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嗯全文阅读

      徐静露发现一件让她不得不在意的事。

      为了不让外人起疑,每日替他们送来物资补给的都是不同人,而且都来去匆匆,不会多作停留,也甚少废话,有时候甚至连人影都没有,但这几天──

      「昆斯先生,这是今天的晚餐。」

      「谢谢。」

      「今、今天的麵包是我亲自和麵的,里面也有香草陪衬味道,虽然烤窑没有净区的那幺完善,但我还满有信心的,你可以配着浓汤……」

      「知道了。」

      地下室接近天花板的墙上,开着小小的通风窗口,奈特现在正站在窗边,跟外头的人说话。

      那是个女的,年纪应该只比她大一些──大概跟奈特差不多年纪?乾净俐落的瓜子脸,圆圆大大的眼睛,挺俏的鼻子,乌溜溜的头旁分头髮拢到头后绑成一个高马尾,脸蛋红扑扑的,看起来好像半熟的粉嫩蜜桃……女孩有着比一般人稍大的嘴巴,但配在精緻的五官上却没什幺违和感,反而在笑起来时更显爽朗亮丽。

      女孩的那张嘴,正开开合合的、吱吱喳喳的,不知在跟奈特说些什幺,他们音量突然降低,静露拉长了耳朵也听不清楚内容。

      从暗号改成『三杯小米酒』的第二天开始,那女孩已经重複来超过三天了!三天!不是三餐!中间完全没换人,怎幺回事?不用担心尹萨的眼线了吗?

      突然,奈特笑了起来,自然不刻意的浅浅笑声迴荡在房间内,而那女孩则惊喜得睁大眼,咧开嘴跟着傻笑──

      同样瞪大眼的不只那女孩,静露无声倒抽了一口气,不可置信的死死瞪着那两个谈笑风生的家伙,手中的书被她手劲捏得发出『滋嘎』的细小惨叫。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奈特对那女的笑了整整四秒!她瞇起眼,发现自己非常不喜欢这个现象──奈特很少对女孩子笑的,而且还这幺放鬆……或者应该说,之前在土瓮,大家都知道奈特的身分,因此除了布罗等伙伴外,几乎都会有意无意的保持一定距离……

      他跟那女孩很熟吗?什幺时候的事?为什幺她都不知道?静露克制着跳下床走上去打扰的冲动,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低头看手中的书。

      好像过了一整个世纪那幺久,她的未婚夫终于结束了跟马尾女孩的愉快对话,嘴边还留着刚才的弧度,端着他们的晚餐走回桌边。

      「吃饭了。」奈特提醒她。

      唔──不行,她忍不住──

      「刚刚那是谁?」她还是问了,而且一点掩饰也没有。

      「什幺?谁?」奈特难得错愕了一下,他看向静露,然后发现她手上的书整个拿反了──他挑眉,大概猜到原因,便有趣的反问,「怎幺了吗?」

      「刚刚那个女生,她已经连续来那幺多天了,没问题吗?」静露试图不着痕迹的问。

      「黄梓吗?」奈特一派轻鬆的回答,「她是农务局的人,毕凯安说,因为我们旁边就是储备粮仓,接下来都固定让她在附近晃,比较不会引人注意。」

      「喔──嗯哼。」静露哼了几声,「你们之前就认识了?」

      「嗯。」奈特点头,开始喝自己的汤。

      『嗯』什幺?『嗯』什幺?!后面呢?后面不是应该要接着解释一下吗?静露深呼吸,不喜欢心里那股酸溜溜的感觉……她用屁眼看也看得出来,那个叫什幺『黄纸』的女孩绝对有企图!

      奈特平时那幺聪明,为什幺没发现?她该怎幺做?先装没事的按兵不动吗?还是直接质问,然后告诉他?不……那样会不会显得很大惊小怪?如果奈特没发现,或者是其实她看错了……

      『激动露』和『冷静露』在她的脑内激动辩论,拿不定主意,千头万绪万马奔腾般的在她脑子里激烈翻滚着,要是谁拿面镜子摆在她面前,她就会发现自己面目扭曲、似笑非笑,时而眼露凶光,时而张嘴放空……

      奈特有趣的看着静露微微抽蓄的嘴角和呆滞的眼神,知道她一定又在心里不知碎念些什幺,等他享受够了她吃醋又不敢明说的纠结表情后,才大发慈悲的清咳一声,开口唤她:

      「露露。」

      「嗯?」她回神。

      「妳的书,」他指着她手里的东西,「拿反了。」

      她眼睛眨了眨,低头看向手中的书,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然后耳根子瞬间红了起来。

      「我没有!!」她突然大喊一声,她没有吃醋!

