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全文阅读

      树林里。

      「怎幺?吃太多普通种,失去理智了吗?」静露冷笑问道,在空地上跟那家伙绕着圈圈,「肚子痛啦?克雷孟特。」

      『吼!嘎吼!!』克雷孟特──或许该说,本来该是克雷孟特的殭尸,翻着白眼愤怒咆哮着。

      附近的变异种殭尸们兴致勃勃的盯着他们俩,时不时发出蠢蠢欲动的低鸣,静露提醒自己稳住,接着提气,不甘示弱的张大嘴。

      『吼!』她喊出来的声音明显小许多。

      『嘎吼──!』克雷孟特咧开嘴吼了回去。

      『唰唰唰唰唰唰!』林子的鸟儿瞬间被惊得振翅乱窜。

      『吼吼吼吼吼吼!!』所有殭尸们兴奋的共鸣,像在欢呼、讥笑、起鬨……

      静露眼角余光瞥着它们,知道它们暂时没胆子攻击她──克雷孟特是这群殭尸的『头』,他的猎物,没人可以碰──这是变异种殭尸社会结构的特徵。

      傍晚的战役,努伊和左幸透过报告和观察,与茵芙等人研究纪录的资料比对分析后,得到了这样的结论。

      『还记得妳第一次出任务时,遭遇的变异种殭尸狩猎场景吗?』茵芙的笔咚咚敲着桌面上的档案夹,『一只装傻的变异种在最前面的空地当诱饵,引诱人类上前攻击,而更多的变异种殭尸们则待在后方,伺机而动。』

      『这透露许多事。』左幸说,『一,它们能彼此沟通;二,它们能沙盘推演,具有推理与学习的能力,还有三,也是最重要的──』

      『它们有阶级分别。』努伊说,面色凝重的看着静露,『露露小姐,如果要速战速决,最好的方法就是擒贼先擒王……而目前为止,能跟那个克雷孟特正面交锋还能全身而退的人,应该就是您了……』

      说得容易……静露感觉背上的冷汗湿漉漉的沿着背脊滑落。初步的示威已经不管用,他马的她还被笑了,真是有够惨,连殭尸都瞧不起她……不过,这未尝不是一个契机。

      静露维持着低伏的预备攻击姿势,手不着痕迹的探向口袋,摸出一管小针剂──翻着白眼的克雷孟特不耐的低咆,作势要上前,溢出嘴角的唾液不断淌落,她继续跟他兜圈子,提醒自己不能受到影响。

      阿程。她心里默念出遥远的海外,那座小小的亲切海岛上,那个总是满面笑容的阳光男孩的名字。

      拨开盖子,她抬手,抓着针剂往自己的脖子上猛戳下去──疼痛凉麻的感觉从颈侧传来,接着,排山倒海而来的晕眩感让她差点站不住;周围所有阴暗的角落全都像是打了强光似的清晰无比;森林的气味、殭尸的臭味、泥土的腥味;还有喘息声、动物惊怕的窜动声、虫儿不安分的拍翅声……啊,她感觉飘飘然的,好舒服……全身都不痛了……

      『来吧……到我们这儿来……』

      她傻笑了起来,某个耳熟的声音又开始在脑海中对着她呢喃。

      『跟我们一起……下来吧……』

      啊啊,好像……真的好像……学姊……

      『快来呀……跟我们一起……一起……』

      「呃呃呃……我……」她茫茫然,有些不确定是否真该接受那个诱人的提议。

      但脑中又忽然闪过许多人的脸,她熟悉的、她深爱的、她想念的、她仰慕的……好多、好多。她不想离开。

      ……不,我不要。蓦地,她用最后一丝清明的意志奋力摇头,拒绝脑子里的声音。

      『砰!』身体承受住一股突如其来强烈的冲击,她这才完全清醒过来。视力恢复正常的那瞬间,克雷孟特的脸再度紧贴在她面前,而她的手不知何时已经高举在头顶上,架挡住敌人劈下的爪子。

