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转道经全文阅读

          

      豔阳下,一艘中等规模的灰色船只正在波光潋滟的海滩外漂浮着,船上的人在日正当头的炎热天气里,大部分都躲进船舱内避暑,只有少数执勤的人,无奈地在甲板上工作,一边忍受着酷暑炙阳。

 

      此时,了望台顶端,正巧有两个可怜虫,窝在白色遮阳布下汗如雨滴。

 

      『Alpha   team-Eagle,报告目前状况。』

 

      铜管口彼端,传来这样的要求。

 

      趴在了望台上的黑髮白肤男子,从遮阳白布棚内探出头来,他稍微扶了下脸上防紫外线的墨镜,再次确认望远镜筒里的景象后,喃喃报告着:

「……已经重建得差不多了,火警也解除了,安全区还在,没有殭尸屠城……」他思考了一下,决定补述,「……说不定就是那些人在找的岛没错……」

 

      男子的身边,也趴着个金髮蓝眼的男人,他听完黑髮男子的叙述后,转身朝铜管口回报:

      「Alpha   team-Eagle回报,目标重建速度非常快,火势已经控制,安全区没有失守,可能有我方尚未掌握之手段,以上。」

 

      过了一会儿。

 

      『司令室收到,请继续观察,以上。』

 

      「收到。』

 

      两人叹了口气,抹了抹满是汗的脸面。

 

      黑髮男子眼神死的继续盯着前方海岛,金髮男则调整头顶上白棚的高度,妄想让风能吹进来──纵使今天海面上完全无风,连一片云也没有。

 

      「……真讨厌晒太阳。」

 

      「是啊……」

 

 

 

※                         ※                         ※                         ※

 

 

 

      「兜位来欸拍咪呀!?啊!?(哪里来的坏东西啊!?)」

 

      树林里,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举着弓箭缓缓靠近,箭矢不偏不倚地直指努伊,满满的威吓和杀气。

 

      努伊慌张回头,手上紧握着阿猴递给他的刀子,仍不忘用身体挡住被倒挂的左幸,阿猴警觉的压低身子,和负伤的小毕各自左右散开,準备伺机而动──

 

      不料下一秒,老人的长弓突然往左偏,『嗖』的一声,箭矢『咚』地射进阿猴脚边的树干里,箭羽还因那兇狠的力道而微微震颤着,阿猴只差再往前一步,那杀气腾腾的箭矢就会直接射穿他的脚……

 

      「卖叮当喔挖哩供!(不准动喔我警告你们)」老人操着一口浓厚的台语,叽哩呱啦骂着:「恁北魔滴嘎哩公僧糗,嘎叮噹恁北金价欸胎郎喔!(老子我没在跟你们开玩笑,敢乱动我真的会杀人喔!)」

 

      相较台湾人的阿猴和小毕,只懂一点台语单词的努伊,完全听不懂老人连珠炮似的威胁,在看到老人朝阿猴射出那一箭后,更是举高了自己手中的刀,而老人看到努伊的反应,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重新搭箭拉满了弓,瞄準了努伊的头──

 

      「欧吉桑,我们是──」小毕冷静开口,想解开误会。

 

      「哩丢喜黑虾咪阿撒布鲁教欸吼?(你就是那个什幺乱七八糟教的吗?)」老人无视小毕开口,对努伊喝问。

 

      糟糕,误会大了,这老头以为努伊是尹萨的人!

 

      「欧吉桑!我是大坑安全区的负责人之一!」倒挂在半空中的左幸连忙尖叫打断老人对努伊的逼问,「他、是我的──助、助手!不是教徒!他不是教徒!」

 

      「欧吉桑,伊毋喜拍郎,喜嘎底郎!(大伯,他不是坏人,是自己人!)」小毕也赶紧附和左幸的说词,并双手举高作投降状,好让老人放下戒心。

 

      但老人不吃这套。

 

      「哼,拍尼当搞消郎,哩嘎共,挖嘎信?!(哼,坏年冬疯子多,你敢讲,以为我敢信?!)」说完,更是再将弓弦拉得更紧,蓄势待发,颇有宁错杀一百,不放过一个的态度。

 

