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鳄全文阅读

天佐镇,位于骸岩峰附近的一处城镇,此镇规模不小,镇里住有一夏氏富商,时有外地人来此走访,望能与他攀上关係。

聂志弘走进间餐馆,心情甚悦,便多点了几道菜,他欢欣地享用眼前美食,并思考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李兄,听说裘先生已开始发今年的关山崖请帖啦,如何,有兴趣幺?」

「唉,像李某这种没名没势的人,裘先生岂会把我放在眼里?」男子无奈笑道。

「这城里的夏老爷和不少门派都有交情,请他举荐咱们入名门,不就有机会了?」

「夏老爷是商人,哪管这些打打杀杀?且就是有机会参加,到时在擂台上碰到隐十仕,咱们还用混吗?别去那丢人啦!」

「你说得倒也有理,唉。」

聂志弘听了会儿对话,终忍不住好奇,上前询问道:「冒昧打扰,在下并非有意偷听,请问兄台所言的『关山崖请帖』是何物?」

李氏看聂志弘年纪尚轻,脸上透股稚气,推测他刚入江湖,举杯道:「小兄弟请坐,是这样,以往许多自认武功高强的武者时常会上关山崖寻求敌手切磋,但渐渐地大伙儿越来越不懂轻重,老战个断手断脚才肯罢休,直至三、四年前吧,武林忽然窜出个『飞云山庄』,那年,庄主裘夏派四位副庄主前去关山崖,一举将所有武功高强的武者打败。」

「只是副庄主就这幺厉害?」聂志弘惊呼道。

「是啊。裘庄主道不愿武林中人为了比武引致死伤,提议由飞云山庄主办一年一约的关山崖战役,只要在武林中颇具名望的门派或团体,都有机会受邀参加,届时举办擂台赛,两两对决直至冠军诞生。而比武有规定点到为止,若杀了人即算败。」

聂志弘钦佩道:「嗯,这位裘庄主倒不失仁义。但……大家就这幺服他?」

「不服也不行呀。你可知自关山崖战役开办以来,就非由四位副庄主出场,而是他们四位再派各自下属组成四团,前几回打到后期,只剩他们四支之人,根本没其他人的份哪!」

「个人不能参赛吗?」

李氏道:「要与单独行走江湖的侠客联繫并不轻鬆,因此,每个团或门派须派至少三人、至多八人。小兄弟若有兴趣,大可先拜入名门正派,或者运气好些,让四位副庄主收为弟子,等到以后学成,前途光明的很!」

聂志弘问道:「那为何兄台不直接拜入飞云山庄,反而要请夏老爷帮助?」

「唉,这你有所不知,那位叫祭炎的副庄主,自始至终就只保留原先座下的『隐十仕』,从未再收一人入门。而其他三位……由于近来飞云山庄壮大,也就不像起初那般侠义心肠,行事变得高傲自负,要求他们……难啊。」

聂志弘奇道:「如此听来,祭炎座下这十人肯定是高手中的高手了!」

李氏道:「这是自然。每年战役都是让祭炎主办,可见祭炎是副庄主中最受重视的啊。且自战役开办以来冠军全是隐十仕,尤其去年不过出场四人,就已将中原武林人士全数撂倒!」

聂志弘喜道:「真希望有机会也能会会他们。假如真能取胜,除了名声外,可还有别的好处?否则各门各派怎会甘愿每次都去让人打败?」

黄氏笑道:「你问到内行处啦!有的人是自命清高,有的则不想丢人现眼,头一年,愿意参加的人寥寥无几。后来,庄主为吸引武林同好共襄盛举,已明说了,只要获得最终胜利者,便赠予一样传说中的十神器,此后,人人都想参加啊!」

「十神器!」聂志弘不禁惊呼出声。

「小兄弟铁定听过,传言两百年前天上有场神魔大战,让守护天界的十神器落入凡间,只要能得其中一者就能呼风唤雨!虽然只是传言,但很少人能抗拒神器的诱惑啊!谁要有幸收到关山崖请帖,基本上没人会拒绝赴约的。」

聂志弘不解道:「这等宝物,为何裘庄主愿意拿出来当作奖赏?」

「唉,这种武林高手总是喜欢这般卖弄的,虽然他行事看来正派,但也是想以后能在江湖上留个响名,这种事幺……等你多游历些日子就能体会了。」

聂志弘寻思,心道:「原来如此,假如以后找到的七人武功也不错,到时就取个门派名一同参加,嗯,这幺说来人数不成问题,倒是……要想参加,就得先在武林中打响名声,该怎幺做呢?」