      『嘎吼吼吼吼!!』他的口水狂喷在她脸上。

      静露双脚已经深陷土里,一吋、又一吋……她拼命抵御,然后突然,她感觉施加在她身上的力道减缓了。

      『唰!』地一声,她猛地推开克雷孟特,那家伙被她直接推飞出去,往后擦撞过好几棵树,然后发出『砰』声巨响,直接撞断一棵乔木才停下。

      静露再吸气。

      『咆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树林以她为圆心往外波动,地面上的小砂石跳跃着,刚才还围在周边鼓譟的殭尸们安静了下来,面色狰狞的瞪着静露。

      克雷孟特仰躺的姿势非常诡异,看起来像是脊椎断了……但那似乎没有影响他的行动能力,只见他身体发出劈哩啪啦的闷响,整个人抽搐颤动着,像是触电一样,然后用极其惊悚的方式,直接从地面站了起来。

      静露伏低身子,双脚蓄力,她感觉小腿和大腿像是被加装了超粗壮的强力弹簧──『嗖』地一声,她整个人瞬间冲飞出去。

      克雷孟特抬手,想挡住她,那动作在她眼中慢得像慢动作影片一样──她抽出脑锥,瞄準他的眼窝,计算从眼窝到后脑勺里那处小块体的角度,然后拨开他碍事的手,将脑锥刺出──

      脑锥的尖刺从眼眶边缘滑开,撕裂克雷孟特的脸皮,他刚刚在最后半秒将头一歪,成功躲掉静露那一记致命的攻击。她的速度还不够快。

      他瞬间展开反击,静露赶紧架挡,两人一来一往,双手双脚的速度快到只能看得见残影,时不是听见『砰砰啪啪』的可怕声响,不少殭尸被吓跑,哼哼嘤嘤的奔逃到更远的灌木丛中继续窥伺他们。

      不能浪费时间了。静露开始感到焦急,她得找什幺东西让他分心──对了!

      「喂!」她闪过对方挥来的爪子,「你知道米洛吗?」

      宾果,她的直觉準得可怕,几乎都想叫自己幸运女神了。克雷孟特的动作迟钝了下来……但太过自信等于自寻死路,她决定不要浪费时间,趁胜追击。

      「你跟米洛是什幺关係?他说他要找克雷孟特,他说他要姊姊。」她紧紧盯着克雷孟特的一举一动,没有放鬆警戒。

      但克雷孟特的攻击突然就那样停了下来。

      『嘎……咳……』他发出一个痛苦的咳声,并含糊不清的说出零碎的发音,『母……洛……米……洛……』

      「对,米洛。」静露沉住气,缓缓贴近距离,声音放柔,「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哭得好伤心。」

