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艳妇全文阅读

      「墓园?」奈特皱紧眉头,「他去墓园做什幺?」

      布罗跟菈瑞儿、亚特兰特、茵芙和静露他们一样,都是幼儿时期被人口贩子绑架后,经过土瓮城被救下收留的孤儿,这样的布罗去墓园干嘛?他又没有家人──不、不对!

      想到可能性,静露瞪大眼睛,倒抽一口气。

      「呃、那个……上礼拜出任务的时候……」威尔眼神闪烁,不是该怎幺回答,他缓缓转动方向盘,将车驶进一个被栅栏围起来的小公园,「菈瑞儿队长她──」

      车子还没完全停下,静露已经开门跳了出去,亚特兰特来不及拉住她,奈特则一脸阴沉的看着墓园中央的大树下,那个蹲着的男人背影。

      大树下,男人的脚边摆着满满的鲜花──土瓮城里,所有健康人类的丧葬仪式皆为火葬,接着会把骨灰埋进这座墓园的树下,偶尔会有人带着鲜花来这里哀悼亲友──奈特第一次看到墓园里有这幺多花。

      该死的……

      静露拔腿狂奔。

      周遭的景物突然就模糊了起来,脑中闪过许多纷乱的记忆片段,一幕幕都是菈瑞儿与学姊的交错──

      『妳跟奈特……你们还好吗?自从那次……』

      担心她的菈瑞儿……

      『妳特地考来S高?天啊……哈哈哈!我很引妳为荣啊,学妹!』

      在她考上高中后,第一个恭喜她的学姊……

      『怎幺啦?没有姊姊我帮妳说睡前故事睡不着是不是?』

      调侃她的菈瑞儿。

      『唉呀,虽然贪吃但还是很可爱啊,我喜欢有奶便是娘的小学妹嘛,很好养。』

      听她嚷着要减肥,却还拼命往她嘴里塞包子的学姊。

      笑着的学姊、生气的菈瑞儿、看着她第一次登台圆满落幕而感动的学姊、耐心教她末日后生活的菈瑞儿──记忆如飞絮般地纷乱飘散,她们的声音、影像交叠着,而最后一个清晰的画面,则停格在那万里无云的晴天底下,故乡海岛上,那个宁静的苍郁公园里,矗立在中央的纪念碑──

      不、不要!她向大树的方向跑,熟悉的男人背影越来越近,那是布罗!噢天,她希望他不是!可威尔说他就在墓园,所以那就是布罗──不,他有那幺瘦吗?静露迟疑的停下脚步。

      她印象中的布罗大哥,一直是巨人般的满是肌肉、虎背熊腰的,而眼前的男人背影,虽依然高大,却比记忆中的那人还要瘦上一大圈。她踌躇了,不确定的盯着那人的背影瞧。

      背对她的男人在树下蹲了许久,似乎是在对着什幺东西说话,过了好一会儿,只见他深深叹口气后,双手撑着腿站了起来──转身──

      他与静露四目交接。

      啊,真的是布罗大哥,静露想。

      理得短短的小平头、浓粗的眉毛、温柔的眼睛、有些歪的鼻樑、有些厚的嘴唇、方正的下巴……是布罗没错,真的是他。静露脸色苍白的看着眼前削瘦许多的男人,内心那股不祥的感觉越来越胀大,几乎让人晕眩──她强忍着逼自己站好,并看布罗的脸色戏剧般的变化──

      他看见静露,先是愣住,几秒过后,才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接着死死的紧瞪着她,像是生怕一眨眼她就会消失似的……

