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尝辄止是什么意思全文阅读

      「早安啊,金恩.昆斯先生。」克雷愉悦的走到男人面前,拉了张木椅子,咚一声粗鲁坐下,「昨天睡得好吗?有没有很想念你的宝贝儿子呀?」

      站在房门边的米洛瞪大眼睛。是金恩.昆斯先生!他听过很多次这个人的名字!母亲说他是值得尊敬的人,克雷孟特也曾经说,要去请他帮忙……可是那天、那天他们才好不容易进入土瓮城,就被挡下来了……

      「诚如我一直对阁下提供的资讯,我的儿子从去年就不在了。」昆斯先生淡漠的回应。

      「喔?是吗?」克雷故作惊讶的扬眉,「你的儿子不在了?让我搞清楚一下……你说的『不在』,是指『死掉了』,还是『不在这里』?抱歉我没有受太多教育,我的语言能力有限;你懂吗?拥有越多的人,应该要对比他贫乏的人越有耐心,要懂得尊重、包容、友善,你懂吗?昆斯先生,我希望你懂得……毕竟你拥有的是如此多啊!有房、有屋、有粮、有后代、有家人……你懂失去的感受吗,昆斯先生?你知道,我相信你诚实点……你说不懂我也不会生气的,因为你这种天生下来就拥有许多的人,是不会了解大部分人的辛苦的,昆斯先生。」他长篇大论的碎碎念着,一边把手伸进上衣口袋裏掏摸,抓出了一封信。

      「我的儿子从去年就离开澳洲了。」昆斯先生并没有针对他的挑衅替自己辩护,而是轻描淡写的回应他最初的问题。

      米洛有些畏惧那个坐在桌前的男人,他似乎不害怕克雷……他应该要害怕克雷,因为克雷很坏,克雷会揍人、会用很坏的字句骂人、还会把做错事情的人直接杀掉,如果昆斯先生想要活命,他应该要对克雷客气些,多讨好些才对。

      「你的儿子从去年就离开澳洲,到现在还没回来是吗?但是……」克雷理解的点点头,他把玩着手中的那封信好一会儿,然后缓缓将信纸在桌上摊开,推到昆斯先生面前,「……如果你儿子一直都没有回来,又为什幺会有一个自称『奈特.昆斯』的人,要求与我见面呢?」

      昆斯先生的眼中瞬间闪过一丝光芒,但他没有显露情绪,对克雷的那封信亦不回应。

      「看呀!」克雷催促道,满心期待地看着昆斯先生,「快看呀!」

      昆斯先生的背依旧挺直,无动于衷。

      克雷的笑僵在脸上,他转头,看向米洛──米洛害怕的撇开脸,不敢与克雷对上视线──他转了回来,笑容已经消失。

      「亲爱的金恩。」他语气冰凉的低语,「我希望你的无礼并不是因为你突然变成了一个臭耳聋;如果你不是一个臭耳聋,那显然就是身为客人的你,对房子主人的我不礼貌……如果你还想要活着明天见你儿子,你最好安分点照我说的每句话去做,免得脾气不好的我忍不住把你丢进母殭尸笼子里,给我那些处男下属示範怎幺跟女人做爱。」

      昆斯先生挑眉,与克雷对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抬起被铐上的手,将那张薄信纸捻起,垂眸阅读。

      米洛依然缩在角落,偷瞧着昆斯先生和克雷。昆斯先生的眉头几不可见的微皱,眼角也抽了一下──这些细节躲不过克雷紧迫盯人的视线,他开心的笑了,上扬的弧度再度回到他的脸上。

      「我想,你应该多少认得自己儿子的笔迹吧?嗯?」克雷笑问,「瞧,原来你给自己儿子取的名字居然是这样拼呢!我之前都不知道,真是有趣……我承认,我从来就搞不懂你们这些受高等教育的人脑子里到底装了什幺狗屎,取名字还一定要包含什幺意义才像一回事似的,好吧,我了,这是我们这种出生下来就必须面临生存问题的人所无法理解的奢侈烦恼,对吧?」

      「克雷先生。」昆斯先生终于开口,「就如我之前所说,若你一直坚持在我俩的对立面上,对事情是不会有帮助的。」

      克雷闭上嘴,神色冰寒了起来,他的嘴唇紧抿,像是酝酿着下一波更有毒性的攻击,而昆斯先生并不打算屈服那样的眼神。

      「除非具有攻击行为,我不曾拒绝过任何对土瓮求援的城邦。」昆斯先生继续说,「茵杜皮里、殷纳拉、坎摩尔、特灵卡……即使是几十年前的大学城,在米尔罗掌权以前,土瓮也曾无条件援助过大学城──」

