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剑皇全文阅读

天界、人界、魔界,俗称世道三大界,人界立于世间主位,为千万生灵所居之处;上为天界,乃凡人所不能至,天界广大无垠,边际难设,中心置有天厅,其余东、西、南、北四方各设一宫镇位。

四宫之主各怀异能,连天尊亦难与其任何一者正面交锋,四者分名为「东宫-彻」、「西宫-夙」、「南宫-逍」及「北宫-仲」。

其中,彻与逍并非生而为神,二者本为凡人,更为同胞兄弟,两人根骨奇异,自幼便远离家乡出家从道,捨弃尘世间七情六慾,果然于人寿将尽时,双双得道成仙。

成仙后,两兄弟因默契十足,多次斩魑魅、破魍魉、除邪魔、灭妖道,屡战屡胜,天尊见其二者神魔莫敌,便将「东宫主」和「南宫主」之位赐予两兄弟。

彻虽为弟,思维却远比兄长成熟,成仙百年坚守其位,从未疏忽怠慢、擅离职守;相较于彻,逍却渐怠于神仙生活,尤其神祇寿命无尽,只要未犯过错,便得百年、千年永无止尽的待在此处。

宫主地位崇高,每过数年才能逢一敌手,如此日复一日守在天界,逍终是离经叛道,常以「探访人间」为由下凡寻乐。

南宫主化用过去姓名「严逍」,以侠士身分在凡间济世救人,时而擅用神力打破天道规矩,专救阳寿已尽之人。

对此,天尊极其忧扰,软硬皆施,都难让逍改过自新,所幸过不掩功,加上彻尽心替他弥补,无可奈何之余,天尊也仅能纵容逍之所行。

无奈逍未成仙前从未体验过世间情爱,此番竟与凡间女子产生情愫,并使他从此深陷羁绊中,为求能和佳人厮守,逍苦思许久,这日,他下定决心,卸下满身战袍,仅穿着一身素衣前去求见天尊。

天尊见其这身装扮,奇问道:「南宫主,何以如此穿着?」

逍单膝跪下,拱手行礼,道:「末将有事请求,还请大人成全。」

难得见逍行此大礼,天尊慎道:「汝去年犯戒让吾惩处思过三年,期间不得下凡,如今半载未过,汝又想再去凡间?」

逍道:「末将的确想下凡,但这回不打算再返天界。」

闻言,天尊震怒,挥袖道:「堂堂一宫之主竟留恋尘世?说出个理由,否则吾必定重罚于汝!」

「末将心仪一名女子,只盼能与她长守一生,哪怕凡人寿命有限,至少再无遗憾,还请大人褫去我仙人身份,将我贬入人间!」

「荒唐!」此话大逆不道,逍却说得这般义正词严,天尊双眸惊睁,斥道:「难道汝不曾听过方晨之事?今日竟想重蹈覆辙!」

「大人说的是西宫主的下属?他不是早已……?」

「便是!当年以方晨的战功和才干,接任宫主一位指日可待,可他拥有大好前程,却破戒与凡人相恋,甚至生儿育女,打破天道规矩。」

逍不以为然道:「当上一宫主位又能如何?还不是只能成日对着这冰冷的天界。」

「你莫忘了,方晨所为造成天界多大死伤!」

逍冷言道:「若非天界硬生拆散他们一家,他的孩子岂会来此大开杀戒?」

「放肆!」天尊七窍生烟,声如虎吼,斥道:「犯错本该受罚!吾对他已是宽容,只将他和其私生女带回天界,且从未降责于那女娃。谁知当年那与方晨私通的女子腹中竟还怀有一胎,他这孽子……长大后杀上天界,闹得天翻地覆,更让魔族有机可乘,当时的东宫与南宫便是为保天界丧命,魂魄化为灰烬,永生不入轮迴!此番种种害得多条魂魄永无归宿,这些罪孽,南宫主以为汝真担得起?」

