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成人全文阅读

  

      像是感应到了什幺,长耳朵蓦地高高竖起,原本咀嚼的动作也停了,只是定在那儿一动也不动,圆圆大大的眼睛凝望着远方。

      女人查觉到牠的异样,连忙伸手轻拍,纤纤素手小力挠抓着牠的肚子。

      「嘿,妮娜,没事的……」她安抚道:「没事的、没事的……来,再多吃些草吧?」她抓起一把青草,温柔的凑到牠嘴边。

      习惯被餵食的妮娜下意识地张嘴又嚼了起来,黑黑的爪子也意思意思的搔了一下自己的肚皮,但牠的注意力还是放在远方,那让女人叹了口气。

      「唉……」她轻轻搔着妮娜的下巴,「妳也在担心他们,是吗?妮娜……」

      似乎听得懂女人的话,妮娜这次回头过来瞧她,长长的睫毛眨呀眨,像扇子一样上下搧着,然后用鼻头轻蹭女人的脸颊,像是要反过来安慰她。

      女人的脸上浮现无可奈何的温柔微笑,她也用鼻子蹭了蹭妮娜的嘴颊,让牠继续吃鲜嫩的青草,她白皙的手揉着妮娜的颈项,转头瞧见窗台边,那颗悬挂着的玻璃球。

 

      玻璃球里盛装着七分满的透明液体,几天前,整颗玻璃球仍是清澈如水,但今早,底部开始出现了结晶……而现在,完整清晰的羽状结晶满布半颗球体,宣告着不祥即将来临……

      女人拧紧了柳眉,胸口沉甸甸的。

      「希望……一切平安吶……」

 

※                         ※                         ※                         ※

 

      大坑山上,紧急避难所的最后一扇门,在某天晚上悄悄开了,数个黑影在幽暗中窜过,那扇门又悄悄地关上,再度隐身于丛林间。

      不到几秒,一组提着灯火的斗篷人,也晃到了附近……火光照耀着树木草丛,却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那群人不肯放弃的又徘徊了许久,这才心有不甘的离去……

      门内,一大群人全凑到廊道上,将出入口挤得水洩不通,每个人脸上都又惊又喜,莫不是伸长了手,想触碰他们等了好久的伙伴们。

      「你们回来了!!天啊!你们到底去哪了……」

      「左、左医师……呜呜呜……」

      「小毕!你的眼睛怎幺搞的?!」

      「张爹、张爹呢?张爹怎幺没跟来?」

      「奈特怎幺了?阿猴怎幺了?你们受伤了吗?」

      「外头的情况怎幺样了?水源问题解决了吗?你们有遇到敌人吗?」

      「是恩典号的人搞的鬼吗?你们没受伤吧?」

      众人七嘴八舌的急着发问,大家都想知道更多讯息,连原本也有些激动的左幸也忍不住火了起来,举手在空中猛摇,挥赶着大家。

      「走开!走开!!」她凶巴巴的驱赶众人,仍不忘压低音量骂道,「别忘了现在外头有敌人!你们是想开派对邀请他们来吗?!全部给我回工作岗位上!该干啥就干啥去!注意音量管制!!」

      啊啊!声音很有精神啊!左医师连兇人都跟以前一样气急败坏,肯定没事的!听到左幸这幺有精神的骂人,大家脸上不禁挂着愉悦满满的微笑,满足地各自散去,只剩几个正是休息时间的医护人员和士兵,仍担心的围着阿猴和小毕,簇拥着他们走过长长的通道,来到整理乾净的诊疗室。

      「奈特和阿猴用药了,优先帮他们检查!快去把之前帮他们健检的资料翻出来,比对他们用药前后的数据!观察五感有没有回来,肌肉关节等也都要确认过!」左幸一边下指挥,一边快步走到水桶旁取水净手,「帮小毕清乾净后上麻醉,我要处理他的眼睛。」

