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焕全文阅读

      『砰啪!』巨响在土瓮的石墙上炸开,墙顶的士兵们连忙摀住疼痛的耳朵,有些原本站在墙垛上朝下射击的人甚至站不稳跌回墙内。

      夕阳的风从遥远彼端吹来,烟硝稍微散去,最后一丝光线从云缝中穿透而出,映照在墙上两个人影上──

      「噢,原来,奈特的小婊子还活着啊?」克雷孟特咧嘴嘿嘿笑着,几乎裂到耳根的嘴角流出唾液,滴滴答答落下,「喜不喜欢妳现在这个样子呀?小母狗?对妳的奈特主人有没有非常慾求不满呀?」

      他卡在石墙中的双脚,突然又更陷了进去。

      「没人教过你什幺叫尊重隐私吗?」静露咬牙微笑,十指紧紧扣住克雷孟特的双手,一点一点施加力道,跟他角力着,「让我代替你妈妈教你什幺叫礼仪吧。」

      克雷孟特不悦的瞇眼,突地一个蹲身,静露差点失去重心,接着他再猛力往前推,静露差点闪不过,但她圈臂重新扣住克雷孟特推过来的手,硬是将他整个人死拖过来,接着狠狠的头槌过去。

      『叩!!』可怕的闷响又一次爆开,克雷孟特只晕眩半秒,就闪电般的抬腿往静露下腹踹去,静露扭紧他的手往上一跃,闪过攻击的脚,拧着他的手翻身到他背后──克雷孟特的肩膀和手肘关节发出不妙的断裂声,但他眉头没皱一下,反而屈膝弯身,将身后的静露拱到背上。

      静露迫不得已放开手,才落地他已经冲了过来,严重脱臼的双臂像空袖子一样随身体摆动,他脚步速度之快力道之大,每一步都狠狠踩进石墙中,米色的墙面被踩出长长一串凹痕。

      「马的,可以无视重力成这样吗?」静露恨恨骂道,手边没停赶紧放绳往后跑拉开距离,绑在墙垛上的绳子绞盘发出滋嘎声响,随着静露在墙面上奔跑而改变方向。

      突然,克雷孟特狞笑,瞬间改变方向,往墙顶冲去──他的目标是上头的人?!不!他的目标是绳子!他要把她的绳子砍断!

      奈特完全来不及瞄準那家伙,他和静露的速度太快了!要是胡乱开枪反而会误伤静露,而就在他犹豫的同时,克雷孟特已经冲到绳索旁,张大嘴──他的头看起来几乎要裂成两半──『喀!』响亮的咬合声。

      静露早就判断来不及,所以另外抛绳往墙垛投掷,克雷孟特咬断绳子的那瞬间,她新丢出去的铁钩子差点来不及撑住她──脚步还没站稳,她转头发现克雷孟特已经冲到眼前。

      无限放大版本的巨脸贴紧了她的鼻子,她抽刀往他脸上砍,他却再度张嘴,狠狠咬住静露的匕首,用力──

      『喀叽叽叽──啪嚓!!』匕首发出哀鸣,然后直接被咬成碎片。

      雾黑色的刀刃残破不堪的喷开,纷纷摔落地面──那是她的16岁生日礼物!昆斯先生亲手送给她的!!      

      『明天的第一次实战任务,都準备好了吗?』

      『是,我都準备好了。』

      『来,这是给妳的──是妳的成年礼,收下吧。』

      『它好漂亮,谢谢您,昆斯先生。』

      『那幺,就让它陪着妳参与明天的任务吧。』

      它不只陪着静露完成任务,它陪着她撑过各种灾难……船难、大地震、可怕的颱风、土石流、一大群又一大群的殭尸……那是她唯一还能把昆斯先生带在身边的东西了。

      「呸,可惜没有人肉好吃。」克雷孟特将嘴里的铁屑渣渣吐乾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静露愤怒的狂吼,箭步猛冲上去,擒抱住克雷孟特,死抓着残余的刀柄和断刃,猛力往他的眼窝、鼻子、咽喉狂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哈!!继续啊!!继续啊!!」克雷孟特狂笑大喊,像是身上的伤一点也没影响,「再继续啊!妳失去了什幺?!不过就是一把刀!!」

