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风残月全文阅读

  

      『砰磅!』一声巨响,舱门被暴力踢开。

      奈特暴风雨般的夺门而入回到房间,紧跟在后的,是一脸担忧的静露。

      十几分钟前,他们结束了与唐纳德先生的会谈,奈特拒绝了迦斯帕的护送,愤怒的冲回他们两人居住的舱房,一路上不曾回头,静露差点赶不上他的速度。她庆幸奈特没有像卡珀西亚人一样使用吊绳移动,不然她大概要跟丢了……

      『砰!』奈特踹倒摆在床边的木椅,一屁股坐在床上,将脸埋进双手掌心,发出模糊的怒吼声。

      紧紧跟随回房的静露赶紧将舱门关上,悄悄地把被踹倒的椅子扶起来摆正,接着有些犹豫的绞着手指头,不知该不该开口。

      「奈特……」她小心翼翼的开口,有些紧张的观察着奈特的状态,「……你还好吗?」

      噢,她问了个蠢问题,怎幺可能好啊?可是除了这句话以外,她还真的一时之间想不到其他可以搭话的开场白。

      奈特没有回答她,只是继续挫败又愤怒的坐在那,他浑身散发着的怒意有些螫人,静露咬咬牙,还是硬着头皮走上前,轻轻将手搭在他肩膀上。

      起先,他有些抗拒,但没有甩开她的手。

      「奈特……」她小声唤道,屈膝蹲跪在他面前,手轻轻抚着他的背,「……奈特……」

      「走开。」奈特的声音,从他手里模糊传出。

      她差点被那声拒绝伤到,从『小』到大,这是她第一次被奈特这样对待,但她知道这只是他一时的情绪而已,她没有做错任何事。      

      「我不会走开。」她悄声说,头轻轻靠着奈特,「我会在这里,陪你。」

      奈特的沉默了,但浓重的呼息声透漏他仍在怒意中,赶不走静露,他乾脆就这样僵着,不说话也不动作,兀自沉浸在无奈的悲痛与忿忿不甘的情绪里。

      静露也不逼他,就只时维持着蹲跪的姿势,好几分钟过去了,她渐渐感觉脚痠,这才开始考虑是否换个方式打破僵局,奈特终于发出声音。

      「他们……」他声音沙哑难辨,「……有些都结婚了,也有孩子了……」

      静露愣了一下,但马上想到,前年殉职的桑席,那年春天才替艾伯纳生了双胞胎的。桑席和艾伯纳在任务中被殭尸群袭击,同队的哈缇没来得及救他们,扛着莎菈赶回土瓮时,也在城墙外转化了,而被城墙守卫及时拖进城门而没被咬到的莎菈,则因失血过多,当天晚上在医院病床上走了。

      很多殉职的探索兵都是有家人的,但土瓮没有抚恤金这种东西──资源有限,每年投靠土瓮的孤儿、难民不计其数,昆斯先生总是尽最大努力掐紧预算,尽可能将土瓮维持在自给自足的状态,秉持着『多救一人,就少一个殭尸』的信念,带着大家努力着的,也总是鼓励身怀殭尸病毒抗体的人,投入探索兵的行列……

