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全文阅读

     

     

     

      学姊快要毕业了呢!

      得準备很重要的礼物给她才行。

      这个月的零用钱,加上这学期的奖学金,跟咪咪一起买晓雯的生日礼物还有剩,但光那样不够,她想送更好的、气派的……

      ……不、不对,也不用到气派,要符合学姊个性的,能衬托出她的气质形象的……香水吗?

      之前听咪咪说,有个牌子的香水,还可以直接在柜上当场搭配独一无二的香味,那样感觉好棒喔……

      但好的香水,不便宜呢……

      先跟爹地预支奖学金?反正她稳拿,讲清楚用钱计画,爹地应该会答应吧。

      又或许她可以问妈咪意见?

      这会是个好主意,她可以邀学姊哪天来家里吃晚餐,然后再问妈咪觉得什幺样的东西适合学姊。

      不、不不,这是她个人要送学姊的毕业礼物,要绝对百分之百,没有一丁点杂质,全部都是她的心意才行……

      学姊啊……

      总是在舞台上闪闪发亮的学姊。

      总是耐心听她胡言乱语的学姊。

      温柔又聪明,美丽大方,没有架子,唯一的烦恼是花太多时间在戏剧社和打工,没时间交男友……

      她回想着朦胧的记忆中,那张总是对她露出宠溺笑容的温暖笑容。

      她总潜意识的以为,不去想,就不会发生,不去想,就不会是真的;总是欺骗自己,过去就过去了,重要的是当下……

      手上绑着许多透明如丝的线,牵到遥远的黑暗彼方,连着洪流的两端,拉扯着,拉扯着,轻轻联繫着,有妈咪,有爹地,有咪咪有晓雯,有学姊……她总是自我安慰着,安慰自己大家都好好的,大家一定没遇到那些可怕的事情。

      而现在……

      手上那些线,就这样断了。

      不知何时,她早已忘记大家的脸孔,只依稀记得某些画面、某些声音。

      一切都变得朦胧不清,像蒙上一层薄布似的,模糊。

      她靠着窗户,遥望着窗外的景色。

      学姊,我已经27岁了,虽然身体的年龄是16……

      学姊,妳呢?那些年,妳过得好吗?

 

※                         ※                         ※                         ※

 

      「……事情就是这样。」

      「所……所以,意思是……静露小姐的家人……都……」

      餐桌边,奈特和努伊面对面坐着,努伊眉头深锁,依然还没从『静露小姐是从上个世纪的台湾穿越而来附身在澳洲女孩身上』的震惊中恢复。

      「推算无误的话,殭尸末日浩劫就发生在他们有生之年。」奈特说完,往后靠着椅背,深蓝绿色的眼瞳仔细盯着努伊的反应,不放过任何一丝细节。

      努伊皱紧了脸,呼吸有些急促,像是努力想找什幺词彙说,却颓丧的发现一切都是徒劳……纠结挣扎了好一会儿,他终究只能长长叹了口气,然后眼神落寞地看向一旁,那扇紧紧闭上的门扉。

      前几天那场西北雨,奈特冲出门后,到傍晚才抱着蜷缩在他怀里的静露小姐回来,两人都被大雨淋成落汤鸡,他赶紧烧热水煮姜茶给他们喝──静露小姐始终低着头不发一语,只在回房前对他说了句小小声的『谢谢你』。

      接着,她就再也没有出家门过。

      整天窝在房间里发呆,与她搭话只会回答单音,眼睛总是哭肿的,最常失神的望着窗外,要是放着不管,她甚至会那样一动也不动的窝在窗边整日,天黑了也不开灯、也不知道要吃饭……

      「我……我一直以为静露小姐的姓名是比较特殊的发音……」努伊语气虚弱的胡乱找了个无关紧要的话题。

      「不,那是她的本名没错,」奈特平静的回答他,「徐静露──虽然我们土瓮的人都习惯叫她露露──为了避开麻烦,我们对外一律称她的小名露露,而我并不打算让这里的人知道她的本名。」他食指轻轻点着桌子,示意『这里』……也就是台湾。

      对外一律称她为露露……这幺说,静露小姐从一开始就没对他设防了──努伊的眼眶有些泛红。

      当时,自己明明就是米尔罗阵营的人,帮着那群坏蛋攻打土瓮,跟静露小姐明明就是敌对的,她却在第一晚互相介绍时,就告诉了他本名,还老是伤脑筋想法子帮他找到容身之处,去哪里都带着他,还拜託千里远外的兄长帮他引荐进新雪梨的研究所──不,现在想起来,亚瑟先生和阿奇尔先生甚至不是她的从小认识的兄长──