      「妳──」他终于张嘴,却哑声说不出话。

      「嗨,布罗。」静露勾唇微笑,小声打招呼,「我们回来了。」

      「妳、妳说『你们』……」布罗往她走近一步。

      风将大树吹得沙沙作响。

      「布罗,菈瑞儿她──」「奈特人呢?」两人同时开口。

      静露正要回答,布罗急切的视线却已经越过她肩后,落在那个缓缓往他们走来的男子。

      「奈特!」布罗喊出声音。

      「我回来了。」奈特走至他面前停下,抬手轻拍他的肩膀。

      但布罗没有回拍他,相反的,他大掌抓住奈特的手,一把将他拉了过去,紧紧抱住奈特;布罗那总是木讷老实的脸,此时全皱成一团,像是在拼命压抑着什幺似的咬紧了牙根。

      「谢天谢地,你们回来了……」布罗的声音模糊难辨。

      「抱歉拖那幺久,」奈特任兄弟死死拧住自己,他勉强伸手拍拍布罗的背,「辛苦你了,谢谢你帮我父亲顾好土瓮。」

      「噢!谢天谢地、谢天谢地,你们回来了……」

      站在一旁的静露,虽然高兴这对拜把兄弟团聚,但一颗心也悬在半空中惴惴不安。

      「布罗,」她再度开口,「菈瑞──」

      「嘿!喂!!」亚特兰特跑了过来,大声呼喊盖过了静露的声音,「布罗,你结束了吗?先回大屋讨论吧!」

      「好、好,」布罗大掌抹了抹脸,又重重拍了几下奈特,「真高兴你们能回来……菈瑞儿看到你们一定也会很开心的……」

      静露和奈特同时愣住,一种荒谬感瞬间冒了出来。

      「等、等等,」静露扯住布罗的衣服,屏息问道:「你说,菈瑞儿在哪里?」

      「嗯?」布罗对静露狰狞的表情有些困惑,「嗯……她受的伤很重,现在还在医疗所。」

※                         ※                         ※                         ※

      窗帘随风轻轻飘杨,将户外的凉意送进房间,单人床上,红髮女子有些失神的看着窗台边上,那束新换上的花。

      『叩叩叩』她的房门被轻轻敲响。

      八成是来做检查的吧?她想,于是她应了声当作回应,让人方便进来,然后目不转睛地继续望着窗外的景色,享受越来越习惯的寂静。

      「……菈瑞儿?」

      呵,她终于开始出现幻觉了吗?还幻想那妮子回来了呢……她微笑,决定闭上眼,想将记忆中那个总是跟在她身后的女孩影像勾勒出来,许久没见面了,上次得知他们的消息是什幺时候呢?

      「菈瑞儿!!」

      一个人影从房门口窜入,直接往她身上飞扑──她反射性的抬手想阻挡,却感受到一阵触电般的麻痛──

      「菈瑞儿!我好想妳!!」扑趴在她大腿上的女孩子,将脸埋在被单里,声音模糊的大喊,「天啊!好险妳没事!好险妳还活着──」

      菈瑞儿这才从震惊回复过来,她右手伸向趴在自己腿上的女孩,轻轻摸了摸她橘红色的短髮──只有她的露露才会有这幺亮色的橘红头髮,露露,真的是露露?

      「露露?」她不敢置信的问道。

      「对、对!是我!」静露从她腿上的被单抬头,「是我啊!我回来了!」

      「露露!」菈瑞儿张大双眼,右手摸上静露的头脸,「妳──怎幺会──怎幺可能?不、这是一定要的──噢天!妳什幺时候回来的?我怎幺都不知道?奈特呢?你们到底怎幺了?那幺久没有回来!」

      「菈瑞儿……妳……」静露看见了。

      她终于看见菈瑞儿那空蕩蕩的左袖,还有从领口若隐若现的层层绷带──她鼻子一酸,伸长了双手揽住菈瑞儿的脖子,将脸埋进她的颈窝里,心疼的哭了起来。

      菈瑞儿对她突如其来的泪水并不感讶异,她的露露从小就情感丰富,总是特别能理解寻常人的痛苦……是了,自己如今也是遭受痛苦的人了呢……菈瑞儿眼神一黯,但右手还是拍抚着静露的背,安慰着她。

