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王全文阅读

聂志弘和陈华榛发窘相看,华榛惊道:「原来她就是夏小姐?」

范津点头道:「娘子的确曾落入那帮贼子手中,所幸当时只有几个喽啰,范某经过时将她救下。之后听她说了遭遇,原是想让她待在家里休养几天,但孤男寡女相处久了嘛……嘿。后来娘子将计就计,写了封信给夏家二老,咱们当初也没想到还会引起这番风波啊。」

听毕,陈华榛深觉感动,道:「既然夏小姐已经有个好归宿,聂公子,咱们就别带夏小姐回去了?」

「与其让夏小姐跟着不喜欢的人,倒不如让她和范大哥在一起,至少过得开心,只不过……」说至此,聂志弘欲言又止。

「聂兄弟有话直说,甭彆扭。」

「不知那官人可会找夏老爷麻烦?」

范津寻思,续道:「娘子在信上已写明自己成了压寨夫人,既是意外所致,而非夏家人有意悔婚,那大官应是不会追究,甭担心。」

这时,夏静从厨房中走出,她已换上姑娘家装束,头髮及笄,看来和方才的白衣模样截然不同,她向二人递上茶水,道:「两位,请用茶。」

聂志弘起身拱手赔罪,道:「夏姑娘,方才在下无意冒犯,还请妳原谅咱们。」

夏静摇头,含笑道:「两位不必放在心上,正好,我和范郎一样想和两位交朋友呢。」

聂志弘和陈华榛直点头呵笑,瞧范津是见过世面之人,志弘顺这势问及十神一事,了解二人来历后,范津奇道:「范某确有耳闻神器一事,可从没见过。娘子,妳阅书万卷,可有听说过?」

夏静道:「我以为那是捏造出的故事,因此从未深研,抱歉,未能帮上两位。」

聂志弘笑道:「没关係!今日能和两位交上朋友,志弘已觉万分荣幸啦!」

「来,乾!」四人以茶代酒,举杯共膳,谈笑风生一阵,陈华榛不经意瞥向夏静手腕,见她那双纤纤玉手毫无生茧,不由得羡慕起来,再看她腕上戴着一个精緻白镯,那镯晶莹滋润,刻痕深邃精美,恰能透出那白皙无瑕之肤色,华榛盯上许久,终是发出讚叹声道:「哇,好漂亮呀!」

夏静将手镯取下,递给陈华榛道:「这镯子是奶奶送我的礼物,我从未离身,是我最喜欢的首饰,妹妹也喜欢幺?」

「聂公子,你也瞧!」陈华榛把玩一番,将手镯递给聂志弘。

聂志弘摇头道:「我不懂欣赏这种姑娘家的东西,就别碰了,以免弄髒。」

「哈哈,聂兄弟说得极是,咱俩不如谈酒论武,这些姑娘家的玩意,就留你们姑娘去谈吧。」说毕,聂志弘与范津一见如故,早已聊得忘我,瞧志弘开心如此,陈华榛也不好再打扰他,将手镯欣赏一番后便还给夏静。

四人谈天说地,聂志弘和陈华榛留此一宿,今日得幸结交二位好友,更让志弘对闯蕩江湖充满斗志。

「大胆匪类,快将小姐交出来!」翌日清早,正要话别范津夫妇时,忽有不速之客突闯直入,大声呼啸。

来者不善,范津举刀戒备,夏静看了那人一眼,顿是面露惶恐道:「四喜?」

来者名唤张四喜,正是夏家守卫之首,为一名武艺高强之剑客,他相貌平庸,胸膛笔直,看来正派,张四喜拱手道:「小姐,总算让小的找到妳,请妳快随小的回去,老爷和夫人十分担心小姐的安危。」

夏静转头,赌气道:「你回去告诉爹娘,说我是压寨夫人,不能嫁给那什幺官人的!」

张四喜冷笑一声,左右观望聂志弘等人,鄙夷道:「若真是什幺了不起的寨子也就罢了,但此等破屋,以小姐千金之躯,哪能委屈于此?」

「滚!」听其出言污辱,范津怒而拔刀呼啸。

张四喜不甘示弱,举剑道:「匪徒,你诱拐小姐,今日张某便先解决掉你!」

看双方一触即发,聂志弘出言劝阻:「这位大哥,他们两情相悦,你成全他们便是,何必棒打鸳鸯?」

张四喜挥袖道:「小兄弟,此事与你无关,你甭插手。」

「哼!以为范某会怕你幺?来啊!」范津怒吼道。

夏静直冒冷汗,紧拉住范津,道:「范郎,四喜武功高强,你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张四喜骄傲道:「小姐说得极是,就是有小的作护卫,那破寨子才都不敢来犯我夏家。劝你现在让小姐和我走,我尚能饶你条狗命。」

