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凰后全文阅读

      前    施总帅纪念日暨一年一度的丰收庆典,在隔日清晨开启序幕。

      大清早,太阳才刚升起,叶上的露珠都还没散去,人们已经穿上自己最好的衣服,雀跃兴奋的踏出家门,在街巷里互道早安,讨论着今年的节目,吵嚷的声音形成一股共鸣,嗡嗡地充斥着脑袋。

      她站在奈特和努伊中间,许久的在白天里踏出家门,看着远方露出鱼肚白的天际,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清晨的芬芳空气。

      阿程和小毕已经在社区口等着了,五人集合后,加入了缓缓移动的人群,晃蕩的往庆典广场靠拢。

      六点正,他们找到好位子坐下,围着广场中央的大圈子。

      人们用竹子和木头搭建了了中央舞台,那是一个稍微高起来的圆形檯子,上头还有用稻草铺设的遮阳屋檐,周围并用细碎的贝壳和各色石头串出美丽的流苏帘子,还有漂亮的羽毛缀饰在其中。

      众人纷纷围着那个大檯子,席地而坐,并静静的等待;净区的广场本来就大,但怎幺看都不可能一口气塞下全部的台湾岛人民,静露有些好奇,这堪称国家级庆典的活动,只有这个小小的温馨规模吗?

      「不一定全部的人都会第一天就参加,」小毕看出她的好奇,侧身解释给她听,「有些南区的长老或居民会等第二第三天才上来。」

      「想参加全部的人怎幺办?」

      「不会有人想全部都参加的。」小毕微笑,「也有许多人在仪式过完后,就会回到工作岗位。」

      「例如我们吗……」

      「没错。」小毕点点头,「祈福仪式大概会举行两到三次吧,基本上参加到一次就可以了。」

      祈福仪式又是什幺……静露有些好奇,但马上被渐渐高昂起来的气氛抓走了注意力──周围的人突然由低声絮语,变成兴奋的引颈企盼。

      人群中,一位皮肤黝黑,穿着红底白滚边民族服饰的男子,踱着步子缓缓跨上台。

      「那是我们现任的总帅,安古希鲁先生,在位十七年了,」小毕低声提示静露,「老张跟他有些私情,是他亲自点头让你们申请到公寓的。」

      她点点头,注视着那位站在檯子中央的男人,原本面容严肃的他,在台中央站定位后,抬头环视众人──大家马上安静下来──他这才笑瞇了眼,满意点头,然后朗声开口。

      「各位乡亲!父老、女士,以及孩子们!」他的声音宏亮,广场上的每一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很幸运的,在各部门的努力下,今年又是一个丰收之年!」

      大家纷纷点头,台下一片嗡嗡共鸣。

      「我们不只要感谢人,」安古希鲁指着地板,然后又指向天际,「更要感谢天,让我们一切顺利,让农作的人有得收成、研究的人有成果、出征的人平安!」

      大家又点头,有些人则互相拥抱、拍肩。

      「平时呢,我们多少会有不愉快,偶尔会有摩擦,可是呢,没有彼此的帮助,我们不可能又平安度过这一年。」安古希鲁总帅说到这里,双手张开,更大声的说,「现在,请和你周围的朋友、家人们,说声谢谢!」

      气氛愉悦且和乐,所有人都开始转头与自己周遭的人依序点头致意。

      「多谢啦!上次我老婆生产的时候帮忙那幺多。」

      「拍谢啦!之前你来帮忙,我家孩子还把感冒传染给你。」

      「杯啦(不会啦)!你给我的药很有用捏!」

      道谢、道歉与原谅、回馈的话语此起彼落,甚至有人握手,并再次拥抱。

      第一次餐与活动的静露等人显得有些尴尬,但转头过来亲切与他们点头招呼的人也不少,而努伊身边许多小朋友都伸长了手,想要摸摸他、拍拍他,三人的『人气』还不算低。

      等大家都道够谢了,稍微满足歇下后,安古希鲁这才转身向后抬手──一位满脸满手皱纹的老人家,在两个年轻人的搀扶下,拄着拐杖,缓缓踏上檯子。

      安古希鲁扶住老人家,年轻人则拿来安乐椅,铺上兽皮,让那老人坐下。

      「那是我们岛上目前年纪最大的长老,一百二十四岁了。」小毕介绍道。

      「一百二十四?!」静露瞪大眼,「可是末日后到现在不是才一百零五──」

      「他是末日前的人喔!」阿程也凑过来,「我们平均老死年龄是一百二。」

      成精了吧这个……静露有些震慑的看着台上,那位皱巴巴的老人家,突然又忍不住想到,如果学姊还活着的话,现在应该也是皱巴巴的模样吗?

