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全文阅读

穿越到Zombie满满的世界就算了等级还是0

【从头看】    【上一章】

已经逝去的不会回来,已经离开的不会回来;

但已经记住的,将永存你心。

      医疗所动员将近三分之一的人员帮静露确认她新的生理状况与心理状态,规划出一整套专属于她的训练课程。

      她的肌耐力和心肺能力全都异于常人,现有的健身器材几乎不管用,连训练的工具都是从后山拿来的材料製作而成,阳春到不行。别人举槓铃,她举採石场的石块、别人在对练室中练习搏击,她得在操场上同时对付多个全副武装的家伙;别人在深夜的树林中练习夜视追蹤与射击,她要进入山洞里盯着训练官刻在墙上的暗号;连平时抓握物品的力道也要学着重新调整──换句话说,静露现在根本就是个活生生的金刚芭比,土瓮的人形兵器。

      「唔……好险,身材没有严重走样……」走廊上,静露站在窗边,严苛地盯着自己的倒影品头论足着,「蝴蝶袖还是看得到耶……好讨厌。」她朝镜子挥挥手,没有收缩的肱三头肌外围皮肉几不可见的晃了晃。

      得知自己成为变异种带原体的那天,她看到护理师送上面前的餐盘,和落落长的训练项目以及今后的生活注意事项时,整个人差点没崩溃……

      为了以防万一,她必须时不时回医疗所追蹤体内的变异种病毒与抗体状态;与她生活在一起的人也必须定期接受检验,随时监控环境病毒浓度;她的房间必须每周消毒一次,随时保持通风,布料品清洗时必须使用滚水烫洗,并拿到户外用日光确实曝晒;在找到有效的防疫方法或抑制剂研发出来之前,她不能与人从事任何亲密活动,包括接吻与性行为;团队出勤时,与她共事的队员们无论位阶,每人都要携带最少两剂疫苗以防万一;紧急状况时,用在她身上的医疗用品必须隔离保管,医治她的人必须全程戴上口罩手套,若医疗程序时间超过一小时,则团队必须换班或施打疫苗才得继续动作……

      各种不方便与拘束让她沮丧无比,那些细节让她想到生前在台湾时,健康教育课本上介绍的那个疾病──医疗长甚至慎重地问她是否曾和奈特规划过将来的生育计画,满脸戒慎恐惧好像生怕她的答案是肯定的一样。

      想到奈特,她下意识的拧眉。好久没看到他了,所有人熬过观察期后,大家就积极投入土瓮的重建工作中,她甚至到现在还没能跟奈特一起好好吃顿饭。静露歪头想了一会儿,决定先去淋浴间把训练了整天的一身汗洗净。

      走廊来到尽头,空气中已经漫着公共浴间的香味和蒸气,说话声从里头传出,看来也有人在使用啊……静露拿着木盆和毛巾,拉开门走了进去──

      浴场里原本闲聊谈笑的人们转头过来,一看到是她,笑脸全凝在脸上,说笑声戛然停止,整个澡堂只剩下哗啦水声。

      静露保持镇定地走进去,越过那些盯着她看的女孩子们,有那幺几秒,她差点就退缩了,她感觉所有视线都盯在自己背上,实在不舒服……一个多礼拜来她都刻意避开澡堂的使用尖峰时刻,今天一时疏忽就忘了……她硬着头皮走到最角落,选了个离大家有些距离的隔间,把盆子和毛巾放好,脱掉衣服,扭开水龙头。

      沉默像针一样不断戳刺静露的脚,催促她别白目死赖着不走,应该把乾净的地方让给大家安心使用才对──但她命令自己继续动作,早点完事早接离开,她是合格领有证照的探索兵,医疗长也确认她没有攻击性……目前没有……她必须镇定……