      「啊啊啊啊啊!!」静露将断刃狠捅进克雷孟特的咽喉,直接切断他的气管,让他无法说话,接着再抽出弹簧刀,从眼窝戳穿他的脑袋,手腕一转,翻搅他的脑。

      『咳、咳喀、咳咳……』克雷孟特终于止住那张狂的表情,静露喘着气放开手,任他像断了线的人偶一样,往下摔落至地面──

      『砰!』静露听见人体砸在地上的闷响,她大口大口喘着,呸掉透过口罩浸润到嘴边的髒血,用衣袖抹掉护目镜上的污渍。

      「……我失去的绝对不只一把刀。」她低喃。

※                         ※                         ※                         ※

      『砰!』某个厚重的人体从高空摔了下来,落在地面上撞出一个深深的凹痕。

      布罗才刚砍进一只殭尸的后脑勺中,转头查看掉下来的东西,认出那人就是克雷孟特。

      「他们的首领死了!!」布罗大喊,「杀了余党!!」

      「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土瓮的士兵振奋狂吼,持续进攻,防守线终于从护城河内往外推到草原上。

      「老大死了!帮他报仇!!」

      「杀了这些家伙!!」

      『嘎吼──嘎吼──嘎吼吼吼吼!!』

      人类与人类互相残杀、人类与殭尸互相残杀、人类与动物互相残杀。

      「杀了你!!杀了你啊啊!!」

      「去死!去死!去死!!」

      『嘎吼──吼──吼吼吼吼──!!』

      断臂、断掌、断头此起彼落,血雾喷洒浸润着大地。布罗抬手、落斧、抬手、落斧,动作完全没停,每一下都命中目标,带着众人不断往前推进──突然,后方传来骚动。

      『嘎嘤──嘤嘤──』

      『嘎!!嘎叽──』

      奇异的叫声震动原野,他很快反应过来,那是普通种殭尸的哀号声。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一个低沉的吼声从护城河边传来,

      所有人痛得摀住耳朵,那咆哮声在每个人体内共鸣着,震动内脏,几个人甚至受不住直接跪地呕吐出来。

      布罗撑住了,他身边的人也很快振作,继续攻击殭尸和其他敌人,不料那些殭尸不但看也没看他们一眼,还害怕的缩起肩膀,怪叫着转身就跑──

      『嘎叽──叽叽叽叽叽叽──』

      『叽嘤──叽嘤──』

      成百成千的普通种慌乱的逃命,乱撞在一起,踩着跌倒的尸体呈放射状仓皇逃离他们的範围,有几只还撞到布罗,但完全没有停下来偷咬一口的意思。

      「搞什──」布罗皱眉,但聪明的没有命令大家追击。

      受伤的变异种会啃食普通种当作复原补给没错,但他可没看过普通种集体怕成这样的──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他转头,果然看见追在普通种殭尸们后方的变异种。

      『嘎──嘎嘎嘎嘎──』

      不对!它们也在逃跑!

      整片慌乱中,一群受伤的变异种看见布罗和他身边几块大嫩肉,忍不住缓下脚步,改变方向朝他们奔来。

      「弟兄们,準备好──」

      『嘎吼──』

      布罗率先掷出斧头,接着翻跳过被他击倒的殭尸,同时拔出战斗斧,利用翻转速度的力道加重劈进第二只殭尸的脑门。

      「布罗!小心!!」

      他闻声回头,发现不知何时从死角窜出一只变异种,满嘴利牙已经来到他面前──拔出斧头防御已经来不及了,他放开双手,改用手臂的护具架挡──

      『嘎咳!!』『噹!』

      诡异的触感从手臂传来,他的护具并没有被咬住,反而是有个锐利的东西戳了他一下,他抬头,护目镜被滴到一摊黑血,殭尸张大的巨嘴就停在他的手臂前不到几公分,它的嘴里有支长枪的枪头穿了出来,血就是顺着枪头滴下的,刚好滴在他的护手上。

