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历史全文阅读

      这是土瓮有史以来最漫长的一天。

      顺流而下的关係,他们在凌晨时分抵达土瓮城外的河堤,接应的城墙守卫队很快让他们进来,所有参与任务的人都被滞留在医疗所,施打静露和奈特从台湾带回的疫苗,并隔离密切观察。

      静露的单独病房与所有人隔得远远的──原本差点要进暗房了,但在布罗和医疗长的担保下,她被临时安置在医疗所后院的小了望塔上──以防她随时可能转化成变异种,届时可以将通往地面的梯子直接抽开,让变异患者活活摔死……要是脑子没摔爆,断手断脚了也好收拾。

      了望塔上的小房间採光非常好,又因为地处医疗所后方,没太多可以刺激她情绪的嘈杂声响,洗净全身后,她吃了简单的早餐,被施打助眠的药物和疫苗,在医疗长的监视下,独自走上塔楼,躺在行军床上休息。

      静露感觉自己没有睡太久,但她从镇静剂中醒来时,太阳已经快要西下。身上的毯子不知何时滑落,她搓了搓微冷的手,茫然下床来到窗边,下意识的沿着圆弧墙壁找到墓园的方向──

      那儿有几缕轻烟袅袅。

      她想,她知道那是谁。

      她拉来凳子和毯子,将自己包得紧紧的,就这样靠着砖砌的窗台,遥望那些缭绕在土瓮上空的淡灰色,今儿个城里没有风,那些灰色就像捨不得这片大地似的,在天空中慢慢盘旋、盘旋,然后缓缓升腾、升腾……过了许久许久,才在太阳落下的那一瞬,消失在天际。

      冬天的夜来得早,点点稀星已在灰紫混着些许深蓝的美丽缎子上闪闪发亮,凉风徐徐才吹来,静露这时才感觉脸颊有些冰凉,她从毯子里探出手,抹去那两痕从眼眶滑落的蜿蜒。

      晚餐前,菈瑞儿和一位检验师来到塔楼下替她送晚餐、检查她的各项状态,菈瑞儿也带来奈特和其他人的消息──依照规定,昆斯先生的遗体在傍晚前火化了,奈特并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他跟其他人一样,被关在隔离观察的房间。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布罗和其他没有感染疑虑外伤的人,将可以在明天早上恢复基本行动自由──但每天都要固定追蹤测试感染徵兆──维持七天,若其中一日的数据出现异状,则由医疗长判断是否延长追蹤观察期……

      『啪』地声音迴荡在石墙房间内,一支笔掉在地上,静露的手悬在半空中。此时的她、菈瑞儿和检验师三人,正表情各异的盯着地上那支笔。

      「嗯……」检验师发出令人胆寒的低沉长音。

      静露本该接住笔的,那只是最简单的接握动作──他甚至没有用抛丢的方式,而是直接将笔递给她──而她没有接住,她不确定是因为她刚刚恍神或其他的。

      若其它项测验都显示危险,她就得直接进入暗房。

      「请坐下,露露。」检验师面色严肃地指着她的行军床。

      静露乖乖照做。

      「现在,请站起来,」检验师从口袋中拿出一颗小巧的白色鹅卵石,丢在较远的地上,并对静露下达另一个指令,「然后请走到石头旁边,蹲下捡起石头,接着走回来,捡起刚刚妳掉的笔,在石头上画上井字。」

      这次静露很谨慎了,她知道眼前的检验师正在提高测试的难度,甚至有点无谓的刁难……如果是感染的崔佛,八成早就暴怒了;搞不好待会儿还会要她写让人晕头转向的计算题。她强打起精神,提醒自己专注,并试着缓缓站起来,却整个人猛地从床上弹起。

      检验师吓了一跳,负责护卫的菈瑞儿甚至往前跨了一步,将检验师护在身后,右手搭在腰间的枪套上。

      静露赶紧停住所有动作,不敢轻举妄动,求饶的看着菈瑞儿,就怕她一个紧绷将自己当场毙了──眼角余光看见检验师正在振笔疾书,她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好了,」检验师从档案夹中重新抬起头,「如果妳还记得我刚才的指令的话,请一句不差的照做完它们。」

