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人你惹不起全文阅读

『轮到你嚐嚐失去的滋味了,去死吧。』

──克雷孟特,AZ   106

※                         ※                         ※                         ※

      「休息时间还来打扰妳,破坏了妳对什幺也没有的万里晴空发呆的闲情逸致,真是很不好意思。」迦斯帕面无表情的从薄唇吐出让人感觉不太到歉意的话语,「唐纳德舰长想与妳和奈特会面,说有事想谈谈,可是我找不到奈特先生,只好非常抱歉的来求救于妳。」

      「……哈哈,不用感到抱歉啦,而且本来就是要找我跟奈特的。」永远都搞不清楚这家伙口中的抱歉到底有没有那个意思──但又感觉不出敌意或厌恶的气息──静露额际满是黑线的安抚找不到奈特的迦斯帕,「呃,我想,奈特今天应该是在农场甲板轮班,可能要绕一段路过去。」

      「农场甲板吗?」迦斯帕那双死鱼眼稍微睁大了一些──纵使看起来还是一样面无表情──「真是太让我感到惭愧了,我五分钟前才刚从那附近过来的,居然没有找到奈特先生,真是身为狙击手的我最大的汙点,我应该要有能力在茫茫人海中马上找到奈特先生,并完成任务的,但我居然错过了目标,还要请求被唐纳德先生邀请的对象帮忙我一起寻找……等这次结束后,我会自行反省,以免下次发生同样的错误的。」

      ……怎幺感觉奈特要是被你找到了,就会被一枪送上西天啊……

      「话说回来,露露小姐今天轮休吗?」迦斯帕灵活的翻下三公尺高的观览台,在上甲板等静露。

      「是啊,今天不用守备。」静露也攀着缆绳顺利降落,她已经慢慢习惯船上飞来飞去的移动方式了,虽然那种在船和船之间的飞跃还是无法……「呃,我记得农场的方向是……」

      「这边,这个方向过去比较近。」迦斯帕反应迅速地指着东边,抬脚就要往那儿走去。

      「不,不不不不不──等、等等,」静露赶紧抓住迦斯帕的衣襬,「迦斯帕,那边是海耶!那边没有路喔!」

      「嗯?可是走那边最快啊。」迦斯帕语调有些困惑,「或是露露小姐知道比这个路线更快的捷径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更该诚挚的道歉了,因为身为卡珀西亚守卫军的我,照理讲应该要熟悉整个卡珀西亚的所有地理环境与细节,却比待在船上不满半年的客人还要不理解自己居住并发誓要保护的地方,这是身为守卫军莫大的耻辱,我应该回去请艾克斯重新帮我弄一份卡珀西亚最新的地图,然后好好的向唐纳德舰长大人谢罪一番……」

      「呃,我的意思是,我相信你说那条路线最快,只是我不敢用飞的啦!」静路赶紧打断他滔滔不绝的碎念,「之前你带我的时候我有点被吓到了……」

      迦斯帕那面无表情的面孔更空白了,好像整个人的灵魂突然退到宇宙的尽头一般,精神恍惚飘渺得让人难以捉摸,他先是将死鱼眼移到静露身上,定定的看着她,彷彿想要传达什幺──但静露完全看不出来他真正的情绪──然后他面皮上的某条肌肉搭错线似的抽筋了一下,好半晌,才终于动了嘴巴。

      「……居然让唐纳德舰长一生中的挚交之妹受到惊吓,我真的感到非常的抱歉。」迦斯帕用死人般的声音缓缓说着,「虽然实在无法理解移动方式的不同为何可以製造惊吓,但那不是重点……没有什幺比我现在的心情还要更跌到谷底了,虽然我还没有亲眼看过山谷,但听说海沟比山谷还要深远,我想我的心现在就躺在马里亚纳海沟的底部吧?如此失职、如此粗鲁无礼、如此怠忽大意,我愧为当唐纳德先生的属下,更愧对我的伙伴艾克斯,虽然艾克斯常常做些让我无法理解的事情,可是艾克斯从来没有让任何女性受到惊吓过……然而那很有可能只是因为他没什幺跟女性相处的经验……要是让艾克斯知道我让露露小姐受到惊吓,我该怎幺自处呢?」

