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全文阅读

      『想要昆斯活命,就拿他的崽子来交换。』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破布片散落在乾净方正的大桌上,更显得髒旧,戴着手套的女人将其中一片布轻轻捻起,在放大镜前仔细审视。

      布片上的字并不是用颜料写的,那是血──跟其他布片一样──这片布与其他可怜的破布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它角落的地方不小心留下了一小块刺绣的图样,而这种刺绣的针法,不是在土瓮城内找得到的花样……布片的主人,不是土瓮人。

      「……或有可能是最近才进来的……」女人喃喃自语,瞇眼盯着那上头的彩色细线,「你到底是谁呢……?」

      「还真像CSI啊……」静露看着专注站在大桌前的女人感叹道。唉,果然隔行如隔山,茵芙虽然是探索部队的后勤人员,大部分时间都关在屋子里,但专业起来果然还是很有架式的呢。

      「CSI?那是什幺?」茵芙皱眉转头,看向坐在窗边的静露,戴着口罩的关係所以讲话有些模糊,「又是妳上哪儿看的什幺小说里头的东西吗?」

      静露僵了一下。

      「啊哈哈,对、对啦,小说啦。」她硬着头皮补充,「那是Crime   Scene   Investigation的简称啦,很酷对吧?哈哈哈……」

      「嗯,听起来似乎不错。」茵芙挑眉点头,再度转头回去埋首桌前,「改天借我看吧?那是妳的书还是图书馆的?」

      「呃──呃──我在──台湾看的……」

      「好吧,可惜了。」茵芙耸肩,「原本想说或许可以找到一些灵感的。」

      静露忍不住回想起里头那些炫砲无比的实验室和科技。

      「嗯……基本上里面做的事情跟妳现在做的差不多啦,还有就是研究脚印、分析一些泥土指纹、血迹笔迹之类的……只是那时候有电脑──妳知道,就我们之前常常挖回来的东西──可以上网,即时比对很多资料之类的。」

      「我知道那些东西,妳不用跟我解释。」茵芙声音有些冷,但她突然想到什幺似的抬起头,对静露命令道:「好了,既然妳闲闲没事做,请妳帮我把地窖里的四号搬上来──记得戴手套和口罩──」

      「收到。」静露跳下窗台,她知道茵芙在说什幺,研究所的地窖,是全土瓮里头唯一尸体不用强制火化的场所──停尸间。

      地窖里头也是有工作桌的,加上病毒预防的关係,通常要检验遗体都会在地窖进行,但这次的东西比较特别──应该说,不是遗体。静露在地窖门口旁找到装着乾净口罩和手套的水桶,装备齐全后,动作俐落的拉开地窖门,爬下梯子。

      地窖里,接近天花板的气窗是唯一的自然光源,那排气窗让静露想起,之前在台湾时,她和奈特也被关在类似的地下室中长达两个多礼拜……她甩甩头,走到靠墙的架子旁,寻找茵芙要的东西。

      整个空间阴森又凉冷,空气里漫着一股诡异的消毒水味和不知什幺药剂的味道,黑漆漆的角落传来微小的滴答声,那是水滴吗?静露感觉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她加快脚步,略过许多冷冰冰的铁箱子,在架上找到一个深褐色的玻璃大瓮,里头载浮载沉着一个……一块肉……看起来像肉的东西,还连着骨头……玻璃罐口被绑了个标籤写着四号,没错,就是它。

      「……噁。」静露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将那沉甸甸的大玻璃罐从架子上抱下来,转身,头也不回的笔直朝梯子走去,小心翼翼的将玻璃瓮抬上去,压抑住急切的冲动,稳稳地爬上梯子,再将地窖门关好。

      「放到这边。」茵芙拍拍另外一张工作桌,人已经站到那边等着了。

      静露乖乖将玻璃瓮抱过去,在茵芙一个指令一个动作的模式下帮着忙。努伊的工作桌也被移到这里了,她认得的,他的工作桌边边有烧焦的痕迹……就是角落那一张大桌子,旁边还有附清洁排水沟槽的……

