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力之王全文阅读

      他还记得,那年他才五岁。

      告别母亲和其他长辈、兄弟姊妹,跟着父亲离开南部老家,到中部净区,投靠左幸和她的父亲。

      幸姊的父亲当时是名优秀的研究员,在净区出入的待遇都不错──他一直到很多年以后才知道,幸姊的父亲当年为了迎接他们北上,特地申请了更大间的公寓,好让他和父亲都能有自己的房间住。

      父亲和老张是部队旧识,北上就是因为想投入老张麾下,他小时候刚开始不懂,老家有得吃、有得睡、又有兄弟姊妹们,为什幺好好的要北上呢?当然,这其中的原因,也是到他懂事了之后,才从幸姊口中辗转得知的。

      慢慢的,他们父子在中部稳妥下来后,父亲就越来越少回公寓了,他当时不懂为什幺,也没那个心思细想,比起规矩多如牛毛的老家,这里的净区有太多好吃的、好玩的,而且幸姊的父亲对他也实在太好,他常常忘了自己其实也会想家,忘了自己当初好奇父亲为什幺要北上?

      幸姊比他大四岁,他第一次见到这个同母异父的姊姊时,她个头还比他高得多。幸姊总是照顾着他,去哪里都一定牵着他的手,拉着他逛东逛西,跑这跑那;她会紧皱着眉头,拼命往他嘴巴里塞食物,要是他不听,摇头说不吃,她就会嘟起嘴,开始兇他……她会兇巴巴的命令他多穿一件衣服,她对他总是一脸不耐烦,但也曾花了整个下午,蹲在家里的玄关门口,就只为了教他学绑鞋带……

      两年后,他六岁了,进了学校,才搞清楚幸姊并不会跟他一起读书──十岁的她是在五年级上课,虽然在隔壁栋,但总是顾不到他的,他终于开始学着一切自己来。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渐渐理解了,为什幺小时候,幸姊和幸姊的父亲,都那幺看顾他──他太瘦、比同龄的孩子还细弱,甚至从小就要戴眼镜──那让他在班上特别突出,而在年纪小的班级里,突出就意味着攻击目标。

      「喂!你脸上那个是什幺?借我看!」

      「矮噁!这个好像放大镜喔!这是什幺啊──超奇怪的!你是外星人吗?」

      「听说外星人都会哔哔叫,这就是为什幺你姓毕吗?」

      「你的姓为什幺那幺多笔划?是不是因为你妈妈很讨厌你爸爸?」

      「听说戴眼镜就是叫四眼田鸡耶!以后都叫你四眼田鸡好了啊!」

      刚开始,他吓坏了,对如此赤裸裸又直接的恶意,他不知所措,无法反应,只傻愣的回家,然后将学校的事情,说给幸姊听。

      幸姊刚开始还会敷衍的安慰几句,但没几下子,就开始不耐烦。

      「你都几岁了?不准哭!」

      「他们几岁你几岁?被差不多大的小鬼欺负你就哭,将来离开学校了,你不就要哭到瞎掉?!」

      二年级开始,幸姊更是连安慰的句子都省了,直接兇他。

      「打你?打你你就打回去啊!」

      「对方是女生?女生也一样啊!谁打我,我就打回去,不要让老师知道就好了,傻子!」

      「别丢我们台南左家的脸,动动你的脑子!」

      别丢台南左家的脸,这是幸姊当时最常对他说的话。

      可他也不姓左,他跟的是父亲的姓。

      所以他只好默默自己处理身上的伤口,幸姊的父亲忙着医研所的工作,大部分时候都很晚才回家,实在难照料到他。

      学校里,他学会忍耐──只要别和那些孩子对上视线,他们就比较不会主动找碴;只要对任何挑衅充耳不闻,大部分孩子都会因觉得无趣,放弃走开;他在学校沉默着,提醒自己专注于学习,想着以后要跟幸姊一样习医,就可以跟这群只长肌肉不长脑袋的猴子们分道扬镳。

      他习惯了一个人,习惯了不发一语,终究习惯了,遗忘那些无忧无虑,被幸姊照顾的童稚时期,也终于习惯,不向人求救。

      到了四年级,他九岁,幸姊十三岁,七年级开始是更远的校区,志愿的关係,她功课开始加重,更没时间看顾他,凡事要他自己想办法,她自己则整天抱着厚重的书狂读,每日睡前早起就拿棉花棒往自己嘴巴内狂抹,放到容器里泡着什幺东西,然后盯着那东西喃喃自语,仔细做纪录。

