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延宗全文阅读

      『嘎──吼──嘎嘎嘎嘎嘎嘎……』

      树丛里传来让人不寒而慄的低吼声,米洛浑身僵了一下,赶紧加快脚步跟上克雷孟特,拉住她的衣襬,生怕走散。

      「怎幺了吗?」克雷孟特抬头看向米洛。

      「有、有殭尸……」米洛嗫嚅的说,但不管他说得再怎幺小声,都还是感觉到周遭人的白眼──他不喜欢那样──他的手抓得更紧了。

      殭尸?克雷孟特皱眉,仔细听那丛林中传出来的声音,警戒地握紧步枪。

      『嘎吼──嘎──嘎嘎嘎嘎嘎咕咕咕……』

      「啊,别担心,那不是殭尸。」她放鬆下来,微笑安慰米洛,「那是鸟啦。」

      「是、是鸟吗?」

      「嗯,我弄给你看。」她停下脚步,弯身捡起脚边一颗石头,朝发出声音的灌木丛中丢去。

      果然,几只灰褐色搭着漂亮尾羽的肥鸟,被吓得从灌木丛中窜了出来,唰唰唰地拖着长长的尾羽,跑过他们面前,见有机会加菜,有人将枪举了起来,瞄準快要跑远的肥鸟──克雷孟特抬手制止部下。

      「别开枪,我们已经接近会面地点了。」她沉声说。

      「是。」男人顺从的放下枪,回到同伴身边继续前进。

      浩浩蕩蕩的队伍,沿着森林边缘缓缓移动着,今天是大日子,克雷孟特几乎带上了全村的男人,包括弟弟米洛,要赶在傍晚前抵达山脚边的瀑布。

      「首领,前方左侧约一百公尺处的陷阱里有五六只普通种,要回收吗?」在前头探路的人跑了回来,小声对克雷孟特报告。

      克雷孟特皱眉,还不是很习惯这帮男人对她的称呼,他们有时候会叫她克雷,她以为那是因为他们已经信任她、亲近她了才会那样叫,但常常第二天又继续撑她『首领』或『老大』之类的……算了,计较称谓并不会让大家有饭吃,她想了一下后,点头应允部下的询问。

      「嗯,抓起来比较好,免得变异种跟上来,」她说,「记得把陷阱弄回原状。」

      「是。」那人赶紧跑到后方队伍,挑了几个同伴一起离开,执行任务去了。

      队伍的空缺,很快被其他人补上,将中间团团包围的笼子包得密不通风──铁笼子里,一个中年男子端坐在中央,他的双手双脚都被铐上,串着铁鍊绑死在笼子里,叫他逃也没得逃──那人正是昆斯先生,这是他被掳来后第一次离开木屋,他的眼睛被人用黑布条蒙住了,但从他的姿态仍看得出来他的冷静淡定。

      克雷孟特回身望向昆斯先生,忍不住咬唇,她只希望待会儿的交易成功──从前年失去母亲、村子开始凝聚到现在,她原本还坚持着报仇的,但随着村落的人口增加,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许多张嘴要餵、老弱妇孺的安全要顾、各种大小纠纷等着她仲裁……她突然觉得,报仇似乎──克雷孟特心情複杂的捣住左肩上的旧伤。

      不不不!她怎幺可以有这种念头?!她猛地用力甩头,像是这幺做可以把那可怕的想法甩出脑袋一样──她不可以对不起那些伙伴!当她带着米洛颠沛流离时,愿意接纳她、追随她、帮助她的人们,都是因为她说要帮大家出一口气,要向土瓮讨公道,才点头允诺加入她的,她不能辜负那些人的期待!

      「克雷孟特,我们快到了吗?」米洛小声问道。

      她猛地从思绪中回神,看向这个永远长不大的弟弟,母亲始终最担心、最挂念的儿子……

      「不,还要走一阵子。」她对他微笑摇头,并耐心问:「你累了吗?要休息吗?」

      听到可以休息,米洛眼睛稍微睁大了些,但开口之前,他猛地发现后头有个人正恶狠狠地瞪过来,他肩膀一缩,眼色黯了下来。

      「不、我不、我不累……」他摇摇头。

      「好,乖孩子。」克雷孟特抬手摸他的头鼓励他,「再忍一下下,我们很快就到了。」

      几十个人继续沉默的行进,途中只偶尔听闻克雷孟特与米洛的轻声对话,以及探路的伙伴回报前方路况的声音。米洛有些紧张──克雷从昨天晚上睡觉后,就没再出现了,他最近白天都会在的,而现在已经下午了,他还没出来……

