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足全文阅读

      闪着银光的针头落下之同时,尹萨倏地弯身抓起跪在他脚边的阿程,狠狠央针剂扎进阿程的脖子──

      「不!!阿程不!!」

      惊吼声在整个房间里炸开,左幸只能动弹不得的看着一切发生……她呼吸急促,看向自己的弟弟,知道那是他在挣扎大吼──小毕一直都是冷静的,为什幺?不……她没资格问为什幺……这是、这都是因为她……

      玻璃製的针剂掉落地上,发出铿锵声音。

      「呵呵呵呵哈哈哈……」尹萨满意的大笑,他的手依然抓着阿程的衣领,蛇一般的眼睛盯着左幸的脸──她脸色惨白,死咬着嘴唇,震惊的看着一切发生──

      「呃、呃呃呃……」阿程整张脸皱在一起,发出痛苦的呻吟声,听起来像快要窒息了,「呃、呃呃……我──怎幺──」阿程艰困地想要说话,却听见自己的声音低得诡异。

      全身在发烫,好热、好热,他感觉蒸腾的热气从衣领、袖口、裤管等地方窜出来,他听见自己心脏砰砰狂跳,前所未有的快速巨响,他快死了吗?不……他只是不舒服──太热了,而且他的手铐好紧,那金属片弄得他很不舒服──

      「主、主教大人!!」站在阿程身后举枪瞄準他的守卫求救叫道,「这个人的手铐、手铐──」

      尹萨注意道异样,他抓紧了阿程的衣服,揪着阿程拖过房间,打开一个用钢筋和强化玻璃围起来的巨大笼子里,阿程被推了进去,狼狈地跌倒在地,金属地板发出重物落地的『砰』一声,好像有人把车子狠狠砸在地上一样沉。

      笼子们才刚关起锁上,众人就听见里头传来『啪喳』一声,紧接着,几片金属光芒的铁片从阿程背后喷飞,箝制着阿程手腕的手铐被撑得变形──阿程变大只了……不,不是大只,应该说是……

      「肌肉收缩膨胀率高达百分之百,甚至超过……」左幸默念研究数据,她还记得,当她第一次看到那份报告时,她甚至以为那是夸大假报的玩笑……她猛地精神一凛,提高音量说:「水,你必须洒水──他会过热的!」

      站在牢笼控制台旁的信徒才準备动作,就被尹萨抬手制止。

      「不,没那个必要。」尹萨着迷的看着阿程在里面又热又痛苦的翻滚着,「我们要看看他能承受多少……」

      阿程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热到发烫,他贪婪地大口呼吸,将冷空气大量吸进肺里,缓解体内的热,吐气时,鼻孔和嘴巴都喷着白色雾气……他不耐的撕扯上衣,让皮肤接触到冷空气──那只有暂时的缓解,他马上感觉到自己的胸腹也在紧绷着、发烫──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他全身上下都泛着红斑、肌肉贲张、青筋全都浮了出来,他……

      「阿程──阿程!!!!」

      有人在叫他……他脑袋感觉有些混沌,但感官是清晰的、他甚至感觉不到这几天累积下来的疲倦和痠痛……对、对了,有人在叫他──阿程抬头,看向牢笼外头的伙伴,他突然想起来了,对、他要出去,他该出去──