      「喂,我讲话妳有没有在听?」

      静露猛地回神,正巧和茵芙不悦的双眼四目交接。

      「抱歉。」她抓抓头,依稀想起来茵芙刚刚请她帮忙开罐子,连忙照做。

      「唉,」茵芙叹了口气,把脸上的口罩压得更紧些,「妳这样一直分心是能干嘛?何不跟出去帮忙?」

      被不怎幺熟识的人一语戳中心思,静露耳根子有些红,她知道茵芙说的是奈特──他与布罗和亚特兰特等人,清晨带着一大批人出城了,为的就是布条上的那则讯息,『想要昆斯活命,就拿他的崽子来交换。』。

      为了混淆敌人的注意力,奈特他们还是分别从不同的出入口、时间点离开土瓮的,比较没有被外界注意过的静露则待在城内,与其他人留守土瓮,以防敌人别有居心,或周围的土匪趁火打劫。

      据说,敌人的大本营在布里斯本河上游处,比卡拉里还要更内陆,某次亚特兰特跟蹤到一半差点出事,因为他们在周遭设下了满满的变异种殭尸陷阱……

      「奈特有他信任的好伙伴,」静露摇摇头,婉拒茵芙的提议,「他要我待在这里守城,土瓮需要我,他需要我待在这里。」

      「哼,逞什幺英雄。」茵芙冷哼,转身想拿工具,右腿膝盖却猛地传来一阵剧痛──她疼得咬牙抽气。该死的脚,从那次受伤后,每次只要天气一变,她膝盖的旧伤就会痛到几乎无法行走……她隐忍着疼痛,从旁边拉来一张椅子,决定开口使唤静露帮她拿东西,抬眼却看到那笨蛋一脸呆滞,不晓得又神游到哪个太虚去了。

      「静露.徐!」她大叫,几乎咬牙切齿了起来,「妳男人叫妳做啥妳就做啥吗?妳是什幺?忠犬吗?妳以前不是很爱和他唱反调吗?什幺时候变得这幺乖了?哈?!」

      静露吓了一跳。

      「我──我只是担心土瓮这里──如果城里有──」

      「妳当我们是什幺?断手断脚的残兵吗?」腿上的疼痛刺骨难忍,茵芙怒得拍桌大叫,「从台湾回来不等于妳有义务保护我们!我们有的是能力照顾自己!」

      「我并没有觉得我比你们还要──」

      「再跟我啰嗦,我就拿针线把妳的嘴缝起来!」茵芙凶狠的瞇眼,『唰』地伸手指向实验室大门口,「妳待在这边魂不守舍的像个软泥,只是浪费时间碍手碍脚!给我像话点!马廄还有健康的马,给我滚出去追妳家男人!」

      「可是茵芙姊──妳手上拿的是手术刀──」眼前的状况有些荒谬,但静露还是被茵芙的气势压得退了足足三尺远……这位前辈平时的形象冷淡又专业,现在怎幺突然像吃了炸药似的……

      「闭嘴!我最痛恨好手好脚的人找一堆理由藉口推託!」茵芙尖叫,从腰后抽出手枪,瞄準静露的脚边,「这样好了,我帮妳找个理由,让妳不得不出发的理由……我数到十──不要以为我不敢──妳要是还在这边碍我的眼,我就一枪轰掉妳的脚踝……我要开始数了,一、三、五──」

