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果全文阅读

      「「露露!!!」」

      她听到男人惊痛的嘶吼声,她慢半拍才想起来,那是她家男人的声音,还有阿程──怎幺搞的?她怎幺了?噢对了,她被撞倒,左幸呢?她还好吗?这个人──她眼角余光看见小毕和努伊抽出刀子,左幸则爬到那个受伤的领队身边替他止血,但她的视线大部分都被这家伙挡住了……她想挣扎,可是身体使不上力,这家伙好臭……那是不知该如何形容的臭味……她的头好晕,后脑杓有股湿润的感觉,她流血了吗?

      这真是太荒谬了,这里是台湾耶?为什幺这家伙还在啊?谁来限制一下他的出没範围好吗?静露脑子乱糟糟的想着无关紧要的事情,一阵晕眩再度涌上。

      「干……」她忍住呕吐感,躺在地上虚弱嘲讽道:「怎幺又是你……」

      「嘻嘻嘻嘻嘻,认出我了吗?」崔佛歪着头,双手不紧不鬆的掐着静露的颈子,笑咧几乎到耳根的嘴角流出一抹唾涎,「看道我有没有很开心啊?」

      「你怎幺不快点去死一死……」

      「怎幺?妳不开心?」崔佛眼睛瞪得老大,像是真的很惊讶一般审视着她,然后又毫无预兆的仰头大笑,「哈哈哈哈哈哈!看到我可是妳的荣幸啊!!怎幺会不高兴呢?」说罢,他抓着她的头髮把她整个人扯站了起来,挑衅的看向奈特,接着咧嘴吐出腥臭的长舌,直接舔向静露的颈侧──

      「该死的你──」奈特奋力掏出口袋中的纯剂,却看到崔佛一路往上舔至静露的耳廓,然后示警的张口咬住──

      「哟哟哟,不乖!」崔佛的尖牙衔着静露的右耳,举起食指对奈特摇了摇,「别逼我,我可是会不小心咬掉她耳朵的哟……」说完,他还故意真的咬了一下。

      静露痛得发出一声闷哼,逼得奈特不得不将纯剂放下。

      「乖孩子……」崔佛打了个响指,愉悦的继续发号施令,「现在,把你们那些神奇小药水通通丢到地上。」

      阿程没动、奈特没动,到是左幸先动了──原本跪在受伤队员身边的她,惊呼一声后迅速往后退开,而那个喉头被开了个血洞的人,此时却从嘴边发出嘎嘎嘎的诡异声音……

      「小心!」努伊警告众人,严肃的双眸紧紧盯着崔佛的一举一动,「这位先生是澳洲变异种殭尸病毒的带原者。」

      「他──他──」左幸听见努伊的话后浑身打了个寒颤,她七手八脚地爬回伤者身畔,抖着手从他口袋中摸出提纯针剂,硬着头皮从他颈侧施打──

      「嘻嘻嘻嘻嘻,没用的……」崔佛有趣的看着左幸徒劳瞎忙,「放弃吧,研究小姐。」

      左幸含泪的大眼愤恨瞪向崔佛,却从他鄙视俯瞰的眼神中认出──

      「你──你是在船舱底下那个房间里的──」她惊讶的指着他。

      「没错,我的小姐。」一个冰冷如蛇的声音,从竹林里缓缓走了出来,是尹萨,「很高兴我们又见面了……啧啧……看看这阵仗……」

      努伊长腿一跨,挡在左幸的面前,尹萨举手,竹林里立刻窜出许多人,全部训练有素的举枪瞄準他们。

      「别想动手脚呵……」尹萨邪魅的笑了,「妳可是让女神损失了许多信徒……」

      「哈!女神?!你敢说你信那东西?!」左幸语气尖锐的大声讥讽,「你的信仰是病毒!才不是什幺女神!不然你才不会去研究那种非人的东西!!」

      持枪的信徒瞄準了左幸的脑袋,低喝:「大胆妖女!竟敢汙衊教主大人!」

      尹萨抬手制止。

      「冷静下来,没关係的。」他稍微安抚了下那些气愤难平的信徒们,然后转头看向左幸,笑容可掬地问道:「左医师,妳认为,『人类』的定义是什幺?」

      「不管是什幺,绝对不是像你一样的东西!」左幸嘶声骂道。

      站在一旁挟持着静露的崔佛闻言仰头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笑得差点喘不过气,但他又刷地变了脸色,不屑又鄙夷的将左幸等人扫视了遍,然后嫌恶的呢喃吐语:「愚蠢的猪……你们都该被淘汰……」

      施老头子出其不意的『呸』了一声,朝崔佛吐他的肉骨头,崔佛瞬间闪过,抓着静露的手却没有鬆开,那根骨头则力道凶狠的钉进后头的竹子里──竹子发出『咿呀』的声音往旁歪去──没等崔佛站定,施老头迅速弹指,从手心射出许多黑黑小小的瓜子,全都杀气腾腾的瞄準了崔佛,而崔佛都动作迅速的迴避开了,脸上更是一派轻鬆的嘲讽笑着。

