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见幽香全文阅读

      「殭尸来了!」

      对面那头有人吼道。

      「不……不……」米洛浑身颤抖着,「克雷、克雷你做了什幺──」

      「杀──杀了他们──!」

      「让他们被殭尸活活咬死!!」

      「射死他们!!」

      人们情绪激昂亢奋,嗜血的吼声震痛耳膜,大家都争先恐后地想抢到河畔边,对积怨已久的土瓮士兵们发洩恨意,米洛在人群中被推来挤去,他挣扎着,被撞倒又爬起、撞倒又爬起,满脸是泪的想要找到克雷。

      但克雷不见了。

      米洛惊恐地想起,刚刚克雷冒出来,拿着昆斯先生的步枪射杀他后,大家就躁动起来,克雷也在那时候从人群里消失了──他去哪儿了?他要带克雷孟特去哪儿?

      「克雷──」他嘶声力竭的喊着,「克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只喷血的断臂撞在米洛脸上,他吓得往后跌倒,赶紧想再爬起,却看到一双双大脚往他身上踩来。

      「不要踩我!!」他惊恐的大叫,双手护住自己的头颈,但还是被踹踢了好多下。

      「啊啊啊啊!殭尸来了!!」

      「是变异种!是变异种啊!!」

      变异种!最可怕的殭尸!!米洛感觉自己的指节被踩得破皮,手臂传来火辣辣的剧痛,他受伤了!他想要母亲──他不想待在这──

      「废物,站起来。」一个冷酷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

      米洛抬头,四周好暗,他却看到克雷那双发光的邪恶眼神,正盯着他看。

      「克雷,你做了什幺──」他哭着爬起来,抖着声音质问,「你把姊姊的努力全毁了,你把她的努力全部弄坏了──」

      「我这是在帮她,你这个白癡。」克雷抓起他的后领,轻而易举的将他拎起来,「走了,回去了!」

      「你把姊姊的心血毁了──我们原本可以有屋子住,可以有食物吃,他们还愿意帮我们──唔!」他对克雷的指控戛然停止,嘴巴被恶狠狠的利爪捏住,箝得死紧。

      「你一个智障话这幺多做什幺?」克雷阴厉的指爪深深掐进米洛的皮肉里,邪笑着咒骂,「你姊姊是个懦弱的娘们,只敢说不敢做,我不帮她,她可是会后悔一辈子的,呵呵呵呵呵……」

      「你──你──」米洛痛得说不出话。

      「首领!快逃啊!!」

      「殭尸来啦!」

      对面河岸边的土瓮士兵已经淹没在殭尸潮下,而他们这头的森林也冒出许多殭尸,前仆后继的涌过来,男人们被许多母殭尸扑倒在地,受伤的雄性殭尸则将人抓来活活撕裂吞食……鲜血四溅,血花喷得半天高,凄厉惨叫不绝于耳。大家仓皇逃跑,狼狈作鸟兽散,只有克雷还抓着米洛站在原地。

      突然,一只母殭尸从角落嘶吼着朝他们扑来,克雷仍旧一动也不动,只是冷冷地盯住它──母殭尸的脚步诡异地停了下来,它迟疑的吼了几下,伸长了残破的爪子想要抓米洛。

      克雷拎着米洛不让它碰,他咧开嘴角,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喉间磨出让人浑身发毛的低咆。

      「滚。」

      米洛不太确定克雷说的是不是人话,他几乎听不清楚克雷的发音──下一秒,那只母殭尸竟然害怕的往后退缩,捨不得的盯着米洛,哀号了几声后,才转身跑走……

      「克、克雷,你……你是……唔唔唔唔唔唔──」

      「闭嘴,走了!」克雷将米洛的嘴巴捏得更紧,恼火的迈开脚步,撤离这片混乱。

※                         ※                         ※                         ※

      「小心殭尸!!」

      「是变异种!!」

      『嘎吼──』

      「我操你妈的死母猪,不要抓我的裤头!!」

      「干!滚啦变态!」

      『吼吼──嘎──』

      土瓮的士兵们奋战着,静露骑马狂奔到混乱中心,马儿喷气嘶咆高高站起,前蹄踹开一只扑在亚特兰特身上的母殭尸,接着踩爆另一只殭尸的头颅。

      「静露!妳怎幺──」亚特兰特吓了一大跳,但话还没讲完,就赶紧抬手架挡另一只殭尸的攻势。

      「奈特在哪!?」静露吼着问,甩手抛出绳子,扯住一只想攻击伙伴的殭尸,并将它拖到手边,反手甩出脑锥,一戳将它送上西天。

      「不知道!」亚特兰特拼命用护臂挡住母殭尸的臭嘴,另一手拔刀将它的头颅卸下,「靠近对岸的地方!应该!」

      静露拉紧缰绳,甩开殭尸命令马儿往河边靠去,几只雄性殭尸扑上来,但都被马儿踹破脑袋。她一边防御一边极目往河岸上望──那儿只有一片腥红色,果然,对岸也已经被殭尸佔据,等等,看到了──奈特正抱着昆斯先生,而小船上的舵手正拼命想把奈特拖上船,有更多殭尸发现了河面上的鲜肉,兴奋地跳到河滩边,想捉住奈特他们。

