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盗万界全文阅读

「啪!啪!啪!」

回至天佐镇,许多知晓聂志弘前去冰鹰寨之镇民,一见他平安带回被挟持的陈华榛,纷纷朝他投以钦佩目光,此起彼落鼓起掌声。

「不愧是少年英雄!」

「小伙子,你可真厉害!」

「少侠,多谢你教训那帮贼人啊!」

面对连番讚赏,聂志弘面露红通,傻笑许久,心头有些得意,本想待久点多受些奉承,但想起陈华榛衣衫不整,只得不再停留,心道先送她回家要紧。

回到陈宅,陈华榛进房换上新衣裳,梳洗整齐后,虽称不上美女,却是小家碧玉、温柔婉约,她慢步走至聂志弘身边,将外袍递还,面上挂有崇拜而羞怯神情,娇声道:「公子……多谢你方才救了我,请受华榛一拜。」

「快起来。」聂志弘扶起陈华榛,道:「助人为快乐之本,能帮上忙,我很高兴!」

陈婆婆笑道:「恩公、华榛,老身煮了桌菜,快来吃吧」

前些时间在客栈时,还没来得及大快朵颐就被拉去救人,打了一架后,聂志弘确实饿了,因此,他恭敬不如从命,留在陈宅用膳。

过上半个时辰,只瞧聂志弘捧腹,嘴边挂有饭粒,笑得灿烂,满足之态全显于脸上,猛讚道:「太好吃啦!」。

陈华榛腼腆坐在一旁,整餐下来,华榛几乎没动筷,只记得不时伸手替聂志弘擦拭嘴边饭粒,可惜志弘这木头从头到尾自顾着吃,完全没注意到这充满爱意的目光,陈婆婆张望一会,格格笑道:「聂少侠慢点吃,吃不够老身再煮。」

聂志弘满足道:「不不,我吃饱啦,多谢婆婆款待,这味儿和师父煮的一样好吃!」

「哦?不知聂少侠是哪门哪派?师承何处?」陈婆婆问道。

聂志弘尴尬一阵,心想:「糟……一时大意就脱口而出了……我该说出师父的名字幺?」他试图转话,道:「婆婆,别叫少侠了,直接唤我的名吧。」

陈婆婆点头,续道:「小兄弟能凭一己之力挑掉冰鹰寨,想必令师身手更是不凡,若有机会,老身想去拜见拜见他。」

聂志弘犹豫许久,释然道:「好吧,瞧婆婆你们不像坏人,就和你们明说了,我本住在骸岩峰上,师父是严灵空。」

「骸岩峰?那座荒山?」陈婆婆惊呼道。

既决定要说,聂志弘倒也不隐藏,除了向婆孙二人解释来历,包含连要蒐集十神和找寻七人一事都倾囊讲出,对此,陈华榛像在听说书般听得津津有味,陈婆婆却透出若有所思之神情,聂志弘摸头道:「婆婆可是不信?」

「少侠请随老身进房。」陈婆婆起身,随后走进房中,聂志弘毫无戒心,傻愣地跟在后,陈华榛心生好奇,亦随两人进房。

房内,陈婆婆打开一衣柜门锁,道:「小兄弟请瞧此物。」

聂志弘上前一望,只见一个小型吊钟陈立于柜中,看来有些历史尘埃,却又不失光泽,陈婆婆拿起此物道:「老身也略有所闻那传说,只是从没想过那些江湖传言竟是真的。嗯……这是老身家传之宝,先祖曾言便是那十神器之一,为避免武林人士窥视,老身隐瞒会武功一事。倘若今日聂小兄弟未出手救华榛……老身大概也要破戒了。」说完,将吊钟递给聂志弘。

「十神器?」聂志弘兴奋地接过吊钟,当吊钟一碰至志弘,只见夺目光辉从钟里射出,志弘惊叹道:「这力量如此之强,难道就是师父所说的十神之力?哈,踏破铁鞋无觅处,想不着,这幺轻鬆就让我找到一样,师父要是知道一定高兴极了!婆婆,这玩意可有名字?」