「末将愿抛却神仙身份,就再无问题!」

「成仙之路是汝所选,如今汝位高权重,怎容汝说放就放、想走便走?」天尊大声一喝,只见他双手已凝聚气力,白浊银光急速环绕于两掌之间。

一掌将朝逍打下,厅外却有一者大喊:「大人!手下留情!」

「彻?」天尊急收掌,将目光移向厅外,见彻身着战袍,袍上还染有各种色彩汁液,似乎才面临过一场仙魔大战,然而,他才回天界就听兄长脱袍觐见天尊,仅好放下手边一切,赶紧前来天厅一探。

彻单膝半跪,喘吁道:「方才末将听得大人提及方晨一事,此事莫非和逍宫主有干係?」

「方晨之事发生时,汝等才方成仙,自是与汝等无关。但南宫主今日却想步上方晨后尘,还妄言要吾成全!」说罢,天尊转面向逍,道:「事到如今,吾只好先废去汝之仙力,罢汝宫主之位,待汝闭门思过想通了,吾再复汝位吧!」

逍不满起身,质疑道:「既是要废,为何大人不乾脆成全我?」

「一日为仙,终身为仙。否则,天界规矩岂不因汝全乱了!」

彻吃惊道:「哥,你不愿做仙了?我俩不是说好要一同斩妖除魔,制衡三界和平吗?」

「如今,我只愿能与泉英长相厮守,其他一律不管!」

天尊斥道:「冥顽不灵!彻,退下!吾今日定要严惩南宫主!」

「谁敢动他!」天尊再发一掌,此时,周遭忽如其来旋出六道黑影,将那白浊仙气吸灭,仙魔二力难容,灵气四溢,震撼天厅。

彻目冒星光,拔出宝剑道:「何方妖孽?竟敢擅闯天界!」

「英妹,是妳?」认得此声,逍心喜,却亦百思不解,为何女子能闯入天界,甚至製出此等阴戾气息?

「荒谬!」天尊震怒道:「汝留恋尘世已是大罪,竟还与妖孽勾当?」

逍愣道:「末将不知这究竟是……?」

天尊喝道:「事实摆在眼前,逍,汝真要为她而与天界为敌?」

逍未发一语,那名唤泉英的女子却发声道:「我是魔又怎样?今日你们若不让逍哥离开,我魔界将领泉英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狂妄!妖女,受死吧!」彻生性嫉恶如仇,尤其这女魔头还魅惑兄长,想至此,彻火冒三丈,猛挥手中宝剑,数道银光乍出,範围甚宽,即使敌人隐身,凭藉此力之壮,就是扫到皮毛,也足以让敌人受创甚深。

见状,逍急挥袖运出焰火光壁,试图挡住彻之神力,「唔!」抵御不及,逍正面受招,吐出一口鲜血。

「你竟……!」彻瞠目结舌,不敢相信地盯着兄长。

「逍哥!」见情郎受伤,泉英终是现形,此女身子不高,穿着一袭黑色铠甲,其光甚厉,威慑众神。细看那铠甲材质,正是由魔族特等矿料「刖蕴石」所製,由此推测,泉英不单只是魔族,恐怕,她于魔族之地位不弱于逍在天界。

「妳真是魔族?」逍是头一回瞧见她这身装束,还见她难得露出额上的奇异魔纹,顿是哑口无言。

泉英低头道:「不错,我是魔。但我对逍哥是真心的,就算要我抛弃魔将身分也无所谓,只要能与逍哥长相厮守。」

言谈间,彻想起些许往事,长声道:「本宫想起来了,妳便是三年前于人间吸去近百条人类魂魄的魔族!哼,没想到本宫的焚魔焰竟没将妳消灭!」

「三年前?」逍恍然大悟道:「初遇妳时妳身负重伤,还不愿让我医治,原来妳是被彻所伤!」

泉英气道:「当时我以为自己要魂飞魄散了,但你的力量却能把那厮的力量消除,我就猜到你是天界神仙,原本我真想把你杀了好出口气!但最终……我实在杀不下手。逍哥,你信我,我可以为了你不当魔族,咱俩在人间找个地方隐居,别理这些神啊魔的,好不好?」

