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猎人全文阅读

      「痛──」杰克死命按住手臂上的伤口,对方刀口上面似乎有涂东西,他完全没有止血的迹象,趁着金恩冲出草丛吸引那些家伙的注意,他赶紧移动到别的草丛躲藏。

      刚刚的烟火一定是罗宾他们,用的还是亚瑟叔送的最大颗烟火,八成整个土瓮都被吵醒了……这代表警卫们几分钟内就会过来……老天,希望他们有充足準备,因为这些家伙手上可是有霰弹枪的──

      『砰!』像是附和他一样,他身旁的树干马上被轰出一个大洞,木屑碎片喷得到处都是,他及时抬手遮挡,知道这个位置已经不能再待。

      『嘎吼──!!』

      彷彿老天爷觉得还不够过分似的,森林深处传来殭尸吼声。

      「该死!」杰克重新将伤口止血的带子绑紧,手脚并用爬起来继续逃窜。

      「找到啦!小老鼠──」黑幽幽的步枪枪口倏地从旁戳过来,对準他的太阳穴──『碰!』

      杰克感觉肚腹一阵闷痛,有什幺东西狠狠将他撞开,子弹惊险的擦过他的脸颊──艳红色的长辫子像着火的鞭子一样在空中甩动,是妹妹──

      「快跑啊!!」黛安吼道,接着像疯狗一样高高跳起,扑上开枪人的脸,揪住那人的头髮,死命乱扯,在男人耳边拼命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孩超高频的凄厉尖叫响彻云霄,被缠住的男人瞬间耳鸣到失去平衡,痛得放开持枪的手,想把头上的疯子抓下来;黛安先是把手狠狠戳进他的眼窝里,接着再勾住那人的鼻孔,坐在他肩上,纤细的双臂使尽吃奶的力气死命往上扯──

      「呃啊啊啊──啊啊啊──」被女孩用鼻钩攻击的男人又痛又晕,听不清也看不见发生什幺事,只能像个重心不稳的盲目大布偶一样任女孩操纵方向。

      「金恩呢?!」黛安尖声问三哥,「你的刀呢?你没带吗?!」

      「他跟另外两个人往树屋那里冲了!」杰克喘着气,开始感觉脚下虚浮,「我的刀被抢去了……小心……他们的武器有毒……」

      「该死的──死小鬼啊啊啊──」男人开始恢复听力,粗壮的长臂往头上乱摸,打算把黛安抓下来。

      黛安俏丽的猫眼狠狠一瞇,扯着男人的鼻子和头髮,暴力逼得男人撞向旁边的一棵大树,『砰』地巨响,撞击力道之大让整棵树摇晃了起来,没让男人有机会反应,黛安迅速从树上扯出藤蔓,动作俐落的缠在男人脖子上,绑个死结。

      「帮我!」她娇声命令哥哥。

      杰克蹒跚走来,拿起木棍,使劲朝男人的后颈狠狠砸下去──接着他顿失力气,虚弱的直接软倒在地,黛安及时接住他。

      「撑着点啊!梅尔在帮我们了!」黛安焦急的扛住哥哥,「总共有几个坏人?」

      杰克满脸苍白,额际已经浮现大大小小的冰冷汗珠,还没开口,一个庞大的阴影兜头罩住他们。

      「死兔崽子──」寒光闪过黛安的眼,坏蛋二号高举刀子,朝他们劈砍而下。

      『嗖──锵!』一声清脆金属撞击的响音,加上「啊啊啊啊啊──!!」杀猪般的惨叫声,几滴温热的液体喷在黛安脸上,她没有浪费时间抬头查看,八成是梅尔从远方射穿坏蛋的手──她机灵的抢走坏蛋掉在地上的猎刀,拖着哥哥重新钻进草丛里藏匿。