陈婆婆点头道:「先祖唤此物为桃燃钟,老身家世世代代,从未有人见过它发挥神力。但经你方才一摸就有此等反应,既是如此,老身便顺天意,将这钟交给你作为谢礼吧。」

能得神器,聂志弘哪会婉拒?他开心收下桃燃钟,道:「对了,我瞧陈姑娘与我投缘,要不,姑娘试着碰碰此册。」

聂志弘从怀中拿出破旧册子,陈华榛摇头道:「长生……世上会有这种事吗?何况我不会武功,如果我是聂公子想寻的人,只怕会拖累你。」

「说什幺拖累呀!若妳真是七人之一,我高兴都来不及了!妳试试吧,直觉告诉我,妳极有可能是!」

陈华榛尴尬一笑,盛情难却,她不以为意的将册子拿过手,然而,册子竟如虫子般于华榛手中蠕动一回,她惊呼一声,直把册子一抛落地。

聂志弘眉目一挑,低下身将册子捡起,翻阅开来,只见第二页上已映出陈华榛的容貌,华榛现年十六,和严灵空所说之二十仅差四岁,因此,画上轮廓并无太大差异,只添了番女人韵味,志弘兴奋笑道:「我就说了,妳肯定就是!哈,今日不只让我找到神器,还让我找到第二个人,真是娘亲在天之灵护佑!」

聂志弘顺手牵起陈华榛道:「陈姑娘,妳可会介意长生一事?」

突然被心目中的英雄牵着,陈华榛满面通红,道:「不……不介意。」

「太好了!那妳愿意随我同行幺?等找到多些人后,咱们一同回去见师父,日后,若有什幺需要我和师父帮助,妳儘管说无妨!」

「但我不会武功……」陈华榛咬紧下唇道。

陈婆婆喜道:「不会武功又不碍事,小兄弟,华榛这些年来一直待在家里,每早就是帮老身卖包子,是个乖巧体贴的女孩。虽然和老身无血缘关係,但老身待她如亲孙女一般,现在老身把她交给你,你可不能欺负她。」

聂志弘笑道:「婆婆放心,我必定尽全力保护陈姑娘的!」

陈婆婆道:「如此甚好。」

这席话让陈华榛虽喜亦忧,她道:「华榛要是离开,婆婆一个人该如何生活呢?」

陈婆婆把陈华榛带到一旁,轻拍她的手道:「婆婆年纪虽大,但这骨头还行的,妳甭担心。婆婆看得出妳对他很有好感,虽说他涉世未深,但妳跟着他,倘若有个归宿,婆婆也算对得起你死去的爹娘了。」

陈华榛双手掩面,羞道:「婆婆,妳说什幺呢?」

陈婆婆连笑数声道:「妳的心思婆婆难道会看不出?妳如果喜欢人家,多相处对妳有益无害啊。」

经陈婆婆一番劝告,陈华榛终是点头答应,却也对这离别流出不捨泪水,婆婆走到志弘身边,道:「小兄弟,今晚就留在这过夜。明儿早,华榛就和你起程旅行。」

「陈姑娘愿意与我同行了?婆婆,多谢妳啊!」聂志弘欣喜道。

陈华榛心中出现一股莫名幸福滋味,道:「日后,还请聂公子多多指教了。」

翌日清早,陈华榛已收好行囊,拜别养育她多年的婆婆后,和聂志弘踏上旅程,至城门前,华榛不断回头张望居住多年的屋子,露出不捨之情。

聂志弘轻拍陈华榛双肩,道:「我离开骸岩峰时也是如此,虽然能下山让我无比兴奋,却对师父很是不捨……」

陈华榛低头不语,沉浸在离别的忧愁中,见状,聂志弘笑道:「甭担心啦,妳若想念婆婆,到时我就陪妳一同回来,反正还活着,就不怕见不着面嘛!」

见聂志弘露出恳切神情,陈华榛点头微笑,瞧她终展笑容,志弘笑道:「我这人不太会说话,妳别见怪啊!」

「不会,聂公子拥有这番真性情,让华榛甚是钦佩。」说着,两人比肩同行,欲往城门外走去,此时,却有两名衣着不斐之客挡住去路,聂志弘皱眉,站在陈华榛身前,道:「两位有事幺?」

「少侠快别误会,小人只是有事相求。」

「少侠在一日内挑掉冰鹰寨的事儿已在镇里传开,咱们就是想请少侠帮个忙。」

听言,聂志弘心欢不已,原来帮助人不只能使心情愉悦,还能拓展名望,照这样发展下去,要参加关山崖战役应是指日可待,想至此,志弘点头道:「二位请说,若在下心有余力,自会竭力相助!」

「好,我家老爷正是赫赫有名的夏知秋老爷,事成后,老爷必定重重有赏。」

「啊?」头一回和大人物攀上关係,陈华榛惊呼道:「夏老爷可是城中最有财富之人,有许多人都想巴结他呢!」

想起前日在餐馆里听到的那席话,聂志弘虽不愿投入他派,对财富也毫无兴趣,但若能卖个人情给夏老爷,对他拓展名声一事不无小补。

家丁续道:「我家小姐前些日子离家出走,传言她被冰鹰寨的人抓去,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陈华榛问道:「夏小姐离家出走?」