「好!」逍毫不犹豫允诺。

彻喝道:「你疯了?过去就罢,现在已知她是魔还和她走?此魔心术不正,你莫让她妖言迷惑!」

「天尊大人、彻。」逍转身,再次双膝下跪,双眸炯炯,道:「不论英妹有何过错,如今她愿不再作恶与我隐居人间,你们若肯成全,亦是功德一件啊!」

天尊闭眸道:「吾再问汝最后一次,汝真执意与她离开?」

「是。」逍坚毅不改。

「众神听令,即刻制伏南宫主,不,即刻制伏逍与此魔!」

见情势窘迫,泉英急道:「好你们的混帐,逍哥,咱们快走!」

「好。」逍不再留恋天界,起身伸手牵住泉英,另一手召出传送法阵,「锵──」一声凌厉作响,彻之宝剑已着实刺在泉英那武装铠甲上。

「英妹!」逍大是惊讶,转身面对彻道:「你我兄弟一场,你为何要赶尽杀绝!」

「自此刻起,你我不再是兄弟。」彻双眸死冷,面对兄长与魔族相恋一事心如死灰,而后他双手运功,清澈之球显现,毫不隐力,直朝二人发去。

「危险!」虚弱之余,泉英运魔气于十指上四处乱发。

「磅──磅──」剧烈声响大作,天柱多处断裂,把握混乱之际,逍带泉英跳入法阵逃离天界。

「哪里逃!」彻亦打开传送法阵,然而,天尊却出言阻止:「留步。」

彻心有不甘,咬紧下唇,随后他双膝一跪,朝天尊磕首,自责吼道:「末将无能!未能将罪臣严逍捉拿,请大人降罪!」

「逍之事与汝无关,起来。」天尊轻叹道:「方才那女魔所射之力直朝十神塔攻去,汝即刻随吾去瞧瞧。」

二者赶至十神塔,此塔受魔力重创已几乎崩塌,断壁残桓、满目疮痍,外头有众多神族齐发仙力企图护住塔身,其中,亦包含西宫主与北宫主。

「十神塔既已倒塌,不必再费心力。夙、仲,汝等随吾过来,吾有事交办。」

天界众将齐聚于天厅,三宫之主站于侧,仲与夙皆留有银白长鬚,年岁看来比逍、彻这对兄弟长上甚多,仲的神情和蔼,夙的眉宇间则存有些许忧思。

天尊将逍与泉英私奔一事告知众将,续道:「北宫主即刻去将逍擒回天界,如若反抗,格杀勿论。西宫、东宫,现下十神塔崩塌,十神飞散,汝等便去人间将十神搜回。」

彻站上前,单膝下跪,自请道:「还请大人派末将去捉拿严逍。」

「汝的立场为难,此事不必由汝出面,而西宫主……」朝夙看去,只见他神色忧戚,应是忆起当年方晨之事,天尊摇头一叹,接道:「吾认为此事交由北宫主办最为适合。」

「臣等领命。」三将同时拱手,而后各自开启传送法阵至人间执行交办任务。

时光匆匆,数年过去。

三将所领之命却无所获,彻无心蒐集十神,夙有其他任务搁置,而仲……

天界众神皆知,仲与逍年岁虽相差甚远,二者关係却好比忘年之交,仲会接下此担,不过是想拖延时间,好让逍能在人间多快活几年,而他则抓紧机会,看能否向天尊美言几句,让其心软以饶过逍。

人间一处偏僻山林,屋舍中,泉英正逗弄着在床上睡着的一双孩儿,脸上并无当年泼辣神情,反多了分清纯雅朴。

这双孩子,是逍与泉英于五年前生下的双胞胎,兄唤严灵空,弟为严灵雨。

神魔惯例,凡身上拥有纯正神或魔之血统的婴孩,于出生五年内,身体虽会长大,但因元神还未能与身体结合,因此,不会有心跳及心智。

泉英微笑道:「空儿、雨儿,明日就是你们的生辰,到时就能教你们走路,教你们说话,带你们游山玩水,嘻,娘和你们爹爹都很期待呢。」日复一日期盼,这对双胞胎终将甦醒,想到此处,泉英格格笑出声来。

「擦──」门外传来一脚步声,泉英兴奋地打开门,展起笑颜迎接,然而门才打开,女子已花容失色。

「妖女,总算让本宫找到你们。」来者正是东宫主彻,这些年他四处打探消息,心道只要能亲手除去这一家,就算违逆天尊指令又何妨?