      随着意念形成,无与伦比的力量注入双臂,他听见自己发出野兽般的咆吼,接着砰砰砰的踩着沉重的步伐,笔直冲向墙壁边──

      尹萨抬手,那排侍卫立刻举枪抵着小毕等人的后脑勺。

      「嗯、嗯嗯嗯……不想害死你的好朋友们,就给我乖乖待在里头……」尹萨微笑歪头警告阿程,并满意的看见他放开握着钢筋铁条的双手。

      坐在一旁看戏的崔佛,终于把腿放回地上,站了起来,他拍拍屁股,伸了个懒腰,扭扭脖子走向牢笼大门。

      「等──等等,」左幸鼓起勇气拉住他,「你要做什幺?!」

      「做什幺?」崔佛耻笑的低头看着左幸,「当然是进去看看妳口中的东西有多神啊……顺便动动我的筋骨啰,嘻嘻嘻嘻嘻。」

      「不行,会死人的!」左幸颤抖着说,「你不能这样就进去!」

      「啧,啰哩啰嗦的烦死人了,走开……」崔佛想推开左幸,但她仍不知死活的拉住他的衣襬,「喂!叫妳放开妳没听到吗?不想活了是不是?!」

      「不可以直接进去!!」

      「让他进来!!」阿程在牢笼里发出隆隆吼声,杀气腾腾的看着崔佛。

      「不可以!」左幸含泪拼命阻止,声音颤抖着解释:「我看过数据,当时以为那夸张的数字是假的,但不是,那不是假的,你最少──不,你不能──」

      「你这娘们怎幺这幺烦!!」崔佛一巴掌搧在左幸娇小的脸上,她被那力道挥得踉跄跌倒在地。

      「幸!」「左医师!!」众人惊叫。

      「崔佛。」尹萨不悦的瞇眼,声音微愠的警告施暴者。

      但左幸没有就这样倒在地上,她笨拙但快速的爬起来,从桌上的药瓶中掏出一个小针管。

      「这个──」她半边脸已经肿了起来,鲜红的手印在那小巧的鹅蛋脸上狰狞无比,而她双眼炯炯有神的盯着崔佛,「你无论如何都想要试试看的话,就用这个吧──」

      微抖的掌心里躺着一剂小小的东西……崔佛瞇眼仔细一看,认出那是『纯剂』。

      「哼,这东西是能干嘛?」他看过澎湖岛上的那群士兵用过……全都弱得要命、不堪一击,捏死他们像捏死蚂蚁一样简单。

      「……短时间内强化你的各种体能和反应速度,比较像是加强版的肾上腺素,或缓和版的Y激素;但它同时会阻绝传递疼痛讯息的神经元,你在药效期间会非常亢奋,感觉不到疼痛,唯一的缺点是伤害会累积,药效退去后你会感到全身痠痛无力,许多人必须施打镇痛剂才能休息。」左幸解释道:「你会畏光,但那无伤大雅,因为这里够暗……重点是,如果有这个,最少我不用看着你一分钟之内被阿程活活打死。」

      被看扁的崔佛不悦地瞇起眼,想让这该死的女人再尝点苦头,但要是在这边太率性行事,尹萨那家伙的子弹可不会认人……哼,要不是澳洲东海岸全在悬赏他,他才不想待在这破烂船上……他暗咒了几句髒话,便粗鲁地夺走左幸手上的针剂──

      『嗤』地朝自己的手臂猛地一戳,看着那少少的透明液体从玻璃管中消失,流进自己体内……他甩甩手,没等药效发作,直接丢开空了的针剂,重新举步往牢笼踏去──

      「左幸,妳在干什幺?」小毕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女人,「妳到底在做什幺?」

      左幸没有回答,她甚至不愿直视自己的弟弟。

      「我问妳……」小毕死瞪着的眼落下一滴清澈,终于失控的怒吼:「妳到底在做什幺啊!!!???」

      那声质问让她大力颤了一下,但她仍撇着头,没有开口。

      门被打开了。

      「妳他妈的给我想办法啊!!!!!!!!!!」

 

※                         ※                         ※                         ※

 

      「嘻嘻嘻嘻嘻,据我的印象,你们使用这个之后都会有头晕呕吐的副作用,但我怎幺没有呢?」崔佛歪头笑看着眼前大了将近两倍的阿程,「可能是因为,你们是该被淘汰的人类吧?」

      阿程的回应是一记直拳。

      崔佛往后下腰闪过,但阿程速度更快的弯身往他下盘扫去,崔佛以让人难以想像的诡异姿势惊险跃起,但阿程大掌一抓,直接扯住还在半空中崔佛的脚,硬生生把他扯回地面,地板发出『砰哐』一声,直接被撞凹了个洞。

      「崔佛,别玩过头了。」尹萨悠闲的出声提醒。

      崔佛没有理他,只觉得脚边有些轻飘飘的,这感觉不差,但有些怪……他抬头看向外头的烛台──感觉有些刺眼,但这症状只有这幺轻微吗?

      视线一晃,他感觉自己脚踝又被扯紧──阿程抓紧了崔佛的脚,像甩布娃娃一样的直接把他拎起来在空中甩──离心力让崔佛感觉手脸肿胀,他不爽的咬牙,应是弯身起来抱紧阿程的手,张口就狠狠咬下去。

      阿程吓了一跳放开手,但发现虎口上没有任何伤口后,就发出野蛮的咆哮,往崔佛逃跑的方向冲撞上去。崔佛爬上铁栏杆,一路攀到天花板,阿程吼了一声,抓住铁条硬扯──那铁条发出尖锐的惨叫声,直接被阿程从水泥和焊接钢板上拆散。

      崔佛从天花板上跳下,直接扑坐在阿程肩颈上,他左手抱住阿程的头,右手成爪,毫不犹豫往阿程眼窝挖去──阿程摆头往后撞,同时伸手扒住崔佛的衣襬,直接把他从肩膀上抓下来,崔佛扳不开阿程的手指,发出愤怒的吼声,阿程抓着崔佛,手一甩直接把他往墙上砸,发出更大更响的『哐』声,旁边的强化玻璃窗甚至出现裂痕。