      「请问我现在是在跟你说援助的事情吗?」克雷打断他,眼神很危险,语气很威胁,「我哪个字说过我要援助了?我、哪、个、字、说、过、我、要、你、的、援、助?哪个字?」

      「那幺,」昆斯先生冷静地反问,「我很好奇,阁下真正想要的,又是什幺?」

      克雷沉默了。他的鼻翼歙动着,压抑隐忍着。

      「我警告你,不要跟我玩文字游戏──」

      「我希望,你之所以迴避我的问题,是因为你单纯的不想让我知道你的答案,而非你尚未找到那个答案。」昆斯先生继续说,「如果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你想要什幺,你又要拿什幺跟人谈判呢?是不是?克雷先生。」

      『砰!』一声巨响,克雷重击桌面,站了起来──角落的米洛害怕的将自己缩得更小,双手紧摀住嘴不敢发出任何一声呜咽──克雷的胸膛剧烈起伏着,他双眼暴凸,不发一语,拳头死握着,青筋都爆出来了。

      而昆斯先生仍是面无表情的坐定在椅子上。

      就在米洛以为克雷真的要大开杀戒的同时,克雷倏地抓起木椅,『轰』地把桌子砸成碎片,小房间内瞬间木屑四飞──克雷拎着残破不堪的椅脚,将之甩向角落,椅子撞向墙壁,『哐』一声成了碎片。

      「搞清楚了,你这个黄毛死老头。」克雷伸出长爪,抓紧昆斯先生的衣领,将他整个人从椅子上提起,与自己鼻子碰鼻子,「在这个屋子里──在我的地盘上──只有我他妈的可以问你问题──你没有资格──没有权利──问我任何狗屎问题──懂吗?」

      他从腰套中抽出刀子,抵在昆斯先生的脸上。

      「虽然你的脸颊没什幺肉,但我想我们依然可以找到适合刻字的地方……好帮助你记住身为客人的基本礼仪,是不是啊,昆斯先生?」

      昆斯先生依然无动于衷的看着克雷。而戳在他脸上的刀尖,已经陷进皮肤里,鲜红的血珠子顺着刀锋滴落。

      米洛紧张的看着两人,时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幺久。

      「恕我失礼了,如果你坚持的话。」昆斯先生面无表情的开口。

      克雷喷了一口气,嗤声笑了出来。

      「哼,老头子就老头子,还那幺爱面子,像个娘们似的。」他鄙夷的冷声哼笑,鬆手放开昆斯先生,让他重心不稳的跌坐回椅上,接着转身,撇下米洛拂袖而去。

      大门的方向传来『砰』一声巨响,克雷将门狠狠甩上,接着对守卫咆哮,要他们看好木屋。

      米洛被抛下了,他紧张的待在角落一动也不动,要是克雷孟特在,她绝对不会丢下他的……克雷把他丢在这里,是要他待在这里,还是要他自己离开?他不知道!他不知道!

      房间里静得可以听见呼吸声,米洛只能紧闭双眼,尽可能将自己塞进墙角里,想像自己是墙壁的一部份,拼命回想与克雷孟特一起行动时的美好回忆……

      从他有印象起,母亲就很瘦、很瘦,弱不禁风的,他们会帮忙出去挑水、种田、帮米尔罗先生牧牛羊、顾鸡舍……母亲病了,克雷孟特就自告奋勇,加入米尔罗先生的军队,出去帮忙杀坏人,还带了很多粮食回来……后来、后来、母亲病得越来越严重,他也想跟克雷孟特一起出去,这样就可以带回双倍的食物,母亲就可以吃饱、穿暖……

      可、可是克雷孟特受伤了!他们的任务失败了!克雷孟特不应该想要求救的,他们不可以求救的,那样是背叛了米尔罗先生啊!但、但是等他们回到大学城,那里却什幺也没有了──是土瓮的人烧的!土瓮的人烧的!他听人这样说的……

      为什幺他们明明跟土瓮求救了,昆斯先生还要让人杀他们呢?

      克雷孟特说,母亲的死,都是因为昆斯害的……

      他不懂、他不喜欢那样,母亲说,昆斯先生是个好人,克雷孟特以前也说过,说昆斯先生是个好人,但是为什幺好人要杀人呢?好人为什幺可以把他们家的屋子都烧光了呢?

