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大穿越全文阅读

      「划呀划、划呀划,缓缓顺流下……」

      月光在云层中忽明忽灭,草原上的影子,随着那诡异的哼声晃动着,在溅满血迹的芒草堆中漫步。

      「快快乐乐,开开心心,人生就似梦一场……」

      那人哼着、哼着,然后停了下来。

      他转头,在某处河岸边,找到他寻了一天一夜的东西。

      然后,他笑了。

      「呵呵呵,妳也……」他弯腰,捡起那沾满泥巴的尸块,「终于……下地狱了吗……」

      他将那块肉摆弄成不同形状,像是欣赏一件有趣的艺术品一般,从各个角度细细端详许久,毫不介意那已经乾涸的血块和肉泥,拌着碎掉的骨头沾在他手上、臂上……然后,他满意的哼笑,把尸块放进自己背上的篓子里,重新踏上自己原来的方向。

      「划呀划、划呀划,缓缓顺流下……」他哼着,步伐像是醉了一般,摇乎晃乎,「快快乐乐,开开心心,人生就似梦一场……」

      星空黯淡,月光也藏进浓黑的乌云哩,将整片东倒西歪的腥红芒草原掩成了褐黑色,风儿呼啸而过,草原沙沙作响,而那人怪诞的歌声,却在野原上徘徊不去。

      划呀划、划呀划,缓缓顺流下……快快乐乐……开开心心……人生就似……

      梦一场……

※                         ※                         ※                         ※

      船舱内,静露正站在床边,将手边整理好的东西,依序放进厚帆布行李袋中,她和奈特的东西并不多,待在台湾时採买的衣物也就那幺少少几件;而船难后,迦斯帕替他们捡拾遗落的东西并小心保管着,所以回程时的物品反而变多了。

      静露将奈特的贴身衣物仔细摺好,塞进开始有些鼓的行李袋,一边想着这一年多来发生的事。

      第一次执行任务就遇到变异种,伙伴还被感染;第一次前往新雪梨,却好死不死遇到人家政变,还不小心发现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身世;第一次航海,却遇到船难……嗯,除此之外,还有穿越后第一次毫不掩饰的说中文、讲台语;第一次在台湾徒步上高速公路;第一次使用『纯剂』,居然没有经过体检直接上阵;穿越后第一次经历大地震……

      静露的手一顿,像是想到什幺,眉头轻皱了起来,无奈地叹了口气。

      奈特与她,在那天之后,相处就如以往一样……但时间久了,她还是感觉到些微的变化,只是说不太上来……她手边继续把剩下的袜子、衣服等塞进袋中,一边分神细想着两个多月来的细节。

      他们起床、吃饭、工作、洗澡、睡觉……偶尔赴约与工作伙伴们晚餐,或是定期到医学中心让人抽血检查、回答问题、做体适能测验……但就是有种怪异的不确定感,在两人之间酝酿着。

      奈特变得更少话──虽然本来话就不多,但以前私底下他是多话的,有时候还会偷吃个豆腐之类的──但现在,他有时候会逕自发起呆来,像是想着什幺,不然就是她半夜醒来,发现他人不在床上,而是坐在椅子上,双眼放空的瞪着空气;问他,他却摇头说没事,接着不是被转移话题,就是他回床上蒙头大睡。

      她不喜欢那样。

      以前看过电影和脱口秀,杂誌上网路上也写过,说是大部分男生会真正的『发呆放空』──号称真正的『没事、什幺也没在想』──但他以前又不会那样!这幺恰巧在他们吵架后开始的?她才不信。

      另外,她还记得,听说有些男孩子最禁忌被人说幼稚,但奈特会这样吗?还是她忽略了更重要的东西?那天,她是否该站在奈特那一方,至少表现得气愤些,而不是开口就否定他的愤怒和挫折……

      东西都塞进袋子里了,她确认还有空间可以放牙刷毛巾等物品后,才将变得有些沉的行李从床上拿开,提到门边放好。

      明天,就要到新雪梨了。

      她想起前年出海前,亚瑟的告别与叮咛,还有他给的,『母亲』的戒指……

      不管是穿越前后,『哥哥』这个词对她来说,一直是陌生的,但却适应良好。除了已经死去的伊修,她很喜欢身体原主人的大哥亚瑟、二哥阿奇尔和堂哥维塔,虽然相处时间不多,他们在重逢后却对她关心有加,连带给了土瓮不少帮忙。