「救──救命啊──」

此时,门外传来一声呼救,随之而来是位年约甲子的婆婆,她满脸惊慌,连爬带滚冲进客栈。

小二上前扶起婆婆,道:「唉呀,这不是在巷口卖包子的陈婆婆吗?发生啥事啦?」

「华榛让冰鹰寨那帮贼子抓走了啊!你们快来人救救她!」陈婆婆慌乱狂呼。

「冰鹰寨」三字一出,所有坐于客栈内的人士,不论农民、游商,甚至是习武之人皆冷汗直冒,噤若寒蝉。

「恕小的爱莫能助……」说毕,小二亦快步走远。

一位农夫劝道:「婆婆,您就节哀吧,让那群贼子抓走,九成是有去无回了。」

「不……求各位大侠救救华榛!老身给你们磕头啦!」陈婆婆不肯放弃,向每桌客人哀呼求救,看着,聂志弘心有不忍,道:「不如让我去看看吧?」

听此,李氏急抓住聂志弘道:「傻小子,这儿的官兵都没去,你凑啥热闹?」

聂志弘不解,道:「习武之人,不就该仗义相助?况且二位不是还想参加关山崖战役,怎幺碰到这点事就退缩了?」

「去关山崖又不会丢命,但这不同,听说那帮人都是吃人骨头的贼子,咱们还想好好活着,犯不着把命搭上啊!」

看那婆婆已哭得喘不过气,聂志弘心头纠结,心道自己武功不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又是身为武人的基本道理,岂能见死不救?还有,若能挑掉那冰鹰寨,说不定就能打响名声,想至此,志弘打定主意,呼道:「婆婆,我去!」

「当真?」陈婆婆拿开摀面双手,心道眼前这小伙子年纪虽轻,但瞧他身上佩剑价值不斐,应是出自名门,那幺要将华榛救回应是可行。

「聂志弘定当尽力而为!」聂志弘拍胸,自信道:「还请婆婆替我带路。」

「好!好!多谢聂少侠!」说毕,聂志弘随陈婆婆离开,客栈中众人全面露错愕,待他离开后,便为志弘此行纷纷默哀出声。

城外森林处,陈婆婆指了方向道:「就是那儿,直走会看到一个石洞,里头就是那群混世魔王!」

「好,婆婆,这里偏僻,请您先回镇里等候吧。」聂志弘举起佩剑,準备前往。

陈婆婆颤抖道:「少侠,你的大恩大德老身实在无以为报,但请你务必尽力救出华榛。」

「没问题!」拱手告别后,聂志弘志得意满,面上毫无半分恐惧,转身走向冰鹰寨之据点。

走着,周遭气氛越显阴森,来至石门口附近,只见多具死尸曝尸荒野,有得甚已腐烂、面目全非,见此,聂志弘不惧只怒,心想:「这群恶贼真是残忍!待会我可要好好教训他们!」

抵至石门口,前有两位守门汉,两者皆手持大刀,龇牙裂嘴,神色凶残,嘴里嚼着大肉,口水溅满身子,姿态奇丑。

一见有人走来,一者呸掉口中大肉,道:「混小子,敢闯我冰鹰寨,不要命了!」

聂志弘问道:「你们是不是抓了个叫陈华榛的姑娘?赶紧把她放了吧。」

另名壮汉呸声道:「老子抓回来的姑娘百个千个,你说的是哪个啊?」

百个千个?听此,聂志弘极其不悦,沉气道:「今日才被你们抓来的。」

壮汉耍起大刀,风劲剧强,猖狂喝道:「臭小子,本大爷今儿个心情好,趁老子没动手前,饶你条狗命,滚!」

「既然不放人,那只有得罪了!」话才出口,聂志弘顺势拔出配剑,起初,他仅以掌力为主,长剑为辅,不管如何,他不愿伤人性命。

然而,两名壮汉哪里会留情面?他们一人一刀猛地朝聂志弘胸口狂斩,如巨猿猛扑而来。

「雕虫小技。」聂志弘轻喝一声,他外表看来斯文,力量却不柔弱,虽说他的内功不高,但凭剑术之快,还不需使用「御雨字五诀」,就已逗得两名笨重大汉头昏目眩、汗流浃背,一壮汉停下攻击,气喘吁吁道:「够难缠!」