      他祈祷克雷孟特会一直在这里。

      他希望姊姊可以跟土瓮城和好……他喜欢昆斯先生,他不觉得昆斯先生有她口中的那幺坏……虽然之前那个男生真的很兇、很可怕……当时,姊姊流了好多血,还差点死掉──可是救活姊姊的,也是土瓮城的人,他们有很多食物、床也很舒服……

      傍晚前,他们终于抵达山脚边,探路的人说对方已经到了,所以他们决定放弃在瀑布旁休息,改绕到远一些的山壁后躲着。所有人稍微安顿下来,但为了避免被对方察觉,禁止升火、炊煮或磨刀,一切动作都以静音为最高原则──

      「嘿,你觉得,小昆斯那混蛋会来吗?」

      「天知道。」

      营地中,还是有人悄声闲聊了起来,吸引米洛的注意──他拉长耳朵偷听。

      「他最好要来,老子我等这一刻很久了,嘿嘿嘿……」

      「你想干嘛?你这变态,别在我面前露出猥亵的笑容,太噁心了。」

      「真没礼貌……好吧,但我得承认,我非常想把他的衣服扒光,好好当众凌辱他一番,才可以一吐我的怨气。」

      「你之前不是做人口贩卖的吗?」

      「嘿,拜託,做那行的也是在赚血汗钱好吗?我之前生意做得好好的,我还有老婆小孩一家子好几张嘴巴要养,是那小子杀出来给我搞破坏──请问我有得罪土瓮了吗?我可是安安分分的做我的营生,我招谁惹谁了?我错了吗?」

      「说得也是。」

      「城外的路又不是他们家的,凭什幺打劫我?而且我的兄弟都被他杀了,肏他奶奶的,这笔帐我一定要亲手跟他算。」

      「得了吧你……我们全部的人,跟土瓮那小子有冤有仇的又不是只有你,想算帐你也得排队。」

      他们在说谁?米洛有听没有懂,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此时,又有新的人加入他们的谈话中。

      「嘿,我看啊,这帐搞不好也算不到了。」

      「怎幺说?」

      「克雷老大不知道吃错什幺药……嘘!嘘!我知道啦……早上啊,守木屋的乔告诉我,说老大突然心情又变好了,可能真的会改成交易。」

      「干,真的假的?」

      「那我们大费周章的抓人干嘛?我要的是报仇,我不要米粮啊。」

      「欸,你不要我要,我还有老爹要养啊。」

      「我去你的死人骨头,你老爹关我屁事?」

      「你说什幺?」

      「欸你们两个冷静点──」

      「我说你这个只敢吃麵包不敢舔刀子的小孬种!」

      「你有种再给我说一遍看看!」

      那两个人大声了起来,旁人劝说无效,骚动渐渐扩大,米洛紧张了起来──

      「喂!」一个低沉的吼声,瞬间震慑所有人,「够了没有?」

      米洛双眼紧闭,好半晌不敢睁眼查看,但接下来,却有一只温柔的手轻轻拍他。

      「嘿,别怕。」克雷孟特温声安抚他,「不过就是小争执而已,没事的。」

      不是克雷……米洛鬆了一口气。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克雷孟特看了看天空,「带上昆斯先生,我们出发吧。」

※                         ※                         ※                         ※

      「来了。」布罗低声说。

      奈特举起他的狙击镜查看,河对面的树林里,果然悄悄冒出一群人──走路姿势正常,不是殭尸──那群人围着一个大笼子移动着,里头有个人。

      父亲还活着。

      「我的老天爷……」亚特兰特吁了好一大口气,「昆斯先生还活着……他还活着……」

      「他们是要跟我们讨东西的,当然会让昆斯先生活着。」布罗嘴边说着,但他手里的战斗斧,已经被他捏得发出滋嘎声响。

      那群人缓缓来到河的彼岸,和他们隔水对望。

      相较土瓮的士兵有越野车、机车和马匹等座骑,那群人大部分都是徒步──但也有可能他们只是把交通工具藏起来而已,之前在土瓮周边发生冲突时,就有看过他们骑马。

      「头子是哪个家伙?」亚特兰特小声问。

      「不确定,我们知道的名单也只有『克雷孟特』这个人名。」布罗回答,想起菈瑞儿出事的那晚,他脸色阴沉了起来。

      对面,有个矮小的人影站了出来。

      「奈特.昆斯!」那人朗声吼道,「把你的武器丢下,上船,我们约在河中央谈判!」

      句子越过河面,传到奈特耳里──他一时之间竟觉得那声音有些耳熟,但怎幺也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跟这样的人打交道过。