泉英嚥下一口水,过去她曾和彻激斗一回,自知眼前之者并非自己所能击败,尤其历经这些年,东宫主身上所蕴之力似乎更胜从前,泉英握紧双拳,道:「你想怎样?」

「自然是来取妳性命。」彻斜眼一看,见房里还躺了两个幼童,不屑道:「哼,连孽种都生了……真不知北宫主究竟如何办事!」

「你说谁是孽种!他们也算你的姪儿啊!」

彻怒道:「就是本宫的孩子,与妖魔私通生下的,便是孽种!」

泉英双臂大开,挡在彻面前道:「我不会让你伤害他们,有本事冲我来!」

彻死瞪着泉英,冷言道:「你我对决会有何结果,彼此心知肚明,妳确定要与本宫力抗到底?还是妳想拖到严逍回来,以为凭你们二人联手,就能将本宫击败?」说毕,彻轻挥一手,一道白光乍出,「砰!」瞬间,墙壁炸出个大洞,尘土飞扬,威胁意味十足。

见此,泉英全身战慄,道:「你的意思是愿意放过他们?有何条件?」

「倒是冰雪聪明。」彻诡谲一笑,朝门口处发出一熊熊烈火,那火阳刚热烈,似乎容不得半分汙烬,彻道:「刀剑无眼,你我若战,孩子定受波及,只要妳踏入此焰,本宫与严逍到底兄弟一场,自会将他的孩子带回天界好好扶养,亦会向天尊求情,让严逍受点小惩便罢。」

「焚魔焰?」泉英心头一颤,那年就是差点让这焰火烧个精光,如今竟要她自己踏入里头,这一进去,必是魂飞魄散、元神尽灭。

寻思许久,两行清泪落下,泉英不敢哭出声音,心想:「凭我现在的力量绝对撑不到逍哥回来。就是撑到了,也只会让逍哥一同牺牲……也罢,能和逍哥厮守这幺多年,泉英心中已没有遗憾。逍哥……对不起……空儿、雨儿,娘对不起你们……」

彻闭眸道:「如何?本宫耐心有限。」

泉英走至孩子身边,于他们的面颊旁亲啄一下,而后起身,擦去眼泪,道:「好,我答应你,希望你也能遵守诺言,不得伤害他们三人!」

「哼,别想耍花样。」彻双手置于胸前,双眸紧盯泉英,还没见到妖女烧成灰烬,他绝不会鬆懈。

泉英深呼吸一阵,毅然决然踏入火焰之中,神情无怨无悔,只带着……遗憾。

「啊──啊──」

那火焰迅速烧上身子,只见泉英疼得全身颤动,哀鸣声响彻云霄,悽清尖锐,然而,面对残酷一幕,东宫主心中却毫无怜悯,只道此魔是罪有应得!

「英妹!」就当泉英要让焚魔焰烧成灰烬,一道人影从不远处急奔至此,无奈,最终只来得及抓住那烧尽后的一缕轻烟,其余的……一概不剩。

「你疯了!」彻急将逍拉开,深怕焚魔焰会波及兄长。

「碰!」一拳挥上彻的面容,逍握紧双拳,全身抽蓄,不敢置信地盯着彻瞧,他的胞弟竟杀了他挚爱的妻子,不……眼前这人真是他的亲生弟弟?