      「哪来的老头子?」他歪头看向静露,「妳的新乾爹?」

      「乾……你……妈……」静露想大骂挣扎,却依然手脚无力。

      「哈哈哈哈!妳也会有手无搏鸡之力的时候啊?」崔佛那双稀薄的眉毛挑得老高,表情夸张的惊讶道:「啧啧啧,看来那个药水不过就是一时的亢进剂罢了,画虎不成反类犬啊……这群可怜的番仔们……」

      他猛地住嘴侧头,惊险闪过老施送上脸来的掌劈,施老头子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欺身到崔佛眼皮子底下,左手巧劲敲了下崔佛的手腕,静露瞬间就被他放开了,软软的往旁倒去──

      「猴死囝仔毋灾死活!(死小屁孩不知死活)」施老头咧嘴骂道,抬脚接住静露倒下的身子然后轻轻放下,满是皱纹的手完全没有停歇轮番攻击崔佛的眼、鼻、喉、胸,各种弱点。

      崔佛冷着脸闪过施老头的攻击,但那老头子速度实在太快,他才挡掉试图挖他眼窝的手,就有一只脚朝他跨下踹过来,他惊险闪过,嘴边嗤笑道:

      「这番人不晓得讲什幺疯话?我尊贵的耳朵可听不懂。」

      「番恁老母番!安抓?听毋呆丸威喔?恁北送你国际语言啦!!(番你妈啦番,怎样?听不懂台语吗?老子我送你国际语言啦!)」施老头骂咧咧地对崔佛比了个中指,这下连崔佛都瞇眼不爽了起来。

      「死老头……我还不送你下地狱……」崔佛像个野兽似的伏低身子,然后猛地往老施身上扑去。

      不料施老头闪也没闪,只是两脚跨开蹲低,双手一前一后,那掠夺者的身影一窜过来,他左脚轻轻往后挪,几不可见地侧过身,左手轻推、右手朝崔佛腰后使劲揉打──崔佛瞬间整个人飞喷出去,撞倒了两三个持枪的信众们。

      动作快得几乎没人看清楚发生什幺事,就连崔佛都瞪大眼,不信的瞪着施老头子,然后恼羞成怒的低咆起身,再朝老人冲过去,当头就送上雨点般密密麻麻的拳头和爪子;而这次,施老头不再使那招四两拨千金了,反而双脚轻快的踮起,倒退绕着半圈,让崔佛挡在步枪瞄準他的线上,双手则轻轻鬆鬆地轮番拨挡,时不时还觑隙往崔佛身上招去,每次都瞄準了要害,连跨下都不放过──

      肉搏战打得正酣,一名研究员悄悄往静露身边爬去,想扶她起来,却听见『碰!』地枪声响彻云霄,众人惊得一颤,那名研究员则吓得不敢再动──他的脚边泥地此时多了个还在冒烟的枪孔──要是再往上几吋,现在多了个洞的就不是土地而是他的脚了。

      施老头因为那声枪响分了神,崔佛抓到缝隙豪不留情的踹开他──又『砰!』一声响起,伴随着老人的痛嚎声,崔佛笑着一个箭步窜回静露身边,再度把她抓起来──

      「老师!!」「阿北!!!」

      「留着女的,其余的全杀了。」方才连开两枪的尹萨,将冒烟的枪拎给一旁的亲信,此时的他,脸上已经连平时的假笑都不见了,只剩居高临下的冷漠和残酷,「崔佛,玩够了记得回船上。」

      静露倒抽一口气,奋力大叫:「你们敢动他们我就──」

      「唉唉唉唉唉──小声点臭婊子,」崔佛『啪』地直接赏了静露一个巴掌,然后把手塞进她的嘴哩,「劝妳别想搞什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招数喔……妳敢咬下去,我的血会直接灌进妳嘴里吶……嘻嘻嘻嘻嘻……」

      左幸头皮发麻的看着所有步枪已经上膛,赶紧爬站起来,纤细的两手尽可能张开想挡住属下们,含泪颤抖着对準备离开的尹萨扬声道:

      「慢、慢着!我有条件可以交换他们──」

      「我亲爱的小姐,」尹萨没有回身,只是微侧着头,不感兴趣的打断她,「『交换条件』呢,是在双方互信的立场下进行的……我很遗憾,您已经没有信用额度了……」

      「崔佛,你要我干嘛?嗯?」含着崔佛手指的静露,口齿不清地喘息着说话,「你不是讨厌我吗?比起我这个不起眼的小废物,身为城主之子的奈特还比较有利用价值,欺负起来也更有快感,不是吗?嗯?」

      「噢噢噢噢噢等等……」崔佛抬手示意瞄準奈特等人的信徒先别开枪,然后一脸讶异地看着静露,像是她的头上突然长出两支牛角──但他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蓦地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差点就骗到我啦!」

      奈特瞇眼很瞪着静露,痛恨自己无法使力,那个笨蛋想干嘛?!

