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强奸全文阅读

  

      原计在集合点会合后一起回土瓮的,不料提前查看的队员回报,菈瑞儿在树上留下讯息,说他们遇袭了。他们于是在附近寻找藏匿地点,但不知为何,总有一种被监视着的感觉……他不认为那是错觉,于是带着队员移动,终于看到尾随上来的敌人──準备交战时,却听见远方传来响箭的声音。

      接着,草原上所有的殭尸都兴奋了起来……

      「布罗!」

      听见熟悉的喊声,他转头,马上看到她掷飞过来的长枪已迫至眼前,他闪电般的撇头闪过,听见后方传来长枪穿过血肉的噗吱声音;喊他名字的女人跑了过来,她身后窜出一只殭尸,距离太近了──他没有犹豫地狠戾朝她丢出斧头,战斗斧脱手,霍霍地发出凶狠声响飞了出去──她看见他的眼,下一瞬,她陡然扑倒在地,翻转许多圈后正好停在他脚边,而他的斧头笔直的劈进那只殭尸的胸口,拖慢了它的攻势。

      他伸手将她拉起,她同时拔出自己的长枪,他则抽出备用的战斗斧,一连又劈掉两只殭尸的脑袋。

      「怎幺搞的?!」她大吼,声音听起来极为恼怒。

      「被跟了!」他回应,包住口鼻的头巾模糊了声音,但她听得懂,没有再质问。

      那只被他劈中胸口的殭尸终于跑近,他先用手上的斧头劈开它扒上来的利爪,抓住它胸上的斧头,脚一踩、反手往上提──『劈啪!』直接把那东西从中间撕成两半,顿时黑血喷得到处都是,但他们的护目镜和头巾将脸上的脆弱部位保护得很好。

      他将已经没用的肉块踢开,双手持斧、回身再劈往旁扑上来的殭尸,冲击力大到后方五六只殭尸也跌成一团,他踩上去,双斧劈下,制住它们胡乱挣扎的手,菈瑞儿从后方跃上他的背,高举长枪从他肩头跳下──『啪啪啪咔!』长枪狠狠贯穿那堆殭尸的头颅,像肉串一样。

      他们离河岸又近了些,只要渡到河上,就可以──

      「菈瑞儿队长!」他听见他的其中一名队员大吼,「妳的人!!」

      他知道她的队员受伤了,是黄色,她势必得优先将伤员护送回程,但如果状况不允许,他们可能得在河中央过上一夜,以防把那些饿坏了的殭尸引到城外──思绪还在奔走着,却听见身旁的她凄厉的吼声。

      「小心!别过来!!」她尖声吼道。

      他心一紧,旋即看见她撇下扑上来的殭尸们,不顾一切的往河口冲出去,肯定出事了,她的声音太慌,就像当年他断脚被卡在泥塘里,身边又正好围了一大群殭尸一样……

      他调头,循着她的身影追去,却看到差点让他心脏骤停的画面──

      一只鳄鱼陡然从满是水草掩护的河中冒出来,瞬间毁了她队员的小竹筏,挂伤黄色的克西直接落水,接着,就见菈瑞儿怒吼着往那只鳄鱼冲去。

      「菈瑞儿!不──!!」

      他眼睁睁地看着那只该死的大鳄鱼,从另一头往她身上扑去,直接咬住她的左臂,将她整个人拖进水里。

      『砰砰!』她的两位队员,在河里同时对第一只鳄鱼开枪,但那没让鳄鱼们退缩,鲜血的味道让牠们兴奋成狂──他听见队员的喊声,看见第二只鳄鱼咬着她,开始在水中翻腾──

      死亡翻滚。

      瞬间,除了哗啦水声外,他什幺也听不见──那只该死的鳄鱼打算在水里把她绞成碎片再下肚──不!他不能失去她!!

      他奋不顾身地冲了出去。

      月光下,几公尺高的水花闪着滢滢光芒,从洁透的白转成怵目惊心的红,那只鳄鱼还在翻腾──他看见她的红髮在水中起落,然后是那只鳄鱼的白色肚子──他张大嘴,感觉自己吼了什幺──

      『噗哧!』他将战斗斧劈进那只死肥鳄的肚皮,但那只鳄鱼太大一只,力量强到卡着他的斧头继续翻转,他连人带斧的也被捲进水里,差点来不及闭气,口鼻马上浸润到一股让人作呕的鹹腥味,气泡与被搅和的泥沙干扰着他的视线──他没放弃,完全不敢想像自己迟疑的后果──抓紧卡住的斧头,他趁被甩上水面的瞬间,高举另一手──锋芒在空中闪着寒光──落下──

      『嗤!』,砍进那只鳄鱼的脑袋。

      「队长!!」

      「队长啊啊!!」

      啪唰、啪唰──那只鳄鱼还在翻,但速度慢了下来,护目镜勉强达到防水效果,他看见队员赶至,好几只手抱着鳄鱼的身躯试图迫牠停下──『砰!』又一声枪响,隔着水听得不是很真切──