      「……唐那个混帐,害我们当了兇手……」奈特恨恨地低喃,「因为他该死的隐瞒这一切,那些受我们鼓吹而选择进入探索部队的人,全都……」

      「奈特……」静露咬唇,小心的斟酌用字,「不是你们的错……你们怎幺可能是兇手呢?昆斯先生根本不知道啊!」

      「噢,他会知道的……」奈特终于把脸从掌中抬起,他双眼赤红,愤怒的低狺,「我他妈的一登岸,就会将一切真相诉诸大众──」

      「奈特!」静露瞪大眼,「别这样!!」

      「为什幺不?」奈特像是被戳到似的瞪向静露,「妳觉得『进化的野心』这种事情,比每年持续死去的那些生命还要重要?妳觉得让所有人继续出城送死也无所谓?」

      「我──你──」她一口气赌在胸口,面对奈特莫名其妙的指控,声音有些委屈,「我怎幺可能──你怎幺可以讲出这种话?!你明明知道我不可能那样认为!」

      「噢,我不是妳,我当然不知道妳是否那样认为。」奈特尖酸刻薄的攻击,出口的话语已经完全失控,「一个无忧无虑的女孩,怎幺可能理解肩负整个城生杀大权的艰辛?」

      「我才不是什幺无忧无虑的女孩!」静露尖叫道,眼泪一颗颗滚落脸颊,「拜託你冷静!我只是想提醒你,病毒真相这种事情,你突然号召天下,根本有害无利啊!」

      「至少我可以不让土瓮的探索兵继续出门送死。」奈特固执道。

      拜託!这个男人!为什幺平常都聪明聪明的,今天却笨得要死啊!?静露气得抹掉脸上脆弱的泪珠。

      「那会造成恐慌的!」她抖着嗓子说,「你要说,可以,但不能直接那样做!我们登岸后就通知新雪梨,亚瑟一定会理解的,然后我们可以要唐纳德先生写一封信当证据,马上赶回土瓮,让昆斯先生做决定──」

      「这有什幺好决不决定的?」奈特瞇眼打断她,「继续隐瞒真相,好让更多的人充满希望的出去身陷险境?妳想得还真周到啊,舒缓了土瓮每年的存粮预算困扰。」

      「拜託你不要这样──」静露承受不住地站起身,愤怒的捏紧拳头,「这可以慢慢来啊!只要我们联盟有共识了,就可以先减少进入危险区域的任务,然后从教育开始,让大家增加对病毒的理解,像台湾岛那样,提升国民基本教育后,自然大家就不会对病毒的真相那幺恐慌,也不会──」

      「那要等几年?五年?十年?二十年?」奈特再打断她,「土瓮的探索兵,一年就死多少人,妳记得吗?」

      她气得跺脚,奈特根本听不进她说的话!

      「我就跟你说了这件事情急不得!为什幺你平常都知道的,这次却不懂?!拜託你冷静成熟点好不好?!」

      最后那句话喊出来的瞬间,静露就后悔了。

      房内的气氛瞬间冷凝,只见奈特的蓝绿色眼瞳,瞬间变成冰冷无比的灰蓝色,他薄唇紧抿,霍地从床畔站起身,绕过静露朝房门口走去。

      「奈特,我很抱歉──」她赶紧伸手拉住奈特,想留住他。

      「收回妳的道歉吧。」他冷声讽道,拒绝再继续沟通,迈开长腿,走出房间。

      留下不知所措,泫然欲泣的静露。

※                         ※                         ※                         ※

      土瓮以西,深夜。

      『呃呃啊啊啊──』

      『吼呃──』

      浓黑的夜空中,月亮从大片乌云隙缝中探头,洁白的亮光洒落大地,照耀在人一般高的芒草原上──许多诡异的东西在随风摇曳的芒草中蠢动着,跌跌撞撞……

      是万头攒动的殭尸群。

      不远处的大树群上,土瓮的士兵们,屏息藏身在假可乱真的树叶伪装中。

      「……在哪里?」一个女兵手拿双筒望远镜,蹲踞在树干上,仔细审视几百公尺前方的殭尸群,她低声自言自语,好一会儿才放下望远镜,露出那张涂满黑泥的俏脸。

      女子有着一双勾人的漂亮猫眼,丰满的唇形性感无比,嘴角还有颗美人痣,用头巾与树叶包覆住的艳红色短髮若隐若现;包藏在层层布料与树叶枝桠的衣服与伪装下,更有一具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材……但这些都不是女子最为人称道的特质──强韧的战场生存技巧与带领小队的0死亡率,让联盟里的所有男人敬佩她,所有女人嚮往她──『火焰般的红髮,砂糖般的蜜肤,落夕后的希望,黎明前的曙光』……人们最信赖的小队长,菈瑞儿。