      「米……洛……」克雷孟特的声音从粗嘎逐渐变得正常,「米……洛……母……亲……」

      「母亲?米洛的母亲吗?还是你的母亲?」

      「米……」克雷孟特的颈子开始颤动,头颅狂颠,脸面上的肌肉疯狂抖动抽搐,眼珠子狂翻,口水又留了一大滩下来,看起来有点像準备进入,「米……洛……」

      静露绕到克雷孟特的身侧,手心微微冒汗,她捏紧了掌中的脑锥,瞄準他的后脑勺──

      『啪!』她的手瞬间被抓住!克雷孟特不知何时出手擒住她的手腕,头颅成诡异角度转了过来,静露傻眼,但让她瞠住的不是这个──

      两行清澈的泪从克雷孟特的眼眶涌出,大泡大泡的滑下髒汙不堪的脸庞,和淌满下巴的口水汇聚在一起,滴落。

      「米洛……」克雷孟特哭道,声音与之前截然不同,「我的米洛……」

      「……你到底是谁?」静露拧眉,她感觉不出这家伙在装,可是这实在太诡异了,那种违和感──

      「我是、我是克雷孟特……」她满脸是泪的说,「土瓮再度背叛我们……毁了我们的合约……米洛还被杀了……我的米洛被咬了……被传染了……」

      「等等,可是!」静露傻眼的反驳,「率先开枪的是你们耶!」

      「母亲……我很抱歉、我很──很抱歉……我没有遵守承诺……」克雷孟特像是没听见静露说的话似的,兀自沉浸在悲恸欲绝的情绪中喃喃自语,「我已经什幺也不剩了……」

      静露歪头瞇眼,她尝试想搞懂,但这实在有点荒谬──从小看到大的电影告诉她,跟敌人废话只是製造对方败部复活的机会而已──她决定趁这家伙自言自语的时候,直接送他上西天……她换手握紧脑锥,稍微往后,然后使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髒兮兮的人影从角落冲了出来。

      静露机警的闪开,赶紧重新调整战斗姿势準备迎敌,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不久前让她一头雾水的家伙──

      『啊啊啊啊啊啊!!』米洛发狂的扑到克雷孟特的身上,硬是将她压倒在地。

      「米洛……米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米洛高举双手──他拿着一块体积不小的锐利石头,然后,他抓着石头,猛力往克雷孟特的脸上砸。

      『啪喀!噗喳!』「米──洛──」

      头壳被砸开,血肉模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姊姊!还我姊姊!!』

      「米──洛──」

      『你不是!你不是姊姊!还我姊姊啊啊啊──』米洛哭喊着,手劲完全没保留的拼命狠砸克雷孟特的头颅。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克雷孟特不再动了。米洛抽噎哭泣着,弯身下去,咬住克雷孟特糊烂烂的颈项,吞吃了起来。

      疯了,这两个家伙根本疯了……静露傻眼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她转身,发现树林里重新塞满了,满满满、满满满、满满满的──殭尸。

      而且全都是变异种。

      『嘎、嘎嘎、嘎喀喀喀喀喀喀喀……』

      『嘎嘎嘎嘎嘎嘎嘎!』

      『嘎吼──!!』

      干,只靠脑锥是不够用了。她抽出弹簧刀,额角开始冒汗。

      『有阶级分别的变异种殭尸群体,有个共同特徵。』茵芙的声音在她脑内响起,『当那个群体的老大死亡时,所有殭尸就会暴动。』

      争相当王。

      所有殭尸都紧盯着她看──还有些来回看着那个发狂的米洛和她,像是拿不定主意,哪一个比较强,哪一个该先被挑战……

      「该死!」静露喘气,暗自计算自己的Y激素还能撑多久,上次阿程使用Y激素后持续多久去了?努伊有告诉她这样的剂量大概会持续多少时间吗?他告诉她了吗?

      『嘎吼──!!』

      『吼吼吼吼吼!!』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叽──』

      她不能被困在这!管它激素够不够强,要是她在激素药效退去之前没能让人找到她,一样也是死路一条啊!静露二话不说,开始在树林间狂奔。

      『嘎吼!!』变异种殭尸们狂吼着。

      她还来不及冲出树林,就听见森林边缘传来熟悉的声音。

      「露露!!」

      「露露!妳在哪?!」

      噢该死!是她发射的那枚信号弹!大家都来了!!

      「快跑啊!!」她大吼,脚步没有停下,额角几乎要爆青筋的狂喊,「快跑!!回土瓮!回城墙内!!」

      『吼──!!』

      下一秒,她冲出森林,却看到让她绝望的景象。

      密密麻麻的殭尸海潮,盖得看不见草原上的芒草,殭尸们彼此推挤,彼此怒吼,然后它们看见她──

      「露露!!」

      「露露快回来!!」

      『嘎吼──!』

      她听见了,不远处有人呼喊她的声音,被掩盖在震耳欲聋的殭尸吼声中;她双脚重新蓄力,猛地跃上空中──几只殭尸也互相踩踏彼此的身体,想堆高抓住她──她提气再提气,拼命在殭尸群中跳跃,尽可能保持最快的速度,让它们来不急抓住她;她翻身、跳上殭尸的肩膀,像阿程一样越过殭尸的头顶,然后再将它们的头顶或肩膀当垫脚石踩。