聂志弘举起长剑,指向两人道:「还要打吗?不打就让开!」

二人互看一眼,眼下拿聂志弘没辄,拔腿冲入洞内搬救兵。

聂志弘没有江湖经验,处于他人地盘,仍没头没脑长驱直入,幸好这帮贼人并无多设陷阱,经过一段曲岸直路,眼前柳暗花明,只见石洞后方别有洞天,里头安有一座大邸宅。

见此奇景,聂志弘不禁讶然,走入大厅一瞧,地上撒满厨余酒罈,味道腥臭噁心,里头约有十来个盗匪,不是赌、便是酒,嘴里粗话连连毫不间断。

众人端看聂志弘,沉默半刻,「哈哈!」全场哄然一笑,一者道:「你们就是输给这乳臭未乾的小娃儿?」

那守门大汉小声道:「你们别瞧他像个书呆子,武功高得很哪!」

面对众贼,聂志弘仍无畏惧之情,道:「你们快放了陈姑娘!」

见小子不知天高地厚,众贼停下手边动作,一一起身活动筋骨,「喀拉」声频频作响,一者举刀道:「去你的狗畜生,在咱们的地盘还敢撒野?冰鹰寨带回来的姑娘,会容你说带走就带走?」

另一名盗匪亦道:「哼!老子让你走着进来,躺着出去!」

语毕,双方对决一触即发,虽是十几人围攻聂志弘一人,但志弘速度极快,光以「御雨字五诀」中之雷诀,雷厉风行,游刃有余地穿梭于众汉间,就逗得众汉抓不着方向,反而两两互撞,鼻青脸肿满头包,简直狼狈得很。

见状,聂志弘哈哈大笑许久,左拐一拳,右踹一脚,单以拳脚功夫,就将众贼打趴在地上。

「唉呦──疼──」听众贼扭着身子哀声求饶,聂志弘轻挠鼻头,心道:「原来山下的人也不过如此,哪日等我学会施展五行法术,定能打遍天下无敌手!」志弘满意得很,横扫众贼一眼,哼道:「今日就饶过你们!陈姑娘人呢?」

「就在里头让老大看着呢……唉呦!」为怕惹事,一得到消息,聂志弘将他们一一敲昏后,持剑一路奔至后院。

后院广大,横扫一遍,仅有一间房门半开着,聂志弘缓步靠近,从门外看入内,只见一名少女衣衫不整昏睡在床上,另一名壮汉压在她身上,意图不轨。

「你……!」聂志弘惊呼一声,那汉以为是小啰喽闯入,并没转头,声如猛虎,吼道:「格老子的没长眼!没见着老子办正事吗?滚!」

聂志弘愤怒不已,喊「喂」一声,上前抓紧盗匪右肩,盗匪皱紧颜面,一个转身直朝志弘挥向一拳,吼道:「找死!」

聂志弘身手极快,迅速往左一闪,盗匪头子挥了个空,这身子一转,才发现拍肩之人并非手下,斥道:「哪来的王八羔子?来人!抓去剁成肉酱!」

聂志弘瞪道:「你的手下全让我打倒了,现在只剩你一个!」

「啥?」头子起身,彻头彻尾端看聂志弘,喝道:「凭你个臭王八?好!敢闯我冰鹰寨,老子砍了你的头坐凳子!」

聂志弘气道:「怎地开口闭口就是打打杀杀?我不想杀你,只要你放了她,我即刻就走。」

听他这般不知天高地厚,头子更是怨火横生,吼道:「从来只有老子杀人,还没听过有人敢杀老子!你可知老子是谁?」

聂志弘不屑道:「不就是个地痞流氓吗?」

头子一把举起床边铁狼刀,上头铃锁坑啷作响,他道:「敢惹我冰鹰大爷,老子送你见阎王!」话毕,冰鹰直朝聂志弘挥砍一刀。

刀剑无眼,聂志弘怕伤到熟睡少女,以快速步法将冰鹰引至房外,两人一到后院宽敞处,志弘直施五诀中之「风诀」,风诀此技优柔绵延,柔气如风,然而后劲之强直将人逼退,使敌手无法靠近自身。

