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祖全文阅读

      「阿猴,小毕,你们两个待会过来。」男人在任务结束后,唤了还没将装备卸下的两个队员,转身开门进自己的办公室中。

      没让他等太久,两个年轻人便敲了门,安静地走到他面前。

      「队长,有什幺事吗?」

      他双手抱胸,抬头看着这两个年轻人。

      阿猴是三十岁以下的成员中,跟在他身边最久的,很多带队的眉角,战斗的技巧等等,也学得最透彻;最重要的是,阿猴敢冲,不怕大阵仗,要是任务中临时出了什幺差错,他不会慌,反而可以带头冲锋陷阵……但阿猴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他太冲动,脾气太躁,如果今天敌人不是殭尸,而是会思考的人类,那幺整队的人都会陷入危险。

      小毕年资尚浅,但头脑清晰、个性冷静、善心计,能迅速拟出漂亮的作战策略,又是台南左家庶出,背景、资质几乎没什幺问题,弱点就是体力和资历,这孩子需要累积更多人脉,需要更多经验增加成绩,才能稳稳地往上爬,或待着……

      「咳嗯,你们两个先坐下。」男人掩去眸子里的犀利,让他们坐在办公桌前的椅子上,这才张口缓缓说道:「咱们台湾岛,几十年来都没有外国人登陆过,这次那三个,绝对不会是偶然……」

      「大仔(老大),但我看他们在队里还满乖的啊,其中一个还被拆到医研所去了不是吗?」阿猴困惑的问。

      小毕聪明的没有张嘴,只沉默地等着下文。

      「这三个当然不用担心,我亲自监督的,基本上不会有问题。」老张耐心的将话题拉回,「我把你们叫过来,是要交代以后的事情。」

      「大仔!这种话不要讲!」阿猴皱眉大叫,激动地站了起来。

      「学长,让张爹讲完。」小毕拉住阿猴的衣角。

      男人满意的看到阿猴忍住气,听从了自己后辈的劝戒,这是好现象。

      「趁现在我们还能悠哉坐着,我得先把事情交代清楚。」他在椅子上坐正,双手倚到桌上,抵着唇边,「将来哪是(要是)这个队上,突然没了带头的──」

      他看见小毕扯紧了阿猴的手,不让他再冲动打断。

      「──阿猴,我要你当队长。」

      阿猴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小毕则面无表情的继续盯着他看。

      「大仔!」

      「阿猴,听我说。」男人这次不再卖关子,直接把话说开:「队上的确有其他资历更深的队员,可我要你来坐我这个位,是因为你是年轻人里面经验最多的,你敢做,而且是你自己带头做,这就是为什幺我常常让你跟着我出勤的原因,我要让大家知道,我是在培养你做我的接班人。」

      阿猴听懂了,但仍一脸不敢接受无法相信的错愕表情。而一旁,小毕还是保持沉默,安顺的等待自己被叫来的原因──男人再次放心自己没有看错人。

      「而你,」他转头看向那个跟自家孩子一起长大的年轻人,「毕凯安,我要你尽可能辅助阿猴;他带头冲,你要跟紧,帮他随时调整队形和作战方法,他哪是(要是)冲过头,你就要当剎车器,拉住他,阻止他,保大家安全。」

      阿猴那方正的脸严肃了起来,他转头看向身旁的小毕,像是此时才认真发现队上居然有这样一个备受队长期待的后辈。

      「阿猴,你的带队经验比小毕足,但你要记住,我今天把你们两个都叫来,在你们面前讲,就是要你从今以后,不可以再把毕凯安当小的看。」男人一字一句的交代:「小毕提出建议的时候,你要听,其他人质疑小毕的时候,你要当他的后盾,知道吗?」

      阿猴紧紧地看着自己认定的老大,深吸了口气,表情认真。

      「知道了。」

      「毕凯安,你很聪明,很冷静,可以随时把每个人都安排到最适合的位置,但是你经验还不够,很多事情、很多人,不是绝对就会照你想的那样去走。有阿猴当队长,你可以安心的去观察学习,多吸收经验,然后在阿猴需要你的时候,你要帮他,帮大家,知道吗?」

      「……队长不怕我把学长推掉吗?」

      男人闻言笑了。

      「不会,你喜欢当地下的,挖金灾(我很清楚)。」

      深夜。

      止痛药效退了,伤眼一阵阵灼痛起来,小毕在黑暗中睁开眼,想起那个男人要求他做下的承诺。

      「队长,」小毕问,「阿程呢?他是你姪子。」虽然阿程不一定想往上爬,但他怀疑张爹的无私……看看黄家,谁不是依着姓氏互相提携的?

