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变小说全文阅读

      娇小的脸蛋正埋在显微镜上,纤纤细手往旁边摸呀摸、摸呀摸,好不容易抓到自己的马克杯,这才稍微将脸抬起,把马克杯往自己嘴边凑。

      左幸在自己的个人研究室里,回想着尹萨的话。

      『变异种病毒』,一种会让宿主在被感染后仍保有某种程度之意识的病毒,被感染的宿主有可能具备某种程度的思考、记忆能力,大部分可受训练、可沟通,甚至在变异种殭尸动物之间,可观察到社会化的现象。

      是的,它们有自己的阶级。

      努伊虽然许多基础常识都是对的,但仍有一些地方满两光──他甚至搞不清楚某些动物分类的定义──因此当她听努伊叙述如何训练变异种殭尸动物的时候,她抱着非常质疑的态度,姑且听听而已,没想到是真的……

      露露˙昆斯那个鸟窝头也是,她叙述过变异种殭尸们派出一个自己的同胞当诱饵,其它殭尸则埋伏在猎物后头,等待攻击时机──『派出』、『诱饵』、『埋伏』、『等待攻击时机』──这些都是需要思考、组织、沙盘推演能力的,而且的确,要有阶级,要有一个高端的人下达指示,才能执行这样简单的狩猎行动。

      它们除了某种程度上依旧保有恐水这个症状外,有的变异种殭尸已经学习攀爬能力,经过数个月不等的时间,不断看着训练师爬树,自己就学会爬上树,摘取研究人员挂在树上的肉块……

      这病毒简直是兵器,可怕的兵器。尹萨没有考虑将之投入战场,不过就是因为还无法确定如何有效控制罢了……它们的变因太大,每次製造变异种殭尸出来的品质仍有巨大差异,有的智商如两岁小儿,有的则时而灵光、时而鲁钝;更麻烦的是,它们大部分保有被感染前的片段记忆,这会造成作战时的行动紊乱,再加上它们旺盛到不行的繁殖慾望和冲动,实在是非常不稳定的炸弹……

      左幸喝了口热咖啡──这在台湾岛可是奢侈品,每个安全区一年配给只有几罐,在船上居然是天天喝……她让浓郁的咖啡香浸染自己的鼻腔,暖香浸染了整个胸肺,食指叩叩的敲击着桌面。

      『太平洋之西,环列岛屿之左,有汝等脱离地狱之解药。』这是她这几个月来,听到耳朵快流油的女神预言,也就是尹萨等人深信『解药』存在的原因。

      但是,尹萨曾对她提起另一则『女神的预言』。

      『当它诞自母胎,神将启汝等解放之门。』

      ──『它』指的是『殭尸』,但变异种殭尸病毒有『繁殖』能力,所以正确来说应该是『变异种殭尸的诞生,将开启人们的……』

      『解放』又是什幺?她心一沉,隐约感觉到答案,但理智仍不愿承认。

      她想到秘密地下室中,倒数第二间观察室里,那个估量的眼神、鄙夷骄傲地冷酷眼睛……那双眼睛透漏许多讯息,那间房里关着的,绝对是目前为止,尹萨手上拥有的,智商最高的变异种殭尸病毒宿主。

      那个宿主……不,那个人,他绝对是能保有非常清晰意识的感染人类,但尹萨没有给她任何关于那个人的讯息,反而带她进入许队长的观察室,要她考虑协助芳娅的提议,而他们离开地下舱房后,他又当着众人的面,宣布她左幸即将带领团队,在最快的时间内研发出解药。

      至此,她终于确定了。

      尹萨是知道的,他清楚得不得了,『解药根本不存在』,也『不可能存在』。

      『研发解药』只是一个能安抚人心,推动信徒们服从、劳动、说服众人继续待在船上航行的藉口。

      尹萨真正的目标是『解放』──表面上他告诉信众,那是『可以将人们从战争中解脱的兵器』,但其实,他要的是『进化』。

      『解放』,真正的意思是『进化』。

      一个可以强化人类所有体能限制的进化,包括寿命、肌肉强度、骨骼、反射神经、五感、回复能力等等……

      难怪他们需要取得疫苗,因为他们认为,那可以让健康的人类母体在生产过程中,不要太快被病毒侵蚀。

      咖啡有些冷了,左幸的思绪飘忽了起来,她感觉自己至此真正陷入了泥沼,她困难的呼吸着,这些人的野心太大……她想起台湾医研所学到的那些东西,还有当时爬上大坑安全区医研所最高负责人时,她──

      『叩叩』,沉稳的敲门声响起,她回神,从窗户看见外头的男人。尹萨每天都会来探班,关心她的研究进度,并说服她投入芳娅的计画中……她胃一沉,绷着脸点头示意让他进来,然后看着他端着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微笑,转开门把──

      「主、主教大人──主教大人!!」门外,一位信徒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将那个男人喊住了,「大人!不好了!!」