      已经完全孤立的他再次体验到极限──欺负人的花招开始进入完全不同的等级。

      某天体育课后──那是非常累人的东西,他得承认,他对跑步、游泳、跳绳、荡藤、爬绳梯、在泥浆中匍匐移动等等什幺的,实在不在行,但班上那几个胖子也太灵活,总有办法趁他快要完成一个单元时,用肥肉挤他一下、推他一把,让他归零重来。

      是的,疲倦的课后总是有余兴节目可看,让人发洩压力,振奋精神,但他可悲的不是观众,他是演员──还不是自愿的。

      「欸你知道田鸡是什幺吗?田鸡就是青蛙啊!」那个灵活的胖小子一身汗臭的挤到他身边,「青蛙就该待在田里,知道吗?」

      他拿毛巾擦脸,并不想理会胖子的挑衅,殊不知下一秒,那死胖子快手快脚地把他放在洗脸檯旁的眼镜抢走。

      「又瘦又没骨头的四眼田鸡,就去泥浆里待着吧!」那胖子伸展他的莲藕手,肥肉一甩一抖,就将他的眼镜丢了出去。

      幸姊父亲帮他配的眼镜,在灿烂的阳光下,湛蓝无云的晴空中,划过一个嘲讽的半弧,掉进他们刚才翻腾过的泥浆池里。

      他面无表情的等那胖子对其他同伴嘻笑炫耀完丰功伟业,一大群人轰闹着离开后,才将毛巾洗乾净,收回袋子里,麻木的回到教室,继续下午的课程。

      没有眼镜,他看不清黑板上的板书,只回答老师说,他不小心把眼镜搞丢了,一直到傍晚,那群猴子都不在了之后,他才缓缓走回操场,靠近那个仍有太阳余温的泥浆池。

      为了避免解释的麻烦,他果断脱掉衣服,赤裸的跳进泥浆里,开始徒手捞。那池子虽不深但颇大,他只有一个人,两只手,来回走了好几趟,还是碰不到半点像眼镜的东西。

      太阳几乎要西下,他依然什幺也没捞着,才準备放弃的时候,有人从后面叫了他。

      「嘿!你是在找这个吗?」

      他猛地回头,看见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孩,站在池子边,对他挥着手──他的手心里有什幺闪闪发亮──是他的眼镜。

      男孩微笑着将眼镜伸向他,看起来像是要把东西还给他,而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打量那男孩,评估着。

      张家阿程,隔壁班的,跟他完全不同世界的家伙。脸蛋好看,深受女孩子欢迎,有点小聪明,总是能讨老师和教练欢心,伶牙嘴利,在各个圈子之间来去自如,如鱼得水……

      同年级的每个人他都记得一清二楚。谁会主动找他麻烦,谁不会;谁是在他身陷麻烦时可以利用转移目标的对象,谁是在他遭遇危机时绝对要加紧避开的──唯独这个姓张的同学,他印象深刻,却从没想过自己会和他有任何交集。

      「啊,你应该不知道我吼?」男孩有着一口整齐漂亮的牙齿,咧着无往不利的迷人微笑,对他自我介绍:「哩贺哩贺(你好你好),我乙班的张伟程啦!」

      他瞇眼细看阿程,并没有傻傻地跟着他余快的节奏打招呼,只是继续研判对方的意图。

      「欸,太阳下山后那里面很冷捏,快点起来啦!还是说这眼镜不是你的?」阿程在池子边蹲了下来,伸出另一只手似乎是想把他拉回岸上,「来啦,你要是想不开,这种深度的泥巴也淹不死你,你先上来,我们有话好说啦!」

      一副跟他好像熟了几百年似的。

      他看着还在那家伙手心的眼镜,考虑了一阵子,然后移动双脚,缓缓移动到边缘,没靠阿程的帮助自己上岸,用清水将身上的泥浆都沖乾净,穿上衣服后,也不管头髮还滴着水,就对始终站在他旁边没走开的阿程开口。

      「你想要什幺?」他冷声问道。

      「什幺?」阿程没反应过来。

      「帮我拿眼镜的代价,你要什幺?」

      「蛤(什幺)?为什幺帮你拿眼镜要代价?」阿程更困惑了。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要我做你的狗吗?」他麻木的说,「如果是要我帮你做犯法的事情就算了,眼镜我不要了。」