彻伸手抹去嘴上余血,不发一语。

两人对视甚久,逍稍缓气息,颤抖道:「她是你嫂子,你怎幺杀得下手!」

「本宫既无兄长,又何来嫂子之说?」说着,彻缓步走至两个孩子身边,逍急呼道:「站住!」

「放心,本宫既已答应会留他们的命,自会言出必……!」那一「行」字尚未脱口,彻已神色大变,只见其中一名孩童撑大双眸盯着彻,小眼珠子边不停落下泪水,心中恨意不言而明,这般杀戮神韵,不该是一名五岁孩童所有。

彻转身面对逍,道:「混帐,这等孽种,你竟留他到现在!」

逍心一怔,握紧双拳道:「幼子何辜?有任何罪我自会担。」

「只怕你担当不起!另一个本宫尚可留他,但这个……今日必须得死!」

「堂堂一宫之主,怎能伤害一名孩子!」

「按例,这两个孽种在五岁前绝无心智;于二十岁当日,身上之力将会完全散去,待时辰一过,潜力才将完全甦醒。如今,他未满五岁竟已先有心智,且身上涌出源源不绝之力,趁他年幼无力反抗定要先除之,否则日后真让他甦醒……其力之壮,实非你我所能想像!」

「我早与英妹约好,必定会好好扶养空儿,不会让他为非作歹。虽说英妹已让你活活逼死……但为了这两个孩子,我不想与你计较,从今以后,我的事不许你再插手,你现在立刻给我滚!」

「若本宫执意杀他,你意欲何为?」

「那幺……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出来,你我决一死战!」

彻轻叹一声,随逍来至屋外,两人站定位置,心知此战无法避免。

既已痛失爱妻,绝不能再失去孩子!这念头方出,逍聚精会神,引唤巨雷「磅!磅!磅!」数十狂雷猛朝彻身上劈去,毫不留情。

彻拔出宝剑向上一举,没会儿,只听得剑尖发出「啪擦」作响,他竟已将群雷全数集聚在那剑尖之上。

「你……!」逍瞠目结舌,他已出尽十成全力,但彻竟能轻鬆把群雷控制在手,彻冷道:「你我皆为四宫之主,实力本是相当,但自你离开天界后,本宫为了日后方便将你擒下,终日勤加修炼,现下除了东宫主这头衔,还获了『天界第一战士』美名,说来……本宫还要感谢你。」

「天界……第一战士?哈,好!好个天界第一战士!不愧是我的好弟弟……好……好啊!」逍崩溃大笑,自知已无法击败彻,无可奈何之余,双膝下跪,猛地向彻磕头。

「你这是?」彻摇头轻叹,不忍多看,并将宝剑插入地面,瞬间,剑上之雷全数导至地底,顿是地晃天摇,鸟兽戚戚。

许久,这阵地动才终于停下,逍道:「你要将我捉回去,甚至将我烧成灰烬都无妨……但我求你放过这两个孩子,尤其空儿……他确实无辜。」

彻闭眸道:「今日杀他,无辜者的确是他;但今日不杀,来日,无辜的便是这天下万民,试问,本宫该如何抉择?」

「我相信我的孩子,定不会做出伤天害理的行为!」

「攸关三界未来,你我赌不起。他……非死不可。」话毕,彻不再与逍多言,扬起长剑一举冲入屋内欲将严灵空杀去,见状,逍恍然一惊,即刻使用瞬移术,在剑落在孩子胸口前,毫不犹豫以肉身挡下此剑。

「滴答……」

父亲的鲜血溅在小巧面容上,没多时,严灵空缓站起身,伸手轻摇父亲,哽咽道:「爹爹?」

「空……空儿?」逍与彻兼讶然不已,他们实难料到严灵空不只拥有心智,甚至会说话、会行走,这些年,他虽不能随意识自如行动,但脑子里却早已开始学习周遭所有一切。

「荒谬!」顾不得太多,彻奋力将插在兄长身上之剑拔出,随后再朝严灵空刺出一剑,然而,那剑如僵化般再难刺下。

除了逍用徒手将剑身抓住,于严灵空胸前还现出一阵亮色障壁抵御住彻之攻击,彻颤抖地鬆开长剑,即时运出仙力欲替兄长治疗,但逍却用仅存之力反振其力,道:「不必救我,只要你放过……放过空儿。」