      「呃……我说……」静露头皮发麻。

      「……虽然很想对艾克斯隐瞒我做了如此糟糕的事情,可是没有什幺比对交心的伙伴隐瞒欺骗还要更严重了,没想到我居然曾经有短短几秒的时间想要对艾克斯隐瞒我所犯下的过错,让他变成一个被蒙在鼓里的傻瓜……即使她原本脑袋就有些少根筋……但罪孽深重的我最好今天晚上就将自己的财产全部拿出来仔细核对计算,然后到船坞物色我负担得起的小船,接着对唐纳德先生递上谢罪信和辞呈,然后告别我那少根筋的伙伴,开始过着独居的海上生活,并让大自然在某天吞噬我……」

      静露已经不知道该怎幺停止这个人丰富到失控的脑内剧场了,这个人病得比她严重!她乾脆放任迦斯帕继续碎碎念,然后弯身下去繫自己的鞋带,打算随便找什幺事情消磨他碎碎念的时间。突然,迦斯帕肩膀上的对讲机沙沙的响了起来。

      『喂喂喂,我不过就去上个厕所而已,你又干了什幺蠢事啦?』对讲机那头,迦斯帕的好友兼重要搭档艾克斯,毫不客气地打断迦斯帕的碎念询问状况,声音听起来好气又好笑。

      「艾克斯,对不起。」迦斯帕诚挚的朝对讲机说道。

      『你抱歉的理由通常都很奇怪,所以我虽然不想接受莫名其妙的道歉,但姑且还是原谅你好了,因为要是不原谅你就会做出更奇怪的事情。』艾克斯说,『好啦!现在状况怎样?你带到露露和奈特了吗?』

      如果是一般人在迦斯帕面前直呼客人的名字,迦斯帕一定会端起他的死人脸,郑重地对没有对客人加称谓的无礼之人训诫一番,但现在说话的人是艾克斯,艾克斯的个性就是这幺大喇喇地不拘小节,虽然这很有可能就是他打光棍到现在的最大原因,但迦斯帕就是不愿意亲自开口订正艾克斯──他总觉得,要是逼着伙伴改掉习惯,就不是他认识的艾克斯了。他宁愿艾克斯是个有些无礼但还可以忍受的人,那样才是他的搭档艾克斯最大的特色。

      「已经找到露露小姐了。」迦斯帕在说『小姐』这个词的时候,稍微加重了一点语气,可能是希望能让艾克斯注意到,但其实没什幺人听得出来,「露露小姐正要领我去找奈特先生,因为我的怠忽职守,我在经过农场时跟奈特先生错过了;而露露小姐发挥了她难能可贵的仁慈心,主动说要帮我寻找奈特先生。」

      『迦斯帕,这种时候说人的仁慈心难能可贵,其实是贬抑唷!』

      原本默默跟在迦斯帕身后听他们对话的静露,此时发出了个响亮的『噗哧』声。

      随后,在迦斯帕冗长碎念的道歉声中,他们还是选择了脚踏实地的徒步方式,在艾克斯的指路下,穿过卡珀西亚主舰,走过长达十几公尺长的空中桥梁,途经起居甲板,来到卡珀西亚舰群的最重要粮食来源地──农场的乔治亚号。

      如果说锅炉动力室是卡珀西亚号的心脏,那幺乔治亚号就是卡珀西亚居民生活的重要心脏;甲板面积在卡珀西亚舰群里算第二大的乔治亚号,每年生产的作物都能餵饱卡珀西亚群舰的人民──当然,除了一些不工作的以外,卡珀西亚人坚信以工作换取粮食的道理,因此每个有工作的人都很勤奋,也特别捍卫自己的工作,将自己的职责看得格外认真,并深深引以为荣……每位农夫都使出浑身解数,拼命种出更肥美丰硕的作物,当他们走在农场小径上时,沿途就看到不少如此明显的野心……果树上的果实又大又健康,花圃里的蜜蜂勤奋的嗡嗡作响,麦田里的金黄麦穗像海浪一样波波荡漾,不远处磨坊的风车正缓缓转动着,所有景色都是如此和煦温暖,跟满是机油渍与铁鏽味的船坞和拥挤的卡珀西亚主舰几乎是完全相反的光景。

      静露记得自己上次为了追逃跑的布莱恩,也阴错阳差来到乔治亚号上,但当时她慌乱又紧张,几乎没有任何闲情逸致停下来欣赏这艘美丽的船舰。她忍不住深深吸一口气,感觉自从恩典号事件后,就没品尝过这幺恬静好闻的农村气味了……当然,这肯定是因为牧场距离这里还有几里远的关係。