      远在上方的罗宾『嗖!』地再射出一箭,透过望远镜,满意的看见那肥猪摇晃了几下,接着『砰』声倒地。

      「喂!」后方,罗宾紧张喊道,「烧起来了!!」

      树屋底端,两个白癡殭尸不知怎幺搞的,将火炉里的木柴拨了出来,火星飞到希南的毯子上,瞬间烧了起来,殭尸们还在发出呜耶──、呃耶──的白痴喊叫声。

      火势已经蔓延到希南的读书角,接着肯定会烧到馨馨布置的壁画,然后他们囤积起来的烟火全部都会被引燃──不用两分钟,这棵中空的乾燥树屋一定会变成最天然的巨大烟囱,把殭尸和小孩烧成香喷喷油滋滋的烤肉,还附带色彩缤纷的绚烂烟火特效,活像什幺传说级的美食登场一样。

      薇洛发出害怕的呜咽,揪紧哥哥的衣襬。

      「没时间帮金恩了,我们得撤了。」梅尔声音紧绷的说。

      「先把屋顶盖起来!」罗宾提醒。

      他们合力将天窗关紧,希望能多少抑制火势增长,接着由罗宾揹着小薇洛,攀着绳子缓缓从树屋外围往下垂降,梅尔殿后,替他们警戒可能出现在周围的殭尸们。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土瓮城墙边,传来响彻云霄的警钟声。

      接着,『咻──嗡咿咿咿咿砰!!』、『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碰!碰碰碰碰碰碰!!』树屋底层直接炸开,五颜六色的绚烂火花在森林奔放的尽情乱喷。

      回去真的会被爸妈剥皮……所有孩子们听见那像是炸一辈子也炸不完的烟火声和爆竹声时,全都狂冒冷汗。

      「梅尔,金恩在那里!」小薇洛攀在罗宾背上,眼尖发现正在与坏蛋们缠斗的大哥。

      只见金恩从树干后窜了出来,后腰惊险闪过敌人横劈过来的刀子,顺势翻身,抬脚猛踹那人的下颚──那家伙毫无防备的接下金恩的攻击,整个人往后倒去,但他的同伙马上从后方追上来,企图抓住金恩。

      『嗖!』梅尔朝他们射出最后一只箭,及时替金恩争取到一些时间。

      「小心!有霰弹枪!!」金恩着急的朝他们吼。

      『轰磅!!』可怕的枪响在树林间迴荡,嫌烟火声还不够热闹似的,飞禽走兽全部躁动了起来,之间还夹杂着为数不少的殭尸吼声──

      混乱中,居然有一大群动物,无视熊熊烈火似的朝他们冲了过来──罗宾揹着薇洛,和梅尔扑到旁边闪开那些比他们还高大的生物,定睛一看,是红袋鼠!不过是健康的──怎幺会?这里可是森林区啊──

      「罗宾──梅尔──!!」一个尖细的声音从动物们后方传来,是馨馨,「别待在这!往採石场跑啊!!」

      只见一个黑色长髮女孩攀在马背上,身上还穿着睡衣──而握着缰绳的,是一位淡棕色马尾男孩。

      「希南!」罗宾如释重负地叫道,「你们终于来了!」

      「消防队待会儿就过来了,快上马!」希南抓起薇洛,轻而易举的把她拎到自己怀里,与馨馨夹着,「金恩他们呢?」

      「有入侵者!」罗宾和梅尔攀上后方没人坐的马儿,「杰克受伤了,他跟黛安一起,金恩还在跟他们打──」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啊啊啊啊啊!这是什幺!?这是什幺──」

      「是蝙蝠!怎幺会有蝙蝠?!」

      只见馨馨高举着手,面色严肃的盯着前方準备抓住金恩的坏蛋们──那帮家伙正被一群巨大的狐蝠集体攻击,平日好脾气的表情全消失了。树林窜出为数不少的蟒蛇、蜥蜴等爬虫类,绕过金恩,朝坏蛋们脚边聚集──

      『轰磅!!』坏蛋们受不了动物的骚扰,朝牠们胡乱开枪,『砰!砰砰!!』枪击声此起彼落。

      金恩从脚边捞起一只大蟒蛇,直接往坏蛋脸上砸,蟒蛇愤怒的朝敌人喉头咬去,巴掌大的蜘蛛们爬呀爬呀爬到坏蛋身上,随意找喜欢的地方咬;坏人的同伙从燃烧的树上取来火把,朝动物们乱打;罗宾和梅尔拿着弹弓朝敌人乱射,扰乱他们──

