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进化史全文阅读

      轰隆隆隆隆隆……

      沉闷的地鸣第无数次响起,惊扰了广场上活动的人们,地面上的小石子微微滚动弹跳着,像炒豆子一样,但它们很快便停了下来,这阵子以来,余震忽小忽大,但都没有那天晚上来得激烈恐怖,人们除了刚开始反射性的愣住之外,迅速镇定下来,继续做着手边的事。

      那天晚上,岛上有史以来最可怕的大地震,震坏了净区的围墙和发电厂,停电了,安全网有了破洞,附近的殭尸们聚集过来,虽然总帅很快的带领大家镇压住安全破口,但还是损失了很多人。

      地震压死了很多人,因为在晚间,大部分的人都在家里沉睡着,许多人就这样被活活埋进地底,或是为了防守安全破口,而丧失了性命……但台湾岛的人不是没经历过房垮楼塌的景象,末日前这块海岛上就有频繁的地震历史了,末日后,不过就是多了殭尸这个麻烦,台湾人怕虽怕,但他们总能很快的振作起来──死了很多人没有错,但重要的是剩下的,他们手上还有的,还活着的。

      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哭一哭,把眼泪擦乾,又是一条好汉。

      先拼命活下去,才有办法去做其他事。

      总帅指挥众人在最短的时间内,搬挪毁坏房屋的残骸,连夜把倒塌的安全墙重新修筑、堵住,并发放更多疫苗,让第一线的人可以和后头的人们轮班、休息、接受检查,减低因病毒浓度升高而被感染的机率。

      医研所的人们将所有伤者聚集起来,分伤医治,并加强民众的照护知识,让有能力帮忙的人手更多;工业局的人则努力清理毁坏的建筑,和部队的士兵合作,想办法取得更多资源。

      大人们忙碌着,孩子们则帮忙照顾年纪更小的儿童,安抚他们、并帮忙採集各种需要的物资──平时学校的教育在此时有了显着的效果,孩子们反应机敏,冷静面对突发状况,在净区周边灵活的穿梭着,他们懂得保护自己,互相帮忙,不惹更多麻烦,并在农务局的专员带领下,进入安全的农场帮忙採收乾净的作物、照顾动物。

      净区灾情指挥中心。

      工作人员莫不是急匆匆的奔走着,大家都身负重要的任务,没人有时间停下来彼此闲聊。发电厂还未修复的关係,总帅发布了宵禁命令,大家白天都儘量保持安静,夜晚更是儘量连灯火都不点,以防刺激到外头虎视眈眈的殭尸们……因此,许多事情要赶在天黑前完成,每天都绷紧了神经,就怕任何一个环节出错,要害整个净区都赔了下去。

      「安古希鲁总帅。」帐篷外,一个年轻人直挺挺地站在入口旁。

      「进来。」

      「是。」年轻人迅速撩起门帘,踏进帐篷,走到总帅的桌前,「我来回报外岛状况。」

      「说吧。」最高指挥官的位子上,皮肤黝黑的男人满面严肃。

      「找到许文虎队长的下半身尸骸,澎湖区确定沦陷,包含部队所有成员,没有生还者。」年轻人用平板没有起伏的声音报告道:「另外,中区的张烈昂队长殉职。」

      「嗯。」皮肤黝黑的男人,简短的应了声,并没有显露多余的情绪,像是听闻昔日同袍死讯如家常便饭一般,他看着帐篷角落的纪录人员,将黑板上的纪录的澎湖区部队全体画上死亡的叉号,然后在老张的栏位上也画了叉号,他将眼神调回眼前的年轻人身上,沉声问:「张队长的队员呢?」

      「除了张队长和隶属澎湖安全区的所有成员,没有发现其他人的尸体。」

      「他们身上配给的提纯药剂呢?」

      「许队长在殉职前已将库存全数销毁,张队长有使用痕迹,但剩下的两剂不知去向。」

      「嗯。」总帅沉吟了一会儿,转头示意站在黑板旁的纪录人员,「中区的队长姓名,换上『侯定男』。」

      工作人员依言将『张烈昂』的名字擦去,在原先的位置写上阿猴的名字;中区大队长的位子就这幺轻易的换人了,先前的笔迹,一丝也没留下……安古希鲁打发前来报告的年轻人后,定定地看着那格栏位,不发一语。

