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卢全文阅读

      「为什幺又是我跑腿啊──咳、咳咳!咳咳咳咳!噢真他妈的咳咳咳……」黄沙滚滚,驾车大喊的亚特兰特猛地吃进一大口沙尘,乱七八糟的咳了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他本来就比较擅长跑腿远大于上前线与人厮杀就是了,那些乱喷口水乱发春的殭尸他实在不敢领教……亚特兰特咳到眼泪都喷出来,狂拍自己胸口的时候还不小心捶到胸前口袋里的硬物,痛得他再度飙泪哀号。

      「可恶,该不会坏了吧?」他喃喃自语,连忙伸手将口袋里的东西掏出来检查。

      粗糙手指捏着的,是一只典雅秀气的女戒,戒台上镶着一颗小巧的椭圆形绿色宝石,宝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映照着它下方的美丽图案,那是由叶子与花朵缠绕而成的大写字母B,戒环内,则细细刻着一小串字,AZ   68.   Nancy   Barren.

      「这样一颗宝石不晓得可以卖多少金币……」亚特兰特有些垂涎的看着戒指,就连他这个粗鲁人都看得出来这只戒指的珍贵美丽,「唉,要是我也有个有钱人哥哥还是姊姊就好了……喔该死!!」

      说时迟,那时快,一辆反方向而来的车以几乎撞上的距离,跟亚特兰特的越野车擦身而过,从思绪中惊醒的亚特兰特紧急转了方向盘,车子打滑转了好几圈,虽然成功没被对方撞掉照后镜,但他整个人被车子甩得七晕八素,差点分不清东南西北。

      「谁啊?!」他大叫,却马上又被对方经过时扬起的沙尘呛到,「咳、咳咳!!喔天,我真恨死这段路了,要不是太闷我才不会开窗户……」

      他确定附近区域没有殭尸出没的迹象后,将车子停在树下,检查轮胎有无异常,顺便反省自己居然分心没注意路况。

      但是奇怪了……从去年开始这条路就没什幺人在用了啊!而且还跟他反方向……再过去就只有土瓮了,难道是新雪梨过去的人?他们的消息有这幺灵光吗?虽然现在要追过去问也来不及了。

      他插腰摇摇头,回到驾驶座上发动引擎,将车子开回原本的方向上路──不管是不是新雪梨的人,依土瓮现在的状况,一台车的支援人数是绝对不够的,他势必得走一趟新雪梨,看是要用跪的还是用哭的,一定都得说服亚瑟帮忙才行。

      亚特兰特看向摆在副驾驶座上的绿宝石戒指,咬牙抓紧方向盘。

      「拜託了……一定要撑住,撑到我搬救兵回来啊……」

      右脚用力,他将油门踩到底,引擎声咆哮了起来,将土瓮城远远抛在后方。

※                         ※                         ※                         ※

      「所有人进来了没?!城门要关了!动作快点!」

      「每一区的区长都确认人数后回报!南门的区长跑哪去了?!」

      「我的小孩不见了!我刚刚还看着他的,一转头就──」

      「找不到小孩的快去广场那边等!我们会把落单的小孩集中在那边!」

      「谁家的羊还在街上乱晃啊!带回家关好!」

      「没时间了,落单的动物先统一关到牧场,之后再让失主回来找就好!」

      土瓮的人们在街道上奔走着,在微凉的午后,每个人都汗流浃背,精神紧绷的检查所有环节,生怕有任何一丝出错,会导致整个土瓮的毁灭。

      「疫苗全部发放完了吗?」

      「唔嗯……剩下东南区还没回报。」

      「别拖到宵禁时间,不然会很麻烦。」

      「是!」

      士兵和医护人员共同确认所有防疫步骤,力求家家户户都备妥台湾的国光疫苗,以备不时之需──当然,静露和奈特带回来的疫苗数量,与土瓮总人口数根本就是天差地远,一户一剂的状态下,要是城墙防护真的被殭尸群突破了,大概也只能拖延民众的死期而已……他们心中沉重无比,但没人敢将想法说出口,彷彿说出来就会成真似的,继续做该做的事。

      「是说……新雪梨真的会派救兵来帮我们的忙吗?」一个医护人员低声好奇问他身旁的探索兵。

      「会的,一定会的!我们跟新雪梨的关係很好!」士兵大声回答,并转头朝一个抱着幼儿的年轻妇人喊话,「夫人,请快点回到家中待命,今天起宵禁提早执行,违者将视为感染物隔离管制。」