彻咬牙恨道:「你没看见幺?这孽种真留不得!」

「他不是孽种,他是我的孩子,我严逍的孩子──严、灵、空!」

「咻──」两者僵持不下,此刻,外头忽如其来闪现十道亮影窜入屋内,而后化成十具人型,团团包围住严灵空。

「十……十神?」逍、彻同时发声。

十神之首-幻圣道:「寻觅多年,终于让吾等找到合适宿体,若再找不着,恐怕吾等将要魂飞魄散。」

逍残喘问道:「宿体?你说空儿?」

幻圣道:「这孩子一出世已造出甚强之力,让五龙与魔界四器离开原有宿地,看来……他此生注定要让三界动荡不安呀,呵呵,吾等真迫不及待寄宿在他身上,以他之力助我等修复元神,究竟会是何等绝妙滋味?」

逍喝道:「他还只是孩子,何能助你修复元神?」

「他体质特异,当然能。况且让吾等寄宿在他体内,虽会让他饱受火蚀之苦,却也对他有利,你瞧,有吾等护他,东宫主想杀他不就杀不得幺?」

「你们……」彻握紧双拳,道:「待到他二十寿辰那日,他的力量将会全数散去,没了力量,你们亦得离开,届时,你以为还拦得住本宫?」

「寄宿十五年,吾等便可功成身退离开这副躯体,到时优游人间,见上喜欢的便赐与力量,不喜欢的便百般捉弄,总之,就是不必回到那冰冷的十神塔继续受苦。而咱们护他十五年不死也算报偿,那时东宫主要杀不杀,悉听尊便。」

天规早有明令,在魔界四器毁灭前,绝不得灭去十神,否则天地失衡,三界将会大乱;只是彻万万没想到这孽种的出生竟会牵连出这些事端,就连魔界四器和五龙,亦全捲入这场是非中,天界第一战士再强,此刻,却再无法阻止。

逍苟延残喘,求道:「十五年火蚀之苦?不,你们别如此折磨他!」

幻圣瞧了其他九位伙伴,思虑一阵,道:「嗯……这小身子硬要撑着吾等之力的确勉强,诸位,不如吾等五五分散,另外五者改寄宿在他弟弟身上,这小的虽没严灵空这般神力,却也不失为南宫主的孩子应有的体魄。」说毕,幻圣等影不经任何人同意,接连窜入严灵空那娇弱的身躯中。

「啊──唔──啊──疼──好疼啊──」

泪水打转在那双无助的黑眸中,每一分力量窜入,犹如将严灵空的身躯狠狠揉捏又撕裂,紧接而来火蚀之痛,更折磨得他不成人形。

「空儿!不!住手!」喊着同时,逍已渐渐无力,身子随着元神销毁而开始流失。

待五者进入那娇小的身子,剩余五者将目光投向仍熟睡着的严灵雨,没会儿,第一道灵影蓄势待发,将要窜入。

「不……不行。」一微小声音喃喃发出,严灵空利用仅剩的意志力一举扑在弟弟身上,最终,一个五岁孩童,为了保护兄弟,一人担下所有的苦。

「好小子……」待严灵空昏迷不振,幻圣于小身子里唸着,而后十神缩聚一块,自此与他的元神共依共存,留下一句:「吾等认了你这主人。」

逍匍匐爬至严灵空身边,轻抚那张迷茫的面容,心疼道:「孩子,辛苦你了……爹……很骄傲……也……对不起你。」说毕,一代天界宫主化为轻烟消逝于世。

一幕幕看在彻的眼里,泪水终从眼角边流下,很快他便将那多余的水珠拭去,并缓步走至严灵雨身边,欲将他抱回天界扶养。

「唔!」彻闷哼一声,只见严灵空死咬那双充满血腥的手,呼道:「不许动……弟弟……」

彻皱紧眉头,不知这孩子身上究竟还蕴含多少可怕力量,受了这等折磨,竟还能保留最后一番意识?相较于此,他更痛心自己身为一界宫主,竟能冷酷至此,亲手夺去兄嫂性命。而眼前孩子不过五岁,竟能毫不犹豫,以生命保护兄弟。

对此,彻高叹一声,道:「本宫就留你们十五年,待你们二十寿辰之日,本宫……定会将你们一併除去!」话毕,东宫主转身,消失于二人面前,孩童也终撑不住意识,不支昏厥过去。

  • 名称:至尊剑皇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7 16:02: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