      听见这久违的连珠炮娇脆命令声,护理人员们像是被打了一剂强心针似的,精神抖擞了起来,手脚俐落的依照左幸的意思开始动作。

      奈特和阿猴被推上病床接受详细检查,努伊、静露和阿程也被推到隔壁室观察情况,等候施打国二疫苗,助手们在左幸的提醒下,也帮她施打了疫苗。

      「别鬆懈了!只要是该做的事情就要去做!不可以因为位阶高低就认为不需要!」左幸揉了揉被针戳过的小血洞,转身又继续忙去。

      的确,殭尸病毒当进入大脑时,最优先破坏的就是宿主的记忆能力,当年,有许多士兵甚至因为轻忽了感染速度,等到手上拿着纯剂要给自己施打时,却突然忘了自己要做什幺,就这样茫茫然地被转化……众人面容严肃了起来,赶紧加快手上的动作。

      一个护理师拉开静露的袖管,惊得倒抽一口冷气。

      「露露!妳的手怎幺了?!」

      静露低头一看,她左手臂上的几个针孔瘀青冒了出来。

      「啊哈哈……拍谢啦,自己打的技术不好……」

      「不是,我是问妳打了什幺?!」护理师隔着口罩扬声问,担忧地盯着她那几个瘀青直瞧。

      「小毕受伤了,还有发生一些事情,左医师逼不得已只好让他们用纯剂。」一旁的努伊解释道,「但露露小姐施打训练用的四剂后就没有再使用──」

      「太危险了!没有评估也没有详细观察,那幺密集频繁使用──」

      「都说了我们没别的办法了,妳吵够了没有?!」阿程突然出声打断,凶狠的模样一反平日开朗亲人的形象,让护理师们吓得缩了一下。

      「姐姐,我没事。」静露赶紧打圆场,拉着护理师的手要她别理会阿程,「但我们昨天还是有跟一群殭尸接触,可能要麻烦妳帮我评估要不要施打国二……」

      「噢,好、好……」

 

※                         ※                         ※                         ※

 

      左幸等人与紧急避难所的众人会合后,已然过了两天的时光。

      奈特和静露的身体状况出奇得好,让众人除了鬆一口气之外,也认真考虑之后让他们继续使用提纯的可行性。

      「还是要再观察一阵子……有时候副作用不是一两天就会冒出来的。」左幸双手抱胸,看着眼前两分阿斗仔(外国人)的检查报告,「努伊也是他们澳洲人口中的『抗体人』吧?之前不是也有帮他抽血?资料呢?」

      「这里,」一位研究员在档案夹中找到努伊的标籤,抽出那份报告交给左幸,「左医师,我猜可能是基因差异?」

      「也不是没那个可能……不,应该说或许根本就是那样?只是我们没有足够的资源……」左幸思考了会儿,「之前不是帮鸟窝头做了详细检查吗?那份报告有带过来这里吗?」

      「有,在这里。」

      「从疫苗开始适性就很高,纯剂使用后的副作用也比一般台湾人低……」左幸拧眉,思考着之前跟努伊的每一段对话,「没有记错的话,澳洲的气候应该满乾的吧?」

      「澳洲某些地区有雨林,但单讲努伊他们的居住地,是比台湾乾燥没错。」

      台湾的殭尸们习惯性的会躲进阴影处、树林等阴暗的地方,以防宿主的身体结构老化过快,而澳洲的殭尸也差不多……但台湾的环境湿热,仅此就已经让不少末日前的老殭尸们行动能力下降,但澳洲呢?

      仍然跑得快、且能长跑……这证明了肌肉组织依然非常健全。

      努伊说除了新的感染者,野外仍偶尔可以找到末日前就存在转化的殭尸──他是靠牙齿、退化萎缩的眼睛和殭尸身上的衣料判断的──在两地殭尸行为上几乎一致的情况下,澳洲的殭尸到底怎幺有办法历经百年后还生龙活虎?