      她一颗心提了起来,眼皮猛跳好几下,不好的预感席捲全身。

      男人因为那叫唤而回头,握着门把的手放开时,也将门外的声音隔绝开来,她听不见,只能用看的,从两人的肢体动作和表情判断。

      那人比手画脚了一阵,嘴边叽哩呱啦的,而男人的侧脸越来越凝重。

      男人张口,似乎是要向那人确认些什幺,只见那人摇摇头,回了话,却又点点头,然后手举起来,指向她──

      男人和信徒同时转头看向她,而当他们视线对上时,她知道了。

      尹萨的表情没什幺变化,依然带着微笑,但他的眼里透着杀人似的寒冰,蛇一样的盯紧着她。

      她知道了,她知道他们知道了。

      大事不妙。

      她要逃。

      快逃。

     

※ ※ ※ ※

      「喂!撑着点,不要睡着!」

      「我……没有……」

      搞不清楚东南西北的山林里,扛着年轻男子的壮汉,满身满头热汗的移动着,他嘴边没停,不断想保持肩上伙伴的清醒。

      「眼睛还很痛吗?」壮汉闷声问着,但没等男子的回答,就自顾自地继续说,「很痛忍着点,状况稍微安全了我们就换药。」

      「……那就别问了……」年轻男子咬牙吐槽。

      「嘘!」壮汉突然摀住伙伴的口鼻,示意他噤声,警戒的环顾四周。

      安静。

      太安静了,有鬼。

      意识到危险,两人紧绷了起来,壮汉迅速旋身,翻下一个布满青苔的巨石,在藤蔓的掩护下,小心放下受了伤的伙伴,将他藏匿在阴影处,自己则爬到草丛里,伏低身子──

      “Where   the   hell   are   they?”(他妈的那两个人跑哪去了?)

      “I   just   saw   them,   over   here!   Right   here!   But   then   suddenly   they’re   gone!   I—I   don’t   know   how…”(我刚刚才在这里看到他们的啊!就在这!可是他们突然就不见了!我、我不知道他们怎幺办到的……)

      “Shut   the   fuck   up   you   idiot,   they   must   have   seen   us…”(给我闭上你的狗嘴,蠢货!他们一定是发现我们了……)

      三个穿着斗篷的混帐阿斗仔,面色紧张的举枪检查附近的草丛,吱吱喳喳的讨论目标不见了──壮汉瞇眼,判断其中两个经验不足,而领头最兇悍的那一个,虽然嘴上不确定,但对他们行蹤曝光已经有底……那家伙是绝对要优先解决的。其余两人,在海上可能骁勇善战,但上了陆地连走路都走不稳……还算轻鬆,没意外的话。

      他回头,确认伙伴安全无虞后,马上脱掉上衣,将地上的绿泥巴抹了满身,接着将刀子咬在嘴边,轻手轻脚的爬上树,悄悄靠近那三人的上方……

      『沙沙』,他不小心压到了比较脆弱的枝桠,树干晃了一下。

      “What’s   that   sound!?   WHAT’S   THAT   SOUND!?”(那是什幺声音?!那是什幺声音!!?)

      “I   said   SHUT   THE   FUCK   UP   YOU   MOTHER   FUCKER!!”(我叫你闭嘴你这狗娘养的!)

      “We   needa   shoot!   I   say   we   need   to   shoot   them   out!   They   must   be   near!”(我们应该要开枪了!我觉得我们应该开枪把他们吓出来!他们一定在附近!)

      “Shut   your   mouth   up   or   I’ll   make   you   to,   silence!”(不想逼我就闭上你们嘴,安静点!)

      两个大概是第一次登陆而紧张到快吓尿的家伙们,不断消磨着他们领队的忍耐力,壮汉本想静待时机,但那两人比预期的还听话,被训斥后很快就安静下来……这样他不好行动。

此时,藏身在树上的壮汉,眼角余光瞥见躲在暗处的伙伴对他比了比手势。他眼睛一亮,点头同意。

      只见年轻男子挖到一颗不小的石头,他小心翼翼地爬上高处,然后用力将石头推下──

      『唰唰唰唰砰!!』石头咕咚咕咚的滚下小波,沿路压到许多枝桠树叶,发出杂音声响,惊动了那三人,也将他们的注意力完全拉开──

      “There!   GOT   THEM!!”   (在那里!抓到他们了!!)

      “NO!   COME   BACK!!”    (不!回来!!)

      两个沉不住气的家伙已经朝大石头落地的方向跑去,空隙瞬间出现,壮汉将自己脱下的上衣张开,从树上一跃而下,当头扑住那个领队的,将他压倒在地,没让他有机会挣扎反击,壮汉用衣服闷住他的眼耳鼻口,拔刀,朝脖子重重抹下。

      『嗤』一声,血喷了出来,壮汉及时抽开身子,不忘抢走那人手上的步枪,再度隐身到一旁的草丛。

      “John?   Oh   no   John!!   Oh   My   Lord   they’ve   got   JOHN!!!”(约翰?噢不约翰!天啊他们干掉约翰了!)