      「妳?就凭妳?」崔佛收起笑容,凑近静露的面前,「妳以为我会不知道妳想换妳男人一条生路?为什幺我要?嗯?」说完,又顺手往静露肚子上揍了一拳。

      「咳噁──」静露被揍得将稍早喝下肚的汤全呕了出来。

      「别想歪了,我亲爱的小母狗,我只对雌性有兴趣啊……」崔佛叼着她的耳垂,热气喷在她脸侧,挑衅的看着奈特,并用不大不小的音量说道:「被我抓伤而没有感染的妳可是唯一一个呢?妳以为那是因为妳有抗体?别笑掉我的大牙了……无法进化的妳,唯一的用途,就是当殭尸宝宝的培养皿啰……嘻嘻嘻嘻嘻嘻……」

      「崔佛──我会把你碎尸万段──」奈特嘶吼,推开努伊奋力朝崔佛冲去。

      「奈特不!!」

      『砰!!』

 

※                         ※                         ※                         ※

 

      鲜红的血珠子,和着雨水,一滴滴溅到泥地上。

      「奈、奈特……」静露瘫软得站不住脚,崔佛则不耐烦的扯住她的头髮。

      左幸直挺挺地站在奈特原本驻足的地方,双手大开护着身后的男人们,原本应该贯穿奈特胸腹的子弹,划过她白皙的脸庞,衬得那血更怵目惊心,鲜血流下脸颊,汇集在小巧的下巴,滴落已经髒透的研究长袍……奈特傻眼的意识到自己被左幸推倒在一旁,而差点脑袋开花的左幸,眼睛眨也没眨,笔直地看向尹萨。

      「之所以没有解药──」她大喊,「是因为这整个『计画』,原本就不需要解药!!」

      所有人瞠住,包括努伊、阿程、阿猴,平时最亲近左幸的研究人员们也震惊的看着她,连小毕也瞪大眼不敢置信。

      「闭上妳的嘴!妖女!!胆敢再信口雌黄迷惑主教大人!」

      「妖言惑众!尹萨主教,请容我们代神惩罚这女──」

      左幸无视那些怒不可抑的信众,用更大的音量压过他们。

      「Y激素!」她喊道,「你要找的东西,是台湾已经停止生产很多年的Y激素!」

      尹萨停下脚步,终于缓缓回头,正面看向她。

      但左幸没有天真的以为他信了,她舔舔唇,继续说:

      「那是比『纯剂』还要更有效的东西……将宿主的细胞百分之百活性化甚至强化,有些坏死的肌肉组织甚至可以重新生长,而且是以极快的速度──」

      「左小姐。」尹萨调头漫步回来,他走到她面前,冰冷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冷冷地微笑道,「妳要如何证明妳没有撒谎呢?」

      左幸有些畏惧的瞳孔缩了缩,但她仍声音持平的回答:

      「我很抱歉,能证明我没有撒谎的证据已经封在安全区地底了,大地震我并没有把它带出来,因我认为那东西不适合存在这世上。」

      「那妳又有什幺自信,能拿这个破情报跟我交换条件呢?」

      「因为我知道配方。」左幸毫不闪避的看进尹萨的双眼里,「每间医研所的最高负责人,上任前都会被迫签属这个『保密约定』──虽然我们不再生产,但一直没有停止研究──只有在协定上签名画押的人,才有资格在政府的监视下进行这个研究……」

      「哈哈哈哈哈哈!」崔佛仰天大笑,「『最高负责人』、『高层』……听起来就有够讨厌的啊!喂,奈特,你以后也会变成那样吗?噢不,我忘了,你今天就要死在这鬼岛了……」

      左幸打断崔佛的碎念,继续积极游说尹萨。

      「我记得各种数据细节,和最近两个月的实验结果,我知道怎幺製造,只要材料準备好了,你甚至不需要再给我更多研究时间,我可以直接做出来给你。」

      「听起来的确很诱人……」尹萨挑眉道,「但这是半成品吧?妳都说了还在研究中……妳敢拿半成品唬弄我?」

      「我不会拿半成品唬弄你。」左幸视线始终看着尹萨,而她护着众人展开的双臂也未曾放下,「你可以把他们当人质,我失败一次,就杀一个,到你满意为止。」

 

 

 

<<待续>>

 

 

+++碎碎念时间+++

 

 

第四部要变得比前面三部还要长了OAO!

我决定不要控制连载公开的内容了,不然网路免费版会断得很怪QAQ

也是想好好回应认真填问卷的大家的热情>///<

 

左左妳要撑着点啊>A<”我们下礼拜见!

 

PS:   脑补的读者也太可爱了XDDDDD

谢谢认真填卷的大家,爱你们~~>3<///

★★★哩哩与《殭尸满满》的读者调查问卷★★★

持续进行中!敬请踊跃填写!

★POPO读者请到「内容简介」或哩哩的脸书索取连结★

★冒天读者请到哩哩的脸书索取连结★

LilyQuali

20170311

一人一留言,作者感动泪满面,

留言有文看,优良小说风气从您我做起。

留言与珠珠,哩哩好幸福

(您的留言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

  • 名称:于果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01: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