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子华全文阅读

人界一山-「骸岩峰」,山外设有结界,神魔皆难破之而入。

世人将此地视为荒山,然山上景色恰是水碧山青、风光旖旎,半山腰处建有一竹製大屋,装潢清雅简朴,此屋之主正是当年南宫主与魔族将领所留下的遗孤-严灵空。

时光匆匆,两百余年已过,严灵空早已长大成人,身材高挺,生得一张俊美面容,风采翩翩如玉,一身黑白长袍,简洁大方,其态之好,就是女人瞧见恐也自叹不如,然其眉间却时而微皱,充满忧思。

这日,严灵空如往常般待在房内,双眸细盯着壁上一幅挂画,画上为一女子,小巧娇颜配上一套淡青色琉璃裙,柔亮乌髮披肩,空灵之气栩栩如生。

他欣赏此画已有百年,对画上女子早不自觉充满爱怜,而此画却非出自名家之手,相反地,正是为他亲笔所画,无奈他记不得当初为何作画,更不知画上女子和自己有何渊源。

他时常将这段遗失记忆与自己存活至今之因反覆联想,脑里只依稀浮现他二十寿辰那日,彻确有来取其性命,但最后他为何活下来……他记不得;唯一确定的仅有……他虽保住性命,却也失去此生所拥有的一切,包含至亲胞弟-严灵雨。想至此,严灵空轻闭双眸,思君忆君、魂牵梦萦。

 

「师父,志弘来给您请安了。」房门外传来充满活力的叫唤声,严灵空轻挑眉间,理了理情绪,打开房门,眼前是一名身穿蓝袍,年约二十的少年,他是严灵空唯一的弟子,名唤聂志弘。

志弘外貌俊朗、眉目清晰,笑容之灿彷能与阳光合为一体,二人年纪相差甚远,不像师徒倒像兄弟,二人站在一起,画面犹如世间佳景,瞧上一眼,如沐春风。

聂志弘兴奋道:「师父,志弘的武功又更上一层楼了!」

严灵空细瞧他的衣裳,上头残有汙泥,叹道:「你又私自下山?」

聂志弘搔头道:「呃……今日又有些不速之客想上山,志弘只是去把他们赶走,没做其他。」

「可知他们上山所为何事?」

「老样子。不知又是从哪个说书人那儿听来,说咱们这骸岩峰上住了位身染诅咒的异子,那帮人就是好奇,所以想来打听打听。」

听言,严灵空神色暗下不发一语,聂志弘自觉说错话,紧道:「就算师父真有异于常人之处,但自志弘有记忆以来,师父从未如那帮说书人所说的下山作恶,所以您不必放在心上。」

「为师早已习惯,不会在意那些话语。志弘,骸岩峰既有结界护着,以后若再碰上这类事情,你不必抛头露面,以免招来危险。」

「哼,我才不怕呢!」聂志弘自信笑道:「志弘早将师父传授给我的『御雨字五诀』练得透彻,虽不如您那般还能用出火啊、雷啊等的五行之力,但拿来对付那些人绰绰有余!」

严灵空道:「武林人才辈出,切莫骄傲自满。你既还无法运行五行之力,就表示还有甚多进步空间。」

「那您再施展给志弘看一回。多看几次,志弘总能学会。」

「嗯。」话毕,两人来至屋外空地,严灵空轻然拔出长剑,双脚一腾,轻飘身影旋然滑过,眼神如鹰、剑光如虹,分别施出这所谓「五诀」之精华,五式剑招时快时慢、时密时鬆,变幻多端,难找破绽。

见师父于眼前示範,聂志弘随之起舞,两人同时施招,谁强谁弱一望即知。

两人共练一刻,严灵空朝前方轻挥一剑,一道焰火伴随剑气向前飒去,不一会儿,前方耸立大树瞬间断成两截,倒落于地

聂志弘钦佩不已,停下动作,抚剑道:「可惜我就是没法参透。」

「你资质虽高,却不注重内功修练,也不愿花时间理解五行相生相剋之理,若只想靠剑术取胜,将来碰到敌手极易吃亏。」

「这幺说倒是不错,但像御雨字五诀这种强劲剑术,还用怕碰到敌手幺?况且……老待在这山上,要如何碰到敌手?不如……」话到此处,聂志弘起了胆子,笑道:「师父,您让志弘下山去闯蕩吧?志弘猜山下没几个人能是我的对手!」

