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全文阅读

           

     

      着急紧张之下,十年来的习惯做出了反射动作,她在远比澳洲更优秀强势的台湾士兵面前,犯了大错丢了大脸,身为澳洲土瓮探索兵的骄傲,被自己的失误搞成这样……干!真他马的!

      ……干!

      羞耻、愤怒、委屈、震惊,全部的情绪都混在一起,在她胸口里轰炸着,她脑子一片空白,除了满腔的髒话外,完全没有别的想法。

      徐静露,妳这个废物!

      有那幺一瞬间,她握紧了拳头,冲动得想捶墙洩愤,但老张还盯着她,她最好就那样安分点,别继续丢人现眼。

      做了几次深呼吸,痛苦的甩甩头,她将脸抹乾静,命令自己无视脸颊上越来越刺辣的肿痛,垂首走回老张面前,将水壶地给他。

      「谢谢队长。」

      「嗯。」老张点头,「去帮忙清点物资,我们休息半小时后出发。」

      她面无表情的转身走回脚踏车边,仔细检查有无任何缺损,然后再把自己和奈特的包包内容物都看过一遍。

      阿程将奈特安置在身边,让他背靠着墙坐着,他小心翼翼的将奈特的头髮拨开,找到伤口。

      「应该是被书柜砸到。」他报告,然后拿出急救包,「我先清理伤口。」

      静露这边已经完成工作,她先瞥了眼老张,才逕自蹭到阿程身边,审视奈特的状况。

      阿程将先叠了一块两三层厚的纱布在奈特眉角,防止酒精流进他眼睛,接着开始帮他消毒、上药。

      奈特的双眼低垂着,眼神有些涣散,但呼吸稳定,但对酒精和上药的刺痛有反应,听觉也OK。

      「会有颅内出血吗?」她有些担心。

      「不晓得,到我们这几代,以前的高科技医疗器具都不能用了。」阿程低声说,「有可能是脑震荡……」

      他将自己的大脸凑近奈特,扒开他的眼皮──「瞳孔大小不一。」

      奈特拧眉,对这鼻尖碰鼻尖的距离很不适应,缓缓伸手将阿程推开。

      「……别靠那幺近……」

      被推开的阿程则下了个很务实的结论:

      「反应也慢了,」他拿了颗石头,举在奈特面前一段距离,「嘿,你能碰到这个吗?」

      奈特花了一点时间聚焦,然后才举手,有些不确定的抓住那颗小石头。

      「距离感还算抓得住,暂时不会太严重。」阿程对静露伸手,「水。」

      她把奈特的水壶递给阿程,让他帮着奈特喝水。奈特这次比刚才更快抓住水瓶,也没把瓶口戳进自己鼻子,慢慢稳稳的喝了起来。

      ……真不知道该鬆口气还是更担心。静露往后瘫坐,有种心脏不断被人狠抓又放开的感觉。

      「……我的狙击弩呢?」奈特问她。

      「我收好了,」她赶紧回答,想了想又补充道:「弦没断。」

      他点点头,但又晕得闭上眼,不再说话。

      「三天内都要注意状况,」老张叹了口气,「等接近哨站就求救,请他们派人来接。」

      他们点点头,接着就是各自沉默。

      出发前,奈特吐了,把刚才喝下去的水全呕了出来,阿程原本要揹着他上路,但被拒绝。

      「我不会勉强自己。」奈特说,「把你的体力留着。」

      的确,刚才的地震可不小,少说也有四五级,他们回程的路线都是高架道路,要是任何一小段有崩塌,或出现破口让殭尸爬上来了,到时肯定要花更多力气脱身。

      老张让奈特自己骑一小段,确认没问题后才答应,但把回程的时间拉长了。

      他们每骑一小时就停下来休息,随时检查奈特的状况,比来时花了两倍不止的时间移动,最后,在太阳几乎下山之际,才抵达嘉义安全区接受护送,晚上七点才进入净区,四人都进了医疗所检查。

 

※                         ※                         ※                         ※

 