      “OH   SHIT,   oh   shit,   oh   shit…”(完了、我们完了、我们完了……)

      不出所料,看见他们老大的尸体,那两个人慌了起来。

      “I   knew   it…I   KNEW   IT!   They’re   EVIL,   they’ve   got   EVIL   POWER!   Oh   please   Goddess   please,   help   us…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们很邪恶!那些人有邪恶的力量!天啊女神大人,请帮帮我们……)

      年轻男子拉着藤蔓爬了过来,绷直的粗壮藤蔓像条绳子,他拉紧着,悄悄在树丛间移动,那两人如惊弓之鸟,看着周围的草丛摇晃着,渐渐接近他们,慢了好几拍才想到可以开枪,但已经太迟……

      「啊啊啊啊啊!!!」壮汉从其中一人身后伸手,抓住他的脚让他重心不稳的跌倒在地,迅速将他拖进草丛里解决掉。

      鲜血从绿油油的树丛中喷出,溅到树干上,绿色衬得红色更赤艳。

      剩下的倒楣鬼在惊吓中被年轻男子的藤蔓绊倒在地,男子迅速上前,用藤蔓勒住他的脖子,那人挣扎得想扯掉藤蔓,却自己放手掉了枪,壮汉从草丛扑出,满身绿泥红血的看起来活像地狱爬上来的妖魔鬼怪──

      「啊啊啊啊呃──」

      年轻男子摀住倒楣鬼的口鼻,让惨叫变成闷哼,壮汉压在那人身上,刀起刀落,直接戳穿他的心脏,手一扭,确认致死。

      惨叫与悲鸣,真是不分国际的语言。

      两人将他们全身上下的装备给搜刮了遍,将三人的尸首推到石头下面塞好,然后用乾净的泥土抹掉身上沾染到的血汙,再往树林深处走了好一段距离,才爬上树稍作休息。

      他们从澎湖安全区一路逃了出来,多少天了?大概有六七天那幺久吗?壮汉小心将伙伴头上的包扎拆开,确认刚才的拉扯没有惊动伤口,然后掏出急救药包,重新帮伙伴上药。

      这次的药用完,就没有纱布和酒精了。

      他沉着脸,两人气色都不好,显然伙伴也清楚,再不想办法和大家会合,取得医疗用品,这种湿热的天气,眼睛的伤口迟早会感染溃烂……

      腰间的水壶也所剩无几,要赶紧找到水源才行。

      「走吧,再走远一点。」

      休息够了,两人回到地上,迈开脚步,继续前行。

      但走没几步,年轻男子就停了下来,并伸手拉住伙伴。

      「等等,前面不要过去。」男子说。

      信任伙伴的判断,壮汉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瞇眼观察前方,赫然发现有些眼熟的痕迹──

      「这是──」

      「小、小毕!!」一个娇脆脆的女声,突然从他们左前方传来,「阿猴!!」

      两人震惊转头。

      全身髒兮兮,狼狈不堪的左幸,颤抖地按着自己的右手臂──似乎是受伤了──看见同伴,她瞬间眼眶泛泪,气喘吁吁地迈开小脚想跑近他们。

      「左医师──」「左姐,不要──」

      想阻止已经来不及。

      『咻!唰!!』一声,伴随着「呀啊啊啊啊啊!!!!」的惊声尖叫,左幸一脚踩进陷阱里,整个人硬生生被吊起来。

      山林间,鸟群被惊得四处飞窜,吱吱嘎嘎地飞向空中。

      「左姐!」「左医师!!!」

      「呀啊啊啊这是什幺!?这是什幺?!这是什幺──」左幸被吓得直接哭了出来,她的脚踝被粗绳绑住,头下脚上的被高高吊起,髒兮兮的研究袍罩住了她的头脸,黑色的小裙子也顺着地心引力掀开,露出里面的白色小裤裤。

      左幸又羞又气又震惊又害怕,整个人像离水的鱼儿一样,在半空中拼命扭动挣扎,那圈住她脚踝的绳索却越勒越紧。

      「左姐,别慌!」他们赶紧上前想将她救下。

      不料,右前方的草丛突然也有了动静,壮汉阿猴警觉的绷紧身子抽刀,小毕也岔了一口气,剎那间什幺最坏的打算都有了──

      「幸!!!!」一个高大的身影冲了过来,不顾一切地扑上那个陷阱,身影有着一头褐黄色的金髮和一双琥珀蓝漂亮眼睛。

      「努、努伊?!」

      「别怕,我放妳下来,我现在就放妳下来!」

      高个子的努伊很快就将手搭上陷阱最上方的绳结,他接过阿猴递来的刀子,正準备切断绳索时,众人又寒毛一竖──

      杀气!

      『嗖!』的一声,伴随着凶狠的气旋,一根闪着寒光的箭矢不知从何处射了过来,擦过护着左幸的努伊脸颊──小毕及时蹲下,闪过那箭矢──『咚』一声,羽箭狠狠的命中他们后方的大树,入木三分,力道之大,要是被射中绝对非同小可……

      「哪来的拍咪呀(坏东西)想弄坏我的东西啊?」

      是一个老人的声音。

      三人面面相觑,惊讶看向来者。

<<待续>>

+++碎碎念时间+++

努伊终于被大家千呼万唤始出来了(?)

还直接英雄救美喔喔喔喔

小裤裤

白色的

(变态)

LilyQuali

20170215

  • 名称:星辰变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57: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