严灵空轻皱眉头,道:「你想下山?」

聂志弘点头道:「嗯。志弘只随师父下山过几次,每回匆匆买个东西又上山,从没细瞧过这世间风景,我……是真对山下事物充满好奇,不知师父可否成全?」

严灵空闭眸寻思,聂志弘自然知道师父为何担心,只因他七岁那年曾一度偷溜下山,却在山脚下被个陌生女人袭击,差点一命呜呼,若非严灵空及时赶到,他现在恐已不在世上。

话已至此,聂志弘不想打退堂鼓,他鼓起勇气,续道:「志弘已经长大,武功也进步很多,您放心,待志弘在山下磨练一阵子,一定会回来山上孝敬师父!」

「山下虽有许多丰富事物,却也危机四伏,尤其你与我牵连一起……只怕下山后会成为众矢之的,你当真想清楚?」

「是。」聂志弘拍胸保证:「我才不怕那帮人,只怕我下山后,一时半刻还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游历比较好。」

「既然你心意已决……随我进屋。」

聂志弘于厅堂等候,一会儿后,严灵空从房内走出,手持一柄墨黑长剑和一本素皮册子,严灵空将两物一併交给志弘,道:「你平日所用之剑并无开锋,现下这剑极其锋利,刀剑无眼,挥舞时务必小心。」

聂志弘将剑接过手,此剑不轻,剑身充盈灵力,轻挥一剑,剑气却是清明而亮,志弘甚是喜欢,道:「真是把好剑!多谢师父!那……这册子是?」

严灵空道:「打开瞧。」

册子薄,一共仅有八页,聂志弘翻至第一页,那上头正画着他的相貌,他搔头不解,又继续往下翻阅,发现剩下七页全是一片空白,看志弘满面困惑,严灵空解释道:「我和雨十岁时,天界北宫主带着两本册子来人间寻我二人,并交给我们一人一册。他道两百年后,册子内容便会开始浮现。前些日子,为师忆起此事,趁你睡时让你触碰,却见第一页上头忽然映出你的相貌。」

「有这种事?」聂志弘双眸大睁,不停瞧着册子,想找找还有没有别的神奇之处。

严灵空道:「十余日前,我曾下山与仲宫主见面,向他询问此事,他道此册八页分别代表八人,此八人皆受我之影响,拥有长生不老体质,而你们八人的面貌将永驻于二十岁之模样,直到诅咒解除。」

聂志弘喜道:「意思是我会长生不老?」

「是。」严灵空轻叹一声,道:「此事……为师对你感到万分歉疚。」

「怎幺会?」聂志弘欢欣满面,笑道:「我瞧过不少史书,记载过去有多少帝王、百姓都求长生无果,而志弘不必费任何心力,便有这等好事上身,哈哈,我高兴都来不及了!」

严灵空苦笑,心想若像他这般苟且偷生,长生不老反而只是折磨,叹道:「其他七人并不知此事,或许对此感到困惑。为师望你此行能将他们七人寻齐,只要将册子碰到对的人,册上便会浮上他们的面容。到时……竭尽心力,为师都会想尽方法破解诅咒,若无法成功……我也会弥补他们。」

「师父,您就是太多心了。不过志弘定不负所託,将其他七人找齐。」聂志弘兴致勃勃,后问道:「对了,师父的兄弟身上也有一本,那一共便有十六……」

听及严灵雨之名,俊朗面容瞬间幽暗,聂志弘自觉说错话,赶紧打住,他虽不知严灵雨去了哪里,但他清楚严灵雨的去向对师父而言似乎是个难以放下的结。

两人沉默一阵,聂志弘再道:「除了找这七人,师父还有别的吩咐?」

深思一会,严灵空道:「你有听过天界十神?」

聂志弘点头道:「我在书上看过,天界十神立于十神塔中,负责守护三界和平。」

严灵空道:「两百年前天界一场战争,引致十神塔崩塌,十神飞散后居于人间,有几者寄宿于器皿、人身,也有些保着元神之态。近年……人间开始有十神器的传闻,许多武林人士觊觎其中力量,若落入不肖人士之手,只怕会造成大患。你若有机会遇见,在无安全疑虑下便将它们蒐集回来。」

聂志弘蹙眉,心道:「师父欲蒐集十神莫非是有什幺野心?」想着,他对严灵空投向难解目光,可惜,志弘并不知十神曾视严灵空为主人,甚至需要藉他身体才能恢复力量,纵使十神再强,对严灵空而言也仅是负担。