范津喝道:「哼!若连娘子都保护不了,范某怎称男子汉!」

张四喜轻抚剑脊,道:「有骨气!那咱们一对一,若你败,小姐就得跟我走。」

语毕,张四喜握紧剑柄朝前猛地攻去,范津再施「劈山破竹」之式抵御数招,谁知这张四喜剑势如蛟龙跃海,转身若黄龙摆尾,招招猛而扎实,打得范津难以还手,范津只得步步逼退,一个不稳,张四喜那剑恍惚猛朝他心门刺去。

「锵!」俗语云清官难断家务事,但聂志弘终忍不住将剑鞘抛出打去张四喜手中之剑,志弘怒道:「张兄,拆散他们已属过分,又何必要下杀手?」

张四喜瞇眼一笑,道:「好,张某今日就卖小兄弟个面子,饶这厮一条狗命。但胜负已定,按约定,小姐得跟小的离开。」

范津撑着身体,张开双臂挡在夏静身前,道:「不行!范某绝不会让你带走她!」

「不服气?」张四喜拾起长剑,将那锋利剑尖顶在范津喉咙前方:「想清楚,这回张某可不会再留情!」

陈华榛跺脚道:「你太不通人情了!」

张四喜道:「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瞧二位年纪尚轻,张某就提点你们一回,小姐跟着这种人连三餐都难温饱,做人还是现实些,切莫只凭感情用事。」

聂志弘欲辩无言,结巴道:「但拆散人家终是不对。」

张四喜道:「话已至此,兄弟如屡劝不听,那张某只有多加得罪了!」

夏静本就知道张四喜实力甚高,如今听他语气傲慢,恐是还隐藏不少实力,寻思片刻,夏静下定主意,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随你走,你别伤害他们。」