      蓦地,他听见木头椅子挪动的滋嘎声,他赶紧抬头,看见昆斯先生站了起来──他走到窗边,那里有个茶几,上头摆着一个大水瓶和杯子,昆斯先生拔开瓶塞,将里头的清水倒进杯子里,然后拎着小水杯,缓缓踱回桌旁,坐了下来。

      明明双手被铐起来了,昆斯先生的动作却仍那幺流畅,丝毫没有一丝障碍,从容、俐落,米洛有些着迷的看着他。

      「要喝吗?」

      他被那声招呼吓了一跳,整个人大大颤了一下,几乎要跳起来,然后慢了好几拍才发现,昆斯先生正看着他。

      「抱歉吓到你了。」昆斯先生的声音几乎是温柔的,「你想喝吗?这是乾净的水。」

      米洛瞪大眼睛,渴望的看着昆斯先生手里的那个杯子──他今天还没喝上一口水,通常,他也只敢在克雷孟特身边吃喝东西──他看向那个男人,而方才还冷着一张脸的昆斯先生,现在眼里却透着一丝温度。

      「要喝吗?孩子。」他轻声再问。

      米洛嚥了嚥口水。他真的有些渴了,乾净的水是奢侈的……他脑中已经在回味上次喝到净水时的甘甜──他小心翼翼地站起来,缓缓拖着步伐,走到男人的面前,迴避他的视线,抖着手将水杯接过。

      昆斯先生看着眼前那个男子──不,这孩子的行为举止并不像是个成年男性,他隐约猜到答案,但并不戳破,只是耐心的等着那孩子蹭过来,接过水杯,轻轻嚐了一口──然后咕噜咕噜地将整杯水一饮而尽。

      「还要吗?」他问。

      米洛犹豫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

      就这样,昆斯先生连续替他倒了三四杯水,摆在窗边几上的水瓶几乎见底了,米洛才轻轻打了个饱嗝,将杯子还给昆斯先生。

      米洛坐在地上,依然不敢直视他。

      「你叫什幺名字?」

      「……米、米洛……」

      「米洛,很高兴认识你。」昆斯先生说,「一般来说,我应该要主动对你握手,但你看到了,我现在不方便──」

      米洛下意识地抬头看,却看见昆斯先生抬起被铐住的双手,对他露出一个万般无奈地微笑,还努嘴耸肩,那模样有些逗趣,让他不自觉的也跟着放鬆,忍不住傻笑。

      他有点喜欢昆斯先生,他觉得昆斯先生依然是母亲口中的那样,是个好人吧?

      「米洛,你过得好吗?」昆斯先生又问。

      「嗯……」他把视线放回脚边,「母亲死了……」

      「我很遗憾。」

      「谢谢你。」米洛嗫嚅道。

      「米洛,你是怎来到这里的呢?」

      呃、什幺意思?米洛眨眨眼,有些听不懂这个问题。

      「我、我跟克雷孟特,我们的城被烧掉了,母亲死了,所以我就跟着克雷孟特……」

      「烧掉……」昆斯先生低喃了一会儿,「你原本是住在大学城的居民,是吗?」

      「嗯,我跟克雷孟特,还有母亲。」米洛点点头,「我们帮忙做事情,才会有饭吃。」

      确认那个答案,昆斯先生闭上眼,好半晌没有讲话。

      不知为何,米洛并不在意沉默的昆斯先生。

      他就是觉得昆斯先生不会骂他、不会打他。所以他就这样坐在那儿,继续神游他的太虚……天窗上头,一朵朵云飘过来,又飘过去……

      克雷孟特什幺时候会回来呢?他已经想她了。

      他和他,各自沉浸在自己的寂静里。

      许久、许久以后──那是米洛未曾想过的时间,他很久没有这样平静了──昆斯先生深深叹口气,那叹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抬头,看向那个他从小听母亲憧憬的男人;太阳悄悄爬到屋顶,冬天的暖阳从天窗照射下来,将昆斯先生的轮廓镶上一层白金。

      「米洛,关于我所带领的土瓮,害你和你的家人失去家园这件事。」昆斯先生缓缓地、一字一句地,笔直看进米洛的眼里,「我很抱歉──请你接受我的歉意,我以土瓮城主的身分,对我的属下所闯的大祸,对你所失去的家,请容我对你说声──对不起。」

<<待续>>

+++碎碎念时间+++

继笔电的电池坏掉后,

今天调整萤幕亮度的功能也坏了,

怎幺调都是最亮……

我要瞎了,萤幕亮到好想吐。

明天回完所有留言,

谢谢大家的餵食(双手合十)

LilyQuali

20170506

留言与珠珠,哩哩好幸福

(您的留言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

  • 名称:浅尝辄止是什么意思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01:4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