      那妇人神色匆匆的经过他们,忙着赶回自己的家。而探索兵等到她消失在他们眼界后,才轻轻叹气。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他抹抹脸,面露倦容,「但昆斯……我是说奈特,他已经派人去请求帮忙了;奈特的未婚妻是新雪梨城主的妹妹,他不会坐视不管的。」

      「未婚妻……啊,不就是那个……」医护人员声音压得更低了,「『二号病患』吗?」

      听见这个称呼,探索兵忍不住皱眉道:

      「我不喜欢你用『病患』称呼她,请别这样。」

      「啊,抱歉……」白目的家伙赶紧摸摸鼻子道歉。

      「你们医疗长也说了,她现在可是我们的护身符,如果理论没错,至少我们不需要面对大量的普通种。」

      「咦?去新雪梨求援的不是她本人吗?」

      「……不是,唉……我也不知道这样到底是好还是不好,我的私心是希望她待下来就是了……」

      五个小时前,医疗所艾妲太太的病房内。

      「我拒绝。」隔着口罩,静露含糊不清的朗声吐出那几个字。

      房内陷入一片尴尬的气氛,所有留下来的人拘谨的你看我、我看你,在这个节骨眼,为什幺要跟城主唱反调啊……

      「艾格莎.巴伦,我并不是在徵询妳的意见。」奈特原本蓝绿色的漂亮眼睛转成冷冽的冰蓝色,似乎有些发怒了,「土瓮的危机已经迫在眉睫,请妳正视自己的义务──」

      「土瓮的危机已经迫在眉睫,而我很清楚我的功用是什幺。」静露不甘示弱地打断奈特,「我是变异种病毒带原,普通种会迴避我,只要我在附近,普通种殭尸就不会靠近──你需要我在战场上,帮大家减少负担。」

      站在门口的茵芙满意的点点头,接着低调离开病房,与赶来的亚特兰特擦身而过──

      「发生什幺事了?!我听说──」

      「求援的工作,亚特兰特再适合不过了。」静露伸手指向刚闯进病房的亚特兰特,那家伙则一脸茫然的看着大家指着自己,静露继续说,「普通种殭尸会迴避我,我待在场上,才能帮得上忙──」

      「普通种殭尸会迴避妳,所以我才会派妳去新雪梨求援!」奈特冷生打断她。

      「胡说八道!你之所以派我去,只是想把我支开而已,别以为我不知道!」静露兇狠地往前踏,所有人下意识的后退紧盯着她,「我、要、待、在、场、上!」她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宣告。

      气温降到最冰点,所有人都噤声不敢说话,艾妲太太则神情有趣的来回看着奈特与静露互相狠瞪眼,还有亚特兰特──他猛地哆嗦,感觉到奈特杀人的眼神像飞刀一样朝他射来,生存本能迫使他举手发言。

      「呃,那个,」他有些不确定的说,「我不认为我去跟静露去的效果会一样,亚瑟很明显是个偏心的家伙──抱歉我说了妳兄长的坏话──但我觉得妳当面对他说的说服力会比较……」

      静露直接以行动打断这对一搭一唱的上司与下属,她不耐烦的将手探进领子,拉出脖子上的项鍊──上头挂着奈特给她的蛋白石与一个银製的绿宝石戒指,她把绿宝石戒指拿下来,抓来亚特兰特的手,丝毫不容拒绝的将戒指塞进他手里。

      「这个,是代表巴伦家人的戒指。」她说,「你跟亚瑟说,他妹妹亲手把戒指拿下来交给你,要你代替她赶去新雪梨请求支援,因为他妹妹我很忙,我忙着要跟我亲夫上战场捍卫家园!如果他不愿意动员足够的兵力,他就等着他妹妹死在一堆母殭尸的利爪下!」

※                         ※                         ※                         ※

      「亏妳还真讲得出那种话。」

      静露闻声回头,看见菈瑞儿一脸好笑的睨着她。

      「那个白癡笨蛋加三级,他以为把我送去新雪梨我就安全了。」静露不爽的将鞋带繫紧,力道过猛鞋带发出痛苦的摩擦声,「我安全了又怎样?那你们怎幺办?!白癡,要是我真的去新雪梨了,亚瑟才不会派人手,他一定会把我关着,顶多派几个鸡肋过来挥挥刀子意思一下,然后等着收拾残局。」