      「欸,你──」阿程这才会意过来,他收起平时吊儿郎当的笑容,皱眉看着面前那个眼里毫无生机的纤瘦男孩,「你觉得我帮你拿眼镜,是为了要威胁你帮我做事情?」

      「不是吗?」他冷笑。

      「欸!你这人怎幺这样啊!」阿程受伤的大叫,「都已经会『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句了,啊你们老师是没有教『日行一善』喔?!你们国语老师偷懒啊!?」

      「我们两班的国语老师是同一个。」这家伙是智障吗?原本还以为他算有点小聪明,「有屁快放,要我做什幺?没有的话我走了。」他抓起毛巾和书包,準备离开学校。

      「喂……喂!等等!你不要眼镜喔?!」阿程吓一跳,赶紧追上去,他完全没料到这个好像常常被其他人欺负的男生,完全没有哭哭啼啼的感谢他,还对他没好脸色,「我真的没要干嘛啊!我们班今天老师出功课说要日行一善啊!」

      ……真的是个白癡。他停下脚步,转身面对追上来的阿程。

      「来啦,」阿程这次毫不客气的抓起他的手,将乾净的眼镜塞进他掌心,「拿去啦!无偿啦好不好?老闆疯了,跳楼大拍卖。」

      好奇怪的台词,这家伙从哪学来的?

      「欸,你叫什幺名字啊?」

      「……毕凯安。」

      「毕凯安,你要不要跟我说声谢谢啊?我帮你拿眼镜耶?」

      「不是说无偿吗?」

      「说一声又不会死。」

      「谢谢。」

      他回答得乾脆,耳边却听见阿程又倒抽了一口气。

      「我以为你会讨价还价耶?怎幺这幺乾脆啊?」阿程犯嘀咕的说着,「害我觉得这个谢谢有点廉价……」

      「因为我误会说谢谢后你就会自己走开。」

      「……好像有点伤人耶……」

      「从现在开始习惯,应该不迟。」

      他的冷嘲热讽,并没有吓跑阿程,那家伙反而一头热的继续凑上来,很有兴致的走在他身旁,热烈的找话题想跟他聊天。

      「我们同年级耶,你几岁啊?比我大还比我小?」

      「九岁。」

      「我十岁,我比你大。」阿程一脸满足的智障笑开,「以后要是我们有机会同班,我罩你啦!」

      阿程热情的送他到他家社区,还羡慕的说那个社区房子都很大住起来一定很爽云云,才挥手与他到别,转身离去。

      对那家伙的热情,他几乎默不吭声,觉得那家伙有病;这种人多半只是为了虚荣或自我满足,才会兴致一来对他伸出援手──他可没那个意愿当别人自我昇华的工具──这种人通常三分钟热度,过一阵子,腻了就会停手了。

 

※                         ※                         ※                         ※

 

      他错了。

      阿程这家伙,像个牛皮糖一样,黏上就甩不掉了!

      第二天,他还在餐桌前麻木的嚼着早餐,大门就被叩叩叩的敲响。

      「毕凯安──走啦一起去上学啦──」

      第三天。

      「毕凯安──快起床──太阳晒屁股啰──!!」

      第四、第五、第六……他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有种荒谬的感觉。

      一个礼拜、两个礼拜、三个礼拜……他看着阿程毫不彆扭的进出他家社区,连幸姊都知道那家伙帮他捡过眼镜。

      几个月后,他们结束了四年级的课程,他背着书包,在炎热的太阳底下準备返家,身边同样跟着那个吵死人的家伙──他已经渐渐习惯阿程的陪伴,也开始会有一句没一句的与那家伙闲聊。

      好吧,他该更诚实一点。

      每天上学和放学加起来一个小时,已经成为他每日有些期待的时间。

      阿程没什幺心机──应该说对他没用心机──没企图心、不曾对他品头论足,也不曾自以为热心的建议他调整体适能课程训练、饮食等等琐碎啰嗦的事情,事实上,他们相处在一起,就只是打混摸鱼聊天,偶尔绕去田边抓青蛙、虫子之类的,很放鬆……他以前连睡觉都会做恶梦,而认识阿程后,他只被那家伙吵到每天沾枕就睡,连作梦的力气也没有。

      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好奇开口问了。

      「那种根本没有白纸黑字的功课,你随便掰一个就好了,干嘛还要大费周章?」

      「蛤?」阿程发出有点蠢的单音,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反应不过来。

      他有些彆扭,但知道话题已经开启,不结束阿程是不会善罢干休的,只好解释:

      「之前,你帮我捡眼镜的事情。」

      阿程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这才想起来。

      「喔──你说那个!」他笑了,「我乱讲的啊,哈哈哈哈哈。」

      换他愣住。

      「乱讲?」

      「你那时候很兇耶,脸超臭的,一副我没给理由就要把我推到泥浆里面一样,」阿程比手画脚的回忆,「所以我只好随便找一个理由啊!反正你把我当白痴,我随便讲个白癡理由,你就会觉得我更白癡,就可以打发过去啦!」

      这家伙没对他用心机──放屁,他收回前言。

      但……倒也没有发怒的感觉。

      两人又走了一阵子,他再度开口。

      「所以你翘课就为了找眼镜?」

      「没有啊,一下子而已。」

      「你怎幺捞的?」

      「用畚箕啰,大概五六下就挖到了,也不怕踩到。」

      有洞的畚箕可以把泥浆滤过,把眼镜筛出来……他当时没想到,这家伙的确有点小聪明。

      「欸,我认真说喔。」阿程突然转过头来,正色对他说道,「暑假结束后,如果我们同班,我罩你。」

      他扯动嘴角微笑,没有放心上。

      两人在路口分道扬镳时,阿程丢给他一颗小东西。

      「给你!我月底剩最后一颗!」

      他接住,摊开手掌心,打开那东西的蜂蜡纸包装。

      在夕阳余晖下,手里的小东西闪闪发亮,他常看到那家伙吃,他小时候也吃过,幸姊偶尔会买给他吃的。

      他将麦芽糖放进嘴里,浓浓的甜香在舌尖漫开,萦绕鼻腔。

 

※                         ※                         ※                         ※

 

      阿程那家伙总是有神奇的野性直觉,虽然他都将这直觉浪费在日常琐碎事上──没错,五年级,他们第一次同班了。

      当然,包括那个灵活的胖子。

      但他其实已经不再那幺容易被欺负,他长肉了,纤瘦的四肢开始有了肌肉线条,体适能课也跟得上班级水準,教练不再对他皱眉或要求加课。

      胖子同学还是喜欢对人动手动脚,但他已经学会闪避,摸清楚他们的行为模式,在他们準备对他发难时,儘量待在人多的地方,或教师办公室附近。

      ……又或许,可能真的因为阿程跟他走很近的关係,那些人不敢动他。

      没人知道为什幺张家阿程,那个人缘超好的帅小子要跟他当朋友──隔壁班的女同学甚至在告白被拒后,气愤难平的放话谣传阿程是同性恋,跟他走一起是因为喜欢他之类的云云……

      呵,真好笑。

      他非常确定那家伙不是同性恋,因为他老是盯着女游泳教练的胸部看,放学回家的路上还会流连忘返一番……

      他们六年级也同班,七年级也同班,不知不觉间,幸姊的作息已经跟他错开,她提前申请去了医研所学校,偶尔才会回家,父亲总是跟着部队在外头奔走,而左幸的父亲,那个总是尽可能对他好的叔叔,在某年春天替病人看诊时,染上了突如其来的流感,一个大意就走了。

      他们搬到了比较小间的公寓,这才发现,父亲的同事老张,就是阿程的舅舅。

      「哇!你怎幺不早讲?!」阿程惊喜道。

      「全天下姓张的这幺多,我怎幺知道?」他微笑反问。

      八年级、九年级,开始有密集的定向测验、面试、志愿调查等等活动,他放弃医研,决定跟阿程一起进部队──那个死胖子依然是个灵活的胖子,也选了部队。

      「安啦!」那家伙亮着他整齐漂亮的一口白牙,依然是那句话,「我罩你!」

      十年级,胖子死性不改,仍会趁阿程不在的时候找他麻烦,但他已能不带伤的全身而退。

      他以为生活就是这样了。

      有个朋友、有未来路上的同伴、有个安定的栖身之所、有三不五时可以排遣无聊的余兴节目……直到某天,主任走进训练场,请教练喊他出去。

      听完主任的告知,他木然收下单子,和抚卹的问候。

      父亲出了意外,感染了。

      张爹发现时,已经为时已晚,不得不送他上路。

      有疫苗,还是不够呢……他当时,只是这样想着,然后恍神的回到更衣室,坐在那儿发呆。

      「喂!听说你死老爸喔?」

      是那个胖子,他抖着肥肉,和两三个狐群狗党走了进来。

      「你不是南部上来的吗?死老爸的台语你会讲吗?」那死胖子弯下腰,用力拍他的背,「就是『靠北』啊──哈哈哈哈!你现在真的是名符其实的靠北耶!怎样?要不要哭一声来听听?四眼田鸡的爸爸应该要叫什幺?」