      「先把金恩.昆斯从笼子里放出来,让我确认本人。」他沉声回应。

      「干,有够嚣张!」

      「果然应该直接杀光他们的!」

      「老大!不要让他爬到我们头上啊!」

      果然,对面鼓譟了起来,不满的嗡嗡声在河面上共鸣着。亚特兰特有些耐不住性子的把玩着机车龙头,布罗掂了掂手中的战斗斧,后方的士兵们则沉着的不发一语。

      一片咒骂声中,笼子被推到前头。

      「喏,你父亲。」那矮子说,「你的狙击镜应该看得到吧,好手好脚,没有变瘦,我们可没亏待他。」

      奈特举起镜筒查看,父子俩的眼神在空中相会了──有那幺一瞬,他感觉心脏咚地重击了一下……但他很快甩掉那异样的感觉,放下镜筒,朝对面点头。

      「好了,搜身吧。」矮子说。

      他们彼此派一个士兵到对岸,那矮子和奈特都被对方的人搜身,卸下全身上下的武器,然后双双坐上小船,由彼此的人划桨,缓缓摆荡到河中央。

      两支小船在河面交会,浪花轻轻互击,水声哗啦。

      「缓下来,鍊子扣住。」两方将船绑在一起,以防其中一方突然发难。

      奈特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矮子,脑海中闪过一个稍纵即逝的画面,他来不急抓住──

      「还记得我吗?奈特.昆斯。」那矮子蓄着一头短髮,声音低沉微哑,小麦色的脸蛋上镶嵌着一对锐利的眼睛。

      「抱歉,不记得。」奈特说。

      「呵,我想也是……」那人说,「你得罪的人太多了,恨你的人队伍排到天际那幺长……但我,是我将所有人组织起来……我要来向你讨一个公道。」他拉开绑住领口的细绳,宽解上衣,露出大片肩膀,和左肩上,一个狰狞丑陋的疤痕。

      奈特瞬间认出来了。

      「是你──那个城墙上的──」

      「看来,你的脑袋除了烧杀掳掠外,的确还能装其他东西嘛。」那人嘲讽道,「想起来了吗?」

      『开城门!让我的同伴避难!』

      『你杀了我的人。』

      『是他们自己要反抗的!』

      奈特狠戾的瞇起眼,杀意在空气中凝聚,舵手不安了起来。

      「你杀了我六个部下,现在跟我说你要公道?」他轻柔问道。

      「我冒着被米尔罗杀头的风险,替我所有的同伴对你求援,而你不只漠视,还将我关起来!」矮子激动大叫,「我那群同伴们后来全被米尔罗杀了!二十几个!!」

      奈特想起来了。

      那天,静露将努伊带回城的任务失败,他和菈瑞儿押回土瓮的修伊也突破重围逃跑,静露和布罗他们追上去的同时,城墙上响起警钟,有匪贼上门──他是城主的儿子,他不得不留下来镇守,于是,他捉到了潜入城内的两个外邦人──矮子呆子二人组,那幺,另一个呢?

      「米洛不在这,他是我弟弟。」那人恨恨地说,「多亏你在我肩上捅的刀伤,米洛被吓得发烧了三天三夜,我好不容易和他回到家,却发现我母亲──」

      他眼神黯了下来,眼角微抽,嘴边呢喃着什幺,奈特听不清楚,但怎幺想都不会是好事。

      「我很遗憾。」奈特说,「当下我的立场不允许我做任何退让,请你谅解。也请你接受我们交易的诚意──先生?」

      「克雷孟特。」他说,「我是克雷孟特。」

<<待续>>

+++碎碎念时间+++

克雷孟特贫乳……唔噗(马上被克雷捅刀)

纠错天使组的朋友们,我后面的「他/她」没有错字喔!

真的很谢谢留言的大家,每次被抓错字我就好羞愧,

但有时候我明明改成对的了,按下enter之前,

微软注音输入法硬要自作聪明给我改成错的(委屈

呜呜呜,怎幺说都是理由藉口

我、我会努力降低错字数量QQQQQ

LilyQuali

201705012

留言与珠珠,哩哩好幸福

(您的留言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

  • 名称:李延宗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35: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