      真的跟基因有关吧?她垂眸沉思着。

      「到底怎幺维持的……」她喃喃自语,嘴巴习惯性的嘟了起来,「……也是……可能本质上就……呣嗯……」

      隔壁恢复室,小毕的病床边坐着阿猴,他们周围站着一圈部队的士兵,每个人的表情,都从震惊转变到哀戚,房内气氛沉重无比。

      几分钟前,小毕向大家证实了张队长死去的消息。

      张爹的铁牌放在病床桌上,闪闪发亮,好像这位老队长总咧嘴笑着和人打招呼一样……让人实在无法接受这可怕的事实。

      「依照张队长生前的意思,侯定男学长今日起就是我们中区部队的大队长了。」小毕半躺在病床上,环视众人,「大家都赞成吗?」

      老队长在很久之前,就曾不止一次主动对大家提过这个想法,也总将阿猴带在身边,栽培意图非常明显──大家纷纷点头应声,一切遵从张队长的遗愿。

      虽然没有正式的就职仪式,但现在克难的处境也只能这样了,小毕用仅剩的眼看向阿猴,带头低声唤道:「……队长。」

      那带动了一股默契,众人纷纷抬头,表情认真严肃地看向那个总是跟在张爹身边的男人。

      队长。

      阿猴站起身来,深吸了口气,哑声发布第一道命令──

      「全体,遥念张烈昂队长,默哀一分钟。」

      所有人依言垂眸闭眼,房内静得只闻呼吸声,病床上的小毕原本也跟着照做,但莫名的,一股直觉让他张开眼,抬头在人群中搜寻那个身影──

      站在最角落的阿程,身子斜倚着墙,冷眼注视这一切……他那原本漂亮温暖、黑白分明的双眼,此时冷漠地一一扫视大家的背影,然后再缓缓将视线,调到小毕身上。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胶着,小毕和他对看着,无语的。

      就在那彷彿一个世纪那幺久的一分钟快到时,阿程率先将视线转开了,默默地,背对着众人,转身离开房间。

      床上的小毕,则继续那样专注的、凝定的,看着他远去的背影。

      看着、看着……

      『那孩子……就交给你了……』

      被单下的手,握紧了拳头。

※                         ※                         ※                         ※

  

      「恩典号的人登陆时,是张爹去接待的──但他们在澎湖岛上直接对张爹下手,这代表他们根本没有要掩饰的意思。」

      「这已经完全符合开战条件了。」

      「净区的部队也有上澎湖安全区探看吧?所以净区应该也知道这个消息才对。」

      「净区会出兵吗?」

      「我认为总帅不太可能发动总攻……张爹生前的那些动作就是要把净区的确切位置隐藏起来,总帅疯了才会让净区曝光。」

      会议室中,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着。

      「左医师,妳最后跟南部净区的连络是什幺时候?」小毕开口提问。

      左幸并没有讥讽他这个明知故问的举措,配合的开口回答:

      「最后一次接到消息是地震发生前一周,当时报告上说,台湾东部与南部海域也发现船只,但一直待在外海没有动作。」

      「可恶,到底有什幺意图……」有人焦躁了起来。

      「应该是恩典号的友船吧?」

      「南区的部队有靠上去确认吗?」

      「太危险了吧?!如果对方是友善的,早就登岸了不是吗?」

      「对方说不定也害怕我们是否友善啊!」

      「等等,你们的前提都是『对方不是恩典号的人』吧?我们连对方确切的身分都不晓得啊!」

      沉不住气的几个人斗嘴了起来,小毕和左幸则陷入沉思,阿猴看着这对姊弟,耐心等待他们发话。

      南部的左家和中部净区的黄家不太一样,个性有些怪僻,他们对显于外的权势高位不是那幺感兴趣,但左家的人却不论嫡庶,渗透各个部门机关,眼线遍布整个台湾岛,连农务局里都有左家的人……更听闻左家曾私自训练出水準不输中部净区的部队……而历任的总帅都对左家这些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见其中关係之深。

      但现在左幸和左家人断联了,所有外头的消息停止在大地震前后一周,这一个多月以来,可以发生太多事情,而他们正在一件件错过当中……他们目前最迫切的,就是与净区取得联繫……

      良久,小毕蓦然开口,薄唇吐出两个字:「游击。」

 

 

<<待续>>

 

 

+++碎碎念时间+++

一眨眼就『咻』地来到第15章了,

剩下五章是要怎幺收啊啊啊啊(自作孽

这周末就迈入三月了吼?

有鉴大部分读者进入上学月份,

大家觉得是要维持现在的一周四更(一三五六)呢,

还是改成一周三更(集中到周末)?

因为上次的活动好像遇到期末考,

害很多人没参加到QQ

 

LilyQuali

20170227

一人一留言,作者感动泪满面,

留言有文看,优良小说风气从您我做起。

留言与珠珠,哩哩好幸福

(您的留言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

  • 名称:在线成人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03: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