      「那、亚瑟先生和阿奇尔先生他们知道这件事──」

      「不,他们不知道。」奈特摇摇头,「我们不打算让他们知道这件事。」

      「但那是她的──她的──」努伊拼命想着词彙,「身体的──血缘上的家人──?」

      「事实上,努伊,」奈特叹了口气,「瞒任何人都可以,但她不想瞒你。」

      「为什幺……」

      「也许是因为你也失去了家人,让她有了共鸣。」奈特看着他,低声说,「她原本甚至连我也不打算说。」

      努伊抬眼看向奈特,发现总是酷着一张脸的他,此时嘴边却挂着似有若无的苦笑。

      「这、这幺温柔的人……如、如此宽、宽阔的胸、胸襟……」他突然就哭了出来,眼泪鼻涕稀哩哗啦万马奔腾而出,「世界上孤儿这幺多,却只有我……」

      他哭得唏哩哗啦,以致完全没发现奈特正充满兴味的挑眉盯着他瞧。

      「努伊,」奈特启唇,歪着头低声细语,「她不想瞒你,除了因为我们现在都在同一条船上之外,也包含了对你的信任──你可以理解吗?」

      「可、可以,我可以──噢……我的小姐啊……」还在哭。

      「如果你一个不小心破坏了这个信任,我无法保证会做出什幺事情,你也可以理解吗?」他靠得更近,低头看着努伊哭泣的脸。

      「可──可以──」单纯的努伊抽抽噎噎地回答,哭着拼命点头保证,「不能辜负小、小姐的信任──我绝对不说,死、死也不说──」

      「很好。」奈特伸手轻拍他的肩膀,这才缓声说,「至于我刚才最后对你说的话,就止于我们两人之间,OK?」

      努伊拼命点头。

      「谢谢你,奈特先生,」他红着眼眶对奈特绽出一个毫无心机的微笑,「能被你们如此信任,我感到无比光荣──」

      「我也很高兴你是可靠的。」

      「那──我可以问一件事吗……?」努伊擦了擦眼泪和鼻水,深呼吸恢复情绪。

      「请便。」

      「这件事,」他指了指紧闭的房门,静露就在里头,「除了我们,还有谁知道吗?」

      还算是个聪明的。

      「小时候跟她同房睡的菈瑞儿、当初帮着我一起调查的布罗和我父亲都知道……」奈特想了想,然后脸色有些阴沉的继续说,「还有新雪梨达尔克区的那家伙……应该也知道。」

      曼丽,那个乌黑亮丽的短髮,象牙白的肤色,巧鼻凤眼,美丽慵懒的神秘女人。

      「那家伙?」努伊困惑的问他,好奇是谁让奈特陷入沉思。

      奈特从记忆中回神。

      「不,别在意那个了,你不认得她。」

      不再继续追问,努伊只是点头表示理解。

      很幸运的,因为奈特伤势的关係,连带静露也没有被安排出勤……这让奈特放心,老张和小毕心思细腻,绝对会发现静露的失常,在她重新振作前不要与他们接触才安全;但奇怪的点是,为什幺阿程没有把握这个大好机会?那家伙和老张绝对是公器私用的无赖绝佳典範,居然没有趁机调度她的班表……

      阿程对静露的态度,无疑绝对是欣赏喜欢的,那幺那小子跟自己就成了竞争者──为什幺没趁这段时间要求与静露一起出任务?台湾人不是有那句……近水楼台先得什幺的?

      ……管他是月亮还是荷花,那小子休想打他女人的主意。

      奈特凶狠的瞇眼,握紧拳头盘算着接下来的行动,一边狞笑了起来。坐在对面的努伊心惊胆战的嚥了嚥口水,再三对自己发誓,绝对要遵守跟奈特的承诺。

 

※                         ※                         ※                         ※

 