      「我听不懂──你们到底──他到底──」努伊陷入混乱。

 

      「努伊,快把刀子放下──」

 

      「可是──」

 

      「公威啊西阿斗仔!!(讲话啊死外国人!)」

 

      「努伊,快放下刀子!!」

 

      「我──」

 

      「阿北(伯伯)他真的是我们的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头子突然无预警地大吼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努伊也被吓得大叫,理智线终于被紧张感崩断,举刀往前冲了上去。

 

      「努伊!」「欧吉桑!」「怎幺了到底怎幺了?!快放我下来!!」

      小毕、阿猴和左幸也被这崩溃的局面搞到精神错乱的跟着大叫。

 

      树林间的所有飞禽走兽都被惊动了,鸟儿们扑扑扑的振翅飞走,动物们往四面八方仓皇逃窜,树林沙沙作响,瞬间很有群魔乱舞的气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人中气十足的吼个没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努伊冲到老人面前,却发现老人已经放下弓箭,不禁犹豫了起来,「啊……呃……」感觉不到任何敌意,努伊迟疑着要不要放下刀子。

 

      「搞什──」小毕皱眉,想弄清楚眼前这荒谬的状况。

 

      「老师!」一个众人耳熟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老师!你在──」

 

      树丛晃动,人影冒了出来。

 

      「「「奈特!!!」」」三人大叫。

 

      「喔,你来啦。」老头突然间恢复正常,原本满口台语也瞬间改成了中文,转头淡定对奈特说,「小子,他们说自己不是坏人,你看着办吧。」

 

      奈特愣了半秒后,瞥见了一头雾水的努伊和满面错愕又惊又喜的小毕和阿猴,瞬间了解了状况。

 

      「老师,金色头髮的是我的伙伴,努伊。」奈特马上据实以报,「另外三个是大坑安全区的人,也是我们的同伴。」

 

      「嗯嗯嗯,现代人活太好了,这幺经不起吓。」被奈特称作『老师』的老男人,煞有其事地摇摇头,看向露出两条嫩嫩白腿狼狈不堪的左幸,「还有这幺白闪闪(白亮)的内裤,生活品质太奢侈啦!」

 

      原本就被倒吊到脑充血的左幸,此时更是炸红了脸。

      「啊啊啊啊啊啊啊快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

 

 

 

※                         ※                         ※                         ※

 

 

 

      原来,老头和奈特他们是认识的。

 

      在不破坏绳索的情况下,老头三两下俐落解开陷阱的绳结,努伊托住左性的身子,让她安然地回到『脚踏实地』的状态,但左幸在刚才的挣扎中还是扭伤了脚踝,只好由努伊揹着左幸,众人往老人的『家』移动。

 

      约莫六七天前,大地震让所有人逃的逃、散的散,由阿程领路的静露和奈特,在大坑山中迷路的三天后,也是无意间发现了老头要猎动物的陷阱,而结识了老人。

 

      老人收容了迷路的三人,还让他们吃他自己储存的食物,于是奈特自发性的跟着老人出来帮忙打猎,静露帮忙煮饭洗衣,阿程则帮忙修整因地震而有些许损坏的老人的家。

 

      奈特口中的『老师』,有着一头花白的微捲乱髮,随意往后梳拢绑成一个小髻,插在髮髻上的树枝末端还结着三颗橘红色的小果实,满脸落腮鬍,高挺的鼻子,精神奕奕的双眼,衣服裤子全身上下满满的补钉。要不是现在身上揹着左幸,身边跟着小毕和阿猴还有奈特,努伊真的会以为自己看到了童话故事书里的山神老公公。

 

      「你怎幺来了?」努伊的背上,左幸难得温顺的乖乖趴着一动也不动,只是显得有些有气无力地问道。

 

      「地震发生后,净区的墙垮了,安全网也破洞,」努伊回答她,其他人也回头专注听着,「我从诊所逃出来,他们说发电厂停摆了,圆方几里内的殭尸全围了过来……」

 

      根据研究,遭到感染转化成殭尸后,人类的大脑纤维化之后,还形成一种感知器官,能感应到常人无法察觉的电磁波──而平时,净区外的发电厂之所以无时无刻都在运作,除了维持供电外,当然也包括了让殭尸感知不到附近的人类之屏蔽作用。

