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云全文阅读

  

      『时间过好快喔!一下子就要进入106年了呢!』

      『是啊……唉,想当年跟我家那口子结婚的时候,连一百年都还不到呢!』

      『别说妳结婚了,我才觉得生我家老大的时候还是昨天的事情呢!没想到一晃眼就要当阿嬷(祖母)了!这时间喔,贵嘎夭寿紧!(这时间喔,过得有够快)』

      台湾岛中部净区的某个社区菜圃旁,妈妈们正在挑菜叶。她们三三两两坐在凉亭里,手里忙着嘴边也没歇着,一边赶着整理明天社区要吃的蔬菜,一边找话题闲聊。

      那天轮休的静露正好也在挑菜行列中,听见那个让她介意已久的数字,终于忍不住发问了。

      『那个……』她察言观色的用中文开口问道,『妳们说的105年,是……民国吗?』

      妈妈们无论老小,动作全停了下来,不约而同地转头看向静露。

      『唉唷,露露啊,妳从哪里学到民国这字眼的?学校吗?』一个眼神有些锐利的欧巴桑(大妈),抖着下巴反问。

      『吼,不是学校不然是什幺?』另一个欧巴桑语调轻鬆的拍了拍朋友的手,『社区学校前几年开始就有那个『历史课』啦!说那是末日前的台湾纪年啦!』

      『哼──这幺会?啊妳又是从哪里学的?妳又没去学校!』

      『我们家那只小的今年上学啦!』

      『唉唷!真的假的!怎幺不早讲!我家那只以前用剩下的文具可以给你们说!』

      『啊,真的吗?还剩很多吗?我还在烦恼下次要去买他的铅笔的说!』

      『嘿啦还很多啦!看妳什幺时候方便还是等下就来我家拿啦!』

      话题很快就被绕开了,静露堆着微笑,无奈地看着那几位欧巴桑逕自聊到家里小孩身上去……她该庆幸自己没被怀疑吗?虽然她也是早就準备好『在书上看到』的理由,不料被多话的欧巴桑抢先解危。

      突然感觉到有人拉她的衣襬,静露回头一看,发现是个看起来只比她大几岁的年轻女孩。   

      『我想,妳问的应该是AZ年吧?』女孩轻声说,并友善地尝试中应交杂着回答静露,『After   Zombies,那是我们台湾岛在殭尸末日后的纪元。』

      虽然女孩的英文带有浓浓台湾腔,但那不妨碍静露捕捉关键字。

      After   Zombies.

      那跟澳洲的纪年方式是一样的!而且AZ   105年……她和奈特、努伊是南半球的冬季出发,船难后漂流到台湾的时候正值台湾夏季,接着就一直待到现在了……如果中间他们意识昏沉的时候没有经历任何诡异的事情,理论上来说,应该是在同一年里,如今台湾正準备过年进入AZ   106,连元年都没有误差!

      怎幺会这样?

      台湾岛不是一直都处于孤立的状态吗?

      相隔六千多公里远的国家,从来没有联繫过,怎幺会有如此一致的年份呢?

      静露皱紧了眉头,还想进一步问更多,那友善的年轻女孩却已经被其他欧巴桑拉着聊其他话题去了。   

※                         ※                         ※                         ※

      「是你们?」奈特问,「订定AZ纪元的是你们?」

      唐纳德摇摇手。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什幺意思?」连静露也皱眉了。

      只见原本面带微笑的唐纳德突然叹了一口气,倚着靠垫的他换了个姿势,终于稍微坐正了些──然后他伸手端来自己的茶杯,轻轻啜了一口香茗。

      静露和奈特耐心的等着。

      「……说来话长。」唐纳德原本好听的男中音突然低沉许多,他垂着眼眸凝视自己杯中的茶汤,徐徐说道:「很久、很久以前,在人们还在使用西元为年的时代,有个医学研究组织,在极地附近低调开启了一连串的研究计画,那些计画由许多不同国家顶尖的研究团队参与,从冰层中挖掘出许多未曾见过的新病毒,各个团队争相较劲研究进度……」

      有的团队总是幸运能突破难关,有的团队则始终没有得到女神的眷顾;即使如此,科学家们依然努力不懈的工作着,他们有远大的目标──要是能从这些新发现中取得更多资讯,说不定许多无解的问题就可以得到答案,疾病、意外、社会、生命……他们迫切想要将人类的世界扩展得更大,想想,任何一项……即使只有一项也好……任何一项研究的成果,都可以替人类社会带来莫大的福祉!