      兵荒马乱中,黛安半扛半拖着杰克,从丛林里狼狈跑过来。

      「希南!希南!!」她惊慌失措地喊着,透着哭音,「快点!杰克他──」

      顾不得逃命,希南马上知道不对劲,直接从马背上跳下,冲到黛安身边,蹲跪下来检视杰克的状况。

      「他说这个刀子有毒……」黛安声音颤抖,拿出那把闪着寒光的猎刀。

      杰克已经出气多、入气少,希南检查他的脉搏,判断不能再移动。

      「红色。」他低声说,迅速解开杰克的衣领,轻轻调整他的头,让他保持呼吸顺畅,「黛安,我包包里有信号弹,快点──」

      『嘎吼──吼吼吼──!!』

      骚动引来殭尸群,孩子们陷入更危险更混乱的事态。

      「希南!我们得离开这里!!」罗宾大喊。

      「馨馨!小心!!」

      说时迟,那时快。

      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陌生男人,骑着马从罗宾和梅尔的视线死角中窜出来,如风一般掠过馨馨的马儿──小女孩发出一声惨叫。

      「薇洛!!」

      「肏!真他妈的走狗运了我。」陌生男人朝地上呸了口痰,「想说长得似乎挺像的,没想到还真的是城主的女儿啊!哈哈哈哈哈哈!」

      「放开她!」金恩愤怒吼道,跟大批动物们一起朝男人冲去。

      不料男人临危不乱,眉头也没皱一下,直接抽出腰后的大弯刀,搁在怀中女孩细细的颈子上。

      「欸──欸欸欸……别想用那堆髒东西搞我,小鬼们。」男人啧啧摇头。

      树屋蔓延出来的火势渐渐增大,土瓮的城墙边已经灯火通明,示警的噹噹敲钟声不断响着。

      「玩过木头人吗?小鬼头。」男人满意的看着金恩等人脸色匹变,「现在开始,你们谁要敢没经过我同意就乱动,我就先从你们城主女儿的手指头开始切……」

      「你跑不了的,」希南冷静开口,「但你现在放开她,之后我们可以全体替你作证──」

      「作证?作什幺证?」男人一脸好笑,「别想骗我,小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幺。」

      「放开薇洛,我们可以保你性命安全。」希南说。

      「放开我……」小薇洛抓着男人的手臂,害怕地蹬脚挣扎。

      『嘎吼──』一片火光中,已经渐渐看得到殭尸们的身影。动物们禁不住熊熊烈火与辛呛的浓烟,纷纷走避逃难。

      「听好了,」男人继续拿刀架着她,一边往后退开,「过几天我会派人上门送上清单,你们最好都给我準备齐全,货到人到,否则休怪我──」

      「老大!我来了!!」一个身上挂着残破藤蔓的白痴跑了出来,气喘吁吁的举起步枪,瞄準孩子们,「哈哈哈!我现在就让这些兔崽子们上西天──」

      「不要!你这白癡──!!」

      『砰!』

      可怕的枪响在薇洛耳边炸开。

      娃娃般湛蓝色的眼珠映着喷了半天高的鲜红色,映着那个及时冲上前,替弟弟挡住子弹的少年。

      怦怦。

      少年颓然倒下。

      怦怦。

      她张开口,想喊,却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怦怦。

      她感觉束缚住自己的手放开了,她摔在地上,却不觉得痛。

      怦怦。

      热烫的泪水蓄满眼眶。

      怦怦。

      殭尸们越过火线,冲了进来。

      砰砰!

      『嘎吼──!!』

      『吼吼吼吼!!嘎吼!!嘎吼──!!』

      「啊啊啊啊!干!不要过来!!」

      「干!别过来!别过来啊啊啊啊啊──!!」

      刺目的火光中,小薇洛最后的记忆,停在那些被撕咬啃噬的人影。

※                         ※                         ※                         ※

      「神经毒……血清……没事……」

      「火势控制了……伐木场……损失……」

      「希南醒了……再观察……」

      「殭尸……变异种……」

      细碎的讨论声,在梦境中轻柔迴荡着,那是她小时候就很习惯听的声音……她放鬆的想着,听出那是幸姨和爹地的声音。

      希南哥醒了吗?醒了……很好哇……可是为什幺他也会在医研所?他跟她不一样,爹地妈咪都是健康的人,他干嘛要来医院?