      他不敢浪费时间出水换气,在水里循着她的身影──挥开一大片浑浊的血水气泡,他看见她的身影,仍被鳄鱼死死咬着──他游下去,拖住她的腰臀和鳄鱼的嘴,将他们往水面带。

      「噗哈!!」

      破水而出,他才看见这只鳄鱼的脑袋被人轰出一个大洞,他没有管更多,徒手将鳄鱼的利嘴掰开──血肉模糊、连骨头都被咬碎,掺和在肉里──

      「菈瑞儿……菈瑞儿……!」他将她拖上岸,抽出绳子绑紧她的左肩,那应该很痛才对,但她一点反应也没有,双眼紧闭──他喘息,轻轻拍着她的脸,「菈瑞儿!醒醒!回答我!」

      「队长!」一个队员喊道,「我们得移动!殭尸往这边来了!」

      「有船!这边有船!」

      「先上船再说!」

      他迅速探了一遍她全身,确定除了手臂以外,应该没有更多的骨折──果断将她扛上肩,他捞起也被其他人拖上岸的克西,一刻也没停留地跳上船。

      『吼!』

      『嘎吼──!』

      船才离岸,那群殭尸就从芒草丛中冲出。

      队员们聪明地没有再开枪,他们伏低身子,在夜色的掩护下,很快就到河中央。

      「菈瑞……」他将克西交给其他人,自己则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到怀中,「拜託,醒醒、醒醒……」

      她还有心跳脉搏,一切都还来得及,他轻推她的胸腹,捏开她的嘴巴,刚才在他肩上,她已经吐出不少水──还来得及,一定还来得及──

      「醒醒、快醒醒、菈瑞……」他压抑着情绪,逼自己控制力道,继续按揉她的胸腹,一边注意她的状况,「菈瑞、宝贝,快醒醒,拜託……快醒来宝贝……」

      「心、心跳停了!」队员低喊。

      他差点岔气,但马上会意他们在处理克西。

      「不!还没!」队员们低声忙碌着,「快!继续让他吐水啊!」

      他没功夫管队员们,全身全心专注在怀中的女人上,她的脸色越来越惨白,嘴唇开始发紫──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幺久,他几乎以为自己已经失去她了──终于,她呛咳了起来。

      「咳、咳咳!」菈瑞儿张嘴咳出河水,连鼻子都喷了些水出来,狼狈不堪,「咳、咳咳……嗬──」她猛地睁大双眼,猛地抽气,胸房剧烈起伏,拼命吸取新鲜空气。

      「菈瑞……菈瑞!」布罗声音颤抖的捧着她。

      「亲、亲爱的……」她看向布罗,发现他全身湿透时还有些困惑,「怎幺……我……好痛……」左肩传来剧痛,瞬间她的记忆终于全部回笼,她被咬了──那只鳄鱼!鳄鱼!

      「嘘──嘘嘘嘘嘘……没事了、没事了……」看她惊慌得想要坐起身,布罗赶紧低声安抚,「鳄鱼已经死了,杀掉了,没事了,我们现在安全了……」

      「亲、亲爱的……」菈瑞儿伸手扯住布罗的衣襬,突然僵住,屏息道:「我、我的手──」

      她看到了。

      布罗一窒,他没有想──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他刚刚完全没有想到要遮掩她的伤处,他只想着不能失去她,却没想到她醒来后该怎幺面对──

      「菈瑞儿队、队长……」一个队员怯生生地唤她,「刚刚妳被鳄鱼咬住了,布罗队长把妳救回来了……他尽力了……」

      「我知道……」菈瑞儿神情恍惚地说,「但我当时看到的不是──鳄鱼是后来跑出来的──那河岸有殭尸。」

      「什幺?」

      菈瑞儿端详着自己血肉模糊的左臂,那伤从上臂开始,一路往下撕裂,连手腕都被扯成奇诡的弯度……真神奇,她渐渐感觉不到痛了,她的脊椎受伤了吗?但她还感觉得到布罗的碰触,她的右手还能动……她表情恍惚地抬头看着布罗。

      「亲爱的,」她轻声说,「鳄鱼袭击我的地方,有殭尸。」

      竹筏上的所有人都定住了。

      「不……不……」布罗第一个回神,他双手颤抖着,摇头低喃,「妳有抗体……我们都有抗体……只要清洗伤口就没事了……」

      菈瑞儿嫣然一笑,她感觉自己正在流失体温。

      「不,亲爱的……」她勉强勾唇,紧紧靠在布罗怀里,「自从那个龙柏来的研究者解释后,我们都很清楚,抗体已经不再是保险……」

      是的,他当然知道……事实上,即使没有那个龙柏来的努伊,他们长期在外奔走的探索兵,经历久了多少也有这层认知──抗体人只是比普通人还要能抵御轻微的殭尸袭击,要是长时间暴露在病毒浓度高的空间里,还是有一定的感染风险──

