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启圣全文阅读

     

      『叩、叩叩叩、叩叩』

      深夜,奇怪节奏的敲门声,在大坑山安全区某间地下室响起。

      房内,正在做仰卧起坐的静露和躺在床上看书的奈特交换了眼神后,静露一个俐落翻身,反手就将桌上的蜡烛抄来吹熄,并蹲到门边躲好,奈特手放在腰间的刀柄上,踏着无声的步伐,走进门边,小声的敲门回应。

      『叩、叩叩叩、叩叩』

      门外一片安静。

      约五秒后,奈特开了锁,厚重的门板『咿呀』打开,站在门外的人影迅速闪身进房,静露伸脚将门踢上,奈特则出手擒住那人将他扣在墙上,并抽刀抵住他的后腰。

      「暗号。」他低声吐语。

      「……鸟窝头。」被押在墙上的人冷静地说出三个字,声音是小毕。

      正确。奈特放开他,手一翻将猎刀收回腰后的刀套,并转身找到蜡烛点燃,桌下的静露爬了出来,满脸黑线,心里狂吐槽。

      ……为什幺暗号是鸟窝头啊?他们是故意的吗??

      「抱歉今天来的有些晚,你们吃了吗?」小毕逕自走到桌边拉了椅子坐下,面露疲色的抹了抹脸。

      「吃了,今天是从那边送下来的。」静露比了比房间墙上狭小的通风窗,现在已经用木板盖住,「是说,你们能不能想个比较正经的暗号……」

      「有什幺新进展吗?」奈特也来到桌边坐下。

      「勉强,资讯都是琐碎的……」小毕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略皱的纸,上头的字迹有些凌乱,「左幸把他们关在观察室一个礼拜了,我看这几天他们就会有动作了。」

      恩典号的主人,尹萨˙尤乙带着他的亲信进入大坑山安全区之前,左幸就安排让奈特和静露躲到靠后山的仓库建筑地下室,小毕每天会随机挑时间找上门,跟他们交换比对尹萨等人的说词真实性,好确认他们没有说谎。

      左幸以『必须确认每位客人的身体都能接受国光二号疫苗,施打后才可自由在安全区内移动』的理由,把尹萨等人关在隔离室里,虽然吃住睡都享受贵宾级的礼遇,也保证事后一定会展现诚意,让众人参观基地,以交换到舰上参观的机会,但尹萨的四名亲信已经明显露出不耐。

      「……哈啰?有人可以稍微反省一下为什幺会有取笑我头髮的暗号吗?」

      「小心舰上的那些人,他们是从卡珀西亚分离出来的,卡珀西亚号在南太平洋的战力不容小觑。」奈特无法帮忙确认恩典号上的人数,只能徒劳的提出警告──并继续无视静露的抗议。

      「他们的主人在我们手上,暂时不会轻举妄动的。」小毕扶了扶眼镜,「今天那个尹萨告诉张爹关于解药传说的事……」

      「那个,请问我是被忽略了吗?」静露忍不住想插嘴,她已经忍了快一个礼拜了。

      「是的,卡珀西亚号上有这样的传闻,这件事也流传在新雪梨和其他东海岸线的城邦之间。」奈特点头对小毕确认,「而且不管是什幺版本,都非常确定『在太平洋环岛西边的小岛国家』。」

      「唔嗯……」小毕皱眉想了想,「我记得末日前台湾曾被核武国家锁定,目标还是当时的首都,当时的政府确实有发送过类似的假消息,好阻止核弹攻击我们,但……」

      「但是──?」

      「但我们没有解药,这是事实。」小毕乾脆的接话,「左幸是医研所的,她从小时候就立志研究这块了,她很清楚的,我们部队也被严格训练,遭遇病毒浓度高的状况,就施打提纯──你们知道的。」

      静露和奈特点点头,面色凝重──静露心里则继续咕哝着暗号的事。

      之前老张说的,不能让静露和奈特使用的『提纯』药剂,说穿了就是『没有添加缓和剂的疫苗纯剂』,这药剂本身也是从殭尸病毒中抽取出来的,但神奇的能抑制感染和转化,而且能在一定的时间内切断身体的疼痛感知、优化各项体能──缺点是使用者感光能力极为敏感甚至畏光、药效只能维持一段时间,而且药效退了以后,常伴随用药期间所造成的身体伤害,是后座力非常大的东西,没有受过严密的训练,绝对不能轻易使用。