      「何等的战斗力啊……」

      「这就是女神预言中的解放之药啊……」

      站在尹萨身边的亲信们,满心欢喜地讚叹着。

      崔佛还没来得及从墙上下来,阿程已经一个箭步冲到他面前,用肩膀以全身的力量撞上去,原本已经内凹的钢板墙直接破开,强化玻璃应声碎裂。阿程离开墙边,却发现凹洞里的人不见了,崔佛不知何时绕到他背后,试图偷袭他腰肾的地方,他下意识地想挡,想起自己的虎背熊腰,崔佛的攻击机乎起不了作用──

      阿程猛地往崔佛头脸上出拳,崔佛堪堪挡下,也不甘示弱地往他身上布下暴雨般的攻击,两人出拳的速度都快到让人看不清楚,即使被打到了也很快恢复状态,完全没有歇止的迹象……

      「有趣……」尹萨愉悦地看着牢笼里的两人缠斗,像是在看什幺余兴节目似的,「真是太有趣了……」

      小毕死死的咬紧牙根,用力到嘴角都出血了,阿猴和奈特不断尝试挣扎,努伊则一脸茫然地盯着左幸看。

      他记得……纯剂的原料是……那为什幺……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尹萨倏地举手拍掌,要众人注意,「崔佛,解决他吧,我们大概知道这个Y激素的效果了。」

      左幸闻言大惊失色。

      「不!你不可以!!」她哀求道:「他是很重要的参考数据!我们还没有足够的实验样本啊!」

      「别担心,左小姐……妳会有足够的实验样本的……」尹萨带着恶质的微笑,长指点了点努伊他们,「还有很多呢,绝对够用的……」

      『轰哐』一声巨响,钢筋铁板又破了个更大的洞,崔佛从牢房里被阿程一拳揍到喷飞出来,飞过左幸的身边,直接撞上对面的墙壁。

      「够了,」尹萨的脸冷了下来,「杀了他。」

      「不!!!」

      说时迟,那时快。

      『嗡咿咿咿咿──翁咿咿咿咿──』整个船舱突然警铃大作。

      「搞什幺?!」

      「发生什幺事了?!」

      实验室上方的甲板爆出一阵骚动,几个人冲了下来,闯进他们的巨大实验室里。

      「主、主教大人!!」

      「那个橘髮的妖女逃跑了!!」

      尹萨脸色大变。

      「搞什幺?!快把她抓回来啊!!还愣在这里做什幺?!」

      「她──她──她用了药──」

      闯进来的信徒们造成骚动,让持枪的守卫们分了心,就在他们闪神的那一瞬间,奈特突然就一跃而起,先发制人踹翻一个準备枪毙他的守卫,长腿箝住守卫的脖子,劲腰一扭,守卫的脖子『喀』地直接被扭断。

      就在守卫们转而瞄準奈特的同时,阿程已经冲到他们面前,几个人动摇地又将枪口转而面对阿程,但就因为那一瞬间的犹豫,他们早已错失生存的机会──阿程大掌往他们肩颈劈扫而过──

      『噗哧喀嚓!!』一整排的侍卫瞬间被拍飞,强大的力道让肩颈骨头尽碎,头颅全部挤成一坨红泥,粉色与腥红的脑浆和血液像炸开的水球一样喷溅得到处都是。阿程抹开沾到眼眶边的血汁,瞬间就把伙伴们的手铐徒手扯断,让大家重获自由。

      阿猴和其他队员很快将地上死成一片的侍卫步枪抢了过来,尹萨发出愤怒的吼声,更多守卫从外头涌进,奈特拖着受伤的施老头子躲到钢板后,和其他人一起抵御攻坚。

      「搞什幺──」从墙上跃下的崔佛不爽的皱眉,抢来一个已经吓傻的侍卫手枪,长爪往尹萨身边的左幸探去,想抓她来当人质。

      「啊啊啊啊!!」

      努伊下意识地冲出,往左幸身上扑,想以身盖住她的身子,崔佛不爽的咧嘴笑了,退开保险,瞄準努伊的脑袋──

      「努伊!!」

      『咕嘎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双毛茸茸的灰色兽腿,杀气腾腾的往崔佛的脑袋凌空踢来。

 

 

 

<<待续>>

 

 

+++碎碎念时间+++

 

是的!!!

相信很多人已经期待很久了,

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殭尸满满》吉祥物(?)

飒爽登场!

(来宾掌声+尖叫)

然后我知道大概很多人已经快要被我烦死(#)

但还是要持续提醒~

还没填问卷的读者们,记得去填问卷唷~

★★★哩哩与《殭尸满满》读者调查问卷★★★

★POPO读者请到「内容简介」或哩哩的脸书索取连结★

★冒天读者请到哩哩的脸书索取连结★

 

PS礼拜六开始抽番外篇题目的籤,同样角色或剧情的会重抽~

 

咱们下回见~

爱你们多多<3

 

LilyQuali

20170315

 

  

     

一人一留言,作者感动泪满面,

留言有文看,优良小说风气从您我做起。

留言与珠珠,哩哩好幸福

(您的留言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

  • 名称:丝足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03: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