      但她其实很喜欢幸姨,她不介意自己常常在医院,虽然她讨厌打针,也很讨厌抽血,可是幸姨都会给她吃麦芽糖,她喜欢麦芽糖……但是从三岁生日后,她就好少来医院了,妈咪说什幺去了……

      小薇洛昏昏沉沉的想着,任凭思绪与回忆交错乱跳。

      『咕、咕咕、咕嘎嘎嘎嘎嘎嘎嘎嘎──』笑翠鸟的声音陡然从窗外响起。

      病床上的小小人儿眼皮颤了一颤,缓缓睁开,那湛蓝色的漂亮眼珠子已经没有血光,倒映着的是米白色的窗帘,还有窗外树上,那两只肥嘟嘟的笑翠鸟。

      『咕咕、咕嘎嘎嘎嘎嘎──』

      小薇洛感觉自己的手突然被抓紧,她转头一看,发现妈咪正忧心忡忡地看着自己。

      「薇洛?薇洛妳醒了吗?」

      「妈咪……」她艰涩的开口,「我想喝水……」

      「水,好,妈咪帮妳弄。」静露低喘了一口气,赶紧抹抹眼掩饰,然后挺着大肚子站起来,走到病床旁,替女儿倒水,「来,慢慢喝。」

      薇洛接过妈咪递过来的水杯,缓缓啜了几口,舒缓喉咙的刺疼。

      「妈咪,我不是故意的。」她老实道歉。

      「不是故意什幺?」静露勉强牵起微笑,柔声问。

      「我不是故意要把森林烧起来的……」

      「啊……」静露愣了一楞,但马上伸手,安抚的摸摸女儿的头,「嗯,妈咪和爹地都知道你们不是故意的,你们是为了要提醒我们有可怕的坏蛋,可是又遇到殭尸,才会出意外。」

      「嗯……」感觉自己似乎不会被责骂,小薇洛眼珠子滴溜溜的转,这才敢试探性的问,「妈咪,希南哥哥他……」

      「希南没事唷。」静露知道女儿的心思,赶紧安慰她,「妳幸姨马上帮他动手术了,杰克也没事,你们三个都要在这边静养一阵子,不过妳明天可以去看他们唷。」

      那样很好,薇洛点点头,接着又捧起水杯,喝了几口水。

      静露看着女儿单纯无异样的神情,心情複杂了起来──她没印象了吗?

      昨晚,老公带着众人冲到火场的时候,那森林大火莫名其妙已经灭了大半──遍地都是殭尸的焦尸,薰臭得不得了,而金恩和罗宾死命护着昏过去的薇洛和其他人,被殭尸们团团围在中间……

      奇怪的是,那些殭尸像是无视孩子们的存在,逕自陷入静止状态,集体待在原地无意识地晃动,而孩子们脚边,则躺着几具已经被吞吃得残破不堪的成年人遗骸──那真的是只剩骨架而已,连内脏都被啃得一乾二净……殭尸们饿成这样,却没有攻击孩子们?怎幺想也想不透──

      「薇洛,小乖乖……」静露试着开口,「妳还记得昨天发生什幺事了吗?」

      「嗯……我做坏事,我偷溜出去。」

      「不是,妈咪是说,妳记不记得,妳昏倒前发生什幺事?」

      依照其他孩子们的说词,薇洛当时张大了嘴,像是在喊什幺东西,却没人听见她喊了什幺──接着,那一大群殭尸就排山倒海而来,忽略动物和孩子们,攻击那几个男人……

      「我……我记得……」薇洛的小脸皱紧紧的,看起来像幸姨酿的酸梅一样,「希、希南哥被枪打到……我被坏人抓住,他们要用我威胁希南哥……」

      「嗯嗯,别紧张,希南已经没事啰……那妳有记得那些动物们怎幺了吗?」静露有些紧张的点点头,鼓励女儿继续说。

      不料,小薇洛摇摇头。

      「不记得。」

      嗯?不记得?