遭风劲牵制,冰鹰愣了会儿,露出嘴脸,呸道:「雕虫小技,以为制伏得了老子?」

冰鹰不愧为盗匪之王,啥本事没有,就是这身怪力惊人,他以厚实胸膛加上猛攻,长啸一声,一刀朝前劈去,顺势突破聂志弘製出的风劲。

聂志弘过于轻敌,一时不及抵御,直让此劲击中,「呜」一声叫出,志弘皱紧俊容,稳住脚步不再游戏,转使用「炎诀」加「雷诀」,炎诀重猛、雷诀重速,两者配在一起,十招之内,就将冰鹰手上那把铁狼刀一举打飞,直插在竹门上。

「锵啷」声惊醒房内少女,少女睁眼见自己衣衫不整,猛地尖叫,并拽紧身旁被褥,直朝门外一冲,冰鹰自知实力远逊于聂志弘,眼见纠缠无用,不如「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他一股作气粗暴地将少女掳下,一手掐着少女脖颈,吼道:「混小子,你再过来,老子就拽断她的脖!」

「放开……放开我……咳咳……」醒来已瞧自己衣衫不整,现又被这贼人掳在怀中,少女又羞又怕不断争扎,一张可人面容已哭得红肿,哭着,少女不经意抬头看到聂志弘,更觉羞愧万分,心道自己竟在这俊朗男子前如此狼狈。

冰鹰喝道:「吵死了!老子还没吃了妳,妳哭个屁!」

「啊?」得知清白仍在,少女勉强挤出笑颜,朝聂志弘投向求救眼光,冰鹰见机不可失,朝少女出掌一击,而后转身欲逃。

见状,聂志弘一时紧忧,大吼一句「哪里逃!」

一剑随话挥出,「轰!」一道焰火竟从剑气中乍出,不偏不倚击中冰鹰之背。

逃离挟持,少女躲到聂志弘身后,看着这少年英雄的背影,瞬间害羞至极,更是拽紧身上被褥。

「你是哪路妖怪?痛──痛──痛!」冰鹰欲作镇定,苦楚却全写在脸上,连喊三个痛字,足以证明那疼痛之感实是可怕。

然而此时聂志弘哪顾得了少女和冰鹰?他全神贯注在那道火焰上,再看手中墨剑,喜道:「那火焰真是我发出来的?太棒啦!五行者,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水曰润下,火曰炎上……然后是……可恶,又忘了!」

见聂志弘自顾自地傻笑,丝毫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冰鹰索性豁出去,吼道:「王八羔子,今日就是死,也要拉你作陪!」

在聂志弘还没反应之际,冰鹰运全身所剩内力于一掌朝志弘发去,眼看冰鹰之掌打下,志弘却无警觉,少女一心急,「当心!」轻喝一句奋力推开志弘,「啪!」这掌正中少女之身。

幸好冰鹰身上之力已被聂志弘消磨不剩一成,后又受那火焰蚀手,此掌威力并不强,不过对这柔弱女子来说,虽不足以致命,却仍让她痛苦倒地。

「陈姑娘!」聂志弘回神,赶紧上前扶她,少女和志弘对视一眼,见英雄和自己如此接近,顾不得伤势,急欲低下容颜,可这一低头,又见被褥鬆开,自身衣不蔽体,顿是手足无措。

聂志弘不经意朝她露出的手臂一瞧,上头烙有一条红色虎纹,虎眸神威、怒目眈眈,栩栩如生之态不像胎记。

「咦?这是?」聂志弘一时好奇,伸手抓着少女手臂至眼前细看。

「啊!」感觉到对方呼息在她的肌肤上,少女双颊红通,急欲推开聂志弘,动作之大,只差没赏他个耳光,这一挣,志弘才会意过来,急道:「啊!对不起!我并非有意对姑娘无礼!」

冰鹰冷潮热讽道:「哼!自己觊觎她,还假仁假义!」

聂志弘冷汗直冒,狂呼道:「姑娘,我真是一时好奇……没别的……」

「公子,拜託你先别说这些……快带我离开这儿。」女子声音娇弱,语带腼腆。

「好!」聂志弘猛地点头,替少女将被褥拽紧,再脱下外袍为她多裹一层,离开前,志弘不忘看了冰鹰一眼,一副教诲模样,道:「望你以后能改邪归正,别再欺负姑娘家了!」

冰鹰死眸瞪着聂志弘,心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硬生吞下这口怨气,待两人离开后,仰天长啸道:「老子发誓!今日之耻,一定会报!」

  • 名称:帝鳄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4: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