      「菈瑞儿队长!!」他听见有人这样喊。

      「殭尸们开始撤退了!首要目标改成人类!!」菈瑞儿中气十足的吼道。

      「好──!!」所有人士气振奋的共鸣。

      布罗恼怒的一把抓住那只殭尸的头,将它甩开,然后另一手抓起那个疯女人。

      「妳搞什幺?!」他怒目瞪着她,焦急的低咆,「我要妳退到后勤!妳出来做什幺?!」

      「我要跟你共进退!你别想把我丢在后面!」菈瑞儿娇声怒喊,「你他妈的别想趁机会把我甩开!」

      几只白目殭尸从旁冲了过来,布罗愤怒的将它们瞬间解决,接着再回头怒吼回去。

      「我没有要把妳甩开!妳都受伤了!!」

      「受伤又怎样?!我都拆线了!!你瞧不起我只有一只手臂吗?!」菈瑞儿尖叫,右手抓着长枪,使力往布罗耳边戳,「你瞧不起我!!你不要我这个残废的老婆是不是?!」

      「我不是那个意思!」布罗及时闪过她的攻击,「天啊妳这疯女人!!」他回头却发现原来长枪戳中的是一只想趁隙攻击的殭尸。

      「那不然你是什幺意思?!」长枪再度戳过来。

      「我──」他赶紧再弯身闪过杀气腾腾的攻击,对一个大块头来说真他妈的有够辛苦,「该死!我怎幺可能不要妳!?我只是不想要妳继续受伤!」

      「哈!你都把我丢在后头了!你管得着我吗?!」菈瑞儿尖声讥讽。

      「妳这女人──」

      「队长!不要再跟你老婆唱反调了啦!」不远处一个队员喊话,「有东西来了!!」

      夫妻俩同时转头,目光凶狠的瞪向从前方冲过来的东西。

      『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吼!!』

      是那个克雷孟特!布罗惊讶的瞪大眼,才準备要反应,长枪就伸过来挡在他胸前──菈瑞儿紧盯着那东西,抓着长枪的手紧到泛白。

      『嘎吼!!』克雷孟特双眼翻白,四肢着地的狂奔,嘴边还叼着一只殭尸断臂,它大口大口的嚼断那只断手,连骨头也不吐,张着血盆大口往他们撞过来。

      「队长小心啊!!」

      布罗咬牙,收起战斗斧,粗壮的手臂环住菈瑞儿的纤腰,往上抬举,然后让她踩住自己的手掌,他奋力往上抛掂,菈瑞儿顺势跳跃,抓着长枪在空中翻了个身──克雷孟特盲目乱撞,已经来到他们跟前,布罗轻易闪开,而落下的菈瑞儿加重力道,瞄準克雷孟特的脑子戳去──

      说时迟,那时快。

      『嘎吼──!!』克雷孟特突然狂吼一声,震得所有人差点站不住脚,菈瑞儿的长枪準心歪了,插穿那家伙的喉咙。

      但那没有让它停下脚步,它继续往前冲,菈瑞儿差点没来得及放手,布罗大掌一抓,捞住菈瑞儿和长枪的尾端,及时把她整个人拽回来。

      入夜了,负伤的克雷孟特逃进森林里,敌方的残党所剩无几,但还有大批殭尸在原野上徘徊。土瓮的人们暂时退回城内,不打算趁夜追击──那个克雷孟特太强壮,而满地的普通种对它来说就像自助餐吃到饱一样,根本杀个没完。

      静露在半途跳下城墙加入战局,保护了绝大多数的菜鸟探索兵,土瓮这次的伤亡比预料中的低,实在是万幸。

      但,明天呢?后天呢?