 

      想当然尔,发电厂一旦停止运作,屏蔽没了,满是健康人类的净区就会变成殭尸们的自助餐吃到饱,殭尸们绝对是兴奋异常的蜂拥而至……

 

      「……上面要求大家到规定的避难集合地点,可我想,连净区的墙都垮了,这边怎幺办?所以我就来了。」努伊简短地说完。

 

      听了努伊对净区现状的叙述,众人莫不是脸色凝重──除了老头之外。

 

      在老头子的带领下,五人很快的走出那座莫名茂盛的树林,穿过因地震而改变许多的山路,来到一个陡峭的山壁旁。

 

      「到啰。」老头毫不犹豫地走向那满布藤蔓的山壁,伸手撩开藤蔓──原来藤蔓后头是一个山洞──「甘虾踢公北啊(感谢老天爷啊),地震没有把我家大门震坏,不然我也不用出来了。」

 

      眼睛受伤的小毕险些摸不清山洞,揹着人的努伊也拼命弯下腰才能挤过去,在阿猴和奈特的帮助下,他们穿过那个幽暗的山洞,走出来后抬头,这才发现山壁后竟是别有洞天──一片不大不小的草原中央,有颗巨大无比的老榕树,树上搭着几间小木屋,而巨大老榕树的边缘,甚至还有绳索和木头製的吊桥,相连到附近更高耸的大树上。

 

      「这、这是……」众人吃惊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老人家,您一个人住吗?」小毕有礼客气地问。

 

      「我?」老头愉悦的说,「当然不是啊!恁北(你老子我)屋子里还有漂亮妹妹帮我煮饭捏!」

 

      不等等,这老头口中的『漂亮妹妹』,应该不会是岛上的……他们正準备转头问奈特,就听到了──

 

      「阿北(伯伯)?」果然,充满朝气的女声从那树屋中传出,顶着一头亮橘红色长髮的女孩从窗口边探头出来,「阿北回来了!咦……努、努伊?!小毕?!阿猴?!左──左医师!!」

 

      那抹亮橘红色很快在窗边消失,接着没几秒,静露的身影从下方的门帘后窜出,熟练的拉着藤蔓荡飞出来,整个人甩到空中后,在空中划了个漂亮的弧线,降落在草地上,完美的翻了一圈起身,小跑步到努伊身边。

 

      「左医师怎幺了?!哪里受伤了?!」徐静露担忧地看着一脸疲倦的左幸,接着又看到头上包扎着染血纱布的小毕,「小毕!你也受伤了?!天啊是眼睛吗?!」

 

      「妳不要大吼大叫的,吵死了。」左幸皱着眉头抱怨,接着小手轻推努伊的背,「放我下来,我要看小毕的状况……」

 

      「别急,妳现在也走不了路。」老头制止听话的努伊,要他们站在榕树下的木板上,然后他双手握紧旁边的把手,奋力扳动旋转。

 

      滑轮嘎叽嘎叽的叫了起来,带动整个木板将他们往上拉,途中,经过一个树屋小窗口时,静露俐落跳了进去。

 

      「我去拿医药箱!」才刚说完,身影就消失在窗边。

 

      「拿去顶楼阳台!」老头交代道。

 

      「好──」

 

      接着,奈特也拿起自己和老人狩猎的工具,在更上一层的地方跳到树屋外的门廊,说要先把东西收好。

 

      他们继续往上,一直到接近树梢的位置,『叩』的一声,撞到了顶端的滑轮,老人将绳索绑在勾子上固定住木板后,指示他们移动到阳台上。

 

      「你,在这里躺好。」老头指着小毕,要他躺一张手作的木製躺椅上。

 

      「药箱来了!」静露『咚咚咚』的抱着一大盒东西跑了上来,另一手则提着一桶清水,「呃我想可能会用到……所以就提上来了,有需要再跟我说!」

 

      「有毛巾吗?」左幸从努伊的背上下来,一跳一跳的来到躺椅旁的茶几边,检阅医药箱里头的用品。

 

      「呃──」静露呆滞的回想了一下。

 

      「澡缸旁的柜子上,有浴巾。」老人没好气地提醒。

 