      每一次遇挫,团队们都不曾沮丧放弃;每一次新突破,都替团队们带来更大的信心……他们由衷相信着,努力后的果实将会无比甜美,荣耀、功勋、财富,甚至更多的知识……

      马不停蹄地比赛与较劲下,有不少实验失败,而各项实验研究中产生的废弃物,则被负责处理的团队直接倾倒进海洋里。

      「『比起佔据地球表面积70%以上的浩瀚海洋,有些研究团队产生的废弃物甚至不到一毫克』──研究日誌里头是这样写的。」唐纳德的声音低哑难辨,他的眼神有些迷濛,像是回忆自己曾亲眼见过的景象一般,「日积月累的,渐渐发生问题……」

      「他们太天真了。」奈特瞇眼,有些兇狠的低语。

      「是的,」唐纳德点头同意,「他们太天真了。」

      邻近海域的渔船之间,开始传出奇怪的消息。

      原本友善的海豚突然变得狂暴,甚至有人目睹海豚集体攻击鲨鱼致死;还有渔夫们遭遇恐怖的海豚袭击,船只破洞进水,差点连人都救不回来。

      接着,更远一点的靠海国家,有鲸鱼搁浅了……

      「研究团队被迫解散。」唐纳德幽幽说着,「但有人发现,这个新爆发的病毒有人类进化的可能──解散前夕,研究船彼此之间发生了争执。」

      原本朝夕相处、互相鼓励的研究者们为了研究资料,瞬间反目,争执、猜疑、谈判;随着外面世界爆发的僵尸病毒末日,剑拔弩张的气氛在短短几日内,演变成抢夺、斗殴──然后,第一个死者出现,终于成为剪断象徵理智细线的那把利剪。

      「……你们……」静露看着唐纳德,「你们……卡珀西亚号……就是当年的研究船吗?」

      「当年的卡珀西亚号已经退役,被保存在船坞里。」唐纳德间接承认,他满脸诲暗,抹不去眼底的苦涩,「我们的第一任船长所带领的研究团队,就是始终不曾受幸运女神眷顾的人们……灾难爆发后,我们也是第一个逃跑的。」

      在那场为了争夺研究数据而爆发的恐怖杀戮中,卡珀西亚的船长带着残活的船员和研究员们,逃离极地,一路往南,并尽可能沿途搜索聚集在海岸线上求援的健康人类。

      「After   Zombies的A.Z.……」唐纳德抚着茶杯,「那是第一任船长在航海日誌里面写下的纪元,以记取人类的惨痛教训,提醒我们记住这个恐怖的事件,莫再重蹈覆辙。」

      「所以,」静露试图整理出脉络,「卡珀西亚号在几十年前,曾经在台湾岛登陆?」

      「不。」唐纳德摇头,「但卡珀西亚在成为海上都市的过程中,经历不少分裂与重组,甚至在AZ初年,在太平洋海域遭遇到同样也曾是研究船的敌对舰群。」

      卡珀西亚的强大,并不是天生俱来的──那是几十年来无数的失去、无数的泪水,用无以名状的痛苦所堆积淬炼而成。

      「卡珀西亚的某任舰长,曾在某次海战中获得据说是最接近病毒真相的研究数据。」唐纳德的语气更轻了,像是低喃着某种远古咒语似的,最禁忌致命的轻语,「『这不该是人类所嚮往的未来。』他在航海誌里这幺写着……」

      然后,当年的舰长大人将染上无尽鲜血的纸张,抛进熊熊大火里,让火舌吞噬一切。而从此,卡珀西亚历任的舰长,都必须在坐上舰长位子后,继承这个秘密,背负一生,直至嚥下生命最后一口气的那个剎那。

      「对于始终心存希望的人们,我们什幺也不能说。」唐纳德苦笑,那脸甚至称不上笑,起来像是哭泣着。

      静露第一次看到唐纳德先生露出这种表情。

      她想到,艾格莎的哥哥们和唐纳德先生是从小到大的好友,在唐纳德还是大副时期,他们的感情就已经非常要好──唐纳德在升格成为舰长,知道了这些祕密后,究竟是用什幺样的心情,去面对仍不断投注资源在研究殭尸病毒的亚瑟和阿奇尔呢?

      唐纳德先生还在担任大副的时期,也是对解药的传说充满嚮与热情的吗?当他知道病毒真相的时候,自己又是什幺样的心情呢?静露深思着,凝视坐在对面的唐纳德。

      他似乎也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并没有抬头看着他们。沉默重新垄罩房间。

      病毒的真相──真是可笑!不过就是人类研究的意外产物,不只祸延子孙,还让许多人抱着不切实际的妄想,飞蛾扑火般的牺牲……奈特越想越不甘,张狂的怒气在他胸肺中咆哮,挣扎着想要破口而出──他试图深呼吸,但只听见自己越发浓重的呼息声。