两名家丁相互一看,手指置于唇前,轻声道:「这可是秘密,请两位小声些,且务必保密。」

两人答允,家丁续道:「前阵子,老爷将小姐许配给隔壁镇上一名有钱有势的官人。可小姐不从,老爷怕得罪权贵,强迫小姐非嫁不可,岂料小姐竟一气之下离家出走……诺,你们瞧。」家丁从袖中拿出一封信递给两人。

聂志弘接过此信,打开一瞧,上头写道:「爹、娘,女儿不孝,赌气离开家中,却被盗贼抓去,现已被强迫为压寨夫人,无颜再回家中。愿爹娘保重身体,就当作没我这个女儿吧。不孝女,静儿笔。」

聂志弘奇道:「咦?我昨日在冰鹰寨就只见到陈姑娘一人,并没见到其他姑娘啊?且这信上也没提是哪个山寨,这样在下该去哪儿找人?」

家丁无奈道:「这附近除了冰鹰寨,其实还有个匪寇,听说他向来独来独往,只取财,不曾取人性命。咱们想了许久,此事要与冰鹰寨无关,嫌疑最大的也就是他了!」

聂志弘道:「不管如何,掳人取财都是不对,可知他人身在何处?」

「言下之意,少侠是答应了?」

聂志弘点头,陈华榛却觉不妥,劝道:「聂公子,万一那贼人比冰鹰还厉害怎幺办?咱们还是别管此事了,以免惹祸上身。」

聂志弘本就颇具胆识,尤其有了冰鹰寨的经验,可谓是天不怕地不怕,他道:「放心!大寨子都不成问题,何况一个小小匪徒?而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做人的基本道理呀!」

瞧聂志弘心意已决,陈华榛暗叹自己太过胆小,道:「也罢,我应该要有同理心,万一那姑娘真是被匪徒抓走,咱们确实该去救她。」

「就是。」聂志弘微笑道。

「那人常出没在邻村旁的山中,少侠可去那里查探。」说着,家丁朝镇外指了个方向。

聂志弘瞇眼瞧了远方,道:「行,我定不负所託将夏小姐救回。」语毕,二人往指示方向前去。

徒步来到小山丘上,然而连晃数圈,别说盗匪,连个鬼影都没瞧见,见天色薄暮,暮霭缭绕致视线不清,陈华榛停下脚步,伸手轻拍痠软双腿,鼓嘴道:「这儿人烟稀少,哪像有人居住,咱们是不是走错路啦?」

聂志弘摸头道:「嗯……那两人确实是比这方向。」

「哪来的野小子!快走!」两人茫然无措之际,一声从后方唤出,转身一瞧,只见一名身穿白衣,面戴白色面具,全身上下除了头髮和眸子是黑的外,其余清一色白之人现于眼前。  

见白衣人出现,聂志弘不惧反喜,哈道:「你总算出现啦!」

白衣人蹙眉,身子略显颤抖,举剑晃道:「你们快走!否则我就把你们打得落花流水,直叫不敢!」

聂志弘捋臂将拳,跃跃欲试,看他这反应根本和个孩子一般,陈华榛简直哭笑不得,心想:「聂公子真是……眼前这人可是铁铮铮的盗匪啊!」

聂志弘道:「贼人,只要你交出夏小姐,咱们即刻就走,不与你多做计较。」

白衣人挑眉喝道:「什幺夏小姐?没听过,没听过!这儿只有本大爷一个人,你们快滚!」

「哼,明人不说暗话,你若不把人交出,就别怪在下动手了!」聂志弘双手插腰挑衅道。

见他信心满满,白衣人咬牙道:「可恶,你这小子是打哪来的,竟然完全不怕我?」说着,白衣人斜眼盯向陈华榛,心想:「那姑娘看来弱不禁风,估摸着不会武功,不如挟持她,好让他们知难而退吧!」

打定心思,白衣人举剑朝聂志弘奔去,志弘才方应招,谁知那第一剑只是幌子,白衣人却是冲过他身边并一剑朝陈华榛指去,情急下,华榛从袖口中拿出防身匕首,害怕叫喊「啊!别过来!走开!」,慌乱之余,直朝前方猛刺。