      「露露!」布罗忙中大喊,「接着!!」

      没等她回应,一管黑乎乎的东西朝她飞来,她下意识地举手接住,是枪。她确认子弹上膛,退开保险,却难以瞄準对面的殭尸──她的马焦躁地跳到河水里,躲避殭尸的扒抓。

      『砰!』她勉强发射一枪,有只殭尸往后仰倒,她成功撂倒了一个──但另一只母殭尸踩着同类的尸体,往奈特身上扑去──

      昆斯先生勉力抬手挡住,殭尸的利牙狠狠嵌进他的肉里。

      「不!!」奈特又惊又怒的大吼,空出一只手干掉那只母殭尸。

      「奈特!昆斯先生!快上来!!」舵手在后头拼命拉住他们的衣领,总算将父子两人都拖上船。

      奈特那边的危机暂时解除,静露转移目标,冲回人群里助阵,人高马大的优势让她轻易干掉许多只妄想侵犯伙伴的变异种,她的脑锥也发挥了瞬间致死的效果。

      「下游一百上船!!五百河中央集合!」河堤上传来布罗宏亮的吼声。

      那是撤退的讯号。人群开始往河面上靠拢,一边拼命抵御殭尸的攻击,一边不约而同地跳下水。

      噗通、噗通!水花高高溅起,许多人浮上水面,对还在岸边奋斗的同伴大呼小叫,一边朝岸上的殭尸开枪掩护伙伴们。

      「快下来!!」

      『嘎吼──』

      亚特兰特再度被压倒在地,一个白癡雄性殭尸拖住他的脚。

      「哇啊啊啊啊不要肛我──」

      「亚特!!」静露冲上前,甩绳套住那只蠢殭尸的脖子,把它从亚特兰特身上拖开。

      布罗一个箭步跨过来,战斗斧精準的劈进殭尸脑袋,但他的背后出现空隙,两只母殭尸冲上来──静露射出匕首,钉进其中一只母殭尸的眼窝,第二只母殭尸如愿扑上布罗的背,亚特兰特从地上一跃而起,拔出静露的匕首,往布罗背上的那只殭尸猛戳,布罗转头避开喷出来的黑血,静露已经骑到他们面前,伸腿踹开死掉的母殭尸,抓住亚特兰特往马背上拖。

      亚特兰特喘着气爬上马背,坐在静露身后,接管缰绳,策马往下游移动;布罗双手持斧紧跟在侧,替他们清开道路,静露则举枪互助布罗的空隙。

      「人呢?」布罗吼着问。

      「都下水了!」亚特兰特回答,「剩我们三个!」

      「亚特,让我下去,不然马跑不起来!」静露大叫。

      「不,我跑得比妳快,我下去!」亚特兰特说,「给我几秒喘口气。」

      「听我的指示往右急转,我前方有设陷阱!」布罗喘着大吼。

      「是!」「好!」

      他们又撑了约一百多公尺,河道上许多人已经搭上布罗之前準备好的船,朝他们后方开枪掩护他们。

      『嘎吼──』「现在!!」

      布罗的吼声几乎被殭尸们的嚎叫盖住,但他们还是听见了──亚特兰特猛地将缰绳塞进静露的手心,在狂奔的马背上站起,朝前方一跃而下──静露看也没看他一眼,驾马俐落跃过伏下身子的布罗头上,连人带马朝河堤冲去。

      亚特兰特轻巧的降落在地面上,大批殭尸见猎心喜的冲到他面前,而布罗已经绕到更前方──「过来!!」

      只见亚特兰特助跑了一阵,然后奋力跃起──在空中翻了一圈后,惊险的摔在坑洞彼端的边缘,布罗赶紧冲上去抓住他──而追在他身后的殭尸们措手不及的跌进一个用杂草和碎石掩盖起来的深坑,摔在满布坑底的尖锐竹子上,被削肩的竹子刺穿殭尸们的身体,而后方继续跌进坑洞的殭尸们则压在同类身上,佐以挣扎的嚎叫声当酱料,布罗的殭尸肉串陷阱就这幺完成了。

      「快、快!」两个大男人并没有因为危机暂时解除而放下戒心,远方追上来的变异种已经看见陷阱的模样,明显绕开想继续追击他们。

      突然,一匹眼熟的马儿朝他们奔了过来,布罗认出那是静露的马。

      「你们快上马!」静露在水边朝他们吼道,接着转身独自跳进河里。

      『噗通──』身体撞进沁凉的河水里,静露鼓着嘴勉强瞇眼,有好一阵子她处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她尝试往上踢水,想要往上浮,好跟大家会合。