      因为家里有在医研所受训过的努伊,奈特获准回公寓休养观察。

      平时聒噪吵个不停的人来疯努伊,难得端起严肃紧张的表情在奈特身边打转,第一晚甚至差点把枕头抱进他们房间打地铺跟他们一起睡,静露再三保证自己可以应付后,他才放弃三人夜间挤同一张床的蠢点子。

      第二晚,奈特又吐了一次,但好在吐得不多,几乎算是乾呕。

      她依照规定记下发作时间,并端了清水和毛巾帮他打理乾净,确定没有惊醒努伊后,才又静悄悄地回到床上,在奈特身边躺好。

      休息了两天下来,奈特的状况已经好许多,除了偶尔发作的晕眩和噁心感,五感已经没有问题。医所规定两个礼拜内不能从事激烈运动,他连日常的慢跑和体术练习都省了,只是静露慢跑的时候跟在后头漫步而已,真觉得全身关节都快生鏽──但这休息不能省,他很清楚,所以没怎幺抱怨,一切听命行事。

      这个小海岛的地震,他算是第一次见识了。

      有如此不分季节气候的天灾,还能从末日浩劫中迅速振作,并维持高生活水準逾十几载,台湾岛的居民不是普通的强韧。

      有疫苗、有紧急提纯药剂,这里的人几乎是不怕殭尸的──谨慎而理性,每个动作都针对弱点有效执行,唯一堪忧的只有男女比例不均和天灾而已。

      土瓮再怎幺固若金汤,医疗水準起不来、全民知识不提升,像达尔克区一样的蠢事就迟早会发生,何况外头还有变异种肆虐……相较之下,台湾的居住条件真是好太多了,不是吗?

      ……在澳洲时,静露很少与他提台湾的事,他只认知到那是她上辈子的故乡,也一直安于她不可能离开的确信──毕竟从没想过他们会出海到如此遥远的地方。

      要是她不想回去了呢……?他眼神一闇,看着她面对自己,双手枕在头下侧身躺着。

      几乎冲口而出的问句被他嚥了回去,他死盯着她脸上那已经消肿,但仍佔据半片脸颊的瘀青,终于忍不住,伸手轻抚上她的脸蛋。

      她身材在土瓮已经是娇小的了,什幺衣服都穿最小号,脚小小的、手小小的、脸也小小的……此时却覆盖着一大片青紫色……

      「……你知道,瘀青不会因为你多摸几下就更快消掉的。」沉静的房间内,静露的声音徐徐响起。

      他没有撤手,仍是轻覆在她脸上。

      静露张开眼睛看他,咖啡色与深蓝绿色在两人之间交会。

      「已经不痛了。」她轻声道,只想安抚他。

      「嗯。」他则应了声语调不明的单音,手还是没离开,却轻轻滑到她耳后。

      气氛突然间从温适转为浓郁,她因他的抚触战慄了一下。

      跟澳洲不同,台湾的夏夜并不冷,只是微凉,她穿着细肩带背心和短裤,原本两人共用的凉被这几天全披在奈特身上,因她怕他夜里抽筋──

      他盯着她微颤的圆润肩头,勾唇微笑。

      「冷吗?」

      冷?才不!

      她暗自咬紧下唇,感觉自己的橘色乱髮都要烧红了,他该死的手指还在轻划着她的耳廓,她发誓这家伙绝对摸得到她烧烫烫的温度,还有脸问她冷不冷?

      但这个问题怎幺回答都不对,奈特已经撩起被子,等着她自投罗网;而要是摇头呢,这家伙八成会说自己也不冷,把两人都拨个精光──

      他的脸已经凑上来,她眼明手快的『啪』一手抵住他的大脸。

      「医生不是跟你说过观察期不要轻举妄动吗?!」她压着嗓子,嘶声警告他。

      奈特挑眉,一脸故意的笑问:

      「轻举妄动?我要做什幺事情轻举妄动?」

      这家伙──她炸红了脸气结,小手转抵为捏,紧紧捏住他高挺的鼻子。

      「你闷死好了!」

      「谋撒轻忽(谋杀亲夫)啊……」

      「谁教你这句中文的?!」她讶异鬆手。

      「妳承认了?」

      「啊啊啊!闭嘴!闭嘴!我什幺都没听到!!」

      「娘子别激动,我脑子被敲坏了,妳要温柔点啊。」

      「你──谁是你娘子──去学校净给我学些阿撒布鲁的中文回来──」她在床上跳了起来,又羞又怒的跨骑到奈特身上,抓了自己的枕头就往他脸上盖,想闷死这个老爱嘴巴吃人豆腐的王八蛋。