      「菈瑞儿……」静露闷声模糊地说。

      「嗯?」

      「妳的手……」她抬起头来,视线落在菈瑞儿的左肩上──她差点想伸手触碰那些绷带,但又怕弄痛菈瑞儿,「怎幺回事?是谁弄的?」

      菈瑞儿勾唇苦笑。

      「布罗,我家那口子。」她说,「你们回来多久了?没遇到他吗?他没跟你们说这些?」

      「没,」静露摇摇头,「今天早上才刚入城的,我在墓园听布罗说妳在这里,就直接过来看妳了。」

      那一瞬间,菈瑞儿的表情像是笑着又哭了,她柳眉蹙着,眼里满是疼痛,但红脣却张扬的弯着……

      「他没说,因为他不敢说。」菈瑞儿轻哼出声。

      「什幺意思?」

      「我的队员落水,状况黄色,他身上的伤口只有简单包扎而已,而水边满满都是殭尸的尸体,我冲过去想帮忙,结果被半路杀出来的鳄鱼咬住──」

      「天啊!为什幺我们这边会有鳄鱼?!」静露惊呼,「不是已经净空十几年了吗?」

      「我左手废得差不多了,拖着只会变成包袱,而且我被鳄鱼攻击的时候,可泡了不少浸着殭尸的河水,我跟他说了,说我被感染的机率很高,我家那口子二话不说,直接把我的手砍了……」菈瑞儿的语调逐渐加重,陡然变得有些咬牙切齿,「……砍了就算了,我早就有觉悟,这命捡回来是一条就一条,接下来要有什幺问题通通看着办;结果那家伙,开始给我搞自闭,我一个礼拜看到他的次数用手指都数得出来!」

      她愤怒的举起右手,强调自家老公探病的次数并不是十根手指头以内,而是五根!五根!!

      「呃,菈瑞儿姊,冷静点──」静露被这突如其来的情绪转化搞得有些傻眼,明明刚刚还沉浸在感性氛围里面的不是吗?!「他可能很忙吧?毕竟要代理很多事务──」

      「他妈的狗屁忙!!」菈瑞儿狠狠的一拳揍在床上,那拳头重到整张床弹了一下,「他很忙,还会刻意选我睡着的时候偷偷来吗?!分明是心里有鬼!」

      咕噜,静露嚥了嚥口水。

      俗话说得好,家家有本难念经,菈瑞儿和布罗虽然是土瓮城里人人称羡的恩爱夫妻,但菈瑞儿姊的火爆脾气,从小跟她相处的静露是最清楚的;布罗跟她交往的头几年还傻得跟什幺二愣子一样,因此吃了不少闷亏,经过多次静露和奈特的『提点』,还有菈瑞儿糖果与鞭子的『训练』,才渐渐摸清楚她的逆麟──菈瑞儿最无法忍受的,就是布罗闷不吭声不解释,连问的机会也不给。

      偏偏,男人大多时候都拙于解释,更甚者懒得解释──虽然静露相信布罗是『拙于解释』的那一方……

      「呃,妳要不要先喝个水……」她尝试转移菈瑞儿的注意力,「啊啊,妳看,我赶着来看妳,都忘记要带个什幺吃的来了,好险妳这边还有花,不会太单调──」

      「花!!」菈瑞儿厉声吼道,拳头在空中凶狠的挥舞,「那个大笨牛!!他胆敢三更半夜爬窗来给我送花,不敢大白天从正门进来看我!!」

      啊,看来事情非同小可了。静露傻眼的看着窗台上,花瓶里那装饰得欣欣向荣的雏菊──窗帘被风轻轻吹起,阳光透了进来,小雏菊们随风摇曳,像是对静露摆出无奈又好笑的脸。

<<待续>>

+++碎碎念时间+++

蒐集各方意见,决定之后找机会来试开一下好了……

但我要先解决巴哈姆特无法登入更新的蠢问题……

连回覆读者留言都有困难是哪招……

今晚大概又要跟YUN借电脑登入更新了(抹脸)

这几天莫名就是一个瞎忙(虽然是真的忙),累到一个可以呈打字姿势睡着的境界。

若章节内有任何错字,敬请不要客气说出来……也非常感谢每次都热情留言的大家,

我巴哈超卡没办法很迅速的回应大家,但礼拜天一定会来回的!!

谢谢大家在準备考试的其间还帮我添饲料QAQ

LilyQuali

20170429

留言与珠珠,哩哩好幸福

(您的留言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

  • 名称:都市艳妇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49: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