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姐姐全文阅读

      「快出来吧,你们有一小时的时间可以放风。」

      晚间,台中以东的山边,大坑山安全区里最靠近边缘的阴暗角落,左幸站在草丛边,对从地道里爬出来的静露和奈特催促道,更远的转角处,阿程背对着他们,警戒四方把风着。

      「暖身过后开始练跑,我要纪录你们体能的数据。」左幸有些焦躁的碎碎念,「还有,奈特,待会我要测试你夜间不用狙击镜的射击精準度──」

      「噁,这是什幺──」静露双手一撑,右手马上压到一坨湿湿滑滑又Q弹的东西,那团东西发出『噗滋』的声音,害她手滑差点跌倒。

      定睛一看,是一大坨被压扁的蚯蚓,有几只不幸被静露踩到压到,已经扁成一团,流出黑黑红红的蚯蚓汁,其余的蚯蚓则仓皇逃窜,或留在原地痛苦扭动着,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我的妈啊……」静露全身冒出鸡皮疙瘩,她赶紧抓起旁边乾净的沙土,想将手上膝盖上的蚯蚓残肢搓掉。

      「等等,搞什幺──」左幸拉住静露,瞇眼查看那一大片从地底窜出的蚯蚓,「这几天没有下雨啊?」

      原本挡住月亮的厚重云层,正巧在此时散了开来,月光洒落,照亮地面上的一切,他们这才发现,建筑物后头,这块连接山坡地的广场边缘,已经被大片大片的蚯蚓海包围佔据。

      静露倒抽了一口气。

      蚯蚓、蚯蚓、蚯蚓……满满的蚯蚓潮,在草丛、树底蠕动着,还有更多正从地底争先恐后地钻出,弹跳到地面上,万头攒动,像是在无声吶喊,挣扎着……

      咿咿咿咿咿咿──!!静露实在很想这样窝囊的惊叫出声,但该怎幺说呢?从穿越到澳洲后,『从小』和土瓮那群孩子野来野去的,比起生前在台湾的自己,现在的静露已经很习惯虫子了,比起台湾,澳洲的蚯蚓又肥又大只,最小的也有成年男性大拇指那般粗,可说是很能带给人威胁感般的存在──但,虽然对蚯蚓等虫类免疫,眼前这壮观到引人不适的景象,还是让静露头皮发麻了。

      你不是随时随地,在自家后院耙个土,就可以轻易看到这幺海量的蚯蚓啊。

      奈特伸手把静露拉了起来,皱眉看着眼前奇怪的现象。

      「这是什幺……要下大雨还是淹大水了吗?」

      左幸摇摇头。

      「不,我们这边不是──」

      突然间,远方最幽暗的山脚边,无声闪出一片白光,刺眼的亮度让他们抬手瞇紧眼睛,白光仅仅闪一下就消失无蹤,诡异的山头彷彿恶作剧般的静默着。

      「什、什幺东西──」静露慌了起来,直觉什幺大事要发生了,「炸、炸弹?末日前没爆炸的核武??」

      「核什幺?」奈特皱眉疑惑,末日后出生的他对这类名词并不熟悉。

      「不、不可能,」左幸难得也有些紧张,她的声音不稳了起来,「末日前那颗核弹没有引爆,而且远在北部死域,而且都百年了──」

      此时,沉静的山头突然像是活了过来似的,发出低沉的共鸣声。

      『轰轰轰轰轰轰轰──』

      「咦?地鸣吗?什幺──」静露终于反应过来,她错愕抬头,看到左幸眼里的恐惧。

      「地震!!」

      下一秒,天摇地动。

      激烈的晃动让他们三人都重心不稳的惨摔在地上,奈特更是错愕的绷紧神经,明显感觉出,这次的震动规模比在图书馆地下室经历的那次还要巨大,大太多了──

      「喂!快躲开!!」远方的阿程,突然朝他们发出惊惧的吼叫。

      他们慢了好几拍,才在震耳欲聋的地鸣中搞懂阿程在吼些什幺,只见阿程正急速往他们冲过来,眼角余光有什幺吸引了静露的注意力,她直觉地抬头一看,发现一座废弃高塔已经拦腰折断,不偏不倚的朝他们压了过来。

      『轰隆轰隆轰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晓得是谁发出凄厉的喊叫。

      十几年来训练出的机敏反应,让静露迅速往左幸身上扑去,紧紧护住她──不管是在土瓮还是台湾,部队的人都受到严格教育,遭遇状况,一定优先保住医护人员──静露听见『砰』的一声,奈特紧跟在她身后,抱住她们两个,三人往旁边滚成一团。

      整整半节建筑物,『碰!!』地轰然倒下,将地面撞出深深的凹洞,

      下一瞬,阿程已经赶到,他快手快脚地把三人从地上拖拉起来。

      「快快快快快快!!!」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整片大地,像被一双无形且幼稚的大手恣意玩弄,上下跳动、左右乱甩,很快的,他们脚下的地面被硬生生的撕裂开来。

