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乱全文阅读

  

     

      「嗨,你回来啦。」静露看见他们,对奈特露出一个有些虚弱的微笑。

 

      「……我回来了。」奈特锐利的眼刀扫向努伊。

 

      你搞什幺?!他凌厉的瞪视。

 

      我、我也不知道!不是我!努伊慌张的耸肩摇头。

 

      「她叫晓咪啊……」静露自顾自的喃喃低语,怀中的小女孩不知何时睡着了,「真巧……真的好巧……」

 

      站在奈特身旁的阿守,有些不安的探头端看静露。

 

      「亲爱的,」奈特说,一边将阿守往前轻推,「这是晓咪的哥哥,叫阿守。」

 

      静露的反应有些迟钝,她瞠愣地看着小男孩好一会儿,才意会过来,然后对他打招呼。

      「你好啊。」

 

      「阿守,我的未婚妻露露,和朋友努伊。」

 

      「大姊姊好,」阿守暗自记下了奈特和静露的关係,一边懂事有礼的应答,「我们家的晓咪麻烦妳了,真不好意思。」

 

      闻言,静露微笑。

 

      「不会唷,」她轻轻拍抚晓咪的背,「她很乖的……」

 

      努伊有些紧张的看了看奈特,又看了看静露,他开口想说些什幺,却被奈特打断。

 

      「亲爱的,」奈特有些机警地盯着静露看,「阿守要带晓咪回家了。」

 

      「回家?」

 

      「不赶紧回去的话,家里的人会担心的。」

 

      拍抚小女孩的手停了下来。

 

      阿守有些紧张,感觉屋子里的气氛有些怪,但又说不上来……大姊姊看起来好像生病了,精神很不好,但生病了不是应该多休息吗?为什幺要一直抱着晓咪呢?

 

      他突然想起虎姑婆的故事,虎姑婆会抓走不听话的小孩吃掉……但那是骗人用的,是大人为了骗小孩子乖乖上床睡觉的吓人故事,世界上根本没有虎姑婆,何况大姊姊长得也一点都不老,她只是看起来很累罢了。

 

      一番自我安慰后,他的视线和大姊姊身旁的大哥哥对上,那个金髮哥哥讨好的对他微笑挥手……这个大哥哥也有点怪,但看起来不像坏人。

 

      ……比较像个笨蛋,跟阿梓姊一样。

 

      「亲爱的?」奈特再提醒她。

 

      静露眨了眨眼,再度回神过来,一时之间呼吸有些急促──奈特和努伊都在看她,那个小男孩也盯着她瞧──她知道该让孩子回家了,她现在的行为根本像个被抓包的诱拐儿童现行犯,但双手居然不听使唤……

 

      晓咪在她怀里翻了个身,半睡半醒的揉着眼睛打哈欠。

 

      「……阿守哥哥。」小女孩醒了,乌溜溜的大眼环视着一屋子人,一点儿也没有怕生的样子,好像这本来是她地盘似的──她抓了抓静露,「大姊姊,我要回去了。」

 

      彷彿一道神奇的解锁咒语,静露顺着晓咪的意思放开手,晓咪滑下她的大腿,跑到阿守身边。

 

      「对了,大哥哥。」阿守抬头看像奈特,「下礼拜的庆典,你会来吗?」

 

      庆典?是说纪念日吗?奈特瞥了眼静露,然后蹲身下来与阿守平视。

      「我不确定,但可以的话就去。」

 

      「今年的餐会规划是阿梓姊负责的,」阿守睁着纯真的大眼睛,企盼的看着奈特,「请你们一定要来参加喔!」

 

      「嗯,谢谢你的邀请。」

 

      还没完全清醒的晓咪吃着自己的手指头,听见食物的话题,连忙张嘴附和:

      「好吃的!」

 

      「乖乖回家才有东西吃。」阿守低声叮咛妹妹,再次向他们道谢,便牵着妹妹的小手离开。

 

      大门关上前,他回头看了静露一眼……

 

 

 

※                         ※                         ※                         ※

 

 

 

      週五,大坑安全区,医研二楼。

 

      走廊上,一个穿着过长白袍的娇小身影疾走着,每经过一扇门便急煞车停下来,『砰』一声推开门,大声质问:

      「努伊呢?!」

 

      正在休息室聊天的护理师们吓了一跳,纷纷摇头表示没看到。

 

      娇小的身影嘟了嘟嘴,又『砰』一声将门关上,重新踩着重重的步伐,咚咚咚地冲到下一间办公室。

 

      『砰!』

 

      「努伊呢?!」

 

      「没、没看到……」

 

      『砰!』

 

      咚咚咚……

 

      这扇门没有关好,是谁没有顺手关门!?