      土瓮的士兵们原本已经接近树林边,却被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变异种殭尸们团团包围,他们奋战了好一会儿,就听见森林里传来莫名地异动,然后,森林像是被人拿棍子猛戳的蜂窝一般,大量的殭尸倾巢涌出。他们不得已只好暂时撤退,没想到连回城墙的路都已塞满了受到刺激而靠近的殭尸。

      额际的汗滴进眼里,静露没费神抹掉,只不断给自己加油打气,撑着点,没有问题,她可以的,越来越接近城墙了,上城墙就可以休息了!她完全没有停顿休息,只身突破重围。

      跳啊!再跳!抓上来的手就砍掉!甩开它们!甩不掉就用脑锥!

      「静露──!!」远远的,她已经听见奈特的声音。

      她差点分神寻找他的身影,所幸他就站在城墙上──用绳索挂着自己,极力展臂伸向她。

      城墙上的人们拼命朝她脚边的殭尸们开枪,企图帮她多争取一些时间。

      再一点,再一下下就好。

      她已经越过护城河,亢奋的殭尸群多到填满了护城河,漫过沟渠满溢到墙角边。

      「奈特!!」她喊道,听见自己的声音竟透着一丝惧怕。

      「快上来!」奈特一手抓着绳索,脚跨在城墙上,另一手拼命伸向她──她再跳──有殭尸拖住她的脚,她花了点力气挣脱,然后再上前,手指指尖擦过奈特的手──

      她挫败的试了两三次,感觉越来越无力,药效在退了!

      「放绳!再下去点!」奈特对城墙上的人怒吼。

      「不行啊!不能再下去了!」城墙上的守卫们害怕的坚持,失去昆斯先生的可怕记忆犹在眼前,土瓮的城主不能就这幺死掉!

      「奈、奈特!」静露感觉自己快飙出泪来,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遭遇这种结局,不愿放弃、不甘心,她继续振作,摆脱那些疯狂的指爪往上跳──想要抓住奈特的手──

      清晨幽暗的云层中突然划破一道暖光,日出了。

      力气一点一点流失。

      「跳上来!」奈特大吼,「我会抓住妳!跳上来!!不要顾虑!!」

      她咬牙,最后一次尝试──她脚下的殭尸突地往下沉,她踉跄了一下,但成功跳了上去──

      『砰轰!!』

      『磅──轰──!!』

      突然,从西南方的城墙边,一批车队冒了出来,不断朝密密麻麻的殭尸海发射飞弹和火炮。

      『嘎叽──』

      『砰磅!!』

      『轰──!!』

      「是新雪梨的援兵!!」眺望塔上传来振奋的喊声,「新雪梨的援兵来了!大家撑着点啊!!」

      亚瑟他们到了!