      而台湾用这样的药剂撑过末日,但这不同的病毒株到底从哪儿来?没人说得清楚……末日初期,有太多事情同时发生,很多微末之事便被忽略,即使那极有可能就是事情的真相。

      「尹萨给我的感觉是,他不信。」小毕叹了口气。

      尹萨主教对没有根据的传说坚信不移,但不相信持有疫苗的台湾人否定解药的存在;宁愿相信看不见的东西,却不相信站在眼前活生生的人。

      「真有趣,不是吗?」奈特嘲讽的冷笑,「真符合一个宗教领袖的特徵。」

      「是啊,你们也小心点,晚上的光源别透出去。」小毕无奈道,「张爹昨天降低了基地内的警戒,看他们会不会忍不住诱惑──在我看来是个危险的选项。」

      「还有什幺要交换确认的吗?」

      「唔──」小毕歪头思考了一阵,「那个叫芳娅的女人……」

      「那个女的!」被戳到地雷的静露转移了注意力,牙痒痒的,「她又干了什幺好事吗?」

      「不,她很安分──她甚至无条件接受左幸的所有检查。」小毕审视地盯着静露的脸,「至于『崔佛』这号人物,我们完全没打听到。」

      「怎幺会……?」静露拧眉思考,「还是说……她想隐瞒左幸,假意配合,趁机取得你们的疫苗,拿去用在她的──不管什幺鬼点子──实验上──」说到最后还词穷,手在半空中乱挥。

      「研究员不是每个都这幺犯蠢的,」小毕有趣的挑眉调侃她,但又收回笑容,正经的下结论:「但无论如何,我会继续派人探查船上的情形。」

      「要小心啊!即使崔佛可能怎幺了,但我觉得他们一定握有变异种病毒!」

      「左幸对变异种的情报很有兴趣,但看样子芳娅还在装傻,就等吧。」小毕起身準备离开。

      「E2031。」奈特出声提醒,「崔佛的探索兵编号是E2031,依照规定,每个探索兵左手臂都刺有编号,除非他把自己的皮剥了。」

      小毕记下号码,点头表示感谢,临走前却想到什幺回头问:

      「下次的确认暗号呢?」

      「三杯小米酒。」奈特毫不犹豫的吐出冷冰冰的五个字。

      「喂!!」静露跳起来抗议。

      小毕发出一个像忍笑又像咳嗽的嗤声,「嗯,知道了。」的简短回应后,就离开了房间

      房门关上前,还隐约听得到里面传来争执声。

      「我不是道歉了吗!?而且话说回来,被骚扰的是我为什幺是我跟你道歉啊!」

      「妳很清楚妳酒量不好。」

      「才两杯!我没有喝到三杯!」

      「三杯,努伊说妳喝了三杯。」

      「那个该死的……不对!他说的你就信吗?那你跟他结婚好啦!」

      「妳喝醉了当然不记得。」

      「我只是微醺!」

      「三杯,小米酒。」

      「啊啊啊你到底要记恨到什幺时候──」

      小毕无声地咧嘴笑了,房间里头的可是一对活宝,阿程再强求只会被讨厌吧,他摇摇头,叹气。

     

※                         ※                         ※                         ※

 

      沿着暗处回到医研所,小毕熟门熟路的在二楼中间拐弯,开门走进左性的个人研究室。

      里头坐着的,是左幸和老张,以及──小毕拧眉,看向那位不速之客。

      「嗨,你好。」阿梓有些侷促的对他打招呼。

      小毕质问地看向左幸。

      「别看我,你脑袋破了觉得是我吗?」左幸不满的瞇眼,嘟嘴啐道。

      他转头看老张。

      「啊哈哈,那、那个──」气氛有些紧张,阿梓开口企图解围,「不要这样、我是有很正经的理由──」

      「嘿啦,黄梓小姐毕竟是农务局的,我们这边总要讲好接下来的物资配给问题啊!」老张接话。

      「对、对……」

      「还有农场和净区近海地带也要加强防备,偏偏那边有很多是农务局的地盘,所以直接找那附近的负责人来说比较好讲啦!」

      「是的是的。」阿梓点头如捣蒜,「目前净区的人们还不知道大船的事情,农务局需要有人了解医研和部队接下来的规划,好方便配合,所以派我来知悉。」

      小毕玩味的看着她好一会儿,脑中闪过阿程的八卦脸,这才接受的坐了下来。

      「如何?」老张问。

      「奈特和静露没说谎。」小毕低声说,「他们对恩典号知道的资讯太少了,但关于『崔佛』的事情应该不是假的。」

      小毕负责的,不是只有确认尹萨等人的说词而已,还要趁机测试奈特和静露的忠诚度──说忠诚是有些言重了,只是需要判断哪一方比较无害而已。

      「哼,我早说了,」左幸双手抱胸翘着腿,小脚晃呀晃的,「努伊是个笨蛋,他没撒谎的天分,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变异种病毒株绝对在那艘船上。」