 

      「努伊呢?!」

 

      里头的一对原本互相搂抱的男女吓得跳起。

 

      「左、左医师……」

 

      「我问你们努伊呢?有没有看到他?」

 

      「不、不……我们整个早上都在忙,没有碰到龙柏先生……」

 

      忙?忙什幺?忙着造人吧。

 

      左幸瞇眼嘟嘴,『砰』一声帮这对男女把门关上,转身,杀气腾腾的继续前进。

 

      咚咚咚……

 

      有些过长的白袍在娇小的身影后飘扬着。

 

      『砰!』

 

      「努──」

 

      「要找努伊的话,他在资料库喔!」里头的人从遥远就听见左幸的声势,没等她问话完就抢先回答了。

 

      左幸愣了一下。

      「他去资料库做什幺?」

 

      「阿灾?」那人耸肩说完,继续埋头专心研究显微镜下的培养皿。

 

      左幸将门带上,再度咚咚咚踏上寻找努伊之旅,她在笔直的长廊上跨着大步,中途不再停留,一口气走到底,然后向右转了个完美的九十度角,再咚咚咚地往上爬楼梯。

 

      上到三楼,左转,第一间!

 

      『砰!』

 

      「努伊˙龙柏!你不待在实验室里跑到这边做什幺!?」

 

      书柜前,金髮高个的努伊被突如其来的尖声大叫,惊得整个人跳了起来,手上的档案夹『哗』一声喷开,『啪唦』地像天女散花一样撒了满地。

 

      「左、左左左左左左小姐!」努伊的手胡乱挥舞着,发现自己踩到重要的文件,想赶紧跳开却又发现满地都是纸,无立足之地的跳来跳去,乍看之下有点像某种愚蠢的舞蹈。

 

      一张纸飘呀飘地,飘到门口的左幸脚边,纤细小手的主人弯腰,捏起那张纸,上头写着『疫苗学发展简史』……

 

      「免疫?你看这个干什幺?」

 

      努伊有些畏惧的缩了一下,但马上回神发现不对劲:

      「免、免疫?我找错本了……」

 

      「什幺找错?」左幸瞇眼,「你国字看不懂几个,自己一人跑来这里胡搞瞎搞什幺?」

 

      「我没有搞虾……」

 

      「不是那个虾!」左幸凶巴巴的手叉腰大骂,抬头怒指着努伊的鼻子,「说!不要模糊焦点!你人不在实验室跑到这里干什幺!?」

 

      好像茶壶,努伊看着身高不到160的左幸,催眠自己一点也不可怕……左医师只是气势兇了点而已,跟塔斯马尼亚恶魔一样,娇小聪明,要是发现被骗了会记恨……对,不能骗她,要老实……

 

      「我、我想找解药配方。」他有些怯怯地回答。

 

      明明是身高超过190的高个子,气势却比豆子般的左幸矮了一大截。

 

      「解药配方?」左幸彷彿听见什幺奇怪的噪音一样歪了歪头,「你找那个做什幺?」

 

      「呃、当初我们在太平洋的船只上,听到的传闻是解药……」努伊把芳娅的说词和卡珀西亚号上听到的传闻,一五一十的全说了遍。

 

      听完他的陈述,左幸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深深叹口气,道:

      「你,先把地上这堆东西都收好来,照顺序收不可以乱掉!」她指着满地凌乱的档案资料,然后伸手拉来一张板凳,逕自坐了下来,「听好了,努伊。」

 

      「是!」努伊趴在地上,东一张西一张捡拾着。

 

      左幸翘起二郎腿,双手抱胸,食指轻点着自己的手臂,轻启朱唇:

      「努伊˙龙柏,你认为『殭尸』是什幺东西?」

 

      「嗯……」努伊想了想,「被殭尸病毒寄宿的宿主,病毒侵入大脑后转化成以传染为目标的──」

 

      「废话就跳过了,我给你个提示,」左幸打断他,「听过狂犬病吗?」

 

      「狂犬……」努伊先是有些困惑,但马上瞪大双眼,目光发直的死盯着左幸。

 

      钥匙插入锁孔,转动,解锁开来的声音在脑内响起。

 

      「狂犬病病毒在进入人体后,首先会有一段潜伏期,」左幸的小脚蹭着地板上一张白纸,蹭呀蹭的,「肌细胞和皮肤细胞会首先被侵染,然后慢慢深入、深入……不管入侵点在哪里,病毒都会沿着遍布宿主身体的神经细胞轴突,慢慢往上,来到脊髓,进入脑。」