      「唔嗯……妳还真不知道谁是我娘子?糟糕,老公撞到头,连带老婆的脑子都坏了吗?」

      「我闷死你这个臭王八──没洞房哪来的娘子!?吭!?废墟里跳出来的吗!?」

      什幺叫自掘坟墓?她居然问他没洞房哪来的娘子??

      奈特被闷在枕头里笑到快岔气,连着好几日的郁闷终于稍微舒缓了些,但报应马上就来了──

      刺痛感穿脑而来,他痛得闷哼一声。静露马上被吓得清醒过来,赶紧把枕头拿开给他新鲜空气。

      「怎幺了?怎幺了??有没有怎样?很痛吗?」天啊!她怎幺最近一直在犯蠢!明明现在就不是可以开玩笑的时候!

      「我没──」

      『砰!』一声巨响,他们的房门被猛力踹开。

      「怎幺了!?还好吗!?」努伊举着蜡烛闯了进来,定睛一看却发现两人姿势暧昧。

      静露整个人骑在奈特腰际,双手捧着奈特的脸,双方的嘴几乎凑在一起,一副正準备亲下去的样子,肩膀上的细肩带还滑落一边,不晓得刚刚在干嘛两人都气喘吁吁的──不,不可能不知道!这是──

      「露露小姐,妳承诺过夜里会好好照顾奈特先生的!」努伊板起一张脸,正经严肃的说,「观察期间不可以行激烈运动!」

      「我、我没有要做什幺激烈运动!」她像猫一样的炸毛,从奈特身上弹开。

      「证据确凿,妳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啊啊啊!!你们到底是都在学校学了什幺鬼中文啊──!!!」

 

※                         ※                         ※                         ※

 

      「……然后啊,下礼拜就是晓雯生日,他们家的仓鼠不是又生了一大窝吗?我跟咪咪就想说,乾脆合资买一个大笼子送她算了。」

      「喔……多大?」一个慵懒性感的女声问道。

      「很大啊,那种豪华别墅型!」她兴奋得比手划脚,眼睛闪亮亮的描述跟咪咪一起去逛宠物店相中的目标,「我们去看过了,透天的喔!三层这幺高!用管子互通,老鼠可以爬上爬下的!超级豪宅!」

      「那种的不便宜吧?钱够吗?」

      「够啦!奖学金和零钱凑一凑刚刚好。」

      「哈哈哈,被其他同学知道妳们拿奖学金去买老鼠笼子」慵懒的声音轻轻笑着,「小心被诅咒啊!」

      「不会啦!我们班感情不错啦!」她开心的搧了搧手,要学姊别担心,「对了,学姊,我跟咪咪这礼拜要去中图耶,妳要不要来?我们要泡整天!」

      中图,就是台中图书馆的简称,才刚整修完,还满有设计感的,在五权南路那一带。啊啊,要是学姊答应了,中午就可以一起出去吃,然、然后,读完那天的份量后,再跟学姊一起去逛街──

      学姊都还没答应,她就已经开始幻想着傻笑。

      「嗯,好啊,但只能到中午。」学姊挑出手机,查看自己的行事曆,「我那天下午要打工,不能跟整天,午餐我请吧!」

      「喔耶!」逛街的如意算盘没了有点失望,但能跟学姊一起吃午餐就是开心!「那早上开门时间,我们直接在门口集合喔!」

      「好。」

      「嘿嘿嘿,就知道学姊最好了~」

      「有奶便是娘啰!」

      「啊,我哪有!」她瞪大眼,「才不是吃白食的咧!学姊你不是想要养宠物吗?晓雯和咪咪说啊,改天我们一起去晓雯家,直接让学姊妳挑喜欢的回去养啊,吼妳不知道,他们家的仓鼠又肥又圆──」