      但是……上面?往上?那是什幺──她突然找不到方向了。

      来吧──脑子里有个声音对她说。

      别挣扎,来吧──

      那声音很柔、很好听,有点像学姊,又有点像妈咪……她的手脚忽然就这样失去力气……不,她不能溺死,为什幺偏偏这时候……她咳出一大团气泡,感觉身体又向下沉了许多──

      来吧──往我们这儿来──

      她眼睁睁的看着最后一颗气泡从自己面前往上漂走,那是上方吗?上方、上方就是水面……她得到水面上……为什幺她会忘记游泳?奈特教她好久的,奈特……奈特是……

      别怕──过来这儿──

      有个白惨惨的影子在水底,朝她伸手……不,不只一个,有很多个……那些手很漂亮,她有些着迷的看着那些朝她招呼的手,慢慢缠上她的脚,神奇的是,她并没有想要挣扎的感觉,那些手凉凉的、软软的,摸上她的小腿肚,温柔的握着她的脚踝,轻轻往下拉──

      一只粗糙的手破水而下,抓住她的后颈。猛地将她往上拉扯,彷彿受到惊吓,那些手猛地缩了回去,消失在黑漆漆的河底。

      「静露!!醒醒!!」一个男人将她扯上船。

      「让她咳水!她嘴唇发紫了!」

      「静露醒醒!」

      那是谁?谁的声音?不是奈特的……几只大手粗鲁的将她翻来翻去,然后有人贴住她的头,轻拍她的脸──她提不起劲回应,她感觉浑身好舒服,她不想离开……骑马狂奔整夜的痠痛都没有了,她不想起来……

      「再这样下去不行。」低沉的声音紧绷道,「去帮忙通知奈特,他的船在前面。」

      「是!」

      低沉声音的主人将她放在坚硬的木头船底,她感觉那好像柔软的床,船晃了一下,摇篮似的……突然,一个凶狠的力道猛地往她胸腔压来,一下!两下!三──

      「唔噗!」静露发出像是青蛙被踩到的声音,整个人瞬间睁眼清醒过来,咳出一口又一口的河水,「咳、咳咳!咳咳咳!!」

      「喔喔喔喔醒来了醒来了!」

      「回来了!回来了!!」

      「喂!露露没事了啦!跟他们说露露没事了啦!」

      「怎幺回──咳、咳咳!怎幺回事──」静露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又忍不住剧烈咳喘着,「刚刚怎幺──咳、咳咳、咳咳……呼……呼……」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伙伴们拍着她的背,帮她缓过气,「亚特兰特和布罗也已经上船了,马自己会回土瓮。」

      「谢谢……」

      忽然,船队前方发出骚动。

      「怎幺了?!怎幺了?!」

      「奈特啊!」

      「红色!红色啊啊!奈特红色!!」

      不!静露如遭雷击的浑身一震。

      「喂!露露妳要去哪!?」

      她想也没想的一跃而起,凭着直觉跳到前方的船只上,接着再跳、跳、跳……土瓮船队的最前方那艘小船上,挤着四五个人,神情紧张的围着一个倒卧的男子──不──她的心差点撕裂了,踉跄地往那艘船上跌去。

      「露露!露露快来!!奈特他──」

      『砰!』她摔进奈特的小船上,其他人赶紧将她扶起来。

      「我们绑住了!我们绑住了!」

      「妳不是有那个疫苗──」

      红色、奈特、疫苗。

      奈特被咬了。

      她几乎没了呼吸,推开挡在面前的人,箭步冲上前,这才看清楚奈特的状况──他的左腿裤管被撕开,小腿上齿痕满布,每一口都见骨,有人用布紧紧绑住奈特的膝盖下,试着阻挡病毒蔓延。

      「露露──」

      她没有费神理会旁人的叫唤,马上从口袋中掏出从台湾带回来的疫苗针剂──她出来的急,身上只有带一剂──拔掉盖子,直接戳进奈特的小腿,奈特闷哼了一声,他在发抖,满脸冷汗。

      「这个伤多久了?」静露问,「你的疫苗呢?」

      「我父亲挡的那只殭尸──」奈特哑声道,「父亲──」

      对了,昆斯先生!昆斯先生呢?!她转头想寻找奈特的父亲。

      「露露!妳的脖子!!」有人发出惊呼。

      『啪』地,静露直觉的拍住自己颈侧的伤处,这才发现那伤口出奇的大;那是她跟那个怪人交战的时候受的伤,伤口还在流血,她原本以为那是枪伤?

      「妳被咬了,露露。」

<<待续>>

+++碎碎念时间+++

屋漏偏逢连夜雨,静露真是幸运女。

第五部会超过20章确认(抹脸

LilyQuali

201705017

留言与珠珠,哩哩好幸福

(您的留言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

  • 名称:风见幽香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37: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