      「农务局黄梓,有事报告。」一个清朗的声音在帐外响起。

      他从这稀罕的恍惚中回神。

      「进来。」

      一个额上包扎着绷带的少女,快速稳重的走了进来,站到总帅桌前。

      「报告,今晨再度发现两处水源遭汙染,共计四个水源短期内无法使用。」

      「嗯。」总帅点头,站在地图旁的纪录人员动了起来,依照阿梓的指示,在地图上标记。

      恩典号的人在净区外围的水源上游丢弃殭尸残骸,中游、下游的鱼虾全部遭殃,农务局的人及时发现,拦截了那些河川的灌溉渠道,但为保安全,沿岸的作物都不能使用了……一旦没水,农田会乾涸,牲畜会渴死,就连善农的黄家,都不可能在无水的情况下餵饱净区所有活口……阿梓的手微微颤抖,汗涔涔地想着最糟糕的状况。

      缺水,断粮……

      安古希鲁总帅看见了少女紧贴在大腿两侧微颤的手,他知这女孩有多努力,黄家在地震中人员损失惨重,她一肩扛起所有调度的事务,稳住了兵荒马乱的农务局,实在也不容易……他抽起桌上一份文件,翻阅到其中一张后,安抚道:

「东部传来消息,过几天可能要有强颱,妳发布下去,要大家做好準备,到时候要蒐集储水。」

      听到消息,女孩不禁鬆口气。

      「是!」但又突然想到什幺,有些迟疑的开口,「那个,总帅……」

      「什幺事?」

      「那、那个……」她试探道:「如果净区的粮食足够了,是否能……」

      安古希鲁知道她想说什幺,于是直接打断。

      「大坑山部队必须靠自己,我想我们之前讨论过了。」他语气几近轻柔的告诉眼前的女孩,提醒自己过度严厉反而无法说服她,「若对他们送出任何支援,反而会暴露净区的所在位置,我想妳很清楚,被那群人发现后,事态将会变得更严峻。」

      黄梓握紧拳头,想再说些什幺,但她很清楚,总帅说得是对的……若只是为了大坑山上那几十个,不,大地震后不晓得他们还剩多少人呢?搞不好剩十几个……若她为了私心,反害了净区好几万人的性命,她绝对饶不了自己。

      多亏张队长之前故布疑阵,恩典号的人至今尚未找到净区的确切所在地,那几个被丢在水源处的殭尸尸体,只是那些人乱枪打鸟,要恐吓居民们用的──巡逻部队的人没有下水去清理,因为他们注意到水源附近有埋伏──恩典号的人为了抓到净区的居民,故意汙染水源,引诱他们去打捞殭尸尸体。

      部队士兵们,不断冒险将恩典号的人引诱到更深山的地方,或死域周边,用游击的方式,一波一波的漫漫消耗敌人的精力和资源……但这不只是拖延战,考验的还有我方的资源供给,现在净区虽然还不虞匮乏,但颱风将至,到时候作物都会泡水、被强风、暴雨打坏,净区随时有可能面临内耗的窘况,会说出『如果我的存粮够我想支援安全区』这种话,的确是有些天真。

      「……我知道了,谢谢总帅。」黄梓咬牙,旋身离开。

      时值傍晚,是净区每日最后可生火的时机,许多人陆陆续续开火煮食,更多人则往广场上聚拢,等待放饭。

      她该回工作岗位了……黄梓顺着人流往前走,远远就瞧见黄家人固定发放粮食三餐的地方,几个附近的居民认出她,跟她打招呼寒喧,她客气有礼的回应后,动作俐落的钻到那临时搭起的炉灶旁。

      「排好队喔!别推挤,小心被烫着。」正滚滚煮着杂粮粥的大炉灶旁,搁着另一个又大又高的深锅,少年阿守站在堆高的砖头上,踮起脚尖,一勺一勺的帮前来取饭的人们盛碗,并时不时扬声提醒居民秩序。

      「很烫,要小心!」阿守的脚边,晓咪乖巧的坐在离火远处,怀中抱着心爱的布娃娃,两只小脚儿在空中踢呀踢的,跟着小哥哥的话尾,像鹦鹉一样大声复诵,让排队的居民看得会心一笑。