      不晓得亚瑟和阿奇尔知道她们遭遇船难,还差点被恩典号的人杀死,会是什幺样的表情?静露不禁幻想着,带着些许罪恶感的微笑。

      她将亚瑟给的戒指捧在手上端详,抚着上头圆润好看的椭圆形绿色宝石,还有戒环内,艾格莎的母亲,南茜夫人的名字。

      对巴伦家的兄长们,她很感激,但也有些愧疚──她不是真正的艾格莎。艾格莎早在幼儿时期,三哥修伊将她丢给人口贩子后,在奔波的路程中死亡,而她佔领了艾格莎的躯壳,存活了下来,并在土瓮长大……

      灯光下,椭圆形绿色宝石熠熠生辉。在台湾的时候,常常东跑西跑,跋山涉水的,她虽然会将戒指随身携带,却不曾将它戴在手上……静露试着将戒指塞进左手中指,它不鬆不紧的待在她手上,她看了一会儿,又将它拔了下来,塞回口袋。

      或许,明天登岸的时候再戴好了。她瞄了眼怀錶,双手大张地仰躺在床上,瞪着天花板,再度胡思乱想了起来。

      晚餐时间,他们最后一次应邀出席了艾克斯替他们张罗的晚餐聚会,唐纳德先生没有出现,但他的夫人和曼家姊妹们倒是围着桌子端坐着,让不少人受宠若惊,甚至有些僵硬。

      而『僵硬』这个词,在艾克斯和迦斯帕的组合下是绝对不容许存在的;聚会的气氛很快地热络起来,有些人甚至壮胆举杯对她们敬酒;个性随和不失优雅的曼家姊妹们,当然不负众望的和大家对饮──这让静露有些兴叹,何等的酒量啊!果然基因不一样有差……

      「露露小姐,关于上次您说的台湾岛的朋友……」迦斯帕端着一杯果汁,坐到静露身边,「请问,我方便跟您要他们的联络方式吗?如果有机会,我也想认识他们。」

      「咦?你们这幺快就要去台湾岛了吗?」静露有些惊喜地问道,「什幺时候出发?要待多久呢?」

      「不确定,还没听舰长大人下定论。」迦斯帕摇摇头,「但我问过了,如果真的要去,可能会待上几个月,因为有很多东西可以交易买卖,如此一来,我就可以趁轮班休息的时间,登岸到处逛逛。」

      「喔喔喔!好耶!如果你们在南部登岸的话,我知道可以联络左家。」静露双眼放光,回想起在台湾的伙伴们,心情雀跃了起来,「如果你们停靠在中部,那幺我知道阿程、阿猴、努伊应该也在那边才是。」

      「努伊……是指龙柏先生吗?」迦斯帕捕捉到其中一个比较好认的英文名字,「我知道龙柏先生,他的袋鼠妮娜之前让曼菊小姐照顾过。」

      「对对对!就是努伊!」静露开心地猛点头,「唉唷,布莱恩在你们这边,最少还有个正常一点的名字啊……呵呵呵呵呵……」

      「嗯?名字怎幺了吗?」

      「不,没事。」静露乾笑着将话题拉回来,「对了,我是有他们的地址,可是我不确定会不会有单位异动耶!不然,我写封信,让你带在身上,证明我们真的认识?」

      「这个主意虽然有些过度正式的感觉,但听起来是目前最万无一失的做法,而且很可靠。」迦斯帕那总是半开的眼皮稍微睁大了些,然后郑重的点点头,「那就麻烦露露小姐替我写封信了,真是非常不好意思,这样厚颜无耻的提出毫无回报的请求,如果我幸运跟他们会合,一定会让露露小姐知道的。」

      「哈哈哈,不会啦,」静露摆摆手,已经习惯迦斯帕这动不动就道歉的口癖,「那,我记下来了,我会在离开前帮你写封信的,明天拿给你,好吗?」

      「这怎幺好意思?请您千万别折腾,我去您的房间拿信就好了,请务必替自己保留足够的休息时间,我想,您们登岸后应该会有很多事情要做。」

      说得也是,静露点头想着。

      原本预计只会在海上聚落待几个月的,返航日却超过了整整一年多,还差点回不去……大家一定有许多事情想知道吧!加上唐纳德舰长承诺的……看来,又要有好一阵子不得闲了。

      她叹了口气,仰头饮尽迦斯帕递来的果汁。

 