      「呀啊──!」左幸发出一声凄厉悲鸣,脚踝陷进裂缝里,狼狈地跌倒──裂缝被越撕越大,左幸抓不住地面,迅速往深不见底的地狱滑去──

      「医师!!」静露和阿程及时回身,扯住左幸的小手,连拉带拖地将左幸拽出裂缝,想带着她继续往前跑,但她脚踝处正汩汩流出鲜血,已经被吓得脚软,根本反应不过来──

      轰轰地鸣还在持续,地震并没有减缓的趋势。

      奈特弯身,朝他们大吼,「上来!把她放上来!!」

      他们手忙脚乱地将左幸放上奈特的背,奈特一扣紧左幸的屁股和双脚,确定她已经紧紧抓住他,马上站起身,迈开长腿,跟静露和阿程狂奔了起来。

      「快到空地去!这里不安全!!」

      『砰轰──!!』

      右方的建筑物发出奇怪的滋嘎声后,像垮掉的叠叠乐一样直接往地面瘫倒,扬起浓重的沙尘,瞬间碎成一堆堆废弃瓦砾。

      静露和阿程一边替奈特开路,一边跳着闪过还在不断裂开的地面。阿程时不时伸出手,扶一把差点歪倒的静露和奈特,就在奈特为了闪避突然暴起的土地而重心不稳时,地震突然停了。

      『砰!』奈特逼自己硬生生止住跌势,却狼狈地跪倒在地上,他闷哼一声,手仍紧紧揹住背上的左幸。

      「奈、奈特、奈特……」静露大口大口喘着息,瞬间脚软的扑跌在地上,爬向奈特,确定他没有受伤。

      阿程也在喘气,豆大的汗珠留了满头。

      「太夸张了!没有见过这幺大的地震!!」他抹了抹脸,再怎幺身经百战,仍是被这大自然的力量狠狠震慑住,「太夸张了……太夸张了……」

      「这──这规模是多大──」静露还没从那惊恐的震惊中回神,她小时候也经历过地震,但印象中,台湾从来没有过这幺大的──

      「绝、绝对有超过8……」待在奈特背上的左幸,这时才慢慢回神,心有余悸的嗫嚅道,「不……说不定有9……这太大了……太大了……」

      刚刚被激起的尘埃还没散尽,但已勉强可视物,静露头皮发麻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那栋瞬间塌陷的大楼地下室,正是几个小时前她和奈特藏匿的隐密房间,要是左幸没允许他们出来放风活动,他们八成就要在那里永眠了……

      「地、地光……刚刚那个是地光……和地鸣……」她这才回想起来,生前的地科老师,曾解说过地震发生的预兆……但当时老师怎幺说的?地光应该是最罕见的才对啊!她生平第一次看见地光这东西,地光会那幺亮吗?那幺明显?课本上都说很微弱的,不是吗?

      「怎幺搞的,怎幺会这幺严重……」阿程挫败的耙着髮,「以前再大的地震,我们的建筑物不是都撑过来了吗……」

      「再大的地震?再大都有刚刚那场大吗?」左幸有些恍神的讽刺低喃,她已经爬下奈特的背,自己撕开裙子,将脚伤止血包扎起来,「连这医研宿舍都垮了……我们的防护墙……净区的安全墙大概也……」

      三人脸色匹变,皆是想到一样的可怕后果。

      「但、但是净区的安全网还有通电不是吗──」阿程逞强的笑道。

      「震度这幺强,你要有心理準备发电厂已经──」

      突然,安全区广场的方向,传来『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咿咿咿咿───』的警报声,震天价响。

      「这是……???」

      左幸眉头皱紧。

      「最高危险指数的警报。」

      彷彿要附和左幸的答案似的,山区的方向,突然传来起此彼落的吼叫声。

      『嘎吼吼吼吼吼───』

      『嘎咿──嘎吼、嘎吼、嘎吼!!!!!』

      『吼吼吼──』

      吼声在山脉间迴荡着,最恶劣的情况发生了。

      左幸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起身,迈开小短腿,忍痛往广场方向奔去。

      「医师!妳去哪?!」阿程惊吼道。

      「重要的事情!」她头也不回的喊话,「张程你带着他们去紧急避难地,启动备案!!」

 

※                         ※                         ※                         ※

 

      「紧、紧急避难地在哪?」

      「在山里面。但我们得先拿东西,小心──」

      「噢!该死的──」

      断垣残壁上,三个人影在阴影处蹲踞着,等待危险经过。

      『嘎吼……』

      静露下意识的闭气,感觉汗珠从额角滑落。他们的背紧紧贴在一片歪斜的墙上,脚边是陡峭的山壁,他们的最左方,是部队宿舍的储藏间,平时里面放有许多备用的器具,也是阿程坚持出发前必须绕过来一趟的原因──奈特和静露除了身上的猎刀和战斗匕首外,没有任何其他装备防具。