      黄梓走到男孩身旁,拿来围巾和头巾绑上。

      「阿守,谢谢,换我吧。」她低声说,「你先去吃点东西。」

      「嗯。」阿守乖巧的点头,将长柄汤勺交给姊姊后,跳下砖头,自己也取了一碗粥,拿着小汤匙,转身去照顾晓咪。

      晓咪很乖,除了地震那晚被吓得大哭外,第二天起就再也没哭过,平时贪吃的小嘴,也没再喊饿,只是整个身子瘦了一大圈……阿守将那碗兔肉粥小心捧在手上,舀起一小匙,仔细吹凉了,餵进妹妹的张大大的嘴里。

      瘦了一大圈的人,不只晓咪。

      阿守转头,看向阿梓姊忙着招呼居民的侧脸。

      他就这样担心的看着,心里,也只能默默祈祷。

 

※                         ※                         ※                         ※

 

      轰隆隆隆隆隆……

      「是、是余震吗?」

      「嘘……」

      一男一女,捧着空桶子和装备,匍匐在森林里。

      他们才刚找到一处粗大的树干抱住,地面就开始微微摇晃了起来,树枝互相拍击着,几只惊鸟扑扑扑的飞开,那晃动由原本的上下跳,渐渐变成左右晃,然后画圆似的绕着大圈……让人感觉脚步虚浮、晕眩不已。

      他们紧紧抱住粗大的树干,直到地鸣渐缓,地震稍停,这才放开手,继续前进。

      大坑安全区紧急避难所,在今天正式断水。

      众人躲藏的防空洞,奇蹟似的撑过了那晚噩梦般的大地震──他们几乎以为自己要被活埋了,但只有平常没人走的废弃隧道有零星坍塌,大部分还完好如初,他们有电、有粮食、有设备和军武,只是等呀等,始终没有等到左幸医师和张队长,以及其他人的身影……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大地震和那之后的许多余震,把山里的殭尸震得到处乱跑,他们原先在左幸的指挥下,就做足了各种準备,所以暂不需担心外出的问题,但最近这几日,外头时不时传来奇怪的爆炸声响,部队的人主张出去探查情况,但医研所的人担心是恩典号在搞鬼,于是他们决定将大部分的出入口都伪装掩盖起来,只剩一个通往深山的偏僻通道,方便让部队的人外出打猎、警戒。

      然后大前天,某区的水管不再出水了。

      他们原先以为只是淤泥堵塞,大家冷静下来,继续使用其他水源。

      接着,今天早上,一个医研所的人员在用水洗脸后,出现了轻微感染症状,他们赶紧替她施打提纯药剂,蒙眼五花大绑的,关进隔离室里观察情况,并检查那位研究员使用过的水管,在里头发现了浓度超标的殭尸病毒。

      肯定是上游出了问题。

      他们迅速检查了其他水管,发现全都被汙染了,他们面临最恶劣的情况。

      储备水箱里还有可以撑过一周的水,但一周又如何?若不出去解决问题,一周过去了,大家就会渐渐渴死……他们势必派出更多人,到更深山的地方检查水源,而且有极大的可能,会遇到恩典号的人。

      部队的人数不多,光是守卫整个避难所的周围安全,就不够出动小队去深山里检查水源,他们只好折衷,让一个部队的人,带着一位自愿跟随的研究员,俩俩行动。

      「接下来走哪?」

      「这里,小心跟上。」

      女人揹着空水桶和各种检验、採集工具,男人则揹着空水箱和装备,他们的任务是往上游找到汙染的源头,视情况决定是否当场处理乾净,然后另外找到乾净的水源,带水回去。两人小心翼翼的穿梭在森林里,时不时停下来提防随时可能窜出来的敌人……

      突然,附近传来沙沙的声音。

      男人反射性的蹲下,并伸手将女人拉到身后护着,举枪警戒的扫射四周……没有动静……这太可疑了……此地不宜久留,于是他毫不犹豫的抓着女人,迈开长腿跑了起来。

      几乎是同时,子弹击中了刚才两人蹲踞的地方,砰的巨响迴荡在森林里,女人头皮发麻的紧跟在男人身后,男人则提枪往后方反击了一枪,没中,但打到之前同袍设下的陷阱──比人还大的木桩从树上轰然扫来──男人及时把女人压倒在地上,带刺的木桩扫过他们头顶,迎面撞上后方追来的敌人,『砰!噗哧』的肉击声闷闷响起,男人没有回头,他知道还有更多──

      "Over   there!   I   saw   them!!(在那边!我看到他们了!)"