      刚才安古希鲁先生又说了些什幺,他们漏听了,但刚才专注的气氛已经改变,大家的情绪开始有些浮动──一群小朋友推推挤挤的被赶上台──静露看到那只他们社区里最皮的小鬼,脸色有些发青的抓捏着纸条,被推在最前头。

      「好!」安古希鲁拍掌,让大家再次安静,「今天呢,小朋友要讲一段,我们前总帅,施舞柳总帅的故事,来纪念她!」说完,便退到一旁,站在那位皱巴巴老人家身边,微笑等待着那群小朋友动作,大家也纷纷拍手鼓励的孩子们。

      「呃──大家──大家好……」平常皮得一条龙的小鬼,上台扭捏的像一条虫,只见他母亲在台下急得呲牙裂嘴,小鬼头闭上眼深呼吸,这才把心定下来,「大家好,我们是鹿草区的学生,今天我要说施舞柳的──施舞柳总帅!施舞柳总帅的故事……来纪念她……」

      那股酸软的疼痛椎心刺骨,但也一闪即逝,静露瞄了一眼努伊,他正全身灌注的听台上的演讲和表演;她轻轻抚了抚胸口,低头靠进奈特的胸怀中。

      知她情绪,奈特没有多问,只是将手搭在她背上,轻轻拍抚,也巧妙的阻挡掉阿程的视线。

      她听学姊如何与当时的朋友们从死域突破重围,到生存区安定下来;听学姊如何在一层层关卡中发现自己的天赋,在部队中崭露头角,然后与伙伴勇闯死域,夺回许多土地和工厂;如何站上最高指挥官的位置,并当机立断下决策、力排众议安定民心,然后设立学校、训练所,培养师资,让殭尸病毒相关的知识水準普及化,不让台湾的教育出现断层……

      学姊的故事,她听了许多。

      总觉得,觉得对学姊的印象几乎要像是陌生人那样了──但又从太多细节中,发现那些都是学姊的作风,她曾撂过的狠话、鼓励人心的发言、对世事的感叹……

      约莫半个小时左右,舞台上的演出终于结束,小萝蔔头们在众人的掌声中,蹦蹦跳跳的下台去了。

      安古希鲁先生又走回中央,对刚才的小朋友们夸奖一番后,这才再度转身面对大众道:

      「今年,我们一样会开放施舞柳总帅的故居,也就是她还在部队里时,跟她的小队共住的公寓──欢迎大家前去参观、献花,有任何好奇的、想问的,也可以问导览的志工喔!」

      看来,最后两句是特地讲给三位初来乍到的外国人听的。安古希鲁先生说完后,明显朝他们点头致意。

      施总帅的故居在行政机关所的旁边,广场斜对面的公寓里,从窗户可以俯瞰广场市中心……不晓得里头有些什幺?她想去,很想去看看,但不是现在……也许等人潮散了些再去吧!

      她陷入沉思,中央檯子上则开始了每年各大部门对民众的成果报告,老张也在上头;右侧,已经有一班人开始处理食材,準备早午餐料理。

      男人女人们开始对各部门负责人提出疑问或建议──费时但直接,而且公开又透明,但也只适合人少的国家吧,静露想。只有奈特对政策或行政管理方面的事情感兴趣,她和努伊只好循着食物香气开溜,走到用餐区,看厨师们大显身手,加入对食物虎视眈眈的行列。

      「来喔!今年新酿的小米酒!」一个爽朗的女生端着竹筒杯和小酒杯晃了过来,「啊,咪斯特和类滴──要不要喝小米酒?」她腔调有些生硬的招呼着静露和努伊。

      「噢谢谢……这是什幺?」努伊好奇的问。

      「酒,小米酿的。」静露解释道。

      她接过女生热情地过来的小杯子,正準备盛着气氛将之一口乾尽,却听到努伊天外飞来一笔:

      「Is   it   good   to   drink?」

      「噗──」嘴里的东西全喷了出来,静露狼狈的连连呛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露露小姐妳怎幺了?!」努伊大惊失色,赶紧轻拍静露的背,「还好吗?是酒太烈的关係吗?!」