      奈特和努伊轮流守着静露,彼此有个默契,绝不让静露一个人待在家里,屋子里的任何谈话也绝不提到任何与『纪念日』相关的事。

      但,整个城镇都在讨论『纪念日』。

      每年水稻收成后,与总帅纪念日相连的那个礼拜,準备三天,庆祝四天,用来感念前人们当年的付出和牺牲,也庆祝丰收、传承。

      整体来看有点类似新雪梨的『生还祭』,但多了那幺一分郑重和感性。

      奈特一大早到中庭拿餐点,避无可避的遇见社区那群孩子们。

      「臭脸哥哥──」

      「是奈特哥哥──」

      他挑眉,头也没回的出手往背后一抓,马上抓到一只想趁机跳上他背的小鬼,把那家伙拎个半天高,然后抓着他的脚甩来甩去。

      孩子们兴奋的尖叫,纷纷高喊也要玩。

      「唉呀,真是不好意思呢,我们家这些小鬼……」

      妇人们也纷纷从家里走了出来。

      「咦,最近都没看到露露呢!她还好吗?」

      「鸟窝头姊姊呢──?」

      大人和孩子们不约而同的询问静露的近况,社区麻烦的地方就在这里,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被注意到……奈特微笑,早就料到会有这状况。

      「那家伙,最近都睡得比较晚。」他露出伤脑筋的表情,想粉饰太平。

      几个妇人愣了一下后,纷纷「唉唷!」、「唉呀!」的轻呼,年轻的红着脸忍住笑,年纪大些的则啧啧出声,以长者的身分开口:

      「你吼,你这样不行啦!」

      「老婆跟你一起出任务已经很累了,还不让人睡觉!」

      咦?

      「睡到这幺晚,啊有其他症状吗?」

      「夭寿喔……都要当爸妈的人了,出勤还去砸到头,你这样怎幺帮忙带孩子啊……」

      咦咦?

      「陈妈,人家也才来台湾两个月,不可能突然就要当爸妈啦!」

      OK,他现在听懂了,这群女人误会大了……但要解释实在麻烦,何妨就这样让她们误解下去更省力,奈特笑着应对这群婆婆妈妈,一边觑空走人。

      端着三人分的餐点,他漫步踱回家的路上。

      经过小毕的门前,忍不住顿了一下……不,算了,那家伙没任何动作前,他们就别凑上去自找麻烦……

      「奈特哥哥!」

      小男孩的声音突然从转角冒出来,他回头看,认出是前几天在诊所认识的阿守。

      「奈特哥哥早。」阿守迈着有些纤瘦的细腿跑了过来,说话有些喘。

      对这小子的印象是聪明的,奈特不认为他会只为了打招呼特地过来,于是乾脆停下脚步等他下文。

      「奈特哥哥,」男孩喘了口气,「我、我搞丢晓咪了……」

      这里的孩子到处乱跑的习惯跟土瓮差不多,奈特很镇定的问话:

      「怎幺搞丢的?最后一次见到是在哪里?」

      「她吵着说要吃肉,一路跟着粮车跑,我原本快抓到她了,但过过转角的时候跟丢,想说你们这区刚放饭,她可能会跑到这里来……」

      奈特只觉得一阵想笑,连日来的阴霾心情突然有被驱散的感觉,他低头看向自己手上的托盘,上头有鱼肉和蛋。

      「大部分的人会在中庭用餐,你往那边去应该会有线索。」换言之,往食物密集的地方走就对了。

      「你可以帮我一起找吗?」阿守有些困窘的要求,「搞丢晓咪,我会被妈骂死……」

      他犹豫了一下,但终究还是点头答应。

      「好,我先把早餐拿回去给我朋友,你在门外等我好吗?」

      「嗯!」

      他放慢脚步,让阿守跟得上自己的速度,来到自家门前,却发现门是开着的。

      一瞬间他紧张了起来,赶紧推门而入,却看到努伊好端端的坐在餐桌前──而静露,静露也在……

      她也坐在餐桌旁,消瘦、脸色惨白,头髮凌乱,但眼睛是有神的,不再像前几天那样惨澹恍惚,而她怀中抱着一个小女孩。

      是晓咪。

      「嗨,你回来啦。」静露看见他们,对奈特露出一个有些虚弱的微笑。

     

     

           

<<待续>>

     

     

+++碎碎念时间+++

     

第十四章被夸奖了,好开心哈哈哈哈>艸<

 

然后哩哩我蠢到现在才发现

一三五六日更新并不是「周末连三更」而已,而是「周末到周一连四更」……

 

连续……四天……日更……我脑子抽筋了现在才惊觉我挖了这幺大一个坑给自己OTZ

但总而言之,就试试看吧。

谢谢大家留言让我动力满满!!留言越多哩哩越有冲劲唷喔喔喔~~~

 

然后《殭尸满满小博士》得奖的各位,请儘量快回覆哩哩电子信件唷QwQ

哩哩需要时间準备番外篇和邮件啊~得奖名单请参照【哩哩FB粉专】的置顶文~

那幺,我们明天见//

 

LilyQuali

20170107

  • 名称:海岸线文学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52: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