      "Shit!   They’ve   got   Steve!   (妈的!他们把史帝夫宰了!)"

      "Kill   that   son   of   the   bitch!(杀了那个狗娘养的!!)"

      "Watch   your   language,   mate,   we   need   them   alive.(注意你的措辞啊伙伴,我们需要活捉他们。)"

      恩典号的人,完全没有降低音量,大喇喇的在树林间互相嚷嚷,像玩弄猎物一样,追捕着他们──

      男人咬牙,脑中计算着自己剩下的子弹,他们现在不可能回去避难所,这样整个避难所的人都会曝光,但他也不可能带着这女人东奔西跑,他得想办法先安置她,再回头解决那群家伙……

      女人害怕的奔跑着,从毕业以来,她都关在实验室里,几乎没什幺运动,心肺功能已经远不如学生时期,此刻她脚好痛、揹抱着器具的手也痛,心肺更是痛到快要炸开似的──

      他们在一棵大树旁拐了弯。

      「丢掉妳的桶子!」男人小声下令。

      她毫不迟疑的将身上的装备卸下,男人抓起那略沉的採集工具,往外一抛,吸引了后方追上来的敌人注意力,他们继续往反方向奔逃。

      突然。

      「噢!」女人被盘根错节的树根绊到脚,狼狈的跌倒在地,男人及时回身,抓起女人的衣领,像拎小鸡一样的把她拎起来,将她扛到肩上,重新拔腿狂奔。

      女人的肚腹被男人坚硬的肩膀顶得快吐了,她痛得眼泪狂掉,但不敢乱叫,只是她注意到,男人的速度慢下来了──

      「放、放我下来……」

      「闭嘴!」

      「放我下来,我可以引开他们的注意力……」

      「我说闭上妳的嘴!」男人不放弃的继续扛着女人奔跑。

      说时迟,那时快,前方两边窜出新的敌人,举枪对準了他们。

      男人蹬地,往后转,想再跑,却发现后方的人也追了上来。

      该死,他们被包夹了。

      那群人没有要杀人的意思,但他很清楚,若这些人从他们口中套不出需要的资讯,他们的下场八成跟死了没两样……

      不,也许会比死亡更糟糕。

      天色暗了下来,太阳已经下山。

      男人瞇起眼,计算着敌人的数量,在女人身体的遮掩下,小心翼翼的摸向自己背心口袋……她察觉了他的意图,全身紧张的绷直,但仍不敢乱动,就怕害他被敌人发现动作。

      他取出那小巧无比的针剂,咬牙。

      『嗖噗!』奇异的声响划破空气,某个锐利的东西擦过男人的脸颊,命中前方敌人的眼窝。

      原本拿枪举着猎物,满脸势在必得的家伙,被那不知名的凶狠力道贯穿,整个人被往后带,撞上后方的树干──『咚』一声,被钉在上头。

      众人一惊。

      男人和女人僵住。

     

 

     

<<待续>>

 

 

+++碎碎念时间+++

 

 

快了!快了!

明天是满满的肉搏战喔喔喔喔喔喔喔!!!

 

大家好像对心理测验比较有兴趣吼?

可能上次小博士的题目太难吓到人……(摸下巴思考)

那我来想想要怎幺规划这次的心理测验活动好了!

老实说哩哩自己没有设计过这类的题目,

有点担心大家玩出来会觉得不準之类的(紧张

已经有人开始害怕测到讨厌的角色XD

不要想太多啦!开心玩就好哈哈哈哈

(明明就还没设计好)

 

我们明天见啰>3<///

LilyQuali

20170224

 

一人一留言,作者感动泪满面,

留言有文看,优良小说风气从您我做起。

留言与珠珠,哩哩好幸福

(您的留言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

  • 名称:人类进化史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02: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