「不!」聂志弘很快地打消这念头,心道师父绝非恶徒,且就算他是,严灵空也是他最尊敬之人,此生不改。

「志弘?」看聂志弘想得出神,严灵空唤他一声。

「啊?」聂志弘吓道。

严灵空道:「为师没别的事交代了,去和你娘说一声,趁现在天色还早,说完便可启程。」

「好。」

两师徒来到屋舍后方,那里设有两座坟冢,一者较大,立有「爱妻-聂飞若之墓」之墓碑;另一座较小,上头却无立牌。

聂志弘于聂飞若墓前下跪,上头所刻之人正是他的生母,然而对于身世,他却不得而知,想至今日就要离开,志弘总算鼓起勇气,道:「师父,志弘有个问题一直埋在心里,其实我……」

「你想知道身世?」严灵空闭眸,聂志弘是他一手养大,他岂会不知志弘心中所想?

「是。您每日都会来给娘上香,可见你们过去交情不错,那您一定知道娘的为人如何,又是如何过世?还有,这墓牌上既有爹刻的爱妻二字,那爹应是知道娘葬在这里,就算骸岩峰设有结界,但这些年来欲闯上山的人却没一个是他,师父可知我爹他究竟去了哪里?」

严灵空轻声道:「飞若出自名门,气质婉约、相貌出众、知书达礼,是个贤淑的好女子,只可惜死于意外之中,而你爹……」说着,他欲言又止。

看严灵空迟迟不说有关父亲之事,聂志弘低下面容,心道父亲肯定是个无恶不作的恶贼,严灵空怕是说了会伤害到自己才不愿多提,过了会儿,严灵空再道:「你想见你爹?」

聂志弘猛摇头道:「您别误会。他是死是活对志弘而言不甚重要,志弘只要有师父您这亲人就够了!」

严灵空叹道:「撇除你爹,飞若的确是个好女子,如她还在世,定会比我对你百倍千倍的好。」

「嗯。」聂志弘微笑道:「师父,志弘还有一问。」

「你说。」

「您时常在房里看一位姑娘的画像,那姑娘……可是我娘?」

「你……?」严灵空愣道。

「抱歉,志弘并非有意偷窥,只是……」

严灵空沉默许久,续道:「实不相瞒,为师并不知画像中的女子是谁,但她确确不是飞若。」

听此,聂志弘心中油然失落,这些年他常幻想若画上女子便是娘亲,那师父和娘可能就是一对鸳鸯,如此,师父就是他爹。可惜一切只为幻想,终难实现。

半刻钟过,聂志弘起身,再道:「师父,您老这样把自己关在房里闷着,身子可会熬坏的,这样吧,要不你和志弘一同下山?」

严灵空错愕道:「为师虽想知道她的身分……但我会适时调适心情,你不必担心。况且我下山后终有多处不便……还是留在山上吧,你若碰上任何困难,记得随时回来,不必逞强。」

「知道了。」聂志弘无奈苦笑,只好暗自祈求母亲在天之灵能保佑师父,让师父扫去阴霾情绪,多多展露笑颜。

话毕,聂志弘回房收拾行囊,半个时辰过后,严灵空送志弘至山脚处,道:「若有得空,记得多背诵心法口诀,打好基本功,有助你使用五行之力。日后,除了你与那其他七人能上山来,其余闲杂人等一律不可,明白幺?」

聂志弘拱手作揖,道:「嗯,志弘知道轻重。」

严灵空轻拍聂志弘肩膀,道:「你长大了,要懂得照顾自己,凡事小心,若真有困难……一定要回来,知道幺?」

「好,师父,您也要保重。」即将展翅高飞,聂志弘心中虽是雀跃,却也同时不捨,他于心里暗自发誓,下山后定要替严灵空打探严灵雨和那位画上姑娘的消息,以慰严灵空相思之苦。

送走聂志弘后,严灵空缓步回至聂飞若的墓前,喃道:「当年仲宫主曾言两百年后人间将有多次大劫,看来该来的终究挡不住……飞若,现下志弘已长大成人,望我此番纵容不会铸成大错,妳在天之灵,定要保佑他一路顺遂、平安。」

唸着,他神情一暗,从怀里拿出一张泛黄字条,上头的字已模糊不清,看来岁月悠久,严灵空闭眸再道:「雨,两百年了,我终究想不透当年你为何写这张字条给我……你那儿的八人是否已找寻完了?志弘这趟下山,不知会不会与你碰着……若真碰着,只望你别把对我的怨恨转洩在志弘身上……」

  • 名称:程子华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3: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