      「嗯……把那样的东西扣着不亮出来,很难判断有什幺企图啊……」老张深思沉吟,厚实的大掌抚着下巴。

      「怎幺?有动静?」

      「嗯,昨天才在他们面前把安全警戒调低,今天凌晨就抓到两批人喽。」老张说,「依照计画,往南跑的放过了装没看到;往北跑的抓起来,给情面没『直接』通报我,让他们回船上乖乖待着。」

      「嗯。」

      没意外的话,如此可以误导船上的人『往北的警戒比较森严,台湾的重要行政区应该在北边』的资讯。但实际上,真正的净区在南边的平原,而跟蹤那群人南下的队员,则会在适当的地方把妄想打探隐私的家伙们处理掉,无声无息的。

      至于『戒备森严』的北边,船上的人肯定忍不过几天,又会加派更多人手,闪避各种守备,往北刺探──但他们只会不断深入台湾岛上最可怕的地方,永远无法从殭尸末日中复原的深渊地带,『台北死域』。

      檯面上殷切好客,谨慎小心,私底下悄悄抹掉不少对方的人手,这就是守护中部边界几十年的老张,大家的张爹、张队长。

      一切看起来相当顺利。

      「等摸清楚了那艘船的底细后,就差不多可以收网了。」小毕低声下结论,垂眸看着摊开在桌上,这几天陆续被送上来的恩典号平面图。

      「唔……」老张歪着头,又抚了抚下巴的短鬚,「我担心阿许,那幺大一艘船,他们不可能没看到。」

      阿许是澎湖安全区的部队队长,是老张受训时的学弟,为人严谨小心,甚至有些神经质,听说他属下对他又爱又恨,还取了个什幺『冻酸许』的绰号。(台语,意即『小气』。)

      「下礼拜就是澎湖安全区补充物资的日子了,」阿梓出声建议,「张队长要不要等那时候再去看看?」

      「不,没关係。」老张和善的笑瞇眼,「我明天会带阿猴去检查状况。」

      那幺,就先这样吧。四人又小小讨论了一下,才準备散会。

      「了解了,那我会找名目增加大坑山的补给。」阿梓点头保证。

      「我先去叫阿猴了。」老张起身,扭扭腰,「哎唷喂,真是老骨头一把喽,坐久了还会痠……」

      三位年轻人对老张敬礼,目送他离开后,各自开始收拾物品。

      「怎幺啦?」看着小毕整理桌上的平面图,左幸调侃道:「明天不跟去吗?跟着你最爱的张爹。」

      面对异父姊姊豆丁般残弱的攻击,小毕完全不放在心上。「队长要我留在这里就有他的原因,我不会干预他的决定。」他淡漠的扶了扶眼镜,「倒是妳,不叫努伊上来支援吗?那个『变异种病毒』。」

      「哼,不需要!那个笨蛋什幺都搞不懂,来了只会给我添乱!」左幸瞇眼嘟嘴,随后正经开口警告:「那个皮草男常常疑神疑鬼的,假掰女也是给爱给我装死,他们船上绝对有我要的东西,但他们没拿到疫苗配方前不会轻举妄动──你别太早收网,小心他们狗急跳墙。」

      小毕耸肩。

      「富贵险中求啰。」

      阿梓有些尴尬,这不是她第一次来大坑山安全区,但她之前没这样跟部队和医研所的人互动过,这代表他们把她当自己人吗?她可以问问题吗?虽然她还没想到怎幺问──

      「黄小姐,妳找人吗?」小毕突然开口唤她,「恕我冒昧,敏感期间,我们把重要的证人保管起来了,我每天都会见到他们,请黄小姐无须挂心。」

      「这、这样啊……谢──呃!」阿梓傻笑着抓抓头,却慢了好几拍的发现自己心中的秘密,居然被人直接揭穿,她瞪大眼,瞠愣的张嘴看着小毕,耳根子越来越红,像要烧起来似的。

      左幸可怜的看着她。

      「别理他,他就喜欢损人。」然后歪头盯着她看,眼神专注且探究,「话说回来,妳居然对食物以外的东西感兴趣吗?黄家要放鞭炮了,真是红鸾星动。」

      阿梓几乎是逃跑的抱头窜出研究室。

      南、南部的左家人太坏啦!哪有这样的啦──!!

 

 

<<待续>>

 

 

+++碎碎念时间+++

 

喔喔喔,黄家红鸾星动啦~

ヽ(∀゚   )人(゚∀゚)人(   ゚∀)人(∀゚   )人(゚∀゚)人(   ゚∀)ノ

 

大家记得,下次的暗号是三杯小米酒喔!

静露:作者不要连妳也欺负我。゚ヽ(゚´Д`)ノ゚。

 

三杯LilyQuali小米酒

20170204

不吃霸王饭,不看霸王文,

留言有文看,优良小说风气从您我做起。

留言与珠珠,哩哩好幸福

(您的留言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

                 ↓↓↓

  • 名称:姚启圣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40: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