      而目前,菈瑞儿皮开肉绽的左臂,是最致命的病毒温床──

      「队、队长……」

      不,他不能──

      「亲爱的,」菈瑞儿的泪滑落眼角,滴在他腿上,「别让我转化……好吗?」

      「不……」

      『欸,我喜欢你,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E2029,他记得她的号码排在自己后一号。

      「队长,动作不快点的话,会来不及的……」

      「菲罗你闭嘴!」

      末日后有史以来的纪录中,人类最快的感染转化时间,为二十秒内。

      「菈瑞儿……」他哑声低喃她的名,彷彿即将失去伴侣的兽呜咽哀鸣着。

      他将脸埋进她的肩窝中,感受到她的颤抖──她也在颤抖着,她也在害怕吗?他不该让她害怕的,他不能让她害怕……是了,他不能让她……

      布罗将她轻轻放在船板上,大手爱怜的抚过她的脸蛋,拭去她无声滑下的泪珠,俯首,吻在她唇上。

      她仰首承受着回应他。那是一记深吻,深入而缠绵,抵死不放的绝望,掺着刻进灵魂里的爱与痛。

      菈瑞儿艰难的呼吸着,他不肯放开,她亦是──她感觉有什幺滴在脸上,热烫得敲进心房,蕩漾着──

      我爱你……我爱你……她在心中拼命想着、吶喊着,泪已泉涌,看不清眼前的人影,但他渡过来的体温,彷彿就是他的回应……

      布罗始终没有离开她。

      他的手握紧斧头,用力到发颤。

      最后一次,高举──

      落下──

※                         ※                         ※                         ※

      「啊!」静露轻叫一声。

      怀錶从她掌心滑落,摔在地上,发出声响惊醒了她──不知什幺时候,她躺倒在床上浑浑噩噩的睡着了,梦见菈瑞儿姊,也梦见学姊……那梦境让她不怎幺舒服,但又想不起来内容是什幺。

      她皱紧眉头,咕哝着攀在床边,捡拾掉落地上的怀錶。

      三点,她才睡着一下而已是吗?

      她茫然看向身畔──奈特依然没有回来,她摸了摸他的枕头,捏住枕套一角,慢慢将整颗枕头拖向自己,然后将它抱进怀里,脸埋进枕头中,深深吸气,再度昏沉睡去……

      感觉还在半梦半醒的边缘,她听见舱门被小声打开的『喀哒』声,有人轻步走进房间,然后又小心翼翼的关上门。

      她下意识认出那是奈特,顿时鬆了一口气,但旋即又紧张起来。

      他会做什幺?他要干嘛?

      他还在生气吗?

      各种声音在脑中响起,她的心跳砰砰作响──奈特在柜子旁不晓得在做什幺,她听见衣服摩擦的窸窣声,他在收拾行李吗?他不愿意跟她在一起了吗?为了这种事情?不……会吗?他会为了她的激怒而收拾行李走人?在船上?

      但奈特没有将他的背包拿出来,他悄声关上柜子,转身从旁边的桌上拿起水壶,往洗脸盆里倒了些水。

      她听见哗啦声,然后是他拿起毛巾──把毛巾放回架子上的声音,然后,他往这里来了……

      她浑身僵硬地等着,感觉深厚的床铺陷了下去。

      他爬上床,端详着她的后脑勺好一会儿,然后转头,将床边桌上的油灯吹熄。

      房间暗了下来,她在漆黑中睁大双眼,敏锐的查觉到他的气息喷洒在她后颈──他双臂从毯子下探了过来,轻轻将她拉进怀里,让她的背紧贴着他的胸膛。

      一股想哭的委屈情绪,猛地涌上心头,她感觉鼻子酸呛,但死死咬住嘴唇,不肯服输。

      他早就察觉她没睡着,她很清楚,但她就是僵着,双手紧抱着怀里的枕头,任他抱着一片硬梆梆的木板似的──

      沉默在黑暗中蔓延,许久、许久……

      「对不起。」

      奈特的声音,在她耳边哑声响起。

      她呜咽了一声,原本有些抗拒的肩头终于放鬆。

      他叹了口气,将她翻过来──她没让他费事,只是赌气似的用力转身,将脸埋进他怀里,拒绝抬头。

      「对不起。」他又说了一次。

      低沉好听的声音,在胸腔共鸣着,震动她的耳膜。

      「……嗯,」她埋在他怀里,声音模糊的说,「我也……对不起。」

      他没有回应,只是手掌轻贴的她的背,安慰的上下抚着。

      温暖的触感,让她又更放鬆了。

      心情终于沉澱了下来。

      她舒服的小声慰叹。

      终于沉沉入睡。

<<待续>>

+++碎碎念时间+++

不要哀号,这是必要的(扶眼镜

最近突然出现许多神猜和侦探读者!

大家都在狂猜剧情!超棒的!!

不管有没有猜对,

我都超爱你们的>3<///

LilyQuali

20170419

留言与珠珠,哩哩好幸福

(您的留言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

  • 名称:我被强奸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34: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