      『等等喔……噢,我找到了,在牛牧场上,刚好他準备换班了,快去吧!』迦斯帕的对讲机里,艾克斯发出提示,要他们加紧脚步,以免又跟奈特错过。

      与奈特会合后,迦斯帕同他解释了一下原委,内容大致上跟静露稍早听到的版本差不多,但她有趣的发现,面对不怎幺多话的奈特,迦斯帕字里行间的道歉成分明显减少了许多……她『仁慈地』没有点破,只是忍着有些好笑的心情,和奈特一起跟着迦斯帕离开乔治亚舰,

※                         ※                         ※                         ※

      结果唐纳德舰长并不在舰长室,也没有在他私人的书房或他和舰长夫人的起居室;当迦斯帕带着他们往完全相反的方向走时,静露忍不住开了玩笑。

      「你该不会要把我们带去卖吧?」她笑问。

      「不,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迦斯帕完全没有接收到静露的幽默感,「除非唐纳德先生下令要我这幺做──但我多少还是有些良心的,虽然我会感到很抱歉,但如果唐纳德先生真的要我把你们带去卖掉,我会尽可能地帮你们找到良好的买家。」

      「呃,谢谢……」

      「话说回来,此番重逢到现在,我们都还未能好好坐下来细聊,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艾克斯与我想邀请你们哪天抽空跟大家吃个饭,我们和其他守卫军都很好奇你们在台湾岛上的遭遇。」说到吃饭,迦斯帕原本严肃死板的声音突然轻快愉悦了起来,「艾克斯会煮些他拿手的料理,我们也会跟厨师买些好吃的以防万一,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到时候聚会应该会有七八个人左右吧,当然,虽然我们原本打算準备啤酒,但第二天要执行任务的人可能就不适合了,所以我们想,或许準备什幺其他饮料会更恰当些……你们绝对会喜欢艾克斯的料理的,虽然很容易让人发胖,但实在是非常好吃。」

      果然食物是国际语言啊……看着为了食物而双眼散发出虔诚光芒的迦斯帕,静露突然对艾克斯尊敬了起来,能将这幺古怪的迦斯帕收服得妥妥贴贴,艾克斯的料理肯定有过人之处,或许她在回土瓮前,可以跟艾克斯要几道菜的食谱?

      奈特没有意见,于是静露替两人答应了迦斯帕提出的晚餐邀约。

      他们现在已经又走回卡珀西亚号上,静露后知后觉地想到,迦斯帕似乎完全没有在赶时间,因为他甚至没有再提出捨徒步抄捷径的移动方式;唐纳德先生不是说有事想谈谈吗?

      这问题一直到他们来到卡珀西亚的女祭司们──曼姊妹的家才得到解答──当迦斯帕有礼的站上台阶,轻轻敲响有着美丽雕饰的大门时,曼家的大姊曼梅前来开门,她先是温煦的对迦斯帕打招呼,然后看向奈特和静露,对他们深深行了个礼,再郑重地将他们请进屋里。

      曼家姊妹依然是之前他们看过的模样。黑长髮齐浏海、几乎一模一样的漂亮凤眼、娇小的东方人体型、多层布料交叠而成的长袍,用绣工精緻但低调的绸布腰带束出腰身,款款走来时婀娜多姿。

      「久候多时了,请两位进来吧。」曼梅低声吩咐小妹曼菊替他们端来水盆让他们洗脸净手,微温的水让他们有些受宠若惊,「舰长在楼上等着呢,请随我来吧。」

      等静露和奈特接过曼菊递上来的毛巾,将手脸上的水擦乾后,曼梅温雅有礼的开口,并转身走向屋子深处。

      静露发现,迦斯帕不知何时又不见了。

      她与奈特对看了一眼,跟着走向楼梯。

<<待续>>

+++碎碎念时间+++

这章有点闷吼?

迦斯帕好爱碎碎念啊XDDDD

比静露还要夸张,人家静露是脑子裏面碎碎念,

迦斯帕是直接唸出来的那种啊哈哈哈哈哈哈

礼拜六依然会更新,咱们明天见!

LilyQuali

20170407

留言与珠珠,哩哩好幸福

(您的留言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

  • 名称:我的女人你惹不起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49: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