      所有今天在战场上的人都被集中在墙边的隔离区,施打努伊和左幸从台湾带来补给的疫苗,并统一脱光在淋浴间接受沖洗和负伤检查。

      「露露小姐!」努伊兴高采烈的走到静露身边,「我依约前来追随您了!明天开始我就可以跟您一起,在场上杀敌!」

      「你给我乖乖待在后勤帮忙,不要去外面给人添麻烦。」左幸扯住他的衣服,硬是把他扯坐了下来。

      「今天,谢谢你们。」静露端着碗盘坐在他们对面,「如果没有你们带来的疫苗,我们根本不够用……」

      「嗯,妳是该谢没错。」左幸哼声,接着却凑上前,压低音量,「等会儿妳随便找个藉口到我们的帐篷来。」

      怎幺了?静露塞了满嘴食物,只能用眼神无声问道。

      「妳来就对了。」她悄声说。

※                         ※                         ※                         ※

      『啪唰』,静露从帐篷中走出来,脚步有些虚浮,心事重重。

      午夜,是她出去城外晃一圈巡逻的时间──茵芙提议让她入夜后每隔一段时间就在城外晃蕩,类似宣示主权之类的动作──撒尿什幺的她实在做不到,所以只好晃久一点了。

      婉拒準备开城门的守卫,她轻鬆攀上城墙,拉着绳子一跃而下。清理护城河浮尸的工作在稍早已经结束,原野上累积了一堆又一堆焦尸,有些还在冒烟;她考虑了一下,决定到护城河外绕圈子──比较大圈嘛,应该多少可以增加地盘宣示的範围?她渡河来到外围,依照茵芙和左幸的指示,从殭尸比较密集的西北方向开始,準备顺时钟绕土瓮一圈。

      就当作慢跑吧?她安慰自己,然后诙谐地猜测吐口水是否也可以达到地盘宣示的效果?嗯……肯定是没有撒泡尿来得好……但她死也不要在树林边尿尿的时候,被其他变异种攻击而必须光着屁股战斗。

      她小跑步一路沿着土瓮外围往北跑,一个小时后,越来越接近树林,她想着傍晚那场战役,那家伙……那个克雷孟特有些地方让她觉得满诡异的,但一时之间也搞不清楚哪里觉得怪……嗯,她实在不太会分辨洋人的脸啊,虽然她现在也是个洋人就是了。

      突然,静露的脚步停了下来,全身发毛的定在原地──听见奇怪的声音──她机警的拿出弹簧刀,另一手抓着信号枪,伏低身子,警戒的观察声音来源。

      诡异的声音是从北面树林里发出来的……不,不对,是西边……往这儿来了,她瞇眼,侧耳细听,想弄清楚那是什幺东西。

      『呜……呜嘎呜……呜呜呜嘎……咳、嘎咳咳……呜呜……嘎……咳咳……』

      那是哭声?她狐疑的握紧武器,考虑要不要主动上前打探那东西。

      『呜嘎咳……咳咳、咳咳──呜呜呜……呜呜嘤……』

      那东西似乎没发现她,只是一股劲儿的猛哭,抽噎着,偶尔还发出像是噎到的咳气声。静露决定从下风处缓缓接近他──不管那是什幺东西。

      一步、两步、三步、四步……他们越来越接近了,哀鸣哭泣声也越来越清晰明显,芒草堆中,隐约看见一个伏在地上抽搐的身影,黑夜并不影响静露的视力,她保持一段距离外观察那东西,一直到听见他的说话声,才大吃一惊。

      「呜呜……呜呜呜……对不起……」

      是人吗?!

      「呜呜呜呜……咳、咳咳、咳嘎──嘎咳、嘎咳……嗬……嗬……』

      她狩猎者般的悄声潜到那东西身后,然后出其不意地猛地将他抓起,并持刀抵着他的咽喉。

      「啊啊啊!啊啊啊啊!咳!咳咳……不、不要杀我!姊姊、姊姊……」

      「你是谁?来自哪里?」她问。

      「姊姊?」那东西转头过来──静露瞬间毛骨悚然,放开它往后跳了一大步,直接拉开距离。

      那已经不是人了。它满脸都是血,眼角和耳根布满了已经乾涸的血块,身上也都是伤痕,但它们没有复原。

      「你是变异种?」静露问,「你听得懂我说话吗?」

      「呜呜……姊姊……」

      「我不是你姊姊,你叫什幺名字?」

      他呢喃出一个不属于他的名字,静露非常确定,因为她知道那个人是谁……不可能那幺刚好的,不可能,而且它们长得并不像,眼前这东西应该也不算变异种,它是『未进化完全』的感染者,卡在人类与殭尸的边缘,不上不下,意识不清,无法自主……可悲的存在。