聂志弘惊讶道:「夏姑娘,妳这是?」

夏静无奈道:「四喜实力之强,你打不过他。」

「小姐所言甚是。」张四喜狂笑数声,那声音如锥刺耳,很是难听,聂志弘火冒三丈,捲袖喝道:「没打过怎幺知道?」

此刻,夏静却将聂志弘拉住,她不想因为自己任性而牵连无辜,大声道:「聂兄弟,此事与你无关!你就别再插手!」

「但……」想救人却让拒绝,聂志弘深觉不是滋味,偏偏他明白夏静这幺做是为保众人周全,对此,志弘不知该听夏静的劝告坐视不管,还是要坚持己见与张四喜力抗到底。

「小姐深明大义,也省得小的麻烦。请!」张四喜比了个手势请夏静向前走去,语气却如命令,完全不留余地。

范津欲将夏静留住,可张四喜那剑鞘已落在范津脖后,范津眼前一黑,「唔!」一声昏厥于地,而后,张四喜便将夏静带离范家。

此刻,聂志弘与陈华榛就是想追上,也让夏静阻止下来,左右为难下,他们只能先安置好范津再做打算。

一个时辰过去,范津终是醒来,他发现自己躺于床上,情绪激动难止,猛道:「我要去找她!我要去找娘子!」

陈华榛勉强地拉住范津道:「不行啊!范大哥,你别担心,聂公子已先追上了,相信等等便有消息。」

范津哪里听得进劝告?他将陈华榛一把推开,迈步奔出门外,华榛唉呦一声,挨着床铺起身,并于后方追着。

范津跑了段路程,只见聂志弘面透不解蹲于草地上,范津朝他走去,问道:「聂兄弟,你怎待在此处?」

聂志弘张眼一望,伸手比着地上一个透亮手镯,问道:「范大哥你瞧,这是不是夏姑娘的手镯?」

范津弯下腰将手镯拾起,激动大呼:「不错!是娘子的!她不是回夏家了幺?手镯怎幺落在这里?难道……难道娘子在路上出了不测!」

陈华榛追上来,得知手镯在地之事,寻思一阵,道:「范大哥快别胡思乱想,咱们先去夏老爷家一探,便知夏姑娘是否平安了?」

「事不宜迟,走!」三人赶回镇上,私下探访许久,却听说夏静并无与张四喜回府,且还得知张四喜在夏静离家出走后,就以保护小姐不力为由请辞离开夏府。

对此,范津忧心忡忡,「碰!」一时心急,竟伸手搥墙,瞬间血流如注,气道:「张四喜这王八羔子,他带走娘子有何目的!」

「范大哥,你别这样啊!」陈华榛吓道:「张四喜会不会是想利用静姐姐作威胁,好谋取夏家钱财?」

范津暗恨自己没用,吼道:「可恶,他会把娘子掳到哪去!」

聂志弘道:「我猜……会不会在冰鹰寨里?」

范津一愣,问道:「何以见得?」

聂志弘抚颚道:「咱们正是在冰鹰寨的岔路口发现夏姑娘的玉镯,所以……」

陈华榛应道:「聂公子说得对,这附近就属冰鹰寨最隐密,且寨子才让聂公子挑掉,里头就是有人,也只剩小喽啰,要藏人非常容易。」

「好!咱们即刻去冰鹰寨瞧瞧!」范津握紧那遗落的手镯道。

三人迅速来至石洞口,岂料才踏入洞内,却见地上平白多了数具死尸,「呀!」陈华榛对此地本就存有阴影,现又看到血腥一幕,不惊大叫出声,见状,聂志弘轻挑眉眼,伸手牵紧她,微笑道:「别怕,有我在,我会保护妳。」

「聂公子你真好。」畏惧感瞬间随着牵手一消而散,陈华榛羞赧一笑,与聂志弘一同细探尸身,这些人正是冰鹰寨的喽啰,他们方死不久,血液还潺潺流着,身上置有包袱,推测是準备要撤离冰鹰寨,却不幸让张四喜杀害。

出了洞,上前一瞧,正见张四喜盘问着夏静,态度无礼,直道:「张某耐心有限,妳要再不说,休怪我不懂怜香惜玉了!」

夏静扭着身子挣扎,语中带泣,道:「我真不知道神器的下落,你快放开我!」

听及神器,聂志弘不禁呼道:「你绑走夏姑娘是为了打探神器?」

发现有不速之客闯入,张四喜呸声道:「哼,没想到躲在这儿也能让你们找到?」

见娘子双手被绑,又因挣扎而使手腕出血,范津甚是心疼,吼道:「张四喜!你胆敢这般对待娘子?」

「有何不敢?」张四喜诡谲一笑,将剑指向夏静,道:「对了,你是小姐的姘头,肯定知道神器的下落,赶紧交出来,否则我便先划花她的脸!」

陈华榛问道:「难道你在夏家当护卫也是为了神器幺?」

「正是。只叹张某这些月来搜遍夏家上上下下却都徒劳无获。既然如此,张某只得从妳下手,再找不到,祭炎大人可不会放过我!」

祭炎二字一出,聂志弘一愣,道:「祭炎?你是飞云山庄的人?」

张四喜道:「不错。」

聂志弘怒道:「可恶,没想到飞云山庄的人为蒐集神器,杀人也在所不惜?」

张四喜呸道:「我庄之行事,容得你说长道短?」

「那你便是隐十仕之一员?」

张四喜笑得阴魅,道:「既知道我隐十仕,那肯定也清楚,单凭你们这帮杂鱼是绝对打不过我,奉劝你们快将神器交出,免得受皮肉之苦。」

「……」聂志弘握紧双拳,不想这赫赫有名的隐十仕竟如此无耻,无奈夏静在张四喜手上,志弘不敢轻举妄动,寻思许久,志弘道:「若我把神器给你,你放不放夏姑娘?」

「哦?」张四喜睁眸道。

陈华榛惊讶地看着聂志弘,道:「聂公子,你不能将桃燃钟交给这坏蛋啊!」

「人命关天。先救人要紧,等夏小姐平安,我再向他讨回不迟!」说毕,聂志弘从怀里拿出那小型吊钟。

「桃燃钟?不错,十神中确实有一者名唤桃燃,好,给我。」

聂志弘将桃燃钟抛给张四喜,张四喜接过手,瞧了瞧此钟,虽看不出个端倪,但也乐得开心,志弘不满呼啸,挥袖道:「神器已给你,快放了夏小姐!」

「格格……」张四喜笑得噁心,道:「张某何时说过,只要你将神器给我,我便放她?」

「你──」聂志弘气道:「堂堂隐十仕竟用这种卑鄙手段!」

张四喜哼道:「张某潜伏在夏家是为了别样神器,这桃燃钟不过是顺便,既然小姐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张某也不再客气,妳若有怨气,就去怪祭炎大人,可别来找我!」