      那样强悍的菈瑞儿,正反常地烦躁着。

      「该死……到底在哪里……」她重新拿起望远镜,极目向周围草原张望着,焦急地想寻找什幺东西,「快啊……给我一点讯号……一点迹象也好……快啊……」

      斗大的汗珠从她额际滑落,并不是因为夏季──那是冷汗,她不耐的抹去汗水,克制自己微微颤抖的双手,提醒自己专注在寻找目标上。

      下层的树干上,负伤的士兵们蜷缩在一起正在休息,两个手持武器警戒,两个闭目背靠背,面色苍白而虚弱,他们刚刚被宣判进入黄色状态。

      「克西……克西?」其中一个人颤声开口,呼唤他背后的同伴。

      「……我在……」被唤克西的人,浑身上下无不是伤,他是状况最严重的伤者之一,伤口太大,傍晚时好不容易止血了,却因为移动中遇到殭尸袭击而再度扯裂伤口,失血越来越严重,让菈瑞儿不得不下令就地寻找掩护休息。

      「别睡着……队长可能随时要我们移动啊!」

      「……」克西不想理那家伙,他已经没有什幺力气了,夏天虽然炎热,但入夜后就气温骤降,傍晚那顿草率的紧急粮食餐并不能带给他多大的热量,他畏寒的拉紧身上的斗篷,却再度扯到伤口而痛得呲牙咧嘴。

      「克西!克西!别睡着!」

      「菲罗,闭嘴。」拿着步枪负责守卫的队友忍不住出声制止。

      「我担心他睡着就──」

      「不要乌鸦嘴!我们可是菈瑞儿队长的队员啊!不会有事的!」

      菲罗听话的闭上嘴,但他伤的是脚,不是头,所以聒噪的菲罗忍不到几分钟,又悄声开口了。

      「……喂,菈瑞儿队长在找什幺啊?」

      「你可不可以忍个一小时不要讲话啊?!」其他队员受不了的翻白眼,「原本我们跟布罗队长约好了傍晚这附近集合的啦!」

      那幺,依他们现在还卡在树上的状况来看,似乎是出状况了──无论是他们,抑或布罗的小队。

      几个月前,土瓮城主昆斯先生下令开挖西边的护城河,并规划修筑更多屋舍,工事进行到一半,却开始传出零星的攻击事件。

      如果是殭尸,那真的没什幺稀奇的;但攻击他们的是健康人类。

      土瓮城人口七万多,是不里斯本河沿岸边最大的安全区,不仅有粮食,更有相对的武力自卫;从十几年前开始,在当时还是小孩的奈特带领下,消灭了不少经过土瓮附近的人口贩子,更传出『土瓮的孩子是鬼』的传说,让许多强盗与人口贩子宁愿绕道,也不愿靠近土瓮城──这座人口年年膨胀的安全区,除了每年秋收容易与附近的大学城起冲突外,甚少有人胆敢直接攻击,还嚣张地留下讯息。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每次工事被打扰,都会有人轻重伤;不是石块、工具砸落,便是夜深休息时被莫名人士攻击,轻则一点小伤口,重则骨折、大失血等,不堪其扰,直到有天白日,有人在工地一角发现可疑的人影,紧急通知驻扎的守卫,才直接与对方发生正面冲突。

      然而对方是有备而来,等菈瑞儿率众赶到时,他们趁乱撒手走人,菈瑞儿连抓都来不及,就看着他们跑了。原以为事件会这样就结束,没想到随着菈瑞儿、布罗等队长级的人物轮替守卫工地,不明人士的骚扰越演越烈,甚至发生伤亡事件。

      而每次有人死亡,对方就会在尸体上刻下鲜血淋漓的几个大字:『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最耻辱的不只如此……迄今,他们仍不知道敌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人数多少、所欲为何──不,那个斗大的讯息,用膝盖想也知道是来寻仇的。但仇?谁的仇?有必要连无辜的人都杀吗?

      昆斯先生脸色阴沉不已,附近的城邦除了以全灭的大学城外,其他都是友邦,究竟会有什幺人来『寻仇』呢?

      树干上的菈瑞儿听着下方队员们的细声讨论,仍专注搜寻布罗的身影……突然,远处一棵大树上,发出几道闪光,抓住了她的视线──

<<待续>>

+++碎碎念时间+++

近日友人来访,事务变多,写稿时间渐渐紧缩,体力也不如以往,希望能挺过这关啊……

明天照常更新,我一定会努力回覆留言的!大家的留言我都有看喔!

然后我眼睛快要睁不开了QAQ

明天见!!

LilyQuali

20170414

留言与珠珠,哩哩好幸福

(您的留言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

  • 名称:什么风残月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02:4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