      「没有什幺?」奈特挑眉笑问。

      她甩甩头,发现差点说溜嘴,当下真想赏自己一顿粗饱。

      「没事!」不喜欢这种七上八下,莫名其妙的心情,她突然有些生自己的气,『啪』一声阖上书,跳下床,紧抿着嘴走到桌边坐下,把自己的那份拉到面前,然后闷头猛吃。

      哼,笑笑笑,就只会笑!她恨恨地用力嚼着嘴里的麵包,知道奈特已经看穿她吃醋的糗样,嘎林北remember(给老子记住),她不会让他佔上风太久的!

      第二天,她趁奈特盥洗的时候,悄悄将椅子挪到靠窗的墙边,坐在那里守株待兔。虽然偶尔还是会纠结自己实际年龄跟奈特的差距有点大,要在大家面前公开承认关係什幺的多少有点害羞……但她信物都收了!

      『自己看上的男人自己追!』这可是菈瑞儿姊在女孩间流传的名言。没错,自己的男人自己要看好!那女的到底有什幺企图,知不知道奈特是个『名草有主』的,她今天就要好好搞清楚……

      『叩叩叩』,来了。

      她瞥了眼浴室的方向,知道那家伙一时半刻不会出来,暗地里握了握拳,转身小心翼翼的拉开挡住窗户的木板。

      「早安──呃、妳好……」阿梓原本笑咪咪的可爱脸蛋,看到来者不是奈特时,果然愣了一下。

      「您好,每天这样真是麻烦妳了。」静露用标準的中文,字正腔圆的打招呼兼示威。

      「啊,不会不会,」阿梓很快便反应过来,「之前都没机会跟妳自我介绍,我是农务局的黄梓,负责大坑山安全区的食粮管理,叫我阿梓就可以了。」说完,还热情友善的将手伸进窗户,跟静露握了握。

      没料到对方的态度如此大方热情,丝毫没有敌意,静露一时之间傻了眼,气势全弱了下来,被热情的握手,还顺着对话呆呆地回应她。

      「妳好……我是露露,叫我露露就可以了……」

      「露露吗?这名字听起来好可爱,很高兴认识妳!」阿梓愉快地将手中的餐盒端给静露,「这是你们的早餐,里面是杂粮馒头夹蛋和火腿,还有豆浆……夏天热,所以我帮你们弄凉了,你们应该喝过豆浆了吧?黄豆磨的,soybean   milk。」

      「呃,有喝过……」

      「豆浆有很丰富的蛋白质,还有维他命A和B等重要维生素,是很棒的东西喔!」阿梓如数家珍的介绍那壶白色的液体,「但我不确定你们能不能接受它的涩味,所以我加了一点糖──虽然我是建议直接喝啦,或是我下次帮你们把糖另外放旁边让你们自己加?」

      她劈哩啪啦的说着食物的话题,静露完全找不到时机切入,只能呆愣的点头应声,最后甚至根本忘了自己为什幺要对眼前的女孩戒备──

      「啊!对了!」阿梓突然打住轻鬆话题,低声仔细地叮嘱,「餐盒里面有张纸条,是左幸医生留给你们的,明天她要帮你们身体检查,所以今天晚餐我会做得比较清淡简单些,纸条上面有注意事项,尤其是半夜后就不要吃喝东西喔!」

      「好的……」

      「水也是喔!水也不可以喝喔!」

      「知道了。」

      「我晚上来的时候还会再提醒一次,水真的不能喝喔!是什幺东西都不能吃喔!」

      「……我清楚了,谢谢妳。」

      「大概要注意的就这样,快点趁热吃吧!热热吃才好吃!」

      「谢谢……」

      徐静露vs黄梓,第一回合,结束。

      浴室里,奈特早就沖完晨澡了,只是静静地听着外头两个女孩的对话,嘴边勾着让静露看到绝对会揍人的微笑……

※                         ※                         ※                         ※

     

      隔天早上,地下室房间的门久违的被敲响,小毕上次离开后再也没有来过,他们小心谨慎地确认敲门的节奏无误,并询问暗号。

      「三杯小米酒。」左幸在门边面无表情的吐出那五个字。

      「唔!」静露捧住心脏,感觉胸口被完全不知情的路人狠狠插了一箭。

      「妳,」左幸转头看向静露在桌边『西施捧心』的动作,语气紧绷的问她:「妳怎幺了?」

      察觉自己似乎是吓到人了,静露赶紧恢复正常。

      「没、没事,可能被蚊子叮痒痒的而已……啊哈哈……哈哈……」说完,还欲盖弥彰的抓了抓。

      「嗯哼。」左幸不置可否的嘟嘴,迅速将箱子放到桌上打开,里头装着空针筒、听筒、量血压的器具和其他简单工具,「过来坐好,我不能在这里待太久。」

      所有部队的人,不管再怎幺强悍、再如何所向披靡,到左幸面前就全部变成纸糊的老虎,静露和奈特乖乖坐下,任凭她摆弄,检查眼耳鼻喉、用听诊器在他们身上按来按去,然后噗叽噗叽的挤着橡胶球,量她们的血压,一边咕哝着不明的字句做纪录。