      「不──我没事──不是酒的问题──咳咳咳……」静露努力抑制着呛咳,一边喃喃碎念:「这梗……好样的……没想到百年后还遇得到……」

      小时候那个饮料的广告,因为努伊一句与台词相关的英文,突然就在脑海中跳了出来,如此出奇不意,根本趁人之危……好吧,她已经搞不清楚自己在用什幺成语了……

 

※                         ※                         ※                         ※

 

      下午,报告和质询仍在持续着,更多民众散了开来,大人小孩们挤到食物区大快朵颐,甚至有人在旁边跳起舞来了,气氛十分轻鬆愉快,静露喝了两三杯小米酒,也感觉领口有些燥热,有些飘飘然的……唔,香香甜甜的真的很好喝耶……

      「露露小姐──」看到静露又想拿一杯,努伊皱起眉头,将她手中的小酒杯拿开,「别喝了,妳好像有些醉了。」

      「再一杯就好……」

      「您在土瓮的时候没怎幺喝过酒吧?」努伊弯腰检查她的脸蛋,整张脸红通通了──「喝水吧!别喝酒了,休息一下,晚上再喝吧!」

      「嗯……」静露毫不掩饰的对努伊翻了个大白眼,然后嫣然一笑,拍拍努伊的胸膛,「你啊──长大了嘛……翅膀硬了是不是……」

      「露露小姐,我的年纪本来就比妳大……」唔,静露小姐的手劲有点痛,但他还是要看好她,不然不能对奈特先生交代。

      「算了,反正今天是开心的日子。」静露又翻了个白眼,自顾自地傻笑一阵后,陡然宣布:「我要去看学姊的──唔唔唔!」

      努伊闪电般的出手,拿一整匙甜米糕塞进静露的嘴,紧张兮兮地看着四周,好、好险!好险静露小姐的声音不大,没什幺人注意他们的动静,他犹豫要不要把静露带开,但又不想让站在奈特身边的阿程发现静露小姐喝醉。

      啊啊啊!真是两难!他该怎幺做?总、总之先去拿水好了……努伊一边发着牢骚一边跑去取加了冰块的冷水,没想到一回头──

      「……露露小姐?」

      她人不见了。

 

※                         ※                         ※                         ※

 

      不晓得是运气好还是怎样,她依照指示牌走进那栋公寓,爬上楼,找到开放参观的房间,里头却没半个人,连导览的志工也不晓得跑到哪里去了。

      也许大家都肚子饿了吧?她逕自点点头,满意的推门而入。

      这间公寓,大小和他们现在住的差不多。静露站在客厅中央,环视着四周,找到解说牌。

      『施舞柳总帅就职前,部队时期之故居。』

      啊啊……意思是,学姊在殭尸末日爆发后,当上最高指挥官之前,一直都住在这里吗?她摸了摸沙发上的针织毯子,这里被人细心的保持着,打扫也做得相当仔细──连窗台都很乾净,她记得学姊挑位子时,都喜欢靠窗坐……

      她在角落四个隔间中找到施舞柳的个人房间,悄悄的,有些忐忑的踏了进去。

      生前偶尔拜访学姊,她的房间里都会有股甜甜香香的味道……百年后,学姊的味道已经尽数散去,只剩家具和摆饰,让人追忆。

      小小的单人床靠墙摆在角落,有些破旧的组合衣柜、一张简单的书桌、几本笔记本和铅笔被随意放在桌面上──好吧,这可能是为了营造生活过的气息所特地摆置的──她摸了摸那张书桌,想像学姊生前坐在这里写东西那专注的模样,然后来到床前。

      床头,靠墙的位置,几张裱框起来的小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靠上去端详,忍不住倒抽一口气──

      照片,已经严重泛黄的照片,但是依然看得出来里头的人──那是她和学姊,还有咪咪和晓雯,在某次戏剧排练后的合照──

      她捣住嘴,热泪盈眶。

      周围还挂着学姊跟她一位好哥儿们的合照、学姊和家人的全家福、校园一角的照片、戏剧公演的定装照、她和学姊搞笑胡闹的自拍照……

      好险现在没人,没人会看到她狼狈的样子──她瞥见角落的解说牌,上头写着:

      『施舞柳总帅相当念旧,个人房里收藏着许多末日前的学生回忆。』

      不……不行,她想哭,她真的想哭,她不能待在这,她必须离开,在崩溃前离开──

      「原来妳在这!」阿程的声音从她背后冒出来,「怎幺啦?庆典的食物不好吃吗?」

      她吓了一跳,赶紧把脸上的泪水擦掉掩饰,迅速回身过来。

      「唉唷你吓死我了!」她笑笑,「食物很好吃啦,是广场那边人太多,我来这里休息顺便逛逛啦。」

      阿程微侧着头,静静看着她的脸。

      「怎、怎幺了……我是有吃到脸上吗……?」她抹抹嘴角,试图打破有些让人想逃走的气氛。

      「妳没吃到脸上,妳的脸很乾净,」阿程微笑,却陡然转了语气,轻声低喃:「但妳是用泪去洗的吗?」

      什幺──她愣住。

      而阿程已经靠了上来,抬手将她脸上的泪痕轻轻抹去,像在擦拭什幺珍宝一样的小心翼翼……两人的距离拉近了。

      太近了,静露避无可避的看着他,他的鼻樑很挺,轮廓很深,浓眉大眼的,睫毛也长得好漂亮,如果是以前在学校,这种男生一定都会有超多女生偷偷爱慕的……

      可是不行,她有奈特了,她是喜欢奈特的。

      她想退开,但重心有些不稳。

      「妳醉了。」阿程低喃,语气有些好笑。

      他凑得更近了……不行,她得把他推开……为了她的呼吸着想……

      但下一瞬,阿程突然搂紧她的腰,两人原地转了一圈,他将她推倒在床上,自己则机警地往旁跳开,闪过一计杀气腾腾的攻击。

      「奈特!」静露回神惊呼。

      只见奈特拧紧了拳头,锐利的眼眸死死盯着阿程,他指节发出喀喀喀的声音,嘴边是笑的──

      火大到不行的微笑,藏着满满杀气的危险微笑。

      「嗨,真巧。」阿程换下刚才一脸深情款款的模样,嘻皮笑脸的对奈特打招呼,「哇!金毛仔也在耶!哈啰!」还不怕死的对站在门口,一脸担忧的努伊挥挥手。

      奈特又赏了他一拳,但同样被他侥倖躲过。

      「嘿!文明点好嘛?!」阿程满脸饱受惊吓的抱怨。

      「不,」奈特薄唇吐出毒液般的拒绝,「我早该在那天把你丢进蜘蛛的嘴里……」

      「奈特同学,你这样太伤我的心了──」

      奈特扑了上去,两人瞬间纽打成一团。

      静露呆坐在床上,原本还剩三分的醉意现在通通都被吓醒了。

      「别打了!住手!」她试图喊了几声,但发现那全是徒劳,于是求救的看向门口,「努伊,帮我!」

      努伊点点头,「我去门口把风!」

      「不是!!我没有要你把风!!」静露挫败的尖叫,但努伊已经跑得老远,「天啊!你们快停下来!!」

      两个男人疯狗似的互不相让;奈特人高马大,扑上去像火车撞沙包一样痛,冲上去就把阿程当杀父仇人一样狂扁,阿程的个子虽比奈特矮一截,但从小就擅长近战,巧妙的闪过致命攻击,然后趁隙回他个几拳──两人都有自己的优势,双方都没有甜头吃。

      「该死!你们快停下来!」静露抓着头髮喊叫,想跳上去阻止但不敢。

      两只疯狗抓狂的互咬,贸然介入,只会让自己受伤罢了──她得想办法扰乱他们,或有什幺事情能同时吸引他们注意──

      「阿程!阿程!!」救星般的吼声从门外走廊传来。

      是小毕。

      「小毕!!」静露崩溃的跑到房门口求救,「我们在这里──阿程和奈特──」

      「紧急集合!紧急出动!!」小毕推开努伊,打断静露,声音紧绷且兴奋,「登岸了!有大船进港了,在旧台中港!快!老张下令十分钟内着装完毕出发!!」

 

 

 

<<第三部   完>>

 

 

+++碎碎念时间+++

 

断在这边会不会很坏啊哈哈哈

 

唉唷别担心,一周五更,周末连四更,

很快就会开启第四部了啦!

 

明天开始放上轻鬆愉快的番外~

敬请期待~

 

20170114

LilyQuali

  • 名称:神医凰后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6 15:37: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