      「好。」静露声音颤抖的应声,刚刚检验师说的是什幺去了?对,他要她去拿石头,要捡起石头走回来然后捡笔画上井字。

      她出发了,朝着那颗该死的白色鹅卵石踏出冒险的脚步,菈瑞儿和检验师盯紧紧的眼神像针一样戳着她的后脑勺,她的脚步有些不稳,走起路来有种飘飘然的不踏实感,但她儘量安慰自己那可能是镇定剂还没全退的关係;她弯腰捡起石头,转身,猛地和他们撞上视线,那家伙挑起眉毛──她想起来了!要蹲下才能捡!马的怎幺这幺啰嗦!?这测验实在是有够蠢的啦!!

      「我忘记了!要蹲下!」她赶紧将石头放回去想补救错误,然后草草重新蹲下,脚步还因此差点不稳,「我刚刚真的紧张记错!我没忘真的!」

      「嗯哼。」检验师没怎幺理会她的求情,「那就快把动作做完吧。」

      静露尴尬的快步走回床边,捡起笔并在石头上画出指定的图案。

      「……好。」检验师看起来勉强满意,但接下来,马上吐出让静露痛恨无比的话,「接下来,是计算问──」

      「我想要纸笔计算。」她硬着头皮直接打断检验师,「我数学很差,心算一定不及格,但我大概都知道算式和公式,用写的也可以顺便测试我的空间感和记忆力不是吗?」

      她听见菈瑞儿发出『嗤』的憋笑声,检验师挑眉,审视的盯着她看好一会儿。

      「可以。」他勉强答应,接着抽出一张他已经準备好的题目,让静露可以边看边在背面作答。

      静露重新接过那支笔,捏着纸来到窗台边,她先看了一遍整张字条,找到几个比较简单的题目,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準备下笔──『啪』一声,那支笔在她手里直接断成两截,静露的表情瞬间呆滞。

      「搞什幺──」菈瑞儿皱眉拔枪瞄準静露,「露露?妳怎幺了?」

      「我没有──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用力啊!」静露傻眼大叫,「我只是想写字而已啊!」

      检验师皱紧眉头,赶紧翻阅档案夹,唰唰唰地纸张声响让等待的其他两人更加紧张。

      「露露,待在那边什幺都不要做,知道吗?」菈瑞儿低声交代。

      「我不会乱动的,但我真的不觉得我有被──」

      「妳!」检验师凛声打断静露。

      「是!」

      「跟我们下楼!」

      「「咦?!」」菈瑞儿和静露同时发出质疑。

      「我已经可以离开了吗?!」「她已经没问题了?!」

      「不,不是!」检验师的声音有些抖,但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亢奋,「我们需要更多数据……更多,对,更多数据……我们现在马上去复健中心,快快快!」

※                 ※                 ※                 ※

      走廊彼端传来一阵骚动,隔离区许多人不约而同凑到窗边查看。

      只见一名男检验师领着静露和菈瑞儿急急穿过走廊,并嚷嚷着请谁快去叫医疗长过来,几位护理师赶紧低声询问状况。

      「怎幺啦?怎幺回事?」

      「快!我们要做更多测试!要蒐集更多数字!」检验师已经完全退下刚才的冷静自持,而是兴奋的拍着手上的档案夹,「露露是二号啊!二号!!」

      什幺二号?静露和菈瑞儿满头雾水。

      医疗长从办公室中匆匆赶了过来,他一听到刚刚检验师所说的,脸色明显大变,马上转身朝复健中心走。

      「来啊!快来!!」检验师回头拉着她们,甚至忘了静露还在危险的观察期,直接扯着她的衣服要她跟上,「真没想到……真的没有想到……」

      布罗趴在玻璃上,有些贪婪地盯着那个女人──她很好,她看起来很好──但她手上拿着枪,为什幺?她不是应该退到后勤了吗?为什幺还在值勤?都受伤了!