      「喔喔好!我马上去拿!」说完,又一溜烟的不见了。

 

      左幸从水桶里舀水净手,接着拿起剪刀小心翼翼的剪开小毕头上的包扎。

 

      「左医师,」阿猴有些担忧的凑上去,「我有第一时间清洁伤口……」

 

      「嗯。」左幸专注在小毕的伤势上,并没有多加理会阿猴,只是点点头,「你做得很好,伤口没有溃烂。」

 

      阿猴和努伊同时鬆了一口气。

 

      「左幸,妳的脚踝扭伤还没──」

 

      「啊啊碍事!走开!」左幸轻轻踢了一下努伊想把他支开,反而自己痛得龇牙咧嘴,迁怒的对努伊大叫,「想要赶快让我处理我的扭伤,就别站在这里挡我的光线,让我快点帮他搞定他的眼睛!走开!」

 

      两个大男人被吼得肩膀一缩一缩的,像看到猫的老鼠一样迅速往旁边闪开,老人则满脸兴致的看着他们,手里还抓着不知何时从哪儿摸来的一根香蕉,啧啧嚼着看戏。

 

      「来了来了,毛巾来了!」静露又『咚咚咚』的跑了上来,手上捧着一小叠被用到起毛球的乾净巾子,「他还好吗?」

 

      啧,真是一刻也不得闲,左幸翻了个白眼。

      「谢谢,放在旁边就好。」

 

      「不会,等下就可以吃午餐了,你们要不要先──」

 

      「借过。」奈特从静露身后冒出来,吓了她好大一跳,「先打理乾净吧。」他拿来一大盆清水,让髒兮兮的努伊和阿猴能净手净脸。

 

      水声哗啦,男人们脱下衣服,把身上的汙垢和血渍大致擦洗乾净后,静露端来了水果,让阿猴他们止饥。

 

      胃袋里有东西了,心情才不会太糟糕。

 

      静露看着阿猴和努伊急着把盘子里的食物一扫而空,目光在小毕、左幸、阿猴、努伊身上转了圈。

 

      「那个……」她犹疑不定的低声询问:「张……张队长呢?」

 

      阿猴喝水的动作明显一顿,左幸手边也停了下来,气氛瞬间僵住。

 

      风儿徐徐吹来,静露后悔问了这个问题,不安的预感成真了……

 

      「张爹他……」终于,在躺椅上接受治疗的小毕还是开了口,声音低哑的宣告,「张爹死了……我们队长死了。」

 

      静露和努伊脸色『唰』地惨白,阿猴则险些捏碎了手中的杯子。

 

      「这个,」小毕闷哼了声,从衣服里掏出一串挂着铁牌的项鍊,「是队长的……」

 

      左幸放下棉球和镊子,接过小毕递来的铁牌,将它们放在桌上。

 

      阳光下,铁牌静静地躺在那儿,闪闪发亮。

 

      「先……先不要跟阿程说……」伤口的疼痛加上失去队长的痛击,让小毕说话也颤抖不稳,「……我想私底下告诉他……」

 

      「什幺?什幺东西要私底下告诉我?」

 

      众人又是一僵。

 

      「阿猴!小毕!!努伊!!!天啊真的超赛的啦(狗屎运)!我听奈特说了,居然有办法这样团圆,你们都还好吗?」刚修完地板,满身是汗的阿程,轻快地走上阳台,看见伙伴们,高兴又安心的表情全在脸上,「好啦好啦,什幺天大的祕密非得要私底下跟我说──噢。」

 

      所有人都还来不及动作,阿程的目光,已经停在茶几,那两个反光闪闪发亮的铁牌上。

 

 

 

<<待续>>

 

 

+++碎碎念时间+++

 

 

好了,他们都会合了。

大家也开学了(哭)

 

点名~~

还在的出来留言让我知道你们还活着QQQ

 

感冒快好了,

希望不要又出什幺意外恶化。

明天见!

 

LilyQuali

20170217

 

一人一留言,作者感动泪满面,

留言有文看,优良小说风气从您我做起。

留言与GP,哩哩笑嘻嘻

(您的留言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

  • 名称:九转道经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58: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