      新雪梨的城主亚瑟,那总是一丝不苟的灿金色短髮如今凌乱披散,他的双眼血丝满布,站在吉普车顶上,亲自命令部下朝土瓮外围的殭尸发动攻击。

      炮火声隆隆不绝,新雪梨像是把整个火药库都搬上来似的,殭尸们不断被炸飞、烧毁、轰烂……

      而这一侧,静露已经牢牢抓住奈特的手臂,两人被岌岌可危的绳索吊在城墙上──她满脸是泪,哭得语无伦次。

      他满手是血,左手臂全是抓痕,每一道都深可见骨。

      「你──我抓伤你了──」静露崩溃的哭喊,拼命掐住他手臂的止血点,想阻止那些该死的病毒蔓延,「快上去,我们需要疫苗──我们需要疫苗!你会死的──」

      「不,我不会。」奈特沉着的说,他的手紧紧环住静露,死也不放。

      救援的绳索缓缓收回,将他们往上拉,医护人员已经站在墙垛边待命。

      静露崩溃的看着奈特的伤手,然后看向自己沾满了鲜血的十只指爪。

      ……她一直这幺认为的,认为他们可以长相厮守……

      如今,她只后悔。

      后悔没有更早些答应他的求爱。

      后悔老是与他拌嘴,后悔对他的叨念心不在焉。

      后悔啊……但一切都已来不及。

※                         ※                         ※                         ※

      若干年后,土瓮城,墓园。

      「努伊叔叔!」一个小小孩从墓园门口一路跑进墓园内,『砰』地撞进努伊宽大的怀抱中。

      「唉唷!我的好女孩──长得好快啊!妳现在多高啦?」

      「努伊叔叔,你怎幺没先到大屋跟大家打招呼?」女孩睁着圆圆大大的漂亮蓝绿色眼睛,樱桃小嘴可爱的嘟起。

      努伊将女孩抱起,让她坐在自己臂上与自己平视──她的髮色越来越橘了,再过不久,小脸蛋上应该也会长出雀斑吧……

      「嗯……因为,在跟大家打招呼之前,我想先来这儿看看他。」他告诉女孩没有优先回大屋报到的原因,然后垂眸,看向那个当年首肯接纳他的长者墓碑。

      他是他的第二恩人,而自己冲动造成的憾恨,一辈子也还不了……

      「我知道,你在说阿公。」小女孩突然冒出一句中文,咬字清晰,还带点儿台湾腔,「妈咪说,如果你午餐没有在餐桌前坐好,她就要阿姨给你好看。」

      「啊哈哈哈!」努伊闻言,朗声大笑。

      笑声震动了树梢上的晨露。

      「唔──妳爸爸呢?」努伊故意转移话题。

      「爸爸,爸爸在办公室喔!」

      「好,那我们先去看爸爸好不好?叔叔我这次找到了更有趣的东西喔……要不要来听我们讨论啊?」

      「要!要!!」

      「好……那妳等会儿帮叔叔去厨房拿很多很多食物,好不好呀?」

      「好!!」感觉有点像在做坏事,但这是努伊叔叔提议的,有共犯的感觉让女孩兴奋拍手,「我可以拿肉鬆麵包!妈妈做的!还有──还有鸡米花!还有、还有,今天晚上吃水饺!妈妈和阿姨会包水饺!所以进厨房要小心!」

      「哇──听起来很棒耶,」努伊怂恿女孩,「那……有没有那个……牛奶跟茶的……」

      「有喔!」女孩甜甜笑道,「不过阿姨说,没有乖乖在餐厅集合吃饭,下午茶的点心谁也不能喝珍珠奶茶。」

      啊,这句话妳该早点说的啊。努伊乾笑着,额际冒出许多条黑线。

      「好吧,那我们先回大屋,洗手洗脸,然后一起去吃午餐,妳帮叔叔拆行李好不好?叔叔有带礼物给妳喔!看看妳能在行李中找到什幺?」

      「喔耶!我想要一只袋熊!!」

      「呵呵呵,礼物是惊喜,拆开了才知道喔!」

      一大一小,嘻笑欢乐的走出墓园。

      金恩.昆斯先生的墓碑旁,则摆着一份医疗报告的副本,上头写着──

      『变异种殭尸病毒疫苗研究成果』。

      冬天已经来临。

      春天,还会远吗?

《穿越到Zombie满满的世界就算了等级还是0》

全文完

+++碎碎念时间+++

哩哩病倒了,拜三拜五可能休息,择日另写番外。

《殭尸满满》从去年到现在刚好一年多一些,

谢谢大家的陪伴与支持。今后若还有机会,也请继续多多关照了。

LilyQuali

20170529

  • 名称:麻烦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55: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