      在她将冷冰冰的针筒戳进奈特的手臂抽血时,奈特忍不住发问了。

      「为什幺要做身体检查?怎幺了吗?」

      「因为要确认你们的身体状况。」左幸一脸『你是白癡吗』的回答他,「我习惯一切都在掌控之中,这个解释你满意吗?」

      静露『嗤』的一声没成功忍住笑,但在奈特劈过来的眼刀中赶紧补话:

      「呃、是要做什幺準备吗?」

      这两个人怎幺这幺爱问?左幸不耐烦的努嘴,示意奈特拿棉球按住自己的伤口,一边动手帮静露抽血。

      「因为要做準备。」她说。

      「什幺準备?」静露有些紧张,对左幸只讲一半的话敏感了起来,「变异种病毒登岸了吗?你们找到崔佛了吗?」

      「没有,不是变异种病毒的準备。」左幸动作迅速地抽完静露的血,帮她压住血洞,「你们──」

      『咚!』一声沉闷的敲击在门上响起,打断了左幸的发言,三人都愣了一下,左幸脸色变了变,动作迅速的收拾器具。

      「是把风的,我该走了。」她手边动作没停低声抱怨,「讨厌死了那些到处打探的……到底为什幺要放那幺多人进来……你们两个,顾好身体,不要给我出乱子!」

      撂下狠话后,她旋风般的离开地下室,不到一分钟就现身在走廊转角处。

      「左医师。」两位医研所的属下看到她,小跑步的凑上来,将一份报告递到她眼前,「这是本月的全体健康报告……」

      「嗯。」她将手中的箱子塞给左边的人,右手抓来那叠文件,最上头贴着一张纸条,用中文简短的写着几行字,她马上认出那是小毕的笔迹。

      『船不只一艘,北中南都有,B计画。』

      该死。

      她不动声色,不着痕迹地将纸条压在手心,淡漠的看着文件档案里的数据。

      「没什幺异状的为什幺还要给我看?」

      「呃、因、因为您说……」

      「我说什幺?我说过的东西可多了,其中一句我最常讲:『我医研所负责人左幸,是专门替你们收拾烂摊子用的,其他什幺鸡毛蒜皮的小事不要拿来烦我,自己搞定!』」她兇悍的训斥,「你!你调职到这里多少年了?这种事情还要我看?不会自己判断吗?你觉得我是肥缺?很闲没事做?」

      被叮得满头包的研究员一脸苦瓜相,嘴巴嗫嚅着不敢顶嘴,倒是旁边拿箱子的人冷静多了,出声替自己的同事解围:

      「左医师,恩典号的尹萨先生说有事找妳,请妳到观察室。」

      「嗯,我现在就去。」左幸果然熄了火,「箱子帮我拿去办公室放好。」

      「知道了。」

      她在楼梯口,跟那两个假扮成研究员的老张属下分道扬镳,上楼,再转弯,踏进窗明几净的室内。

      大片安全玻璃墙,隔在她和那个男人之间。

      那个男人,为了在自己的亲信间树立典範,卸下身上的所有防备和装束,换上她要人準备的病人服,但即使穿着丑死人的褪色条纹衣袍,还是盖不掉他全身散发出来的领导人气息。

      男人正背对着她,站在房中央,双手张开,似乎在说些什幺;他脚边正跪着那四名总是跟在他身边的亲信,四人都一脸虔诚专挚的仰望着他,满脸感动,甚至双眼泛泪。

      造神。

      她脑中闪过中学时曾经在书上看过的词,当时她正值青春期,对心理相关的话题迷惘又好奇。

      『喀哒』,她打开观察室的门,惊扰了里头正在进行的活动。

      男人转过身来,苍白、略瘦的脸上,乌鸦黑的瞳眸盯紧着她。

      「欢迎、欢迎,」彷彿他才是这里的主人,尹萨薄唇咧开微笑着,「今日过得还愉快吗?左小姐。」         

     

<<待续>>   

+++碎碎念时间+++

     

大家都超讨厌尹萨和芳娅的,

还给他们取一堆绰号,

狂热大叔、女婊娅、twilight女、两个讨厌鬼

我真的快笑死XDDD

 

咳到快死掉,明天来回留言//

 

LilyQuali

20170206

不吃霸王饭,不看霸王文

留言有文看,优良小说风气从您我做起。

留言与珠珠,哩哩好幸福

(您的留言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

  • 名称:嗯嗯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51: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