※                         ※                         ※                         ※

      『呜嗡──』

      巨船鸣笛时,方圆百里内,所有舷窗都震动着,惊动了在船舷和甲板上漫步觅食的海鸥,小孩子们兴奋地跑到高处,眺望海岸。

      「到了!到了喔喔喔!!」

      「看到新雪梨啦!!」

      「妈妈!妈妈!是新雪梨!」

      「要抛锚啰!快去看抛锚!」

      『呜嗡──』、『呜嗡──』、『呜嗡──』

      随着卡珀西亚鸣笛后,其他友船也陆续鸣笛,震动整片海域,每个人的脑壳都在那隆隆笛音中共鸣着,静露感觉有些头晕目眩,忍不住停下脚步扶着墙壁。

      奈特回头,接过她手上的行李袋,将之扛在肩上,另一手扶着静露的后腰,轻轻揽着她往上层甲板走去。他们爬上阶梯,穿过走廊,跨过舱门──

      刺眼的阳光照耀整片海洋,浪花闪着碎钻般的璀璨光芒,静露抬手瞇眼,眼前白花花的一片什幺也看不清──

      「再见!」

      「再见了!有缘再会!!」

      许多爬到高处的孩子们,对他们热情地挥手告别。

      卡珀西亚号太大一艘,根本就是一座小山,因此从来不曾真正入港过,他们从船坞登上交易用的货船,让货船载着他们驶进新雪梨的海港。

      远远地,静露已经看见兄长亚瑟和阿奇尔白金色的头髮,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她不禁有些紧张──货船停下、抛锚、搭桥,众人开始移动。

      奈特依然拿着两人的行李,她揹着自己的背包,忍住直接跳下船的冲动──越来越近了,她看见亚瑟那不苟言笑的深刻五官,总是紧抿的薄唇,若隐若现的微勾着──她有好好戴着他给的母亲戒指,他看到会开心吗?他已经知道他们迟迟未归的原因了吗?

      阿奇尔跟她对上视线,大大的微笑已经挂在他脸上,艾格莎的这位二哥总是最好亲近的──她有些腼腆的对他挥手,他们前面还卡着一群搬货的人──阿奇尔的身旁,一位金髮女子探出身子。

      梳妆整齐俐落又不失优雅的金髮包头,看不到丝毫皱摺的正式服装,湛蓝又深邃的双眼,温柔的望了过来──静露认出她,终于憋不住前头还在卸货的人们,硬是从人群中钻了过去。

      咚咚咚地,她三步併两步跳过空桥,蹦上码头,张开双臂,往前冲刺──一头撞进戴娜怀里,紧紧抱住她。

      「戴娜!!」她高兴地大喊。

      「欢迎回来,露露小姐。」戴娜的脸上满是惊喜,但她很快的隐去眼里的开心,双眸中只剩浓浓的温柔,「亚瑟先生和阿奇尔先生等妳很久了。」

      啊,静露猛地一僵,不禁有些紧张的瞄向亚瑟;所幸亚瑟的脸上没有展现任何不悦,只是站在阿奇尔身边,回视着她。

      「哥哥,我回来了。」静露放开戴娜,郑重向两位男士报平安。

      「好、好,平安便好。」阿奇尔笑瞇着眼猛点头,很满意的确认妹妹四肢健全的站在眼前,「怎幺剪头髮了呢?北半球太热了吗?」

      「呃……说来话长……」静露抓了抓已经长至肩膀的橘髮,有些尴尬的笑着。

      「正好。」始终保持沉默的亚瑟开口了,低沉的嗓音总让人想立正敬礼,「上车吧,直接回宅邸,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待续>>

+++碎碎念时间+++

呜呜呜,第七章,终于确定回到澳洲土地了~明天第八章,照常更新/

最近是不是遇到段考期呢?大家加油喔>A<///

记得要来看更新喔QAQQ

LilyQuali

20170421

留言与珠珠,哩哩好幸福

(您的留言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

  • 名称:位面大穿越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35: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