      众人大笑,讪笑着……『啪』一声,他反手拍开胖子的肥掌。

      「喔?你想干嘛?」那些人惊了一下,从没想过他会反抗。

      他抬头,眼眶里没有泪,但有熊熊怒火。

      他将眼镜拿下,小心的放在一旁,站了起来。

      他的身高已经不再矮小,可以跟这死胖子平视了;在教练的训练和自己的勤苦练习下,他的反应也变快,不再害怕──

      胖子冲上来想痛扁他,想让他哭,想看他软弱的样子──但他不,他和胖子打了起来,生平第一次,他用自己在学校学到的东西,对人动手──

      途中,阿程和其他同学听到动静冲了进来,他看到那家伙怒吼着加入战局,企图把胖子从他身上拉开,但他们仍缠斗着,撞歪了长蹬、撞烂柜子、把桌子压碎、撞破地板磁砖……

      直到教练和主任冲进来,命令他们停止,然后狠狠的训了他们一顿。

      他的脸悽惨无比,左手臂也骨折,其他人伤势没有他严重,但也都没吃到甜头,然而,却只有他一人没有出现在处罚名单上……

 

※                         ※                         ※                         ※

 

      在那之后,那胖子居然开始会开始怕小毕。

      阿程发现,只要那胖子在附近,小毕偶尔会半举起手,比一个奇怪的手势──那很不显眼,看起来像是想要舒展手筋而随意的姿势,只是他懂小毕比其他人还多,小毕很少做无谓的动作,所以他更好奇了。

      但当然,他要先从别的地方开始问,这样才好玩。

      「欸,那个铁面无私的教练为什幺没罚你啊?」他戳了戳小毕手上的石膏,两人正在河堤边吃零食。

      「因为我受伤比较严重啊,」小毕一派轻鬆的回答,「又是刚收到父亲过世的消息,多可怜。」

      「别想打发我喔!有人可是肋骨裂开耶!」他紧迫盯人的逼问,「我偷看过伤单了,那胖子没受什幺伤,可是现在看到你就像老鼠看到猫一样,你怎幺弄的?」

      凉风徐徐吹在他们身上,小毕舒服的瞇起眼,享受了一阵,才缓缓开口。

      「幸姊说过,『不要让老师知道就好了。』我觉得那句话只对一半。」小毕微笑着,那笑容有着嗜血的颜色,「我让他儘量都揍在我脸上、也让他凹断我左手,他从头到尾只打我一个,加上时机敏感,相比之下,我想教练是会放过我的。」

      狠狠修理对方的时候,『不要让老师知道』──但是『把自己的受的伤全集中在触目可及之处』,加强对比,让旁人觉得那前科累累的死胖子罪加一等,死有余辜。

      阿程抖了一下,他是知道这朋友腹黑,但没看过连自己的骨头和老爹都算计进去的狠……

      「那你怎幺修里他的?」

      小毕笑得更神秘了。

      「验伤检查的时候,你看到那胖子脱光了吗?」

      「不是都脱了吗?」

      「不,」小毕伸出食指摇了摇,「他有一件没脱,最后一件。」

      阿程愣住,回想了一下。

      下一秒,他夹紧双脚,手护在自己跨下,俊脸紧皱成一团,悽悽惨惨戚戚的,在河堤悲痛吶喊。

      「干──那很痛耶──!!!」

      很痛耶──!!!

      痛耶──!!!

      回音在河堤上迴荡着。

      小毕拍拍阿程的肩膀。

      「别担心,我不会对你出手的。」

      说完,拿了一颗他的麦芽糖,拆开包装,塞进嘴里。

      甜香在嘴里化开,阿程在身边滚动乱叫,他只觉得好笑。

 

  

 

  

  

  

<<殭尸满满番外篇──张家阿程>>

<<完>>

 

 

 

+++碎碎念时间+++

 

其实番外多开了一个名额,

给从以前到现在都替我辛苦校稿的朋友菇菇王(包括比赛稿)

她点名

「想看左幸与小毕的相处,还有小毕和阿程的相处」

所以这个故事就诞生了~

还不小心喷字数呜呜呜呜QAQ

 

求收藏求留言QQ

剩下两篇了,我们周末见。

 

LilyQuali

20170120

求收藏求留言QAQ

  • 名称:动力之王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52: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