      如此心有灵犀,菈瑞儿不经意地回过身,就这幺和布罗对上视线──男人正脸色阴沉的盯着她瞧,几乎有些恶狠狠的……看什幺看啊?早不看晚不看现在才要看,臭男人!他想看她就一定要给他看吗?不了!菈瑞儿没好心情的撇开视线不理睬他,迈开脚步跟上检验师和医疗长。

      「露露!过来这里!」检验师兴奋的拉着静露走进房间,越过许多复健设施,走到角落的训练区,那儿有几个沙包、成排的槓铃和哑铃、单槓、拉环……等等道具,「妳选一片拿,越重越好。」他指着摆在架子上的槓铃片。

      「嗯。」不管怎样,照做就对了。静露雾煞煞的点头走上前,先从自己最熟悉的22磅槓铃片拿起──意外的有些轻?她皱眉,狐疑的看了一下数字,把槓铃片放回去,挑了三十三磅的拿起来──她知道自己以前拿起三十三磅需要费些力气,于是抓握的时候加了些力道。

      「噢!」众人听见一声低呼,同时看见静露抓着槓铃片,整个人力道过猛的往后跌倒──她赶紧跨开腿稳住身子,也抓好槓铃片,这是什幺状况!?

      「这──这──」医疗长也瞪大眼睛,「露露,妳拿最重的那片!快!」

      她放下三十三磅,直接走到最大的五十五磅旁。

      她从来没有认真尝试过五十五磅,有也是训练生时期跟其他人胡闹玩玩的,布罗会帮大伙儿扶着,让大家体验看看差点被压断脖子的感觉……她怀疑这些人知道现在的状况,但又隐约觉得,有什幺诡异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她将手上的槓铃片放回原位,小手移到最大最厚的那块圆饼,沁凉的金属贴在手心,她深吸了口气──

      轻而易举的拿了起来,没错,就跟预想中的……嗯?嗯嗯嗯??她傻眼,所有跟过来凑热闹的人也啧啧称奇的睁大双眼──菈瑞儿更是表情夸张的看着她。

      「天啊!快去拿一号的纪录过来!」医疗长大叫,「她会是二号吗?有可能吗?」

      「绝对有!」检验师激动的戳着手上的档案,「虽然还有些不稳定,但她的意识比一号清楚很多!」

      这群医疗宅宅们在她和菈瑞儿面前激烈的讨论起来。

      「肌肉强度应该是没有问题,待会儿可以测心肺功能!」

      「趁现在晚上,带到外头去测试一下视力!」

      「还不到二十四小时……远比一号还要快啊!为什幺会这样?」

      菈瑞儿转头过来看静露,张嘴无声问:

      「他们有给妳吃什幺东西吗?」

      没有啊!静露摇摇头。

      「绝对可以!一定可以的!」检验师兴奋说道,「这根本是活的护身符啊!」

      「不不不,她现在变成带原啊!她可是奈特.昆斯的未婚妻,将来怎幺办?!」

      「现在是……」菈瑞儿试图拉住其中一个医护人员询问,却被对方挥手示意她安静。

      「只要有疫苗应该可以压制住吧?」

      「我认为时间久了应该不需要疫苗,疫苗只会让她虚弱!」

      「虚弱才好啊!要是不小心感染了其他人怎幺办?不是所有人能像她那样幸运!」

      「七万多人快八万的城里就出了两个,你觉得机率会低吗?」

      「请问有人可以解释一下,现在是什幺状况吗?」菈瑞儿无奈的叹气,而沉默许久的静露拉了拉她的衣襬,「怎幺了?」她柔声问。

      「菈瑞儿姊……」静露脸色有些苍白,她想通了,她听懂那些人在说什幺了,「我好像变成──」

      「来了!找到了!」一个研究员从走廊尽头奔了过来,手上挥舞着一份颇有厚度的资料档案,「一号当时留下来的纪录!崔佛的纪录!」

<<待续>>

+++碎碎念时间+++

没错!阿源你这个神读者~~~~

超级无敌猜到啊!!

不过说实在的你也不算猜,

这算推理吼?因为前面只有一点点蛛丝马迹……

所以给阿源神读者+侦探读者的贴纸!

哩哩写这篇的时候是礼拜四晚上,

礼拜五一大早就要出远门了,

到时候会借姊姊的电脑更新文章,希望一切顺利。

会考的大家加油喔!!!

LilyQuali

201705020

留言与珠珠,哩哩好幸福

(您的留言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

  • 名称:架空历史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39: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