      『叽』,有人把水龙头扭紧了。静露的动作僵了一下,透过隔板看见两个身材高壮的女孩围着浴巾匆匆离开浴间,她装作没看到,忙着把肥皂抹在头上,搓出泡泡。

      「……走吧,我们也洗完了。」有人低声说。

      「嗯……嗯、走吧。」

      接着,传来几个人关紧水龙头,匆忙收拾东西的碰撞声,接着她们啪咑啪咑地踩着溼地板,侷促的离开澡间。

      淋浴间剩下静露一人了,孤单的莲蓬头撒着稀稀落落的水花。稳住……要稳住……她咬紧嘴唇,把头上的泡沫沖乾净,抓着肥皂开始搓身体──

      突然,远处传来木盆掉到地上的『喀咚』声响,有人东西掉到地上撒了一地,东西的主人发出懊恼低吼。

      「吼!我那个来了啦……烦死了,小裤裤都弄髒了……」声音说,「妳们先回去吧,我重新洗一洗再回去。」

      「呃?喂……」

      「没事啦!我不会用热水洗,放心。」

      那人大声说完,更衣间的门就再度被拉开,有人重新走了进来──啪咑啪咑、啪咑啪咑,那人没有停下来,脚步声越来越近。

      啪咑啪咑、啪咑啪咑……静露屏息等待,她的肥皂停在胳肢窝,完全忘了自己在干嘛……那女孩一路不晓得碎念着什幺,叽叽咕咕的边自言自语边走到静露隔壁的淋浴间,脱掉自己的衣服,扭开水龙头。

      空蕩蕩的澡堂,有那幺多个淋浴隔间,女孩却特地选在她旁边……静露低头盯着隔板后方,那女孩的脚指头……

      谢谢妳,她想。

※                         ※                         ※                         ※

      女孩并没有等静露洗完澡,她像是真的单纯只想清洗沾到血汙的小屁屁一样,迅速沖了个澡,然后拎小裤裤,很有那幺一回事儿的走到洗手台区,洗她的贴身衣物,然后逕自离开;她们从头到尾没有对话、没有眼神相会、没有任何互动,但静露的心情已经平静下来,像被点了魔法似的。

      她想吃点东西……生活大改变的这一个多礼拜来,让她宽慰无比的还有厨房阿姨──某天夜里她禁不住饥饿,半夜溜进厨房,想趁没人的时候偷点食物吃,结果被起床察看的阿姨抓包。

      体能调整与训练的这段时间,常常训练回来都已经错过用餐时间,她只能又硬又冷难吃到爆的乾粮充饑,不然就是跑到医疗所跟医疗长哭哭要饭吃,那天在厨房她塞了满嘴的燻肉和炒蛋被抓包,满怀罪恶感的向厨房阿姨告解时,阿姨这样对她说了:

      『只要好好把我的饭菜吃乾净,妳永远都是我的露露女孩。』

      是的,她永远是露露,她会一直是徐静露,她的意识很清楚,她没有因为病毒感染而像崔佛一样性情大变,迟早大家都会看见的,不用现在就急着先灰心沮丧……她深吸了口气,替自己打气,一边穿过夜里静谧的大屋长廊,绕过行政办公室,走到厨房──乾净的料理台上,有人留了一包用蜂蜡纸包起来的食物,上头还有字条,是厨房阿姨留给她的食物,包装纸也包不住的食物香气充盈鼻尖,她知道那是塞了满满鸡胸肉和蔬菜的夹蛋三明治,阿姨一定是注意到她今天又错过晚餐时间了。

      她满足的再深深吸一口气,决定带着这充满爱的便当回房慢慢享用。她踏出厨房,回到长廊上,朝楼梯迈进──突然她脚根一旋,转了个弯。

      奈特的房间是暗的,没人在里头,怎幺会?他应该休息了啊?已经那幺晚了。

      她狐疑的靠近门边偷听里头的动静,然后瞇眼小心推开房门──不在,还真的不在!这幺晚了他会去哪儿?刚刚她经过办公室也没看到他啊。

      她嗅了嗅,门边有大屋老木头的味道、地毯的霉味、还有她手上的食物香、混着她刚刚洗澡的肥皂香,然后有奈特房间他特有的香味──唔,有股别的味道在空气中飘散着,很淡,但不至于难以辨识……是茶,有人泡了热茶。