      「姊姊……妳回来……我要姊姊……」那东西的头从180度缓缓转回正常的位置,然后继续呢喃哭泣。

      「你姊姊叫克雷孟特?」静露问,「你呢?你叫什幺名字?」

      「是……是……不是……」他含糊地说着,颈子无法自制的扭动,「克雷……不是……不是……是……杀……克雷孟特……姊姊……杀……」

      什幺跟什幺?静露皱眉思考,直觉告诉她这家伙跟那个克雷孟特绝对有关係,但为什幺他口中的克雷孟特是个女的?克雷孟特是变性人吗?她忍不住摸摸下巴,慢半拍才发现她对眼前的家伙完全没有防卫心──她被自己的轻忽吓了一跳,回神后想再继续问细节,却发现那家伙已经不见了。

      「搞什幺……」那一副迟钝样子家伙怎幺会动作那幺快?!早知道就先绑起来……但也不晓得会不会激怒那家伙,还有为什幺他的颈椎可以转成那样啊?软趴趴地一直扭来扭去,难道原本就断了?

      树林里传来吼声,拉回她的意识。

      『咆嗷──吼──!!』

※                         ※                         ※                         ※

      『咻──啪!!』

      红色的信号弹,在西北方的树林上空炸开,灿亮的腥红色火花惊醒了守塔的士兵。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警钟被敲响,惊得附近的鸟儿跟着大叫。

      营区的所有人从帐篷中冲出来,每个人都二话不说直接爬上城墙,奈特也不例外──他背着狙击弩冲到墙垛边,差点失去冷静──他知道那是静露的信号弹,这种时间被命令在城外晃的只有静露而已。

      『嘎吼!!』

      『唰唰唰唰唰唰!』大片茂密的森林突然一阵抖动,林中鸟儿全被惊得乱窜,拼命拍翅飞向高空避难去。

      『吼!!』

      「喔喔!这个声音应该是露露小姐了!声音虽然比较小声,但还是中气十足呢。」

      奈特唬地转过身,看见努伊,他闪电般的出手,抓住努伊的衣领把他扯得弯腰。

      「你做了什幺?!」奈特目眦尽裂的瞪着努伊,厉声质问,「你他妈的对她做了什幺?!」

      「啊,是激素,是Y激素──噢!」

      「你他妈的为什幺会让她用Y激素?!」奈特失控大吼,「你想她死吗?!」

      「喂!你冷静点!」左幸尖声打断他们,「那是努伊特製的!我全程监控,浓度已经少很多了!而且我都看过报告数据了,露露是目前为止最完整的转化个案,她的体质几乎可以拿去做变异种的抗体了!由她来使用Y激素,就像我们一般人使用纯剂一样!」

      「但你们没有测试──这只是理论阶段!你们好大的胆子,在我眼皮下──」

      「奈特.昆斯!放开你的手!!努伊是我的学生!他不可能出错!!」左幸破音大叫,「我不会让她死!我用我的生命保证我不会让露露死掉!!」

      『吼!!』远方再度传来咆哮声。

      奈特推开努伊,冷冷瞥了眼左幸。

      「记住妳的承诺。」他脸色阴鸷的落下狠话,「我希望不用由我执行妳的死刑。」

      接着,他跟上其他所有人,抓着绳子从墙垛往城墙外跃下。

<<待续>>

+++碎碎念时间+++

好吧,明天不能放《No.44》了(哭哭

没意外的话,

明天将是《殭尸满满》最后一章。

大家明晚见。

然后我哥明天结婚,

大家吃喜糖吃喜糖//

LilyQuali

201705028

 

  • 名称:袁崇焕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54: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