      「每年!」他陡然低咆,「每年!我们东海岸的探索联盟,每年为了捡拾蒐集研究线索,不断在牺牲,不断殒失生命,而你──你们早就知道真相,知道这一切根本无药可救,却为了可笑的理由,死守着什幺『秘密』!」

      唐纳德终于抬头看向奈特,他定定的看着眼前这怒不可揭的年轻人,眼里尽是平静无波的深蓝。

      「是的,我们守住这个秘密──不想让有心人士以人类进化为由发动更愚蠢的研究,或更恐怖的行动──我们牺牲了无数充满梦想的人,就为了守住这个……如你所说……可笑的秘密。」他语调平静的说着。

      但静露却感觉到,那字里行间传达出来的无奈与……更多深沉的情绪……她想起尹萨.尤乙每每对解药的话题引吭高歌、热切提醒唐纳德着手探查传闻之岛时,唐纳德先生都模稜两可的拒绝,并表达自己不相信传闻的立场……

      「进化?哈!」奈特重重哼出不屑,他唰地伸出手,指着外面,「为了那该死的病毒,多少原本可以更有效利用的资源,全部付诸流水,而你──却宁愿让我们白白送死──」

      「奈特……」

      「阿伊克、坤米、陶德!」他咆哮出一串人名,「亚伯特、贝蒂、艾伦、克莱德、卡尔比、布兰琪、尤金、伊耳文、赛拉、戈达、杭特、汉妮、迈尔斯、门罗、纳特、娜塔莉、尼尔森──」

      静露咬牙,一股酸楚涌上胸肺,差点喘不过气──那些是前年土瓮死去的探索兵们──奈特全记得……她从不知道奈特竟记得那些人全部的名字……

      「昆西、波比、威尔、诺菈、金姆、凯文、莎菈、哈缇、桑席、艾伯纳!!」奈特怒吼,「那些全是我的弟兄!全是土瓮的城民!!全部都是为了『一丁点也好,想找到病毒线索』而死的探索兵!!」

      静露低喘着,她记得其中几个人,实习的时候,他们还耐心的传授许多经验……而他们全死了,长期在外头奔走、为了资源抵御侵犯的敌人、在野外严重受伤而不幸感染……

      「──你可以阻止这一切的,但你没有。」奈特狠声宣判,阴鸷地瞪着唐纳德,「只要让大家知道,没有解药这东西,就可以阻止探索兵盲目的深入危险地带──但你他妈的、该死的、完全没有任何一丁点动作!!」

      「是的,我早就可以阻止这一切,但我始终没有。」唐纳德轻声複诵着,他的眼里透着无奈与悲伤,乘载着奈特的怒气和怨怼……突然之间,俊美的唐纳德先生像是苍老了好几岁一般,「我很抱歉。」他说。

      静露抓着奈特的衣襬,担心他又要冲口说出什幺伤人的话──但他没有,他只是继续狠瞪着唐纳德,浑身僵硬又难以平复心情。

      「……恩典号登陆台湾岛的事件,让我意识到,守住秘密已经不再是最高原则──有更多人早就知道殭尸病毒的细节,甚至懂得比我们更多,也曾经深入研究到几乎是禁忌的範围──很抱歉我如此晚才觉悟,失去的我已无法弥补,但我会尽可能找到解决方法的……在让你们失去更多宝贵的生命之前……」

      奈特审视着唐纳德。

      「十几分钟前,你还想杀了我们灭口。」他不信唐纳德有那个诚意。

      「我其实始终摇摆不定。」唐纳德低声承认,「请容我再说一声抱歉。我以舰长的名义发誓,你们将可安然抵达澳洲东海岸,并拥有绝对的自由对人们选择说出你们想说的一切,卡珀西亚号不会干预你们──我也会着手筹备相关的联盟补偿计画,为了承担隐瞒的这些苦果。」

      「记住你所下的承诺。」奈特沉声说,起身欲离开这让他万分不愉快的地方。

      「唐纳德先生,」静露有些不安的绞着手指,「如果不会造成您的困扰的话……我想请问,您方便告诉我,AZ元年前的西元最后一年,是几年吗?你们的航海日誌上有记载这个吗?」

      施舞柳学姊,台湾岛AZ年以后第一任最高指挥官,学历:高中肄业……

      「噢,绝对不会麻烦的……」唐纳德悲伤的微笑,「不用回去翻阅我也记得,我可以现在就告诉妳,那是……」

      他说出了一串数字。

      静露闭上眼,任那四个数字,轻轻地震动耳膜,却又深深地烙印──

      烙印在脑海深处。

      烙印在她的心房上。

<<待续>>

+++碎碎念时间+++

奈特大生气ˊAˋ

    

LilyQuali

20170412

留言与珠珠,哩哩好幸福

(您的留言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

  • 名称:清云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51: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