      她睁开眼,像狗一样嗅嗅蹭蹭的寻找那个香味来源,转化成变异种后,少数她觉得方便远大于困扰的几点之一就是嗅觉了……她不至于对气味敏感过头,但要集中注意力找到散发气味的来源比一般人还来得轻而易举。

      找到了,应该在奈特房间的后头。

      静露懒得绕一大圈,索性从奈特房间的窗台爬了出去──她双脚站定后,果然在后院的大树上看见一盏油灯,奈特在树上。

      「嘿。」她来到树下,仰头望着奈特的大脚丫,轻声问道,「介意我的加入吗?」

      奈特早就听见她的动静了,他低头看向她──她举起手中的三明治摇了摇,讨好的对他微笑。他没应声,只把视线收回,继续沉默地坐在树上。

      没有拒绝,她就当他答应了。静露咬着三明治,手脚并用三两下便攀上大树,蹭到奈特身边──是了,浓浓的茶香就是从这儿传出去的,她就着灯光往他手中看去,好奇平时不怎幺喝茶的他怎会在夜里突然来了兴致。

      奈特双手捧着一个有些大的米色马克杯,马克杯内壁还看得到茶渍痕迹,她认出来了,那是昆斯先生惯用的马克杯,虽然老旧,但他每天都会将它洗得乾乾净净,他总是将它摆在桌上,办公时都一定要泡上一杯,趁着热烫一口一口慢慢啜饮……

      而现在,茶杯的主人早已远去,不会再回来了。

      奈特面无表情的看着远方,那是墓园的方向。

      静露在他身边坐下,靠着他。即使身体接触了,奈特还是没什幺反应,这是他第一次没有主动伸手揽她,但她想,她确定绝不是因为她是带原者的关係。

      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发出不怎幺悦耳的声音,她小心翼翼的解开包装,拿出阿姨精心替她留的三明治,猛地往嘴里塞,静静咀嚼。

      后山里,某种夜里成群移动的笨鸟儿突然叫了起来,啾啾声迴荡在空中好一会儿才沉寂,只剩院子里稀疏的虫鸣……她嚥下一大口,满足的轻声慰叹,靠向奈特的肩膀──他没有抗拒,所以她就这样维持着依偎的姿势,嚼着她的三明治,闻着昆斯先生最爱的茶香。

      良久、良久……那是她最后一口麵包边的时候。

      「……今天是昆斯先生的『头七』呢。」她说。

      「……嗯。」奈特终于哑声回应,他的声音乾涩无比,但仍发音準确的低喃出那两字中文,「我知道,在台湾有听过,头七。」

      头七,相传人在去世后的第六日晚上开始到第七日清晨,会回到自己熟悉或挂念的地方,或甚至入梦,与家园道别……

      「茶,」她说,「快凉了。」

      「嗯。」他哼声,好半晌才举杯,喝了一小口。

      才那幺一口,就那幺一口而已。

      几滴清澈落进茶汤,无声的。

      静露看着他,那个总是坚强镇定的他,总是背负着所有人期望的他,总是将所有事情,埋藏在淡漠外表下的他……她看着他,看着他,在她面前展现脆弱。

      她展臂,轻轻揽住他,他柔软微捲的棕色头髮在她鼻尖搔着,她抚着他宽阔的背,感觉自己肩膀上的湿润,还有发烫的胸口。

      他们相依偎着,缓缓品味、咀嚼那种带着酸、带着一点辛与痛的发酵感觉。

      直到月亮渐渐西落。

      直到那杯茶慢慢凉了。

      她想,如果他愿意,她会一直陪着他。

  

  

  

  

  

  

  

  

      ……她一直这幺认为的,认为他们可以长相厮守……直到那对夫妻,狼狈地从原野彼端出现,带着令人恶寒的消息,朝土瓮的城门奔来。

<<待续>>

+++碎碎念时间+++

庆祝大法官释宪,《殭尸满满》今天开始

日更

到完结为止。让我们成为亚洲的第一把灯火。

LilyQuali

201705024

留言与珠珠,哩哩好幸福

(您的留言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

  • 名称:惊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40: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