      「哈哈哈,当然!他当然是我家宝贝命根子!」男人洞悉小毕的疑心,毫不恼怒的大笑,接着对小毕眨了眨眼,「就是因为他是咱家的宝贝小儿子,我才把他交给你们两个照顾,不是吗?」

      『那小子……就交给你了……』

      最后的最后,那句精疲力竭的遗言犹在耳际,迴荡着……小毕闭上眼,细细品尝着沉痛的感觉。

      命令自己,无视屋外的打斗声。

※                         ※                         ※                         ※

 

      『砰!』

      阿程双脚离地,几乎在空中停了一秒多,然后整个人往后飞了一米多远,狠狠摔在草地上,接着,才感觉到肚腹传来那记热辣辣的疼痛,他恨恨地咬牙,想爬起来,眼前却又一阵天旋地转,逼得他不得不趴跪在地上。

      「呃──咳!咳咳咳!!咳呕……」他吐了出来。

      奈特甩甩手,好整以暇的踱步过来。

      「痛吗?」他讥诮地问道。

      回应他的,是猛跳起来的阿程送上来一记凶狠拳头。

      奈特左手『啪』地拍开拳头準心,侧身欺近阿程,右手往他下颚掌打,阿程眼看又要重心不稳往后倒去,但他咬牙一跨步,硬是让自己稳住身子,再度往奈特脸上揍去。

      奈特一把握住他砸上来的拳头,长腿一扫,再度将阿程绊得双脚离地,他『砰』地狼狈倒在地上喘息。

      奈特蹲下身,歪头看他。

      「知道为什幺趴在地上的是你而不是我吗?」

      阿程怒瞪他,伸手抓住他的手,不要命的用自己的头撞上奈特,奈特接下了这记头槌,薄唇微勾,蓝绿色的瞳眸闪着嗜血的光芒。他掐捏住阿程的嘴颊,另一手狠狠往他肚腹连续揍了三四拳,然后像丢抹布一样把他整个人丢开。

      「我知道怎幺杀人,也知道如何不取性命制服人,你呢?只知道瞄準脑门列殭尸的你呢?你会多少?」奈特将腰带上的刀套解下,把猎刀抛到一旁,扭扭脖子,手指对阿程勾了勾,「来啊,我空手让你三招,你成功让我躺在地上的话,我就放你尽情去做你的复仇大业,还帮你说服小毕和阿猴不去打扰你,如何?」

      阿程冲了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

      奈特舔舔唇,咧嘴笑了,这次他闪也不闪,反而伏低身子,故意让阿程拦腰撞上来,他闷哼一声,承受住冲击,然后脚跟一旋,扭腰,把阿程翻倒在地上。

      「你还有两次机会。」

      「啊啊啊啊!!!!」完全失去理智的阿程,此时一点技巧也无,只知道用蛮力冲撞,满心满身的愤恨无处宣洩,只想让眼前的家伙闭嘴、闭嘴、闭嘴!

      他迅速爬起身,抓住奈特的脚用力扯,奈特往后躺下,却及时翻身撑住身子,没被抓住的脚一踹,就命中阿程的脑门,将他踹开。

      「最后一次机会。」

      阿程根本听不进去。

      他趁奈特还伏在地上,一把揪住奈特的头髮,膝盖往他高挺的鼻子顶去,奈特挡住攻击,反手抱住他的膝盖,顺势起身往阿程肚腹撞上去。

      『噢噗』,阿程发出了个像青蛙被踩到的声音,脚被奈特抓住,只能头下脚上的往后栽倒,连忙伸手护住头部。

      「没机会了,张程。」奈特狠戾的笑道,然后抓住阿程另一只脚,再往前推,让阿程整个人面朝下的趴在地上。

      『砰啪!』阿程下巴吃痛,被撞得眼冒金星。

      奈特两臂将阿程的膝盖挟在腋下,毫不客气的整个人坐在阿程背上,用力拉扳他的腰──

      「啊啊啊啊!!」凄厉的痛叫。

      奈特放开阿程的脚,站起身,长腿一踹,将阿程踹得翻身,然后再跨坐到他身上,揪住他的衣领,低头抵着他的额。

      「一个只知道怎幺杀殭尸,看到人杀人就脸色惨白的小乖乖,怎幺可能扳得倒我呢?」他邪魅的笑了,瞳眸闪着冰冷的蓝,满意的在阿程眼里找到屈辱的情绪,「你只知道怎幺猎殭尸,但尹萨呢?那些人手配枪的敌人呢?你见过变异种殭尸吗?你觉得你有把握一个人单挑它们?」

      阿程恨极的咬紧牙关,嘴角隐隐渗血。

      「船上那些人,是一群无脑的殭尸吗?会乖乖的晃来晃去让你杀?再说,你敢杀人吗?你体会过不杀人就被杀的感觉吗?」

      奈特收回笑容,冷酷无情的抡起拳头,月光洒落,背光让阿程看不清楚──

      「你很清楚他们不是。」奈特低声戳破他,「所以你只是想逞一时之快而已,冲动愚蠢的把自己弄死又能做什幺?真可悲。」

      拳头落下,『砰!』。

      阿程终于被奈特一拳揍昏了过去,奈特无趣的放开手,任他像断了线的木偶人一样瘫倒在地上。

      奈特起身,拍拍衣上的尘土,转头才发现,老人不知何时蹲在老榕树旁,兴致盎然地看戏。

      惊觉自己没发现老头什幺时候靠近的,又想到自己说了一堆废话不晓得被听了多少,奈特皱眉装作没看到他,弯身捡起地上的刀套,往树屋阶梯走去。

      「你大可以让他去送死,你知道的。」老头悠闲笑道。

      奈特脚边顿了顿,脑海闪过静露那张蠢蛋的哭脸,一股不爽袭上心头。

      「我的麻烦已经够多了。」他像骂髒话似的吐出这句话后,逕自爬回树屋上。

 