 

      她猛地一踢,白纸被踢飞了起来,飘呀飘到努伊手上的纸叠,他定睛一看,是正确页数。

 

      「不管你的脑多大多小,它会开心的感染你的海马迴和小脑、脑干等地方。」左幸小脚晃了晃,「当它完成了侵染宿主中枢神经的丰功伟业后,宿主的症状开始变得强烈且明显……」

 

      「幻觉、幻听,对外界刺激异常敏感……」努伊回想着来到台湾后学习的文献,「认知功能退化、发狂、大吼、自残、兴奋……而且有攻击性……」

 

      「没错。」左幸讚赏的点点头,「神经系统遭到严重破坏,他们还有个指标性的特徵──」

 

      「「恐水症。」」两人异口同声的说。

 

      左幸再点点头,满意的看着努伊双眼瞪得铜铃般大。

 

      「具有攻击性的中期宿主进入末期后,宿主的自主神经系统已经被破坏殆尽,」左幸看他已经完全忘了要收拾残局倒也没骂,只是继续把话说完,「最终死于各种脏器衰竭或呼吸衰竭……当然,也有在中期就因吞嚥困难恐水症,而被自己的口水窒息噎死的倒楣鬼就是了。」

 

      「狂犬病……我怎幺从来没想过……」努伊还没从震惊中回神,他感觉自己这几个礼拜来,一直深陷在震惊的情绪里啊!

 

      「因为澳洲没什幺狂犬病吧?」左幸耸肩,「话题拉回来,狂犬病有没有解药?」

 

      「……没有?」努伊有些迟疑。

 

      「没有,狂犬病没有解药,」左幸下了个结论,「唯一的方法就是预防和抑制。」

 

      「但是,我记得有诱导昏迷治疗成功的例子──」

 

      「嘘!嘘嘘嘘嘘嘘嘘嘘!」左幸突然像被踩到尾巴的吉娃娃一样猛跳起来,一点都不小声的叫努伊闭嘴,「诱导昏迷治疗,你确定要跟我提这个?!狂犬病毒的潜伏期是多久?殭尸病毒的潜伏期是多久?你以为早期的研究前辈们没有试过吗?」

 

      前人们不是没有努力过,各种方法都尝试过了,死伤更不计其数。

 

      「潜伏期和发作期比任何病毒都来得快,你觉得有时间让已经被完成感染、转化的宿主吸收解药、恢复中枢神经系统?」她一步步逼近努伊。

 

      「那解药──」

 

      「没有解药。」左幸瞇眼,凶狠的戳着努伊额头,「唯一能把大家从殭尸地狱中解救出来的药,就是疫苗!」

 

      努伊的脑子仍在全速运转的状态,完全没察觉自己的额头已经被戳得通红……总觉得还有哪里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

 

      「预防感染而接踵疫苗;有感染疑虑的就施打疫苗,抑制感染发作!」左幸打着响指,振振有词的说出当时政府的口号,「预防!抑制!」

 

      「左医师,」努伊歪着头,「俗话说得好,无风不起浪啊──为什幺会有『解药』的传闻?」

 

      「那是假的。」左幸乾脆的说,「当时不知哪国的核弹要打过来了,目标就是当时北部发电厂和首都圈,为了保命所以发送出去的假消息。」

 

      「核弹……?」

 

      「反正就是一种『砰!』很恐怖的毁灭性炸弹就对了。」

 

      「所、所以……」努伊失落的坐回地板上,「所以真的没有……」

 

      左幸看着眼前金髮白肤的异乡人,难得起了恻隐之心。

 

      「没有解药,我们努力过了。」她起身,拍拍努伊的肩膀,「你需要配方的话,等你把该做的功课都做好了我就开始教你,到时候若有机会,我可以帮你背书,让你把配方带回澳洲。」

 

     

     

<<待续>>

     

     

+++碎碎念时间+++

 

病、病毒快搞死我了OTZZZ

谢谢斑马帮我把关抓漏OTZZZ

 

明天礼拜一再一更,

礼拜二就可以休息一天了喔耶(丑哭)

 

休息日就要来好好的啃大家的留言!

请务必让我吃满吃饱!

(偷点菜:哩哩我最喜欢看讨论剧情或角色的!)

呣嘎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啦发神经完了

咱们礼拜……不,明天见。

 

LilyQuali

20170108

  • 名称:暴乱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53: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