      「哇,妳亲哥哥这幺冷血啊?」菈瑞儿叹道。

      「之前妳有看过吧?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冰块。」静露拧眉,再三确认脑锥的套子确实绑紧在大腿上,金属护手的关节处也运作正常,「他才不会管我跟奈特是什幺关係咧!所以我待在这里,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是是是,说得是。」菈瑞儿笑叹,然后动作缓慢的套上自己的护具。

      静露检查完自己的装备,转头看见菈瑞儿还在固定护腿,她犹豫了几秒,终究还是蹲身下去,伸手帮忙。

      「不好意思啦。」菈瑞儿哑声道谢。

      「没有啦,」静露低声碎念,「只是我发现以前教官教的绑法比较不牢,我自己发明出一个绝对不会掉的密技,妳要问我怎幺绑我还不告诉妳咧……」

      菈瑞儿无声笑了,垂首看着蹲在自己脚边的静露,她从橘髮中露出来的耳廓都红了,还硬要扯东扯西的……菈瑞儿右手握紧长枪,指节泛白。

      「来了!」屋外有人匆匆跑近,「了望塔已经看得到了!」

      她们跟其他人一起冲上升降台,城墙的守卫拉动绞盘,将所有人运上城墙顶。奈特已经在那儿,手拿着望远镜凝视远方,布罗则双手负在身后,守护神般杵在他身后,并没有注意到跟在静露身后的菈瑞儿。

      「西南城墙,报告观察状况。」

      「报告,敌人数量持续增加中。」

      「通知下去,南墙的警戒升到黄色。」

      「西北墙报告!」有人跑了过来,「树林开始出现殭尸,往土瓮靠拢了!」

      「通知北墙黄色警戒,持续观察山边的状况。」

      「是!」

      「报告,东墙有零星普通种殭尸靠近。」

      「可能是想吸引变异种过去的诱饵,把它们杀了。」

      「是!」

      「目测距离,敌方约莫五分钟内会进入我方射程。」了望塔顶端的守卫,透过铜管向奈特报告。

      「选在黄昏时候上门,很有他们的作风。」奈特低声吐语,将双筒式望远镜递给布罗并吩咐道,「打响警钟,通知所有士兵準备。」

      布罗颔首,大声複诵奈特的命令。

      「打响警钟,土瓮準备迎敌!!」

      命令被接连二三布达下去,由西墙顶的了望塔开始,守卫拚了命的敲打警钟,接着西南墙的警钟响起,然后是西北墙的警钟、南墙的警钟……『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噹!』让人紧绷的噹噹声响彻云霄,迴荡在整个土瓮城内。

      「请民众快回到家里或就地寻找庇护所!这不是演习!!」

      「三分钟内街道要净空!作战人员以外,违者一律当感染物隔离处置!」

      夕阳下,奈特的身影被金色的光线染上一层光晕,静露深呼吸,逕自站到奈特身边。

      「妳待在墙上。」奈特没有看她,直视远方那一大片逐渐接近的黑色。

      「你是狙击手,也是指挥,你才应该待在墙上。」静露小声咕哝,「不过,你要我待在墙上,我就待在墙上。」

      讶异她这幺好说话,奈特终于狐疑转头看她──只见静露已经拿来粗绳子,绕在自己身上绑紧,奈特马上会意过来。

      「不要做蠢事。」他警告。

      「你该信任你的部下。」静露挑眉说,「我是受过扎实训练的探索兵,我知道自己在做什幺。」

      「妳跟对方接触过,那家伙速度之快不是妳一个人能搞定的──」奈特準备再对静露发难,却突然皱眉停住。

      西南墙的方向传来一阵骚动。

      「奈特!!奈特──!!」

      「有人来了!是──是那个──」

      「努伊!是努伊.龙柏!他和一个女的在南面城墙外!」

<<待续>>

+++碎碎念时间+++

《殭尸满满》转眼间就要全部结束了,说实话的还真有点捨不得。差不多该来準备番外篇的事情了吼?

目前的想法果然还是抽奖,大家想要玩殭尸满满小博士吗?

还是再让哩哩做一次问调哈哈哈哈哈(是要问什幺)

有什幺想法欢迎丢出来喔喔喔喔~~~>3<///待会儿来慢慢回留言~

LilyQuali

201705026

 

  • 名称:飞卢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52: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