      「等、茵芙──」静露瞬间闪到门边,「为什幺妳是跳着数──」

      「我有说过我要按照顺序数了吗?」茵芙重新瞄準静露的脚,推开手枪保险,「七、九──」

      『砰!』一声,实验室的大门被猛地甩上,静露已经不见人影。

      「哼,这还差不多。」茵芙皱鼻哼气,喃喃自语,这才收起手枪,回到自己的工作中。

      不久,房门又被打开,一个人影悄声走了进来。

      「没想到妳演起来这幺有模有样。」来人正是菈瑞儿,只见她断臂的伤处还裹着纱布,披着外套一派轻鬆的靠着墙壁,「要是她不走,妳当真打得下去啊?」

      「放心,要打也不会打到人,我当年打靶分数可是破妳纪录的。」茵芙看也没看她一眼的哼声,埋首面前的显微镜上,「怎幺,妳的亲亲小妹跑去追男人了,留我们这些残兵败将,还有蓝尼威尔那两个天兵守城,堂堂菈瑞儿队长怕了吗?」

      菈瑞儿挑眉,红唇勾起性感的弧度。

      「怕?别傻了。」披肩下,她单手拿起步枪,扛在肩上,「我等不及那群混帐自动上门,让我好好回报失去重要队员的仇呢。」

※                         ※                         ※                         ※

      『呃……呃呃……』

      『嘎──咔──咔──』

      『嘎──嘎嘎嘎嘎嘎……』

      下巴脱臼、牙齿被砸碎的殭尸们张着嘴,发出乾哑的噪音,唾液不断从嘴角边淌落;他们的脖子被固定在木桩上,手脚被截断、用麻布套住断面,整整七支木桩,分别插在营区周围,看起来活像什幺神秘仪式似的。

      奈特与布罗、亚特兰特,领着各自的队伍,在清晨的掩护下各自领着小队离开土瓮,沿着布里斯本河往上游移动,然后在卡拉里上岸集合;他们幸运的抓到几只饿了好几天有气无力的变异种殭尸,将之去手去脚、卸掉它们身上一切可能的攻击武器后,绑在木桩上,插在营地周围,吓阻在附近游蕩的普通种殭尸──这招非常好用,但唯一的缺点,就是那些变异种殭尸们,怎幺样都不肯闭嘴……

      「啧……这些家伙真吵。」用布蒙着口鼻的亚特兰特抬手擦去额际的热汗,环视那些被他们拿来当驱蚊香的变异种殭尸木桩,「还有,我们一定得这样包得密不通风吗?我觉得我们在被传染病毒之前,就会先被自己搞到热衰竭死掉。」

      「忍着点吧,它们可是我们的保命符。」布罗同样也蒙着脸,声音模糊道,「你要是真的受不了,可以拿土填它们的嘴……但我不推荐,因为它们的声音也可以吓走那些普通种,你知道的。」

      「我当然──我当然知道──唉……」亚特兰特双肩无力的垮了下来,「千里迢迢跑到这边来,没想到还要过夜……真的是……唉唷我的腰……真痠……」

      「是『可能』要过夜。」布罗看着亚特兰特那副窝囊颓废样,有些好笑的纠正他,「如果傍晚顺利把昆斯先生接回来,我们午夜前就可以回土瓮了。」

      「那些家伙最好给我準时出现在集合地点……」亚特兰特不满的咕哝,看着那群依然不死心还在嘎嘎作响的变异种驱蚊香,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妈啊,你们到底是怎幺习惯变异种的?我光看就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布罗摇摇头,眼里只有笑。

      亚特兰特不一会儿就被其他人叫去帮忙了,布罗再次确认营地周围的安全后,他爬上刻着标记的树,往上层看去。

      「準备好了吗?」他问。

      层层叠叠的树叶阴影中,奈特靠坐在树干上,手边正拿着细长的木棍,一刀、一刀将之削尖……木屑一片片被削下,落在男子的手臂上──阴影下,那道狰狞的疤显得更立体了。

      「当然。」奈特说。

<<待续>>

+++碎碎念时间+++

台湾的网路好了,

却轮到我家这边的网路爆炸了,

看来实况写作之路遥遥无期啊……

嗯,果然还是白饭多吃,白日梦少做(丑哭

礼拜五照常更新。

LilyQuali

201705010

留言与珠珠,哩哩好幸福

(您的留言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

  • 名称: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02:4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