      而此时,他们紧紧依靠的墙面另一边,是五只感应到猎物存在而四处晃蕩的殭尸。

      他们屏息等待着,但那五只殭尸怎幺都不肯离开,非常肯定垂涎已久的香肉就在附近,盲目地乱撞乱晃着。

      情况非常紧急,再这样下去绝对会出事情……如此大的地震,余震发生的机率是百分之两百──不赶快解决眼前的危机,这片暂时保护着他们的断垣将随时变成害惨他们的陷阱──

      静露耳边的墙上有约一个硬币大的穿孔,她小心的从那个洞里往后窥伺,再次确认殭尸的数量和位置后,她认命地闭上眼,深呼吸了几口,然后戳戳身边的奈特和阿程,比手画脚地和他们沟通。

      我出去,当诱饵,吸引它们注意──静露比着自己,又比了比后方,做逃跑的动作──你们两个,从后面杀掉它们。

      毫不犹豫的,两个男人面色凝重地摇头。

      不然你们是有什幺方法?!静露怒瞪着他们。

      阿程拧眉仔细思考,奈特则丝毫不给商量的抽出腰后的猎刀,準备单独冲出,却被静露兇狠一把拉回来。

      做什幺?!奈特瞪她。

      你才做什幺咧!你一个人冲上去是能怎样?!地震震坏你脑子了吗?!静露怒瞪回去。

      妳休想一个人出去当诱饵,万一有其它殭尸怎幺办?奈特瞇眼警告。

      我有刀!你当我是手无搏鸡之力的千金吗?!静露不甘示弱的拔出匕首。

      好了,别吵了!阿程伸手制止他们两个,却也遭来四只眼睛狠瞪,他苦笑,但手指着静露,表示他赞成静露的提议。

      一对二,奈特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要是不配合,三个人都必死无疑。

      约好好暗示后,阿程拆下自己左手的掌护甲,递给静露,聊胜于无……她点点头,并没有啰嗦的戴上──尺寸稍大了点,但不至于妨碍,她将绑带绑紧,準备就绪后,朝他们点点头。

      两位男士还是深拧着眉,但阿程优先点了头,他身后的奈特也不甘愿的抿嘴,算是勉强答应。

      静露闭上眼,无声吁了好长一口气,再睁开眼时已下定决心,提气,翻身,攀墙,站上最高处,然后瞄準第一个目标,一跃而下──

      『嘎吼呃!!!』

      她当头扑上最左边的第一只殭尸,那家伙只来得及转头看见她,她已经用左手捣住它的嘴,右手握紧匕首,从眼窝处深戳了进去──扑跳的冲击力加深了刀子戳刺的力道,她满意的感觉刀尖戳到柔软的脑部组织,手腕一翻,让刀面在殭尸脑里转两圈,彻底把脑袋搅成豆腐花。

      『嘎吼吼吼───!!!』

      她的后方,四只殭尸同时冲了上来,她抽刀,转身面对首先冲上来的死人骨头,一样举起左手将拳头塞进殭尸的嘴里,右手持刀插进那家伙的眼窝。

      血溅了出来──她突然想起老张的教训,但这是非常时期──她放开第二只殭尸让它软倒死在地上,拉起自己的上衣领口摀住口鼻。

      奈特和阿程无声无息地摸到那些眼里只有天鹅肉的殭尸背后,奈特率先擒抱住其中一只的头,迅速且暴力的将它的下巴卸下脱臼──丢给阿程──然后长臂一捞,将另一只殭尸扯到面前,用一样的手法卸下那家伙的下颚,再丢给阿程。

      阿程反应灵敏的迅速接过奈特丢过来的殭尸,抽出金属脑锥一戳一戳的送它们上路。

      最后一只,被猛然蹲下的静露扫倒在地,奈特长腿一踩,将它固定在地上动弹不得,阿程扑上来补最后一戳,将它脑袋插成贡丸花枝……

      迅速,漂亮,只除了刚开始的殭尸吼声外,几乎是无声完成任务,三人满意的喘了口气,然后没有任何留恋的抽身离开现场,赶紧跑向储藏室。

      因为他们的周围,传来更加亢奋的狩猎者吼声。

      『嘎吼──』

      『嘎吼──吼──嘎吼──』

      距离,更近了。

 

 

 

<<待续>>

 

+++碎碎念时间+++

 

感谢大家的关心问候!

感受到满满的正能量,

昨晚还咳到半夜醒来,

不料今早起床后,居然神奇的不怎幺咳了!

呜呜呜呜呜谢谢四方大德八方云集(?)QQQQQ

对了,

《殭尸满满小博士》的明信片和小礼物,

不晓得大家收到了没?

天使奖的读者们快去检查家里信箱~

神读者也请密切注意邮差包裹唷~

另外,因为有参加奖的关係,

参加活动时有留下电子信箱的读者们,

我都有寄电子贺卡唷~

(得奖读者我想说有明信片了就没有寄哈哈哈)

 

我们明天见!

LilyQuali

20170210

一人一留言,作者感动泪满面,

留言有文看,优良小说风气从您我做起。

留言与株株,哩哩好幸福

(您的留言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

  • 名称:善良的姐姐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54: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