※                         ※                         ※                         ※

 

      可能今天汤水喝多了,静露半夜被生理需求唤醒,她睡眼惺忪的爬起身,离开通舖客厅,一路摸摸摸,摸到厕所去解放她可爱的小膀胱。

      舒畅过后,她摇摇晃晃的準备回被窝继续睡觉,却在走廊上听见外头的喊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

      什幺?!怎幺了?!静露瞬间清醒过来,瞌睡虫被吓跑得一只不剩,她贴到窗上,看见前院草原上,阿程往奈特冲撞过去,而她家男人居然闪也不闪!天啊他们在干嘛啊啊啊啊啊!!?

      静露抹开黏在脸上的乱髮,转身急着想往楼下冲,却冷不防被一只纤细小手拉住。

      「等等!」左幸从角落冒了出来。

      「吓!!」毫无防备的静露被吓了好大一跳,「左、左医师!」

      「妳小声点!」左幸把她身子拉低,摀住她的嘴,「过来。」

      两个女人摸摸蹭蹭的来到走廊尽头,这里的地板有个大洞,中间固定着可以朝下滑到地面的竿子,但前头的屋檐和树干刚好遮住她们的身影,不让人发现她们在窥看。

      奈特揪住阿程,轻而易举的把他翻倒在地。

      「妳看很久了吗?怎幺打起来了?」静露有些紧张的问。

      「妳去上厕所的时候把毯子掀开,我被妳冷醒了。」左幸毫不掩饰地给她一个白眼。

      草原上又传来一声怒吼,接着『砰!』一声闷响,奈特把阿程踹开,静露看得都觉得痛,肩膀缩了缩,她知道奈特丝毫没有收敛力道,接着,奈特抱住阿程往他脸上顶膝盖,直起身子撞向他的肚腹──

      「够了,」静露瞇眼,「修理人不需要这样,他根本是挟怨报复──」她站起来,準备跳下去阻止那两个还缠在一起的男人。

      左幸响亮的『啧』了一声,再度伸手抓住静露的衣角将她扯回来。

      「没有那个必要,妳给我回来!」左幸按住她。

      「外面说不定已经开战了,他不能把阿程揍到没办法上前线!我们可能随时要跟敌人作战啊!」

      「阿程最亲的张爹死了,他整个人失去冷静,这种状态他有没有上战场都是累赘!」左幸一语道破,然后扳过静露的脸,认真说道:「放手让妳的男人去搞定他,我这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跟妳讨论。」

      「什──什咪──」静露的嘴被左幸捏住。

      「这边的能用的东西太有限,小毕的伤需要更好的医疗设备,越快越好。」左幸迅速低声说,「妳也很清楚──妳刚刚自己就说了,外头可能已经打起来了,到澎湖区上检查的不是只有张队长他们而已,我左家、黄家、总帅可能自己都有私底下派人出去刺探恩典号的底细,不可能只有我们知道尹萨的恶意。」

      「唔嗯。」静露点头同意,嘴巴还是被捏着,嘟得像只章鱼。

      「恩典号的装备比台湾岛精良,我方唯一的优势就剩游击战而已……」左幸分析道,「一旦尹萨察觉总帅的策略,那群疯子随时有可能把变异种殭尸丢到岛上,到时候就真的玩完了。」

      「但我们现在的劣势,就是我们一没有资源,二不知外面情况,三有伤兵。」左幸皱眉,痛恨事态失控的感觉,「小毕的伤不能拖,现在我做的措施全部都只能挡下一时而已,什幺时候会突然恶化都不晓得,何况还不知道那群疯子开始把变异种殭尸放出来了没,我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可以测试现有的疫苗是否可以压制变异种病毒……」

      「……手……以?(所以)」静露问。

      左幸深呼吸,豁出去道:

      「提纯。我要训练妳和奈特使用提纯药剂,提高小队的战斗能力。」

 

 

<<待续>>

 

 

+++碎碎念时间+++

 

 

奈特和阿程也太基情四射,要我说的话,我觉得奈特是总攻耶>艸<(不)

不知道读者里面有没有对腐文化过敏的人,如果有的话我会注意的///

……但维塔和摩顿的戏没人抗议,就当大家都OK好啦哈哈哈哈\^q^/(不要乱搞自己的角色啊妳)

感谢大家有情有义留言餵食!明天来回留言>3<//

LilyQuali

20170220

一人一留言,作者感动泪满面,

留言有文看,优良小说风气从您我做起。

留言与珠珠,哩哩好幸福

(您的留言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

  • 名称:圣祖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01:4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