「嗳!等、等等啦!停下!」白衣人即刻缩手,当真被此举吓着,他连退数步,陈华榛却压着头朝前方猛刺,嘴里仍囔着「别过来!」

见状,白衣人吓得冷汗直冒,向后摔了个大跟头,狼狈喊道:「小子,你快阻止她呀!」

聂志弘从后方一手扣住陈华榛肩膀,一手夺去她手中匕首,并覆住她手腕,柔声道:「陈姑娘,别怕,有我在。」

半刻后,陈华榛总算平缓恐惧,啜泣难止扑在聂志弘怀里,喃道:「呜呜……我好怕……我方才真的好怕。」

瞧怀里人哭的伤心,聂志弘燃起怒火,举剑指向白衣人,道:「无耻!竟攻击女人!」

白衣人起身,双脚一跺,气道:「你瞎眼啊?明明是她朝我猛攻,怎幺还反过来骂我无耻!」

「谁让你攻击她?」说着,聂志弘轻放开陈华榛,步履沉重朝白衣人走去,显然欲替华榛出口气,道:「是男人就一对一对决!」

白衣人后退两步,颤抖道:「你……打就打!」

「哼!」聂志弘迈步猛进,见墨剑猛地刺来,白衣人吓得全身僵直不敢动弹,一剑挥来,差些就让志弘削去他那头乌黑长髮。

「啊!」白衣人僵愣许久,一回神竟就鬆开手中剑,蹲下身双手抱头全身颤慄不止,过没多久,甚至哭出声音,道:「走开……走开啦!」

见状,聂志弘满脸困惑,那火气顿是烟消云散,他放下手中长剑,缓步走上前,彆扭道:「你一个盗匪蹲在地上哭,感觉怪丢脸的……别这样吧?」

「呜呜……」白衣人猛揉眼睛,啜泣不止,道:「谁叫你……谁叫你出招这幺猛,我能不怕吗?」说着,白衣人将面具摘下,然而,眼前现出的却是张清丽面容,和冰鹰寨那帮凶神恶煞差个十万八千里。

见白衣人原来是个姑娘家,聂志弘自责不已,急赔罪道:「抱歉……我以为你是夏家人说的匪寇……姑娘,真对不住!」

「混蛋!是谁欺负娘子!」白衣女子情绪尚未安定,忽然从旁杀出另一汉子,这汉子身材壮硕,浓眉大眼、面容粗犷,手持一柄大刀,好是威风。

瞧白衣女子哭得伤心,汉子怒火繁盛,吼道:「你们竟敢惹娘子伤心,纳命来!」

还没来得及解释,汉子已朝二人挥刀,聂志弘深怕陈华榛受到波及,将她推到一旁,随后举起长剑,使出他自豪的「御雨字炎诀」,本想顺势发出焰火,这回却没能从愿。

有了冰鹰寨的经验,聂志弘不再轻敌,两人对上数招后,志弘就将汉子节节击退,汉子不肯服输,横刀一划,欲转守为攻,一式「劈山破竹」,硬是缠住志弘手中墨剑,看汉子力抗自己,志弘兴奋喊道:「哈,兄台比冰鹰寨的贼人强多了!」

听他提起冰鹰寨,汉子眉眼一动,待聂志弘转身将距离拉开,那汉子终愿收刀,问道:「莫非你就是昨日那挑了冰鹰寨的少年英雄?」

聂志弘点头,微笑道:「你也知道这事儿?」

汉子不敢置信,从头到脚仔细端看聂志弘后,道:「你这小子武功是不弱,但横看竖看也不过二十,凭你一人之力,竟有本事能歼灭那帮匪子?」

聂志弘赌气道:「别胡说,谁歼灭他们了?我不过是把陈姑娘救出来,一个人都没杀!」

这糊里糊涂的话终让汉子放下戒心,汉子哈哈大笑,道:「真是个奇怪小子。来吧,随范某走!」说毕,汉子将白衣女子扶起,再道:「娘子,咱们回家吧。」

瞧汉子已不像开始时凶暴,两人倒也放下戒心,随两夫妇回至郊外一间小屋,聂志弘向汉子表明来意,那汉子点头道:「原来如此,不过夏家的人大概难以料到聂兄弟武功虽高,却是个傻里傻气的小子,哈哈。」

聂志弘搔头道:「我很傻吗?」

瞧聂志弘这般稚气傻样,汉子拍胸膛道:「傻才好啊!范某名唤范津,那白衣姑娘正是内人夏静,你这朋友咱们今日是交定啦!」

  • 名称:偷盗万界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4: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