聂志弘再难忍耐,喝道:「祭炎、隐十仕,你们所为实在太卑劣了!」

「嘴巴放乾净点!」双方僵持一阵,忽听得一清亮女声从上空发出,同时,张四喜「啊!」苦喊一叫,只见他右臂出现一道剑伤,伤口利且猛,鲜血「波波」溅染衣袍。

转眼间,一名穿着羽翼轻纱的女子现于眼前,她面红齿白、身材姣好,且打扮花红璀璨、美艳惊人,这等绝世美女,任谁都想多瞧一眼

张四喜喝道:「臭婆娘,可知张某是隐十仕,妳今日攻击我,便是和隐十仕作对!」

「啪!」女子目光狠辣,上前直甩张四喜一清脆耳光,啧道:「隐十仕的名号岂容你挂在嘴边吠?」

被人如此羞辱,张四喜忿忿不平,一把抓住女子双肩,岂料女子以剑鞘轻拍一下,忽有一道光壁隔绝二人距离,一碰至光壁,张四喜只觉手掌无力,他惊慌失措,喊道:「结界师?」

女子轻笑一声,声如玲珑般响脆,她媚笑道:「我本不想插手此事,可你一直将祭炎大人和咱们隐十仕挂在嘴边,无知之人,还以为祭炎大人用你个废物当手下!」

听言,张四喜全身颤慄道:「妳……妳是隐十仕?」

女子双手插腰,高傲道:「隐十仕-程燕音,今日就要取你这条狗命!」

「原来妳才是真正隐十仕?我就说,你们武功高强,又哪会耍这种手段。」聂志弘傻笑一阵道。

程燕音强势道:「哼,近来那三个副庄主的手下频频冒称我隐十仕之名号,除也除不完!」   

张四喜吓得双腿发软,双膝下跪哀求:「程女侠,小人有眼不识泰山,无论如何,我也是裘庄主的手下,祭炎隶属于裘庄主,妳总不能对我出手吧?」

程燕音走到张四喜面前,拽紧他的衣领,怒道:「祭炎大人虽尊重裘夏,但我隐十仕从来只为祭炎大人做事,难道你不知道?少将我们和你混为一谈!」

张四喜以为搬出裘夏,就能让程燕音会放过他,岂料却更惹火燕音,燕音甩开张四喜,一剑便朝张四喜胸膛刺下,见状,聂志弘却是冲旋而上,举剑硬是接下燕音此招。

程燕音深觉不可思议,喝道:「臭小子,你敢阻我?」

聂志弘天真道:「他行事虽恶毒,但只要知错能改,便该给他机会。」

程燕音冷笑一声,道:「愚蠢!你这幺做是在姑息养奸!让开,否则我连你一起杀!」

聂志弘蹙眉道:「为何非要杀人?难道隐十仕也是这种穷凶恶极之徒吗?」

「哼,张四喜假借祭炎大人的名义,凭这条,他就该死!」程燕音举起配剑,范津也早趁乱将夏静救下,张四喜得罪错人,又没人质防身,只能闭紧眼睛,坐以待毙。

程燕音猛朝张四喜攻去,聂志弘却连番阻挡,见状,燕音倒不留情,使出一招「燕舞飞樱」,剑术繁华、姿态艳丽,不时含笑勾人,妩媚娇艳,谁料她虽风情万种,对聂志弘这大木头而言却丝毫不起作用。

程燕音暗啧一声,见此招无用,改施一招「流云贯芳」,剑势如流水般细腻而速,配着她所拥有之结界力,时而能将长剑隐形而刺。

聂志弘心道眼前女子虽然狂妄,但横看竖看都仅是名弱质女流,他冷静下心,凭程燕音发出之内劲判断剑尖将从何方刺来,待逮到机会,志弘化守为攻,直使出五诀中最速之「雷诀」,欲速战速决。

连拆数招,只见程燕音面透诧异,直道:「你这剑法怎幺……唔!」一时恍惚,防御不及,那剑正中燕音肩头。

聂志弘停下攻击,拱手道:「承让。」

「胜负还没定呢!」程燕音怒形于色,一手握住伤口,嘴里开始唸起奇异咒语,只见那原先让她召唤出的数道光壁瞬间化成阵阵阴风,此风并非五行之力,而是一种夺命结界术。

强风裹着聂志弘,志弘左右张望一会,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觉呼吸薄弱,似乎有甚多硬板从他四面八方压来,志弘扭着脖颈,残喘呼道:「这……这是什幺?」

程燕音娇媚一笑,自豪道:「呵,这结界是我的拿手好技,待在里头越久,体力流失越快,若你现在肯叫声姑奶奶饶命,本姑娘就饶你不死,不然,你就準备见阎罗王吧!」

  • 名称:特种兵王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5: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