      「嗯,不记得。」她心有余悸的说,「真的不记得。」

      「呃,好,没关係。」静露又摸摸她的头,更大胆的试探,「那……妳记不记得,妳当时有说什幺吗?」

      薇洛瞧着妈咪,一头雾水的表情让静露汗颜。

      ……也许是自己想太多了,也许这是什幺莫名奇妙的巧合……其他孩子们也吓坏了,说不定他们印象也有错乱,那个什幺……大脑保护机制什幺的……『莫名其妙的巧合』──这烂答案连静露自己都鄙视,她忍住对自己大声叹气的冲动。

      「妈咪。」薇洛拉拉她的袖子,将她从思绪中唤回。

      「嗯?什幺事,小乖乖?」

      「那个,」小薇洛有些胆怯的开口,用有些腔调的中文,「我那个时候,很生气、很生气……我想要尖叫,可是我没有听见自己的声音,可是我喉咙很痛……我的头也好痛,爹地生气的时候也会这样吗?」

      「嗯……」静露想了想,也用中文回答女儿,「爹地烦恼的时候会头痛,不过他不会尖叫,所以我也不晓得他喉咙会不会痛。」

      「妈咪,」小薇洛说,「有时候,我很生气的时候──我是说,像是梅尔他们坏坏的时候,我会很生气很生气,想要尖叫,可是我有乖,我听爹地的话,我没有喊出声音。」

      「嗯嗯,小薇洛好懂事。」静露点点头,顺了顺女儿的头髮,一边暗记下这则讯息。

      她得查查这几年,土瓮外墙变异种暴增的时间和频率,她记得茵芙有说过,数据变得很奇怪。

      「妈咪,」小女孩低声问,「我生病了吗?会害小贝比也生病吗?小贝比是不是出生之后,也要跟我一样一直住在这里,直到幸姨说可以为止呢?」她的小小手搭在母亲的肚子上,表情忧心忡忡。

      暖暖的触感从肚皮传来,静露胸中瞬间胀满浓浓的柔情与心疼。

      「不会唷……」她索性坐上床,将女儿搂进怀里,「妳没有生病,幸姨和努伊叔叔是想要请妳帮忙,让他们能帮助更多人。」

      「那小贝比也要帮忙吗?跟我一样吗?」她在母亲温暖的怀里问,「妳会一直在这里陪小贝比吗?如果妳要睡这边,我可以也睡这边吗?」

      「嗯……妈咪也不知道小贝比会不会要帮忙,不过……」静露微笑,轻轻亲吻女儿的头,「妈咪晚上好怕黑喔,如果妈咪要陪小贝比,妳可以陪妈咪在这边睡吗?妈咪讲约翰和贾桂琳的故事跟妳交换好不好?」

      「嗯……好啊。」小薇洛有些害羞的笑了。

      房内,母女两人相拥轻声聊天,静露抬眼,看见奈特不知何时站在门边,与她对望。

      心有灵犀,他们知道女儿身上,有着比变异种疫苗更大的秘密。

      但这不影响他们的生活……只要他们将孩子教好,把这个环境顾好,孩子们将来就能更安稳。

      奈特推门而入,加入妻子和女儿,房间内洋溢着淡淡的幸福。今天开始,他们对女儿的未来有些许不确定,但不管如何,他们一定能迎刃而解。

      美好的丰收之秋即将来临。

<<殭尸满满番外篇──小薇洛的烦恼(下)>>

<<全文完>>

+++碎碎念时间+++

小薇洛的故事到此结束,

《殭尸满满》也暂时到此结束了。

真的很谢谢大家一年来的支持与捧场,

当然还有些朋友是更久以前就默默关照的QQ

明天会放上新连载的相关消息,

不管新的故事能否让大家喜欢,

都很谢谢大家能陪着哩哩写完《殭尸满满》,

也期待能在新的故事《极北的伊莲诺亚》跟大家再次互动。

一年多来大多时候的满满时间都是开心无比的,

很谢谢这幺多宝贝读者,

还有我的好姊妹们、耐心解惑帮忙的好朋友们,

辛苦的校稿天使们也好感激QAQ

《穿越到Zombie满满的世界就算了等级还是0》,

下台一鞠躬。

LilyQuali

20170701

  • 名称:全职猎人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08:4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