      『叮』的声音轻轻在金属箱内响起,电梯门慢慢往两侧滑开。

      她兴奋愉快的踏出电梯,嘴边还唠叨个没完,全绕在晓雯家那几只肥美的仓鼠上……

      说时迟,那时快。

      「危险!」『叽──』

      她只听见令人头皮发麻的长长剎车声由远而近,有个人影往她这扑了过来,但她原本就半跑半跳的蹦着,警告她的人根本来不及抓到她──

      两道刺眼的光闪过她的眼。

      『砰!』

      「呀啊啊啊啊!!!!!」

      尖叫。

      黑暗。

      红色闪光。      

      黑暗。

      『啪』,是更刺眼的灯光──然后──

      静露在床上猛地张开眼睛,从梦中惊醒。

      窗外鸟鸣啁啾,看阳光应该是八九点左右……昨天弄到三更半夜,她几乎没怎幺睡,结果今天就睡晚了……她喘气着,心脏痛得好像刚跑过百米一样,伸手揉了揉胸口,这才发现自己全身都是冷汗。

      连床单枕头都湿了,怎幺搞的?

      她起身,想起来努伊一大清早带奈特去複检。

      趁两个大男人不在家,她赶紧爬下床,将髒掉的床单和枕套拆下来洗乾净,拿到阳台晾晒,跳进淋浴间沖了冷水澡,然后顶着一头湿髮,晃到中庭去领早餐。

      「啊,是露露姊姊!」

      「露露阿姐早!」

      「露──露──姊──姊──早──啊啊啊」

      社区的小萝蔔头们见到她,尖声怪叫的对她打招呼。

      「鸟窝头露露姊姊!」

      她眼尾一抽,皮笑肉不笑的抓起其中一只小鬼。

      「喂,教努伊奇怪中文的就是你吧?」

      「啊──放开我啦──」

      「敢叫我鸟窝就要有觉悟啊!看我的如来神掌──」

      孩子们嬉闹尖叫着,一旁的长辈则亲切地挪出一个空位,招呼她坐下加入。她眼尖的看到其中一个孩子手上拿着一张大纸,上头密密麻麻的写着字。

      「怎幺?小子,作业没写完在抱佛脚啊?」她揉了揉那个带头叫她鸟窝的小男生头髮。

      「才不是咧!」最调皮的小家伙嘻笑着挣脱静露的魔爪,一边将纸递到静露鼻子前,「是纪念日!老师让我在施舞柳纪念日演讲喔!」

      『喀咑』一声,木头汤匙跌进盘子里。

      「……什幺?」她有些恍神。

      「嗳呀你这小子!讲几次了还是那幺没礼貌!」小鬼的妈妈气得站起来拧自家孩子的耳朵,「要叫施总帅!怎幺可以随便直呼人家名字!」

      「啊啊啊!!」小孩尖叫着逃离妈妈的手指,一边顶嘴,「全台湾姓施的人那幺多!讲施总帅谁知道是哪一个啊!」

      「也只有那一个施总帅啊!你这猴死小孩,给我回来!」

      身处吵成一团的热闹中庭,静露却只觉得全身发凉。

      施舞柳……他们说的,施舞柳……

      脑子嗡嗡耳鸣着,她感觉自己手指有些颤抖,垂眸看向刚刚那小鬼丢在桌上的稿子。

      施舞柳统帅。

      出身台中,末日前学历为中部S女高校毕业。

      AZ   27年即位,是台湾岛末日后第一个生存区最高领袖──

     

        

<<待续>>

        

     

+++碎碎念时间+++

   

大家好,这里是哩哩呱哩。

很早之前就有读者感觉到学姊的存在,留言问是不是后面的梗。

噹噹噹~~答对啦~~

根本神猜读者!讚!!>3<////

姆哈哈哈哈继续猜吧!继续猜吧!

其实被猜中剧情,会有种「可恶!可是好爽喔~读者跟我脑波同步喔耶~」

的莫名複杂爽感(妳抖M?)

呼呼呼,我们下回见啰!

 

LilyQuali

20170104

  • 名称:海岸线文学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50: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