣难止,全身仍颤抖不停,显然受惊过度,聂志弘猛抓着头,不知该如何安慰她,瞧眼下状况,心想只能等她平静下来再和她道歉了。

过上半个时辰,陈华榛那抽蓄的身子才渐渐停下,她抬头一瞧,天色已入傍晚,斜眼一瞄,发现那让她又爱又恨的情郎竟已呼呼睡去。

看着聂志弘熟睡的模样,陈华榛想气他实是气不起来,不自觉的又看得痴了。

直至夜幕笼罩,陈华榛才伸手轻摇聂志弘,道:「聂公子,起来了。」

然而,连摇几回,眼前男子却睡得极沉。

「聂公子?聂公子?你……你别玩了,快起来呀!」时间渐晚,陈华榛越摇越怕,无论施多大力气,甚至拽了他的手臂,仍弄不醒聂志弘。

「呜──咻──吓──」周遭开始传出鬼哭狼嚎暴戾之声,多种声音交织而响,好似鬼魅潜伏在旁蓄势待发,随时将一举蜂拥而出。

「呀!」陈华榛惊叫一声,惊慌失措地猛摇聂志弘,道:「你快醒啊!快醒啊!」

聂志弘仍稳如泰山,毫无清醒之意。

陈华榛拿起长刀,猛嚥口水,心里默念「不怕不怕」,没多久,隐密处有好几双锐利眼眸盯着她转,发现让人盯上,华榛更是吓得全身僵直,三魂不见七魄。

片刻后,三只身高不到一米,眼歪嘴斜的妖怪从丛树中匍匐爬出,它们龇牙裂嘴,时而站起、时而膝行,一步步靠近两人。

「别……别过来!走开!」陈华榛猛举长刀,朝这三只妖怪吆喝。

「吓!」妖魔们似乎是受她挑衅,忽然加快脚步,向前猛冲,一会儿便将二人包围,不停发出「咕叽」之声。

陈华榛害怕至极,但想着聂志弘熟睡不醒,决计是不能让妖魔伤害他!

头一回正式施展「虚盈三刀」,此刀法缥缈无形,却因阳羽发出之光璀璨,刀光刺入妖魔眼中,让它们纷纷以手驱光,暂时不敢轻举妄动。

鬼怪们停下接近,「咕叽叽、咕叽──」叽叽喳喳地说个没完,陈华榛不明所以,看他们有意知难而退,才刚鬆懈放下长刀,谁知那一瞬间,三道利爪同时「飒飒」划出,于华榛身前身后各留下三道利痕。

「唔……好疼……」陈华榛受伤倒在地上,利爪带来之痛难以掩盖,再见妖魔们步步逼近,深怕妖魔会把他们二人吃了,忍不住大哭出声。

「怎……怎幺啦?」此时,熟睡的聂志弘听到哭声,终于甘愿醒来。

「陈姑娘?」聂志弘还来不及醒神,却见有三只妖魔在场,陈华榛还痛苦地倒在地上,前后一凑,想必是它们搞得鬼!

「你们竟敢伤害陈姑娘!纳命来!」一怒之下,聂志弘拔剑使出「石诀」,直朝其中一只狠劈,一妖让他斩下,化作黑烟飘逝。

「咕叽──」剩下两只妖魔让其吓着,转身拔腿急欲逃跑,然而聂志弘气愤在心,由上而下猛劈一剑,两道火焰「轰」一声随剑气发出,瞬间将妖魔烧成灰烬。

「咦!」见火焰射出,聂志弘兴奋地瞧着那墨黑长剑,笑道:「哈,照这情况看来我应是能掌握五行能力的技巧了,不过老是火焰,没点新鲜……下回来试试别的!」

「呜呜……」

啜泣声于身边响起,聂志弘猛地一惊,才想到陈华榛受伤倒卧在旁,立刻上前将她扶住,只见华榛面色苍白,全身直冒冷汗,志弘心急道:「陈姑娘,妳还行幺?」

「好痛……好痛……」陈华榛啜泣难止,抓着聂志弘的身躯不放,志弘轻轻将她搂在怀里,然而他不懂医术,茫然无措之际,想起以往受伤,师父便会运气到他身上,或许此法能暂时舒缓华榛的伤势,想至此,志弘决定仿效师父作法,运气于掌心之上,轻将手掌置于华榛背后,并传内功入她体内。

无奈聂志弘虽剑术过人,内功底子却还一蹋糊涂,即便这段时日已开始修炼吐纳心法,但内功世界博大精深,哪有他这般学个几日就能有所成就之事?

「唔!噎──」陈华榛仅是凡人体质,接受这不纯然的内功后,只觉有股强大的真气于体里乱窜,让她更是生不如死。

见陈华榛双颊发紫,面容纠结,聂志弘自责道:「惨了,难道我的真气和陈姑娘不合?」

陈华榛用手摀心,原先只有外伤还不致命,但这真气她真受不得,聂志弘急道:「陈姑娘妳先冷静些,我教妳个口诀,妳先把我的内力排出吧!」

「我不会,我从没学过内功……不懂……」陈华榛残喘说出一句。

「是幺……那幺……」聂志弘无计可施,现下状况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他开始伸手乱点陈华榛的穴道,看能否先将此气稳住,再找方法将内力排出。

陈华榛痛苦之余,发现心仪男子不停在她的身子上碰来碰去,她又羞又怕,让原先苍白发紫小脸再添一道红晕。

「这……妳的脸色怎幺这幺奇怪啊!」聂志弘并未意会男女有别,更是胡乱点穴,见她的脸色忽红忽紫,志弘猛抓头髮,吓道:「惨了,这样下去妳会死的!我即刻揹妳回去找大夫吧!」

「不用……我还能自己走。」陈华榛羞赧道。

「别逞强了!」说毕,聂志弘不顾陈华榛反对,硬是将她抱起,华榛害羞至极,心头却不自觉萌生幸福二字,转瞬间,什幺痛楚彷彿都甘之如饴,她不再挣扎,只是紧紧抓着志弘的衣袖,依偎在他结实的胸膛中。

「二位,请留步!」

两人正要离开陵墓前,忽有一男子声音传来,聂志弘转身一看,那人正是他们找寻已久的小偷-杨锦宣。

  • 名称:神级大魔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21: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